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生活的塑造者 | 瞎爷

今日立秋。

想起来立秋,脑子里立即跳出来秋日盛大这个词。反过来想,每一个走过来的日子,如果我们想要赋予它意义,哪一个不盛大?

这样想的时候,就想起来里尔克那首诗《秋日》:

秋日

主啊,是时候了。夏日何其壮观。

把你的影子投向日规吧,

再让风吹向郊原。

命令最后的果实饱满圆熟;

再给它们偏南的日照两场,

催促它们向尽善尽美成长,

并把最后的甜蜜酿进浓酒。

谁现在没有房屋,再也建造不成。

谁现在单身一人,将长久孤苦伶仃,

将醒着,读着,写着长信

将在林荫小道上心神不定

徘徊不已,眼见落叶飘零。

这首诗有很多的译本,这是绿原的译本。

01

我曾经多次用同一个题目,写不同的文字。比如《像秋天的道路》

下面这篇,写于2009年的8月18日:

商周刊大城小爱专栏

像一条秋天的道路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偏见,我始终固执地认为,一个城市如果值得尊重,首先是她应该有一所值得尊重的大学。

按照这样的逻辑,在我心目中,青岛的值得尊重,首先应该是因为她有一所值得尊重的大学。

2000年8月,我开始落居青岛,借住在兴安支路青岛歌舞剧院的楼上。那里离青岛海洋大学鱼山校区很近,从红岛路的校门进去,走路只要不到10分钟的时间。所以,通常在周末的时候,我会混迹校园,读书,运动,觉得自己还很年轻。

那时候,好像还没有现在的麦岛校区,名字,也还没有改成现在的中国海洋大学。那样的时光,现在回想起来,似乎很短,因为不到一年的时间后,我就搬离了那里,开始了别样的生活。

好像就是因为寓居在大学旁的这段短暂时光,我养成了一种习惯,就是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总喜欢到那个城市的大学去看看,当然,前提是要那个大学足够有名,并且值得尊重。也正是因为这个习惯,我去过中国很多的大学,在不同的林荫道走过。

大凡历史稍长一点的学校,都有属于自己的永恒风景,构成这道风景的,除了眼见为实的校园建筑、宏富藏书、名师高徒之外,还须有心领神会的历史传统和文化精神,介于两者之间的则是那些兼及自然与人文、历史与现实、史乘与口碑的精彩纷纭的传说。现代社会中,尘世喧嚣,也许没有什么地方能比大学更可为充满灵性的场所。

所以,在走过那么多大学的林荫道之后,再回想海大的老校区校园,你才能感受到什么是时光沉淀后的文化淀积和风流蕴集。

老海大校园里,最让人难以忘怀的,是那些青砖砌就的红顶的教学楼,还有那些树,——法国梧桐,浪漫的人称之为悬铃木的那种。

好像是梅贻琦说过,大学者,大师之谓也,非大楼之谓也。这话很正确,但建筑,作为一种“有意味的形式”,本身就是一种文化的体现。如果一个大学,它的建筑狰狞粗鄙,一副暴发户式的嘴脸,那这样的大学,其文化的价值和人文感召力,也就可想而知了。

从德国殖民者兵营,到私立青岛大学,到国立青岛大学,到青岛海洋学院,再到青岛海洋大学,以至今天的中国海洋大学,一所大学的百年历史,令人唏嘘感慨。由武力侵占的象征,到文化传播的所在,述说着这个城市的宿命所在。

在校园里逡巡的时候,我特别注意到,那些曾经高大的欧式建筑,都是有地下室的,而且,有一部分,在露出地面后,是架空的,我知道那是为了采光和去潮气的原因。因为职业的原因,我对这种细节的设计很是关注,在我后来对青岛很多建筑的观察中,我发现,在那个时期的建筑中,特别是一些有代表性的建筑,大多很注意这些细节的设计。这让我想起有一年去曲阜参观尼山书院的感受,始建于元朝至正年间的那些古旧的青砖大宅,在苍松翠柏的掩映下,沉默地传达着一种历史的感喟,在那些几百年屹立不倒的建筑基座上,似乎也有和鱼山校区那些高大的建筑同样的设计。东西方的建筑,尽管表现为不同的形式和风格,但在有些地方,总还是相通的。

当东西方文化在这块土地上相遇,那些沉默的建筑,暗暗地记录这种融合。

在卡夫卡的笔记中,有这样一句话:“像一条秋天的道路,还未来得及扫干净,又被干枯的树叶所覆盖”。刘小枫先生解读此句,在卡夫卡的目光里,每个人的身体都是飘落在一条秋天的道路上的干枯树叶。在世俗生活中,个人就是不断被扫除或覆盖的干枯树叶。

