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巨亏100亿,融创到底想干啥? | 顾子明

昨天早上,FF公司发布声明,为尽快彻底解决债务问题,贾跃亭设立了还债信托基金,并表示已偿还了30亿美金的国内债务。

搞得很多人一脸懵逼,贾跃亭从哪搞的钱来还债?

可是,贾跃亭“还债”的好消息并没有持续多久,到了晚上,一份2019年半年报横空出世,预亏3亿的乐视网一口气亏损了100亿,这个雷炸得乐视网28万股东一脸懵逼……

昨天不少读者都在后台问,接下来孙宏斌会对乐视怎么样。

继续阅读“乐视巨亏100亿,融创到底想干啥? | 顾子明”

在骗子的墓志铭上,寻找无辜者 | 混沌天涯客

自从写公众号以来,不知不觉有一年了,昨天回看写过的文章,基本是些娱乐明星和资本大佬,国事天下事写了不少,却没怎么写家事。

这确实是个问题,用一句流行语来形容:不接地气。也有朋友来留言,希望写点跟生活密切相关的话题,不要总是云里雾里,文章里动辄几十亿,完后还得盘算到哪里吃顿便宜的午饭。

午饭,我常选择沙县小吃或兰州拉面,楼下有两间沙县,我会选择看上去更干净的那家,一对小夫妻开的,周边上班的人多,中午生意好得不行。

兰州拉面虽然大街小巷都有,做的好吃却少见,我认识来自甘肃的一家人,很正宗,点一碗毛细牛肉面,只要10元钱。

继续阅读“在骗子的墓志铭上,寻找无辜者 | 混沌天涯客”

好好的商业评论 写成了入狱指南 | 星球商业评论

今天,星球商业评论一周岁了。

过去的一年,星球发布了255篇图文信息,总点击量达到了2297万,平均每篇文章的阅读人数为:

9.05万。

2018年8月31日,星球发出了第一篇文章《释学诚往事》,当时这位中国佛教协会会长正深陷丑闻漩涡。

我们一直把这看成一个巧合的隐喻——如果没有记错,《红楼梦》开篇,第一个登场的也是和尚。

那时的我们还太年轻,不知道现实要比大观园精彩一万倍。

继续阅读“好好的商业评论 写成了入狱指南 | 星球商业评论”

下一个时代的黑产攻防,可能没有人类什么事情了 | 半佛仙人

 

1

互联网时代,我们在迎来前所未有的方便时,也在面临着无所不在的威胁。

那些为我们提供服务的企业,其感受到的风险要比正常更加直观和强烈。

随着技术的进步,黑产攻击已经成为各大公司(不只是互联网)的眼中钉肉中刺,只要联网,就必然面临着黑产的威胁,黑产的目的在于获益。

当前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在做业务和做活动的时候,都无时无刻不在面临着黑产的攻击。

发优惠券,会被黑产批量薅走,然后批量挂到二手网站代下单;

赔钱做爆款商品,黑产绝对第一时间拿光库存;

卖票,用户的手速怎么可能比得上黄牛机器的手速,甚至小部分黑产可以直接入侵服务器提前拿到票,还能选座出票;

所有互联网公司都不得不面临2个问题。

如何做业务。

以及如何做业务时不被黑产攻击。

继续阅读“下一个时代的黑产攻防,可能没有人类什么事情了 | 半佛仙人”

小道八卦(他手里有大量小视频)-20190830

丙丙恋情各位擦亮眼睛。

“女友”一堆;
早拍了就等今天引爆;
女的刚开工作室;
恋情一出,热搜马上跟上;
说唱今晚决赛;

女友狗人设;

丙丙和四字的事,之前也说过,在一起过,他们都有金主,丙丙的某个代言给了四字。丙丙恋情,四字也会上热搜的。

继续阅读“小道八卦(他手里有大量小视频)-20190830”

