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宪失败,安倍的“右翼之路”刹得住车吗? | 404厂

安倍想修改日本宪法,从他2012年当选首相以后就开始了。

2006年的时候,这位当年53岁的官房长官被前任自民党总裁、首相小泉纯一郎指定为“接班人”,在后者退休后顺理成章地接任了首相一职。

但当了一年首相之后,安倍就辞职“养病”去了。那时候,他是第一位二战后出生的日本首相,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但是,因为党内其他大佬掣肘,加上自己身体问题,安倍干了一年就不得不就撂挑子走了。

安倍走后,后两位自民党总裁在首相位置上都干了不足一年,随后,自民党在国会选举中大败,54年来第一次丢掉了国会第一大党的地位。但取代自民党的民主党,三位首相也换得像走马灯一样。

继续阅读“修宪失败,安倍的“右翼之路”刹得住车吗? | 404厂”

没落的守望:梨园之梦 | 牲产队

新旧的更迭,时代的交替,就像是日落月升、春去秋来一样自然,若有人顽固地因循守旧,那就是执迷不悟,不算是聪明人了。人人当然都想做聪明人,不想成为笑谈中的那个“傻瓜”,但我认识的人里面,却有这样特殊的存在。

在讲他的特殊之前,我想先分享一个关于剧院的故事,当听完这个故事的时候,你也许就能够有所理解了。

 

继续阅读“没落的守望:梨园之梦 | 牲产队”

骗子的江湖 | 顾子明

一个多月前,一直说搞虚拟货币都是骗子的股神巴菲特不会想到,真有个骗子会花3000多万拍下自己的慈善午餐;

而一个多月之后的今天,令股神更想不到的是,这个骗子借着自己的名头炒作了一个月多后,还竟然把自己放了鸽子。

昨天,一则拍下午餐的孙宇晨被边控的消息被广为流传,很多人都在拍手叫好,觉得这是骗子罪有应得,不过今天凌晨,孙宇晨通过微博辟谣,表示自己人在洛杉矶,媒体的报道完全不实。

那么,实际情况是什么呢?

继续阅读“骗子的江湖 | 顾子明”

喧哗与骚动:张之洞及亨利·卢斯的“遗产” | 猛哥

广州珠江长堤历史图片

引言

有论者称,这12年,广州完整经历了生机勃发、焦虑不安再到释然的全过程。

2008年前的广州,低调但自信,引四方豪杰之士来挥洒方遒。

2013年后的广州,躁动而迷茫,昔日麒麟之才皆散作满天星。

至2018年,广州如顿悟,持平常心,主动进击。

衡量一个城市的维度有很多,好事者喜欢讲城市战争。其实没那么复杂,核心标准就是人气。

所谓人气,有人才有气。

怎么留人?

继续阅读“喧哗与骚动:张之洞及亨利·卢斯的“遗产” | 猛哥”

后冰冰时代——影视行业,一地鸡毛 | 老蛮

话说2018年的时候,最大的瓜就是崔永元崔爷在5月份的时候开怼电影《手机2》的各路主创人员,声称他们逃税,不过其实这事发展到最后,崔爷拿出所谓真材实料怼的也不是手机2,而是电影《大轰炸》,并且非常莫名的,还牵扯出了影视行业最大的黑幕:洗钱

话说洗钱这事,算是影视行业最大的作用了。拍一部电影电视,总成本根本无法核算,并且大量的成本是现金支出,类似群众演员、场地租赁等等,都是当天现钞结算,没有银行交易记录,所以也无从核算。在收入方面,同样难以核算。电影票房可以作假,可以自己买自己的票;电视剧作品版权费用可以虚高,可以假装收到了高额的广告收入之类。灰色资金在影视领域走一圈,就算是洗干净了。基于这样的理由,影视作品本身不挣钱乃至是亏钱,都是没关系的,就当是洗钱的成本了。

继续阅读“后冰冰时代——影视行业,一地鸡毛 | 老蛮”

湾里那些泥鳅 | 郝大星

那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1917年,加州大学的校董哈立德在旧金山拥有了一座用自己名字命名的大厦,虽然有点丑,但这是世界上第一座全玻璃幕墙的大楼。

那时的旧金山,淘金热的余温已经散去,贸易和金融业开始走上前台。像哈立德一样的民营企业家们,支撑着美国年均超过20%的GDP增长率。

哈立德大厦落成那一年,旧金山半岛到北加利福尼亚的跨海大桥被提上了日程。围绕这座大桥,相关地区的政府和居民争论了20年,主要原因是没钱。为了建造这座大桥,当地老百姓抵押了自己的房子、农场和公司,发行了3500万美元债券。

这就是日后美国著名地标:

