跟徐翔离婚,想得美! | 混沌天涯客

七夕的夜晚是美好的,夜色或明或暗,牛郎织女由天上落入凡间,飞进千家万户。老夫老妻重温悸动,新婚燕尔你侬我侬,全城皆热恋,酒店无空房。即便贵为单身狗,喝酒看片之余,发条求同情的朋友圈,总能多收获几个赞。
就在这样美好的夜晚,一个女子冒了出来,发了篇不美好的文章,题目就很吸眼球:苍天在上,我要离婚。
像安排好的一样,不少大号纷纷转载,一时间朋友圈的转发多了起来,在弥漫着爱情气息的七夕节,曾经的私募一哥的女人,向群众公开倒苦水,其言也善,其鸣也哀。
不愧是徐翔的女人,时机选择恰到好处。

股市已经连跌几天,上证指数盘桓在三千点以下,让人看不到希望。科创板虽然火爆,但上市的二十多家企业,平均市盈率已经被炒到二百多倍。有点经验的人都清楚,股价涨到这种程度,那就是博傻游戏了。
你越怕高,越不敢买,它越是涨得凶,让你的后悔日甚一日;一旦狠狠心买了,恭喜,此后绵绵不绝的下跌,正为你而准备。
不仅是科创板,翻看市场上曾经的牛股,哪一只涨起来的时候不是凶猛异常,管它什么业绩如何。而一旦涨完了,该减持的减持完毕,被套牢的接盘侠,除了割肉,只能喊“苍天在上”了。
几年前,凡被割过肉的人,都曾羡慕过徐翔,这位神秘又高调的私募一哥,从不露脸,自己的基金净值却高高悬挂在排行榜首,让人直流口水,想买却买不到。
徐翔从自己最崇拜的两位人物身上各取了一个字,命名了他的“泽熙”系列基金,巅峰的时候,基金发到12期,管理资产数百亿。其中业绩最好的泽熙3期,成立5年来收益率达到3856%,甩开巴菲特几条街。即便在2015年股灾中,照样拿到132%的收益率。
这是什么概念?也就是说,只要买了徐翔的基金,就什么也不用干了,乖乖躺着等分红就行,不是退休,胜似退休。
怎样才能买到徐翔的基金,就成了人们最关心的问题。
私募基金虽然门槛高,买一份最少要一百万,但既然是赚大钱的买卖,一般人使劲凑凑也能拿得出。只是,这样的好事,怎么会落到一般人头上。
那个时候,徐翔的几只基金都是满额的,买不到。能买到的,都不是一般人。用徐翔妻子公开信里的话,是徐翔的一些朋友。
这就有了矛盾之处,因为公开信里还说了,徐翔是个工作狂,痴迷于炒股,抗拒社交。既然抗拒社交,哪里来的朋友。
寻找徐翔的朋友,可以从他多达百页的判决书里找到,但无奈的是,这份判决书是不公开的,徐翔妻子也只是从第98页找出了一句“所得赃款已全部被追缴”的话放在公开信中,并很小心地把上下文统统抹黑。
即便是闹离婚,徐翔妻子也知道水深水浅。
判决书看不到,当事人又守口如瓶,谁是徐翔的朋友不得而知,但是从其它案子中,我们找到了徐翔的客户。不久前归案的中弘股份董事长王永红,就曾是徐翔的客户。
中弘股份已经退市了,而且是以最悲壮的方式退市,连续二十天股价不足一元。但是在2013年,中弘股份可是市场中的牛股,好消息不断:一会是高送转高分红,一会又进军手游市场。配合着利好消息,徐翔利用上百个证券账户拉抬股价,制造交易活跃的假象。
王永红顺利地在高位减持套现16.6亿,徐翔拿到了1.58亿的分成。
王永红刚回来投案,尚未判决,从另一位已经判决的客户文峰股份董事长徐长江身上,可以看到更详细的操作手法。
2014年底,徐长江欲减持文峰股份股票,经与徐翔多次见面后达成一致:由徐翔负责二级市场股价,并接盘徐长江通过大宗交易减持的股份。徐长江负责发布股权转让、高送转等利好信息,达到共同拉升股价,实现高位减持套现目的。
双方约定减持底价按照每股14元计算,超出部分五五分成。
那时候徐翔已经名声在外,徐长江把股份转让给徐翔的母亲郑素贞,一下子被市场发现,广而告之,文峰股份变成徐翔概念股,股价一飞冲天,三个月内涨幅高达500%,股价最高超过50元。
徐长江大赚特赚,徐翔也获利匪浅,只是苦了追涨的股民,现在文峰股份的股价,只有3元。
2010年至2015年,在徐翔声名鹊起的日子里,先后有13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成为他的客户。无一例外,这些上市公司如今都麻烦重重,套牢一片。