英国首相劫持了老佛爷 | 顾子明

一个失去往日荣耀的庞大帝国,

一个年迈的老佛爷,

一个等待了多年继位的皇子,

一个不断更换首相的内阁,

一大笔赔偿等着支付,

一个不平等条约等着签字,

一大群民众在蠢蠢欲动……

嗯,这不是庚子年的大清帝国,而是如今的“大英帝国”。

而大英帝国今天又搞了一个大新闻。

刚刚上任的英国首相鲍里斯,在刚刚结束七国集团峰会之后,便在8月28日向女王提出请求,要求议会从9月第二周起休会直至10月14日,并获得了女王批准。

由于英国议会的暑假休到九月的第一周,此次休会意味着英国女王将被丞相大人“挟天子以令诸侯”,将议会被迫“解散”至脱欧协议的最后时刻之前。

继续阅读“英国首相劫持了老佛爷 | 顾子明”

黄金的逻辑与节奏,兼小谈下港股 | NE0

厨房里的功夫阿鲲 – 风味人间 纪录片原声大碟

个人觉得,黄金这个品种,在交易的时候最重要的有两点,一是大逻辑,即交易的主线;其次,是交易的节奏。

上一篇力主黄金做多的逻辑很清晰,那就是在中国强硬反制的情况下,会逼迫美联储不得不进入一个放水周期,这个周期是交易的主线。

而昨晚,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方坚决反对贸易战升级,愿以冷静的态度通过磋商与合作解决问题。

这一句话,意味着之前的交易逻辑,已经改变了。所以,就不能再坚持大跌做多的策略。

从节奏上讲,黄金已经连续涨了4个交易日,从交易节奏上来讲,哪怕是一个大的上涨趋势,也需要有个两三个交易日的震荡和调整。

个人建议在前几天那一波上涨趋势里已经获利的,可以暂时先休息几天。

继续阅读“黄金的逻辑与节奏,兼小谈下港股 | NE0”

天赐地福 : 未来十年的最佳抉择 | 灏泽先生

  

引言:

数日前,当灏泽承诺要把《大运之象》给精炼重编之时,实际上犯了一项自己都未曾预料的巨大错误。

这个错误,就是我显然低估了这篇文章所真正蕴含的力量和体量,结果就是导致我原本预估草草数小时就能完成的复述,成为了耗费整整两日的撰写。

 

因为,当我开始提笔时,才发现 原来要向你阐述的,并非是:“未来的五年 乃至十年, 该如何走,才能拥有最美好的未来。”这么一个简单的命题。

 

相反,当第一个字节开始跃于指尖时,无数储于心中的话题,便一股脑争先空后般的想要成为本文的核心与主题。

 

但很可惜,它们的每一个,都不会是最终的主角, 因为它们虽然都有着各自的角色,可都是为了承托出一个关键。

 

那就是 : 在时代的洪流之下, 你该如何抉择自己的命运。

继续阅读“天赐地福 : 未来十年的最佳抉择 | 灏泽先生”

小偷把警察给告了 | 杨奶捂

我命由我不由证监会

最近热映的《哪吒》里,有一句热血台词:

别人的看法都是狗屁,你是谁只有你自己说了才算。

接连被证监会处罚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可能深受电影影响。6月底,他们把证监会告上法庭,要求后者撤销今年初的处罚决定。两天前,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审理了该案。

今年初,证监会披露了2018年20大稽查典型案例。一直由瑞华担任审计机构的华泽镍钴位列其中。

控股股东把华泽镍钴当成了ATM,从上市公司拿走了超过50亿元。实在填不上窟窿的上市公司,用各种无效票据伪造还款接近40亿元。

事后,负责华泽镍钴审计的三位会计师和瑞华会计师事务所,遭到了证监会的处罚。在处罚听证会上,瑞华当众表示过不服:

继续阅读“小偷把警察给告了 | 杨奶捂”

一京一吒 | 新潮沉思录

文 | 天书

01

按一些人的定义,我应该不算个影迷,平常观影主要以商业片和爽片为主,艺术片看的少,从来不追每年的三大电影节和奥斯卡片单,看到牛逼的电影并不能将其分析的头头是道,只会用“卧槽”“吊爆”“牛逼”等等贫乏低俗的词汇以示敬意。