金门大桥。

继续阅读“湾里那些泥鳅 | 郝大星”

配资一时爽,全家火葬场 | 半佛仙人

 

0

这是一篇曾经出现过,但后来又消失的文章,看过的人不多。我做了很多修改,删了一些,又加了一些。

在这个时间节点,我想这篇文章或许可以提醒到一些人。

1

这几天科创板特别火热,大家都在津津乐道这件事情。我身边的所有人都在讨论这件事,连公司的保洁阿姨都在给别人传授股票经验,各种高端名词,经济数据,技术概念,神秘消息,未来预期等等等等,讲得头头是道。

这个阿姨给我讲人工智能,那个阿姨给我讲5G概念,换了一个阿姨又给我讲未来产业布局和区块链革命,说真的作为一个互联网从业者,我其实有点听不太懂她们讲的东西,她们讲的不太像科技,有点像科幻小说加地摊文学。

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们变了。

继续阅读“配资一时爽,全家火葬场 | 半佛仙人”

骗子大师何其多 | 宅少 万小刀

“梦具有一种荒诞的真实性,

而真实有一种真实的荒诞性。”

——作家·王小波

「逝于1997年4月11日」

出自小说:《寻找无双》

……

一、

1987年春晚,费翔上台唱了首《冬天里的一把火》。结果5月份,大兴安岭四个林区同时着火。有群众调侃,都是费翔的锅。

这场建国以来最大的森林火灾,烧了28天。近6万军民齐心协力才将大火熄灭。火势最猛的时候,严新接到任务,协助灭火。

当年,严大师号称可以不接触物质改变其分子结构。接到任务后,却迟迟没有动作。直到火势被控制住,才躲进阁楼远距离发功。大火一灭,严大师高调宣布:

灭火有我的功劳,以后灭个原子弹不是问题。

继续阅读“骗子大师何其多 | 宅少 万小刀”

还有怎样的爱是得体的? | 瞎爷

01

八戒儿子马蛋蛋的课堂上。金莲老师在上课,教孩子们画苹果。

她在黑板上画了一个苹果,然后转过身来问小朋友:同学们,大家一起说,老师这是画的什么?

小朋友们异口同声:屁股。

金莲老师哭着跑出去,去了校长室。

校长进来,大声训斥学生:刚才是谁捣乱,欺负老师,啊,是不是你,马蛋蛋?啊,居然还敢在黑板上画个屁股!

继续阅读“还有怎样的爱是得体的? | 瞎爷”

如何利用政事堂的文章炒股? | 顾子明

昨天写了一篇资本市场的文章,果不其然,评论区又被沦陷了,众多读者询问我应该怎么买股票,持有多久,搞得我都不好挑留言了。

而其中还有一位最可爱的,说他这几天赔了几百万,让我江湖救急指点迷津…….

看到如此大损失,本想安慰他一下的我,鼠标飘向他的头像,却发现他从来都没有过打赏,嗯,反而令我自己陷入了沉思…….

我觉得,有些东西还是要说明白,不要让读者对我有什么误解。

继续阅读“如何利用政事堂的文章炒股? | 顾子明”

PATH的无限游戏 | 戴老板 饭统戴老板

进入到2019年下半年,中国资本市场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关于“核心资产”的真理标准大讨论。

正如伟大领袖所说的那样:“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在路线问题上没有调和的余地。” 核心资产的攻辩双方也展开了激烈的斗争:有基金经理炮打司令部,把“核心资产”比作民国时期的租界地产,“依赖外国势力拉升估值,依靠压榨其它资产支撑盈利”,笔锋凶悍。

支持“核心资产”的一方火气则没那么大,原因极可能是仓禀实而知礼节,过去三年都是当权派,教育革命小将自然要彰显风度。他们只是简单的指出:核心资产估值不贵,而外资流入才刚开始,如果我们还只是在俗脂庸粉里选美,等到外国人把核心资产全部买光,去哪里后悔?

继续阅读“PATH的无限游戏 | 戴老板 饭统戴老板”

大别山包围魔都 | 王朴石

走,去买毛区房

上海作为中国教育的高地,PISA测试全球第一,被一个安徽小县城击败了。“高考工厂”毛坦厂中学今天宣布开始招收上海的高四复读生,限额300人。

毛坦厂复读班一年最低收费6万元,上海家长依然蜂拥而至,电话要打十几次才能打通。习惯了排队买房和摇车牌的上海人,估计马上就要炒“毛区房”了。

光这一笔,毛坦厂就能收入1800万。而在其他地区,每年学费最高仅需要38000元。

但很快,当地教育局出来辟谣:

