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过三代得靠天 | 混沌天涯客

01

患难见知交。这是一条亘古不变的真理,尤其是在今天的商业社会,熙熙攘攘皆为利,风光时朋友一大圈,落难时见不到人影。

香港作为商业中心,不知道发生过多少起落,见惯世面的香港人,早已变得淡然,看到一个暴发户炫富,常会嘴一撇,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

在这种氛围中,当某个暴发户落难,却还能让一堆朋友不离不弃,甘愿不惜名誉与其绑定,奉献出一幕“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那这位暴发户的做人水平,堪称世间楷模了。

对于香港人来说,这种楷模少之又少,十几年来最突出的一位,莫过于毛玉萍。

2003年,她因涉嫌操纵公司股价被香港廉政公署拘捕,在调查审理期,有多达200位名流为其写求情信,包括杨受成、郑裕彤、成龙等人。

虽然最后被判了三年半,但坐牢不减人气,出狱后一帮富豪和明星等着请她吃饭,为她接风洗尘。

为什么香港名流圈如此厚待一位来自内地、白手起家的女子?难道仅仅因为此女子阔气的时候,热衷结交,出手大方吗?

喜欢往名流圈钻的暴发户很多,撒钱一个比一个狠,这其中,毛玉萍是特殊的一个。

首先,她是真真正正的白手起家,摆过馄饨摊、做过代购、第一桶金来自1994年于上海黄浦开的饭店“阿毛炖品”。此后,毛玉萍跟老公一起转向股市,抓住国企职工股上市流通的好机会,倾囊投资,获利甚丰,步入富豪行列。

白手起家,总是令人尊敬,尤其是在90年代富豪林立的香港。

其次,作为新晋富豪,夫妇两人在香港最困难的时候,把资金投了过去。那时候正值亚洲金融危机过后,香港股市楼市双重低迷。毛玉萍大手笔抄底香港蓝筹股,包括李嘉诚的长江实业、和记黄埔;并重金买下半山豪宅裕景花园,与李泽楷比邻而居。

饥时一粒,胜似饱时一斗。就像几年前我们股灾的时候,假如有人大手笔撬开跌停板,帮我们逃出生天,那份感激之情,真是难以言表。

更难得是,做大之后,毛玉萍夫妇又携带从香港融来的大笔资金,转战上海。那是在世纪之交,上海房地产还未起步,敢想敢干又是本地通的夫妇两人,一跃成为“上海首富”,踌躇满志。2002年5月,他们拿到了位于静安区黄金地段的“东八块”项目,而且是以“免土地出让金的旧区改造模式”。

那些香港富豪,不会看不到内地房地产的巨大机会,但他们普通话都说不利索,与其自组班底亲自干,不如投资一位懂事肯干的“土首富”。

毛玉萍夫妇惜败后,他们花了好久才找到另一位更低调的家伙,许家印。短短十年,恒大从一家广州本土开发商跃升为全国三甲,背后是香港富豪们真金白银的支持。

此时的许家印,彼时的毛玉萍,怎能不受欢迎。

至于她犯的错误,不过是利用12名男女开设43个证券账户买卖股票,制造交投活跃的假象。这种事在香港人看来实属稀松平常,就像那些求情信里说的,被操控的股价不跌反涨,股东们都没有损失。

出狱后的毛玉萍,低调了许多,但在圈子里仍旧吃得开,香港富豪圈好像刻意树立这样的榜样:富一代,能救急,肯分享,有钱大家一起赚。

与毛玉萍相比,她的邻居李泽楷就成了一个反面典型。

02

按理说,没有人比李泽楷更适合成为香港新经济的领军人物,在斯坦福读计算机,深受硅谷熏陶;身为幼子,没有接班家族产业的压力,却有老父亲源源不断的支持。

刚开始,李泽楷也确实表现出了这样的势头,做传媒,搞通信,妥妥的科技界希望之星。港府将一片64英亩的地皮免费给他,并授予他香港信息技术园区─数码港的独家开发权。

寸土寸金的香港,人均居住面积只有15平方米,肯拿出这么个黄金地块给李泽楷搞新经济,不能不说是寄予厚望。

只是没想到,明明是富二代不缺钱花,李泽楷做起生意却比谁都着急,他喜欢投机,喜欢炒作,没有踏踏实实做研究的耐心。

他把“数码港”项目注入上市公司,成为世纪之交香港科技股的代表,市值炒到600亿港元。但是,备受瞩目的数码港没能成为孕育新经济的摇篮,反而被搞成了房地产项目:拥有176个房间的高级酒店,总计2800个单位的智能型住宅,还有15层的智能型写字楼。

这种以科技为名,地产为实的项目,着实令人痛恨。尤其是在科技股泡沫破裂后,股价跌去9成,把看好他的人套了个结结实实。

数码港可惜,但不是最可惜,早在20年前,李泽楷还曾是腾讯的大股东之一。那是腾讯最缺钱的时候,作为潮汕老乡,李泽楷投了110万美金,占股20%。但拿了没多久,当这些股份涨到1260万美金时,李泽楷忍不住了,卖掉,落袋为安。

散户们喜欢落袋为安,是急着赚钱补贴家用。李泽楷显然不缺这一千多万,但仍然像散户一样耐不住性子,南非MIH公司接手了他的股份,一拿就是20年。如今的腾讯,是香港市值最高的公司。

