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过三代得靠天 | 混沌天涯客

01

患难见知交。这是一条亘古不变的真理,尤其是在今天的商业社会,熙熙攘攘皆为利,风光时朋友一大圈,落难时见不到人影。

香港作为商业中心,不知道发生过多少起落,见惯世面的香港人,早已变得淡然,看到一个暴发户炫富,常会嘴一撇,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

在这种氛围中,当某个暴发户落难,却还能让一堆朋友不离不弃,甘愿不惜名誉与其绑定,奉献出一幕“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那这位暴发户的做人水平,堪称世间楷模了。

对于香港人来说,这种楷模少之又少,十几年来最突出的一位,莫过于毛玉萍。

继续阅读“富过三代得靠天 | 混沌天涯客”

山东大学究竟错在哪里? | 赵皓阳

(一)天下苦秦久矣

 

山东大学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其实是所有人积怨的一次集中爆发,说到底还是一个“天下苦秦久矣”的问题——大家对于外国人在中国的种种“特权待遇”,已经忍耐很久了。

比如山大学伴事件被曝光的前一天,福州一位外国留学生在街头推搡交警,暴力抗法。

但最后的结果却是写检查了事。

继续阅读“山东大学究竟错在哪里? | 赵皓阳”

笑问客从何处来 | 兽爷

这几年好多朋友退休了。年纪轻轻就把伟大事业抛脑后,一点上进心都没有。

比如杭州的老鱼。发际线还没被设为置顶模式,洗面奶用量也没我大,今年就退休了。春节前他在杭州弄了个退休趴,把我们一帮还在为幸福奋斗的中年人喊去。

不要份子钱,不蹭白不蹭。后来上桌才发现,老鱼的老板宋卫平也在。三个月前,老宋也刚过完60岁生日。

下雨不喝酒,白来世上走。那晚大家喝了不少。仿佛喝多了,对时光的推移,我们才能坦然放弃。

《半生缘》里,张爱玲说:

继续阅读“笑问客从何处来 | 兽爷”

现实的择偶观——女人!!! | 陆拾一

 1 

今天突然发现公众号可以更新了,索性写篇小稿子吧。这两天很多人在后台问我去哪了,为什么不推送?不是不想推送,是不能推送。具体的就不多说了,我也不是一个喜欢述说的人。不管多无奈的事情,自己消化得了。

工作问题导致心情不好,我就去谈了一场三天的恋爱。只有三天,我就失恋了。

在我的理解里,我拒绝对方也是我失恋。对方不符合我的要求,同样是我失恋。对方不适合我,依旧是我失恋。

总之,只要我想谈,但又没谈成,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我都觉得是自己失恋了。

我失恋了,就闹腾。

继续阅读“现实的择偶观——女人!!! | 陆拾一”

宫崎骏的“梦”和中国动画的“梦” | 赵皓阳

今天为大家带来「淘沙」第二期视频。

宫崎骏是动画界的大宗师,不但是日本动画界的瑰宝,更给全世界的动画爱好者们描绘了一个灿烂而绝美的梦。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宫崎骏的启蒙者,是中国动画的前辈们,而“中国学派”也曾在世界动画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在经济不发达的年代中,中国文化曾经完成了一段看似不可能的“逆向输出”——即从相对不发达地区影响到了相对发达地区的文化(包括意识形态),这种宝贵的成功经验是我们应当珍视的。今天的视频,就让我们回顾日本动画与中国动画的渊源,怀念中国动画的辉煌,赞美动画前辈的付出,并对国产动画的未来进行反思与展望:

继续阅读“宫崎骏的“梦”和中国动画的“梦” | 赵皓阳”

长安早埋下300桶石脂,大唐却无张小敬 | 猛哥

写在前面:周遭人都在聊《长安十二时辰》,周末撸了20集,大写的服!

光影、剪辑、动作、音乐及服化道自是一流。

但更牛逼的是剧本。

对于一个渴盼讲好故事的人来说,马伯庸真是一座高山。

撸完之后,久久难抑,得写点什么,浇心中块垒。

伯陵兄巧有美文,甚赞,转引如下

1

大唐天宝三载,天下平安无事。

李白被唐玄宗取消关注,落寞的离开长安,然后在洛阳巧遇杜甫。两双温暖的大手紧紧握在一起,碰撞出一段基情。

他们一起在河南求仙访道,秋天又遇到高适,三个人每天除了喝酒撸串,就剩下吹牛扯淡。

为大唐健康工作50年的贺知章,也骑着小毛驴回到浙江老家。此时,离生命的最后时刻,不过半年。

大明宫中住着李隆基,太真观里有杨玉环。

继续阅读“长安早埋下300桶石脂,大唐却无张小敬 | 猛哥”

蠢就是恶 | 瞎爷

01

早上醒来,脑子里下意识地思考这几天因为浏览微博、微信、微信群而被动接收的信息:

一架貌似被个精神病挟持的国航航班;

一所被所谓的学伴舆情挟持的大学;

一个被两个貌似厌世自杀者挟持的女童;

一个造假作恶没有底线的所谓的互联网媒体

…….