招生的是六安市金安区高级中学的补习中心,而非毛坦厂中学,二者之间没有关系。

他们当然要这么说,毛坦厂中学是公立学校,按照规定,是不能开办复读生补习班。

继续阅读“大别山包围魔都 | 王朴石”

被口号绑架的年轻人 | 混沌天涯客

01

惨就一个字。前天关于教主和天宝的文章发出后,本号迎来了史上最惨的取关潮。当然,本号的历史比较短,不满一周。

看着许多人悄悄地离开,连句骂人的话都懒得留下。惊讶之余,我也赶紧邀请来几位高人,研究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在的人普遍长得高,在他们面前,我很挫。

高人张三说:“这肯定是触怒了夫妇两人庞大的粉丝群,天宝粉丝1.1亿,教主6千万。总共14亿人口,扣除不会上网的老年人,每五个人至少就有一位他们的粉丝,你竟然冒天下之大不韪抹黑他们,实在是没病用艾灸 —— 自找苦吃。”

继续阅读“被口号绑架的年轻人 | 混沌天涯客”

孙宇晨才是真正的齐天大圣 | 半佛仙人

 

1

币圈又发生了一件魔幻大事儿,孙宇晨老师因为肾结石住院了,于是在微博单方面宣布取消了原定于7月下旬的和巴菲特的午餐。受此影响,TRX价格立刻跳水,无数韭菜被炸上了天,孙老师也喜提今年第N次热搜。

甚至还流传出了2张不知真假的微信截图,里面的内容非常孙老师。

继续阅读“孙宇晨才是真正的齐天大圣 | 半佛仙人”

中国房价有泡沫,但它真的不会跌 | 远方青木

 

房地产是我国的命脉支柱行业,也和大部分中国人的财富息息相关,房价,永远是亲朋好友之间最大的谈论话题。

和亲友之间讨论最多的,就是中国房价是否存在泡沫以及中国房价会不会下跌这两个问题,通常会引起激烈的争论。

之所以会引起争论,是因为这两个问题的真实答案存在严重的矛盾和冲突。

中国的房价的确存在泡沫,但是中国的房价真的不会下跌。

这两个答案看似是不可能同时存在的,但是他们的确真实存在于中国的现实中,让很多对楼市一知半解的人困惑不已。

继续阅读“中国房价有泡沫,但它真的不会跌 | 远方青木”

应然世界的囚徒 | 瞎爷

昨天是大暑,一年里最热的一天。大暑过后是处暑,处暑过后,就是白露,然后是秋分……日子就是这样一天天过去的。

想起来几分钟前刚刚看到的一句话:没有人不爱惜生命,很总有人不爱惜自己的时间。

01

这几天的文字里,因为有意或者无意贴出了瞎爷爷的照片,后面的留言里,开始出现好失望啊,没想到瞎爷长得这样令人失望之类的话。

这就是典型的吃了一粒鸡蛋,就把下这粒蛋的母鸡也想象得很美好的心理。

有个故事是这样说的:五星级酒店的餐厅里,一位女士走进来,侍者问:女士,你需要吃点什么?要不要来一份煎牛舌?

女士说:我才不要吃牛嘴里的东西,太恶心了。给我来一份水煮鸡蛋吧。

继续阅读“应然世界的囚徒 | 瞎爷”

三十后知:我就是个普通人 | 牲产队

 

我和大宇再见面时,他在老家一个县城的国企工作,岗位是采购,实际上还要帮忙跑工程,办公室的文件也得负责一部分,可谓万能岗。

几年不见,大宇起码增肥三十斤,啤酒肚挺得跟马上要生一样,发际线往后退了不少。要是加上一串檀木手串,就是传说中的油腻中年。

他听我说完,就笑,我还真有一串佛珠,我妈买的。我不耐烦带,丢在办公室了。

看他这样,我几乎要从记忆深处使劲搜索,才能把当初那个在足球场上飞跑、又发下宏愿要干一番事业的大宇拼凑起来。

大宇看我这样,又笑了,我知道你小子在想什么。哥哥我那会年少无知,做了点美梦,现在不是醒了么?

继续阅读“三十后知:我就是个普通人 | 牲产队”

女人必读:有人抢你的男人该怎么办?正室防卫战 | 陆拾一

 1 

每个女人都渴望自己找到优秀的另一半。如果对方是客观优秀,你能看见,外人也能看见。所以,优秀的另一半的确比不优秀的另一半容易招蜂引蝶。准确点说,这不是主动撩骚,而是一种被动的青睐。

试问一下,作为女人,如果有人来抢你的男人,你该怎么办?

我个人以为,作为当代女性应该去正视这个问题,而不是玩假清高“大不了换个人”那一套。

继续阅读“女人必读:有人抢你的男人该怎么办?正室防卫战 | 陆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