一所校园,尽管其建筑会不断随着时光而渐渐老去,但因为那些青春的记忆和青春的心灵,则会在精神上永远年轻,如同樱花的谢了又开,悬铃木的回黄转绿。

那些建筑围合的气场,让知识、文化、人文精神薪火相传,让这个在世俗中沉沦的城市,依然保有一颗不世俗的心。

尽管,它像一条秋天的道路,走上去,总是发出岁月的回响。

02

到了2010年,我在《海尔地产》2010年9月9日的卷首语上,这样写到:

立秋一过,从节气上说,开始是秋天了。这个城市,正在啤酒节的狂欢中打嗝儿。一个城市,因啤酒而著名,并进而推动了一个城市的品牌历史,对城市性格的研究,其实就是对城市文化的研究。

在卡夫卡的笔记中,有这样一句话:“像一条秋天的道路,还未来得及扫干净,又被干枯的树叶所覆盖。把握这种幸福,你所站立的不过是双脚覆盖的地面。”刘小枫先生解读此句说,在卡夫卡的目光里,每个人的身体都是飘落在一条秋天的道路上的干枯树叶。在世俗生活中,个人就是不断被扫除或覆盖的干枯树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是不是可以理解,这其实是在说一种关系,譬如我们和世界的关系。

有个故事说,一位美国牧师,在准备周日的布道,他的孩子在一旁嬉戏捣乱。为了能让孩子安静下来,他从一本画报里找到一页世界地图,故意撕碎了让孩子去拼。结果过了没多会儿,孩子过来说拼好了。牧师很惊奇,问孩子是怎么拼成的。孩子说,地图的背面是一幅人像,人像拼好了,地图自然就拼好了。

牧师由此受到启发,周日的布道题目就改成了:如果一个人是正确的,那么他的世界也是正确的。

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做人,做事,常常能看到一些成功的例子,也总能看到一些失败的例子。有的人为什么成功,有的人为什么失败,前面这个故事,也许能给我们启发。

最新一期《环球企业家》专访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张瑞敏,封面标题《张瑞敏到底在想什么》,和前面的故事联系起来,我们该有所感悟。

怎么想,怎么做,海尔26年的发展会给我们很多启示,创新意识,客户导向,是一切变革的推动力,也应该是张首席作为一代管理哲学家思考的根本。

马克思说过,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由个体而群体,由群体而社会,在所有的关系中,在现代社会,经济关系逐渐成为决定性的关系,由此,它决定了社会的种种意识形态。

本期的封面故事,我们选定了“第九代商业”作为主题。商业的演变史,和商业地产因为最新一轮政策调控所带来的发展机会,是我们想要探讨的问题。

历史的价值在于温故知新,所以,电影《唐山大地震》所带来的对历史的回眸以及对民族记忆和伤痛的抚摸,以及对冯小刚电影作为一种文化现象的种种议论,在本期的电光碟影里,我们做了一些尝试。

如开始的故事所言,如果一个人是正确的,那么,他的世界也将是正确的。因此,我们毕生所能做的,其实就是如何去做一个正确的人,譬如沿着一条秋天的道路。

03

以上都是些过去的文字,现在想来,多是十多年前的文字。就像留在地上的脚印,隔了十年的时光,再回眸,你会有异样的感受。

搁在以前,我也许会笑话自己的浅陋,但到了现在,我突然觉得,没有什么值得笑话的了。

昨晚七夕,几个牛郎聚餐,我谈起我对自己的担忧。一个是暮气,一个是油腻。认真想想,其实所谓暮气,和油腻,是一回事。

所谓暮气,是暮气沉沉的那种暮气。所以,有很多时候,我特别羡慕年轻人的躁。一潭死水,是燥不起来的的。所以在这一点上,我特别感谢所有激励我,鞭策我的朋友们。

油腻,我曾经开玩笑,说那是岁月盘出来的光芒,光辉。但暮气和油腻,毕竟是岁月的产物,是沉淀,但也可能是岁月的冗余。就像那些拖累电脑运转速度的东西。

早上读到一段文字,我觉得这段文字启发了我:

“信任自己的灵魂,同时准备好面对两种可能。”塞涅卡的小书《论幸福生活》可以用来睡前小读:“做生活的塑造者。他的信心不应缺乏知识,他的知识不应缺乏坚定,一旦被他认同的就应当保持不变。这样的人会是镇定而有条理的,并且在行事之中高尚而不乏和善。”