常常令我感到诧异的事情是,很多貌似根本不应该或者说不具备互联网传播特质的所谓的新闻,常常忽然成为大众议题。这些事情,如果在正常的社会秩序中,常常应该是转瞬即逝的。但它们,偏偏成了这些逼仄话语空间里饥渴的人们反复咀嚼,甚至反复回味的东西。

可怜的人们。

继续阅读“蠢就是恶 | 瞎爷”

一个好看的人 | 瞎爷

一周朋友圈精选,去年的7月13日

01

一个好看的人,因为外表整洁,一定是有良好的卫生习惯;因为服饰自然和谐,一定是有正确的审美观;因为表达观点简洁明快,一定是读过适量的书;而直视对方,微笑,适当的倾听,也可以看出来他对待事物积极、客观的态度,并且心怀善意。BY丁丁张

02

胡适说:人世的大悲剧是无数的人们终身做血汗的生活,而不能得着最低限度的人生幸福,不能避免冻与饿。人世的更大悲剧是人类的先知先觉者眼看无数人们的冻饿,不能设法增进他们的幸福,却把“乐天”“安命”“知足”“安贫”种种催眠药给他们吃,叫他们自己欺骗自己,安慰自己。

继续阅读“一个好看的人 | 瞎爷”

如何使不支持IMS的终端pass GtsImsServiceTestCases?

问题描述

GTS fail case:在不支持IMS的情况下,GtsImsServiceTestCases可能会有下面两条case fail:
com.google.android.gts.imsservice.ImsServiceTest#testMmTelReceiveSms
com.google.android.gts.imsservice.ImsServiceTest#testMmTelSendSms
原因:Google GTS IMS测项需要载入Google ImsService而不是MtkImsService,如果不支持IMS,就不会build MtkImsService,这样在bind MtkImsService时会抛出ImsException,从而导致IMS相关的case fail。

继续阅读“如何使不支持IMS的终端pass GtsImsServiceTestCases?”

VtsKernelNetTest#testKernelNetworking#testProcNetIcmp6 (ping6_test.Ping6Test) fail

问题描述

如果project使用kernel-3.18,在跑vtskernelnettest测项中,如果出现类似backtrace
        FAIL: testProcNetIcmp6 (ping6_test.Ping6Test)
———————————————————————-
Traceback (most recent call last):
File “/data/nativetest64/kernel_net_tests/kernel_net_tests/runfiles/ping6_test.py”, line 807, in testProcNetIcmp6
txmem=0, rxmem=0)
File “/data/nativetest64/kernel_net_tests/kernel_net_tests/runfiles/ping6_test.py”, line 333, in CheckSockStatFile
self.fail(“Cound not find socket matching %s” % expected)
AssertionError: Cound not find socket matching [‘000080FE00000000FF000000016400FE:D00D’, ‘000002FF000000000000000001000000:DEAD’, ’01’, ‘00000000:00000000’, ‘0’, ‘2’, ‘0’]
 需要申请patch。

继续阅读“VtsKernelNetTest#testKernelNetworking#testProcNetIcmp6 (ping6_test.Ping6Test) fail”

targetSdkVersion小于26的apk处理方法

问题描述

所有预安装的应用和所有由 OEM 安装的应用强烈建议以 SDK 26 (Oreo) 或更高版本为目标.
Google强烈建议立即将应用更新至面向SDK26版本.
目标 SDK 要求从Android Q起开始实施—只针对Android 9 and newer GMS Devices.
不符合目标 SDK要求的设备版本将被拒绝.
继续阅读“targetSdkVersion小于26的apk处理方法”

[STS]android.security.cts.StagefrightTest#testStagefright_cve_2018_9423

问题描述

 android.security.cts.StagefrightTest#testStagefright_cve_2018_9423

解决方案

请参考对应平台并申请patch. 如果拿到的patch只有source code 没有libvcodecdrv.so ,请按照表格再重新申请一次patch.