所谓私募一哥,手法就是这么简单,不过是先低位吸筹,然后上市公司放利好消息,顺势拉抬,再动用上百个账户互倒,制造活跃气氛,引诱接盘侠进场。只要跟上市公司配合好,这活咱也能干。
客户更是不难找,三千多家上市公司,不景气的比比皆是。上门找徐翔的董事长们,络绎不绝。
手法简单,客户好找,为什么我们就成不了徐翔,哪怕是昙花一现,也可以住住汤臣一品,享受几年一哥的荣耀。
问题的关键,在于徐翔拥有一群朋友,送来源源不断的钱,供他吸筹、拉抬、套现;看上去简单的每一步,都得“有钱”才能完成。
香港的“股市狙击手”刘銮雄曾说过,那些模仿我的炒股手法的,会死得很惨,因为他们没有我有钱。
只要钱够多,抄底肯定能抄起来,甚至能抄出新高。
只要钱够多,利好消息一放出,马上就能涨停,而且想怎么涨就怎么涨,按照股民的喜好画图形。
徐翔的钱,先来自于宁波,后来自于上海,说不清道不明。
当徐翔名声还不响的时候,他已经有了足够多的钱,瞄准2011年的重庆啤酒,在9个跌停板后抄底买入,配合利好消息,走出了一拨强劲的幅度高达80%的反弹。
到了2015年,徐翔已经随心所欲,只要被市场发现他进入哪只股票,用不着花大钱拉抬,这只股票就会疯了一样的涨,涨到失去理性。
名气加上钱,徐翔成了神一般的人物,据徐翔妻子在公开信中透露,判决书认定徐翔违法所得为71亿余元。
而名气不够大,钱不够多的,哪怕拥有跟徐翔相似的手法,也赚不到多少钱。
今年4月,曾与徐翔齐名,合称“宁波双雄”的舒逸民,因使用账户组,利用资金优势,通过盘中拉抬股价、大额申买维持涨停价、频繁申报和撤销申报等方式操纵股票,被证监会认定为操纵市场。
虽然跟徐翔齐名,但是舒逸民的违法所得只有2200多万,小巫见大巫。
同样出自宁波,同样的操盘手法,徐翔能走出宁波走进上海,名声响彻全国,靠的是那些朋友,供给他资金,帮他找关系铺路。不然的话,他也只是位牛散而已。
徐翔案发,被判了5年半,违法所得上缴国库,还被处以110亿的罚金。罚金的事,徐翔妻子巧妙的避开不提,她只提到法院先后三次划扣徐翔资金共计121亿,看上去远远超过了违法所得71亿。
但是如果算上罚金,徐翔剩余的资产还不够数呢。私募一哥多年的辛苦,白费了。
还有那些徐翔的崇拜者,那些跟风买了徐翔题材股的,那些研究和模仿徐翔操盘手法的,不知道有多少。但可以预料的是,他们绝大多数是枉费了心机,惨遭套牢。
只有为徐翔提供资金的朋友,赚了几年的分红,案发后仍能愉快的撤离。他们买的是私募基金,合法合规。
合法合规的事,想一想总有点窝火。股市本该是财富的孕育地,却变成了金钱的搬运工,徐翔把钱从股民手里搬走了,比网贷狠毒,比传销高明。既然现在明确了是犯罪,股民就不免有点非分之想:
能否将他的违法所得用于赔偿股民的损失?不仅是徐翔的违法所得,连同他的12期基金,几年间获得的巨额利润,是不是都应该算是违法所得,能否一同用于赔偿?
愿赌服输没错,但如果有人出老千呢?另一位股神赵薇,不就被股民索赔成功了吗?
现在是大数据,某个时间段,哪些人买,哪些人卖,谁赚了多少,谁亏了多少,一查就清楚。
一查就清楚的事,查来查去不会清楚,就像徐翔妻子在公开信里抱怨,夫妻共同财产的甄别,至今仍是没完没了,不得已用上了离婚的手法。
赶在股市连跌的时候,赶在七夕节的这一天,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在公开信中描画出爱意满满的一家人:一位炒股成痴的股神,一位贤惠顾家的妻子,四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还有一位无辜的儿童。这煽情的手法,堪比徐翔。
但是流光眼泪的股民,不再相信眼泪,除非她把那些涉案的朋友,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否则,想靠发动群众博取同情来争取离婚,群众不答应!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