哲学家的重要思考都是关于人生幸福和心灵品质的,从柏拉图到塞涅卡再到斯宾诺沙。然而他们思想的幸福是广义而普世的,既有世俗的幸福,更有灵魂的幸福。

就如我喜欢的荷兰哲学家斯宾诺莎的箴言:“幸福不是对正当生活的报答,而是正当生活本身;并不是因为我们克制自己的欲望,我们才享有幸福,而是因为我们享有幸福,所以我们才能够克制欲望。”

04

钱钟书说:

据说每个人需要一面镜子,可以常常自照,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不过,能自知的人根本不用照镜子;不自知的东西,照了镜子也没有用。

05

范缜跟萧子良辩论命运时曾说:“ 人生如树花同发,随风而散,或拂帘幌坠茵席之上,或关篱墙落粪溷之中。”

06

昨天七夕,八戒说他在家看电视,有这样一段新闻:

记者街头采访青岛一老大爷。

“大爷今天农历七月初七,是什么节?”

大爷答:“是李村大集呀!”

记者……

八戒一听,李村大集,于是拉着他媳妇也去赶李村大集了。

在一个卖荸荠的摊位前,八戒媳妇问:

大哥,你这个勃起,多钱卖?

卖荸荠的笑了,说:大妹子,这个不叫勃起,叫鼻气。

八戒说,真是笑话啊,堂堂的大学硕士毕业,居然叫勃起叫了这么多年。


精选留言
  • 4
    果真每天都是节,昨天还七夕呢。 “如果一个人是正确的,那么,他的世界也将是正确的。”这话出自牧师,毕竟他要带给有信仰的人希望。那么到底怎么判断正确?每个人站的角度不同,这所谓“正确”对了这个人,也许就“背”了那个人。 就好比昨天在地铁上那个男人,为了保护他女友不被我挤到,用肘关节狠狠顶我背的人。他“正确”吗?以爱的名义,他正确,他为了爱,忍受住了我回头的那两眼,他为了爱牺牲了自己“素质”。那么我呢?车那么挤,我为什么没有再等一辆,我被他弄痛了,虽然没有说话,却心生抱怨,我也有不“正确”。 哪里有绝对的“正确”。我们努力做“正确”的人,我们努力让自己的世界“正确”,但这“正确”何尝不是自以为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逻辑,好吧,辩证法,方法论,相对论,都用上好了,你幸福了吗? 我们终其一生,寻觅,探索,为了什么?你优秀,你奋斗,你成就,都是为了幸福。如何幸福,每个人有自己的答案,有人读书是幸福,有人写书是幸福,有人吃饭喝酒是幸福,有人有爱情就是幸福,有人做官为民是幸福,有人损人利己是幸福。。。。谁都不用说服谁,自己的鞋自己穿,自己的女人自己爱~~~ “老海大校园里的悬铃木落叶,我说那是季节写给岁月的一封信,是秋天写给冬天的情书”这句话就很幸福。 ——-一大早被暴雨“浇灌”,又被太阳晒晒干,何尝不是小幸福 嗯,能胡说八道也有点幸福
  • 2
    言秋夏未尽,叶落念青丝。
  • 1
    也只能走自己认为正确的路了。为了正确,好好学习多多看书吧。 希望在自己正确的世界里能拥有幸福。
  • 1
    立秋了,该进补了,否则都不能勃起了……
  • 1
    山东大暴雨了透透的等公交,今天更得有点晚呀
  • 1
    秋意,凉
  • 1
    和家人来青岛,青岛有(过)我喜欢的海边,海鲜,老房子,沈从文先生和虾爷。今天去福山路和小鱼山看看。
  • 昨晚做了一个梦,梦中几乎快完整的谈了一次恋爱:无意中邂逅了一个女孩,她身边好像有男朋友了,有点不好意思打扰,但慢慢的还是认识了,慢慢就在一起交往了。正甜蜜的时候,醒了,看着身边的孩子,就想笑自己。醒的时候种种细节还很清醒,想着早上起来还是记下这段文字,但现在回想起来已经很模糊了。
  • 瓜熟蒂落之时,不禁总结一下:从春之始,我们种了多少地,刨了多少土,把了多少妹。
  • 和老外介绍自己,who are you? l am who(hu)胡。
    作者
    哈哈哈哈
  • 一不小心找到了虾爷的豆瓣。哈哈
  • 瞎爷上午好 以前瞎爷在一篇文章里讲过自己小区进车库,一藤使君子开花,今天在淘宝上看到了,很漂亮的一种花。
  • 好高级的广告
  • 今天立秋,温馨提示,昨天happy的,现在吃药还来得及。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