一手搞臭了曾经的香港第一科技股,一手放跑了如今的香港市值第一股,李泽楷心中的郁闷,也只能靠数不尽的花边来排解了。

明星,嫩模,换了一个又一个,越换越年轻。流出的照片尺度越来越大,在泳池边穿着裤衩,腆着肚子,搂着小女友的细腰。

李嘉诚疼儿子,分家时给了他几倍的现金,又把一手创建的汕头大学校董会名誉主席的职位传给他。

可是今年汕头大学的毕业典礼上,李泽楷不见踪影,打破了年年有李家人出席的惯例。不知道是李泽楷纵情欢娱忘了时间,还是汕头大学觉得此人太八卦,不适合为人师表。

内地不喜欢,香港人更嫌弃,杂志上出现他的名字就是冷嘲热讽,喜欢他的只有狗仔队。

是啊,新经济的黄金二十年,香港是错过了,远处的硅谷没法比,隔壁的深圳,看看南山科技园扎堆的企业,根本比不上。

香港不乏著名高校,每年大批的毕业生,从事新经济的,要么去了硅谷,要么到了深圳;留下来的,买楼没钱,炒楼没希望。

李泽楷是错过了,他是错在没大眼光,贪短利而丢掉了长远,这种毛病很普遍,香港人很爱犯。

但是,错过总比做错好,尤其是作为富二代,一旦冒进做错,不仅会失掉家族的威望,还要沦为街谈巷议的笑话,比如满头白发的荣智健。

03

荣智健到底属于富几代?真得很难说。

按他自己的说法,应该是富一代,78年只身持单程证来到香港,白手起家。

但是追溯家谱,既然他的爷爷荣德生已经是无锡首富,那他至少也是富三代。

十几岁时在上海街头开敞篷跑车,请同学到和平饭店吃饭,打棒球;二十几岁时被派往四川凉山,修水电站,一待就是快十年。

福也享得,苦也吃得,荣智健这位特殊的富三代,一到香港就迅速打开了局面。跟那个年代跑到香港打工的内地客不同,他住在堂兄的别墅里,吃穿不愁,谈的都是大买卖。

跟堂兄合伙,荣智健先搞了一家爱卡电子公司,经营了不到两年,就被一家美国公司收购了,原来的本钱100万变成了5600万。

生意真是好做,比点石成金还容易,荣智健高兴之余,没想到更容易的事情还在后面。

这次找上门来的是李嘉诚,两人一起打了场高尔夫球,很快就成为好朋友。那时候荣智健已在中信香港任职,想把公司搞上市,还没找到门路。李嘉诚帮荣智健联系到富泰公司的老板。富泰是一家亏损已久的上市公司,荣智健正好可以买下来,借壳上市。

这笔交易在李嘉诚的牵线之下做成了,有了壳之后,还得有资产。又是李嘉诚,出钱出力,拉起一个富豪团,帮荣智健收购了老牌上市公司恒昌企业。恒昌是著名银行家何善衡的家族企业,那时他已经90岁高龄,子女13人都接不了班。荣智健的报价,令他无法拒绝。

吃下资产70多亿的恒昌,荣智健干上了大买卖。

中信泰富做大了,但仍然属于国企,荣智健又要想办法增加自己的股份。1996年,时任中信董事长王军出让中信泰富18%的股份给荣智健,签字价格是每股33元。转让后不久,股价就涨到了58元,翻了快一倍。

凭借这次收购,荣智健终于登上了富豪榜,多次被福布斯评为内地首富。

这次收购的价格虽然很便宜,但总价也有100亿港元,荣智健哪里来的钱?还是那句话,没钱不要紧,找李嘉诚商量。

转眼到了2008年,又遇上了金融危机,那些饱经风雨的富豪,比如李嘉诚,虽然资产受损,但伤不到筋骨,还有余力去抄底。倒是在云端里待久了的荣智健,一不留神,因为炒外汇赔了147亿港元。

高杠杆炒外汇,巨亏,这不像富一代企业家能干出来的事。荣智健恢复到富三代的本色,四处求援,可惜三年前,家里的富二代已经去世了,李嘉诚这次选择了旁观。

最后还是母公司中信集团出手,注资15亿美元解困,作为代价,荣智健只能辞职,让出了控制权。

04

是非成败转头空,江湖依旧在,只留故人情。

今年三月,香港慈山寺举行开光典礼,为了这座寺庙,李嘉诚累计花了30亿,用料考究,藏品丰富。

这次典礼,李家三父子,联同两千多位各界名流,踏着春光,同时出席。

91岁高龄的李嘉诚,左右两个儿子陪伴,功成身退,笑容满面。在老父亲面前,李泽楷做回了乖乖仔。

久未露面的荣智健,携夫人盛装出席,看开了,想透了,虽然从富豪榜退下来,但是家族企业在海南的神州半岛拥有几十万平方米的地皮,每平方米楼面地价只有700元,拿地白菜价,怎么干也亏不了,够儿孙吃的了。

还有毛玉萍,也来拜了拜那座76米高的观音。黄浦江边的阿毛炖品早就歇业了,那些风花雪月已经过去,她在等着老公出来。

出来能干什么?人老了,心不一定老,何妨再一起摆个摊,赚钱少,踏实。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