当然,我并不觉得自己没文化,平常多少也能看点书写点字,只是确实对大多数艺术电影投入不起来。不过,这样的短板会导致在线上线下的一些社交撕逼场合中说不出话,所以后来我决定学习一些观影装逼套路以做傍身。有那么一阵子,我大概把国内知名的影评公众号都关注了一遍,一来想学习一些理论姿势,二来作为看片指南。

虽然我知道,影视评论和文学评论不一样,专业的文学评论有学术体系,有分析方法,有较高的门槛。影视研究虽然也日渐理论化,但多在影视艺术背后的理论,对于具体某一部作品的评判,很难做到如文学评论一样严谨。但我想,既然敢叫影评人,多少也该有些常人之上的深度和见识,不会像我们普通观众一样满口粗鄙之语。

结果研究了很久,正经姿势没什么收获,奇技淫巧到是学了不少。比如前阵子《上海堡垒》上映,我关注的一些影评号就让我好好学习了一番。

继续阅读“一京一吒 | 新潮沉思录”

深圳向前,香港往后 | 卢克文

这是一篇碎碎念的短文。写长文写累了,随手写一篇没深度的短文当甜品。
 

 
1962年,中国大陆三年自然灾害的最后一年,广东各地的人涌向深圳,发生了小规模的逃港潮。
 
部分饥饿的民众意图进入香港,当时他们无粮无水,缺衣少药,困守在梧桐山上。
 
38岁的金庸此时创立《明报》三年,销量惨淡,一年不过2.8万订阅量,靠他的《倚天屠龙记》和娱乐新闻维持,面对逃港潮,香港媒体均默不作声,金庸也没有说话。
 
金庸出身《大公报》,当时他还在观望大势,《大公报》不报道,他就不敢报道。
 
到4月,《明报》的记者常去深港边界采访,回来都心情沉重,并质疑老板金庸“这样的大消息也不登?”,采访部主任雷炜坡和记者陈非甚至以辞职相逼,才说服金庸报道。
 
从5月8日起,《明报》零星试探着报道了难民潮,11日,下定决心的金庸派出所有记者到沙头角、粉岭、元朗、罗湖等移民聚集区一线采访。
 
随后《明报》对边界难民进行了多日头条跟踪报道,当中部分大陆人是获得了合法出境手续,但香港并不予接收,他们在大陆已经取消了粮票,没有回头路,只有连续想办法偷渡,“失败了六七次还在想办法”。
 
人浪冲向香港,二十四小时不停,香港当局颇感棘手。
 

继续阅读“深圳向前,香港往后 | 卢克文”

没有人敢在罗永浩面前说自己朋克 | 半佛仙人

1

前天写了那篇《罗永浩联手陈冠希打垮电子烟》后,很多读者都表示对罗老师非常好奇。在他们看来,罗永浩老师只不过是手机创业表现不佳,换了一个领域创业。

即使是在很多个领域都失败过,但也只是一个顶多很能折腾的创业者,为什么我会对罗老师如此推崇备至?

朋友们,这就是你们太年轻了,接触互联网也不够早,所以对于罗老师的很多曾经的言论不够了解。

罗老师能被半佛老师如此崇拜,必然是有很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过人之处的。

继续阅读“没有人敢在罗永浩面前说自己朋克 | 半佛仙人”

魔鬼的棋子(下) | 卢克文

没有读过上集的请一定先阅读《魔鬼的棋子:上》

壹  科巴尼的英雄

 

每当日落之时,穆萨便会背着狙击枪,站在科巴尼的屋顶上,静静凝视着2014年渐成废墟的小城。

穆萨(Musa Herdem)生于1989年,是一名在伊朗长大的库尔德人。

2012年时,21岁的小伙子来到叙利亚战场,保卫同胞库尔德人的城市,在这里他受到了严格的军事训练,平时热爱玩枪,尤其把狙击枪玩得精熟,两年后ISIS崛起,杀向叙利亚的库尔德聚集区,穆萨提起一把狙击步枪就上了前线,在科巴尼打出一场史诗级的个人秀。