继续阅读“[STS]android.security.cts.StagefrightTest#testStagefright_cve_2018_9423”

山大宝器 | 六神磊磊

谈谈关于山大“学伴”事件的看法。

山大,这所咪氏蒙和王氏五四两大魔头的共同母校,因为给留学生配“学伴”一事,最近趴上了热点榜,连续几天没下来。

我不知道上述那两位校友会不会护校。万一他们也信“母校自己可以骂但绝不允许别人骂”,那我势必会被左右夹攻,左挡天山童姥右拼任我行老魔,寒热相交,这绝不是一件快乐的事。

大学是国家重器,但山大最近关于留学生“学伴”的一连串操作,不大像重器,有点宝器。我家现在重庆,“宝器”是这里的方言。

继续阅读“山大宝器 | 六神磊磊”

坠落之路:波音和它陷进的时代泥潭 | 张假假 饭统戴老板

2014年3月的一个深夜,北查尔斯顿市一家Waffle House餐厅内,半岛电视台著名记者Will Jordan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神色紧张。他在等待一个人。

半个小时后,一个穿黑色连帽衫的中年男人出现了,他便是Will Jordan要见的线人。在接上头之后,两人迅速转移到附近的一家酒店里,根据事先的协议,半岛电视台不能对他面部进行拍摄,采访声音也必须做变声处理[1]。这些小心谨慎的举动,暗示了这场见面有多危险。

北查尔斯顿市位于美国南卡莱罗纳州,是一个人口不足8万的小城,这里属于狭长的美国热带南方,野草沼泽密布,常年闷热,水汽氤氲,2009年波音选择在此建设组装和装配工厂后,这里一跃成为美国航空航天中心之一。而这位神秘的中年人,便是波音北查尔斯顿工厂的员工。

在确保安全之后,中年人开始讲述他了解的波音工厂内幕:“流水线上的工人是最大的问题,他们没有受过教育,没有经过训练,对组装飞机的安全性毫不关心。”他坦承自己爆料的初衷:“我知道的一切让我苦不堪言,一架波音飞机上有300条生命,他们的命比我重要。”

为了验证他的说法,在记者的说服下,他穿上带有隐蔽真空摄像头的工作服,潜回到了波音的工厂,进行秘密拍摄。

继续阅读“坠落之路:波音和它陷进的时代泥潭 | 张假假 饭统戴老板”

欢迎来到新世界 | 瞎爷

美丽新世界痛仰乐队 – 愿爱无忧

在我还很年轻的时候,我在当时的《中国青年》杂志上读到过一篇文章,题目叫《像上帝那样思考,像市民那样生活》,作者是一个生活在小县城的人,喜欢读书,喜欢独立思考,不喜欢从众,不喜欢人云亦云,不喜欢随波逐流。面对日常生活的庸常、琐碎、无奈,他不甘心像别人那样庸庸碌碌地活着,于是读书,写作,期望以此对抗人生的庸常、庸俗,他最后的感悟就是,要像上帝那样思考,像小市民那样思考。

我当时看了,觉得这个人很厉害,很牛逼。

我也要做这样的人!

继续阅读“欢迎来到新世界 | 瞎爷”

山东大学错在哪里? | 顾子明

此内容因不可描述的原因被自动保护,已禁止公开访问,需要获取阅读权限,参见FAQ页。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及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

赞赏是最好的支持,打赏后扫码ressrc公众号发送该提示信息:赞赏18976

从屌丝到元首 | 老蛮

1889年4月,元首出生于一个非常普通的奥地利平民家庭,他的父亲曾经干过一段时间的海关底层职员工作,退休后在农村干点杂活为生。年幼的元首跟着父亲在各个村庄之间迁徙,居无定所,因此也经常转学。在他6岁到12岁的小学期间,就搬了七次家,转了五次学。毫无疑问,这样的经历导致元首的童年没有朋友,也没有玩伴,更没有所谓的安全感可言。这一段童年经历影响到了元首的一生,后来他终身不再愿意接受系统的教育。到了中学的时候,元首已经对继续读书丧失了兴趣,他的愿望是成为一名画家,于是性情叛逆的他很快就违背父母的意愿,读完高一就辍学了,当然,从此他也没有再进过一天校门。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元首的正式学历大概就是中学肄业。

(童年元首)

继续阅读“从屌丝到元首 | 老蛮”

没有郭美美的五年 | 王朴石

人间不公平

美美,我来接你回北京。你28岁了,谁能想到五年前被抓的时候,你还只有23岁。

刚才差点没认出起来,没有玻尿酸、水光针、瘦脸针的1825天,你在湖南受苦了。

放心吧,大家都不怎么骂你了,要不是你,大家怎么回开始思考捐的钱去哪了。而且大家后来也知道了,你挥霍的都是自己赚的辛苦钱。

真的挺辛苦的。

继续阅读“没有郭美美的五年 | 王朴石”

躺赢的人,换个姿势还会赢 | 瞎爷

五年以后,那个叫郭美玲,网上人称郭美美的女子,站在监狱大门之外,肯定会想起当年她在新浪微博上所发布的那条微博,以及她自己所不知道的神秘命运会如何将她演变成一个时代的传奇人物:

2011年6月21日清晨,微博名为“郭美美baby”,实名认证为“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的用户,发布了一条这样的微博:

“小白限行,把小MINI开出溜溜~开着有点不习惯。”

继续阅读“躺赢的人,换个姿势还会赢 | 瞎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