小城科巴尼(Kobane)位于叙利亚与土耳其的边界处,离土耳其仅有十分钟车程。

ISIS当时在中东地区所向披靡,因为科巴尼处于ISIS已控制区域附近的关键位置,夺取科巴尼将使拉卡、阿勒颇等地连成一片,可以方便ISIS输送外国武装人员、武器,以及出口石油(IS最重要的财政收入),2014年3月,IS先攻占了科巴尼周围的三座重镇,各路武装乱糟糟都退入到城里,9月17日,IS投入上万大军,数十辆坦克,以及大量从伊拉克政府军手里缴获的美国军车、榴道炮、火箭炮等,从东、西、南三个方向对科巴尼发起了全面进攻。

原先退守在城里的各路武装一哄而散,小城大部分很快被IS占领,只留下本地2000名库尔德民兵武装跟IS血战到底。跟别的废物武装不同,库尔德人骁勇善战,白发苍苍的中学女校长随时可以端起冲锋枪扫射IS(阿勒颇的格瓦拉),年轻貌美的十几岁少女会抱着手榴弹和炸药跟土耳其坦克同归于尽(阿扶林的哈波尔),一个比一个猛。

穆萨比他们还要猛,他扛着老式SVD狙击步枪,在科巴尼小城的残垣断壁里往来穿梭,开始对IS成员大开杀戒。

继续阅读“魔鬼的棋子(下) | 卢克文”

魔鬼的棋子(上) | 卢克文

壹  师徒

 

1998年,萨卜哈第一次见到扎卡维的那天,风是向南吹的。

萨卜哈刚刚毕业于医科大学,是个瘦高个,一脸稚气,他24岁应国家卫生部的调令来到贾法尔村这块贫苦之地,成为一名赤脚医生,这个村子主要居住着贝都因人,来这种鬼地方工作让他十分不爽,但他当时一个月能赚500约第(约700美元),是村子里收入最高的人。

贾法尔村位于约旦西南部的酷烈荒漠当中,这里没有任何植被,一条公路从中穿过,公路的一边是村庄,另一边是一座监狱,这是一座贝都因人的村子,只有这么坚忍到变态的民族,才可以在如此酷热的荒漠中生存下去(《阿拉伯的劳伦斯》里反复提到的贝都因人)。

《阿拉伯的劳伦斯》里讲过贝都因人的沙漠生存能力

继续阅读“魔鬼的棋子(上) | 卢克文”

库尔德人的故事(长文) | 卢克文

     ○壹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先生的心里头,生长着两根倒刺。

一根刺名叫居伦。

另一根刺,名叫库尔德人。

 

○贰

 

我们在过去的文章里已经深深探讨过埃尔多安和居伦的恩怨史,今天,我们只聊库尔德人。

库尔德人在中东住了几千年了,是当地的四大土特产之一(另外三大是阿拉伯人,突厥人,波斯人),主要生活在山地,作战比较勇猛,民风彪悍(我们山里人都这样),但他们一直没机会建立自己的国家,而中东这块修罗地,正好在欧亚大陆的正中央,按地缘政治学理论,世界各大帝国在强盛扩张时都难免路过这里,库尔德人被塞琉古王朝、安息帝国、罗马帝国、萨珊波斯轮流征服并统治—山里人终究是打不过城里人的,公元7世纪晚期,新兴的阿拉伯人又把库尔德人打趴下,阿拉伯不仅征服了库尔德人的肉体,还征服了他们的精神—库尔德人从这时开始信奉伊斯兰教,属逊尼派。

继续阅读“库尔德人的故事(长文) | 卢克文”

厌倦就像盘子里的汤 | 瞎爷

今天是西历8月30日,农历的八月初一。

再过半个月,就是中秋节了。一年尽望。

有个段子说,早晨去买油条,大妈说,两块五一根。

我问:昨天不是还两块一根吗?大妈说,因为猪肉涨价了。

我说,猪肉涨价关油条什么事?大妈说:因为我想吃猪肉。

八戒说他昨天买了五斤排骨,拿回家老婆要放冰箱。

八戒说:别,在阳台上挂一会儿,让邻居们都看看。再拍几张照片,发个朋友圈,特别是别忘了@所有人。

有个词叫活见久,一直没机会用,今天用一下,好像从来没过过这样的猪年,猪这样有主人翁意识。

继续阅读“厌倦就像盘子里的汤 | 瞎爷”

国产杀手 | 兽爷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60分钟》节目,在中国有着很高的知名度。今年2月,他们采访了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主持人问他:“我听说你叫自己特斯拉杀手?”

李斌谦虚地摆摆手:

好了,好了。

《60分钟》播出后一个月,中国财政部公布了新的新能源车补贴方案,补贴退坡力度进一步加大。新政开始执行的7月份,喊着“弯道超车”的造车新势力们销售接近腰斩,重重跌回地球。

不仅是新能源车,经历十几年史诗般高速增长的中国汽车业,今年的销售都惨不忍睹。

继续阅读“国产杀手 | 兽爷”

江湖恩仇录:马云伸出的一只手 | 混沌天涯客

第一章 恨之深

古都西安,汉代未央宫遗址正南方10公里处,有一大片宁静又森严的院落,高墙围拢,武警站岗,这里并没有住什么供人们仰望的人物,只是制造着人们的梦想:钞票。
西安印钞厂,作为最老的国企之一,历经几轮国企改革,里面的职工从不担心下岗。种粮、挖煤、发电、造卫星……都可以交给市场,唯独印钞票不行。
印钞厂的职工,工作时带有一种天然的自豪感,他们的工资虽不算高,但福利待遇不错,即便遇到有钱人,也能实事求是地显摆两句:别跟我提钱,我见过的钱比你用过的纸都多。
类似的印钞厂,在全国有十几所,在当地都是妥妥的铁饭碗。十年前,当4万亿刺激开动,钞票供不应求时,印钞厂日夜灯火通明,甚至急着扩大规模。
可是谁也想不到,最繁盛的时刻之后,紧跟着最陡峭的滑落。短短几年,大家居然不用钞票了。出门带个手机就够了,付钱时扫一下,省时又省力。

继续阅读“江湖恩仇录:马云伸出的一只手 | 混沌天涯客”

困兽之斗:我们一直在流浪 | 牲产队

九点的尖沙咀灯火通明,维多利亚港的海风从中环一直吹到星光大道,放眼望去尖东站遍地都是成群结队、钟情于市井的陆客。

游荡在这片喧嚣未眠的都市夜色中,每个人都在寻觅他们心中的理想天堂。

再次踏足这片土地,已经过去了好多个年头。而我的朋友陈兴,还在这座城市坚守。

他说,中环到尖沙咀一路有多繁华他从未真正地体验过,只记得最近的路线是4.2公里,最快的路程需要10分钟。

如果他的运气不错,可以在十一点之前缩进租来的三平米小窝,做一个关于六点的美梦。

这里的人亲切地将他这类人称为城市的纤维细胞,陈兴却觉得他已病入膏肓。

他就生活在这座城市的心脏边缘,却永远找不到他渴求的归属感。

从尖沙咀到中环,再从中环回到尖沙咀,兜兜转转。

一无所有、一路流浪、一直逆袭,陈兴依然跳不出社畜的泥潭。

宛如困兽,在光怪陆离的社会里单打独斗……

 

继续阅读“困兽之斗:我们一直在流浪 | 牲产队”

互联网存量世界下的基建杀局 | 半佛仙人

1

互联网已经来到了下半场,流量见顶,4G红利消失殆尽,增量战争来到了存量战争。快速迭代,流量为王,盈亏不重要的打法,在3年前还是人人称赞的互联网思维,但是在现在,已经完全行不通了。大家从比谁增长快,变成了比谁赚钱多。

现在的互联网公司,做再多的规模,再快的增长,再刺激的玩法,投资人都会严肃的问一句,盈利计划是什么,这个项目能赚多少钱。

如果创始团队答不出这个问题,那么可能无法拿到钱。

继续阅读“互联网存量世界下的基建杀局 | 半佛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