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大宝器 | 六神磊磊

谈谈关于山大“学伴”事件的看法。

山大,这所咪氏蒙和王氏五四两大魔头的共同母校,因为给留学生配“学伴”一事,最近趴上了热点榜,连续几天没下来。

我不知道上述那两位校友会不会护校。万一他们也信“母校自己可以骂但绝不允许别人骂”,那我势必会被左右夹攻,左挡天山童姥右拼任我行老魔,寒热相交,这绝不是一件快乐的事。

大学是国家重器,但山大最近关于留学生“学伴”的一连串操作,不大像重器,有点宝器。我家现在重庆,“宝器”是这里的方言。

最初看到“学伴”这事,还有申请表里把“结交外国异性友人”也列进去,我第一反应是这不会是学校层面干的,校方不会这么孟浪,可能是学生会或者其它团体干的事。年轻人可能为了迎合校方政策,急于刷存在感,一不小心玩脱。

但后来的声明表明,这还真是学校层面的事儿。这就让人有点惊讶。

首先,“学伴”有没有必要搞?我感觉就没有这个必要。我是土鳖没有留过学,见闻有限,确实还没听说世界上哪所一流大学要给留学生大规模配“学伴”的,还一比三地配置。

至于字里行间往“异性”“一见钟情心相许”上引导,这里不论,后文再说。

留学生可能会在语言上、文化上遇到一点障碍,这没错。但既然你来读书求学,又是成年人,读的又还是大学,这些困难应该自己解决。

大学以自学为主。大学应该默认自己的学生是足够优秀的,能解决语言、文化问题,不用以行政手段、或是准行政手段大张旗鼓搞什么学伴,这没错吧。

我只懂金庸。杨过从桃花岛留学重阳宫,还有推荐人郭靖天大的面子,丘处机也没有给杨过一比三配学伴。否则江湖上一定会议论,重阳宫里其它弟子一定会生气。这是人之常情,你得允许人家生气。

如果留学生自己想要“学伴”,那可以,得自己去积极社交,管他或她找了多少学伴都没问题,校方不该上杆子去“帮扶”“结对子”。我家乡有句俗话叫多管闲事多吃屁,话糙理不糙,这就验证了吧。

再说关于性的联想。“学伴”事情闹出,引发了很多遐想,山大被说成了“非诚勿扰”或者“探探”软件。

有的朋友很痛恨这种联想,觉得网民yy太过。有的朋友就用了鲁迅的那句话:“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

我非常理解这话的出发点。但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必须讲清楚:这事上,到底是谁先想到白臂膊、全裸体的?是网民、围观者,还是山大自己?

明明是“学伴”申请表,却把“结识外国异性友人”也放进选项去。这是山大自己从短袖子想到白臂膊对不对。

还有山大各方的种种公开材料,比如研究生会这个推广国际交流的文案,“男帅女美别犹豫”,“一见钟情心相许”,“国际交流开眼界”,末了还怕不够刺激,还弄了一个花痴卡通形象。这是山大自己从白臂膊想到全裸体对不对?

从字里行间,大概人人都能读出这些文案撰作者背后的小心思。大家都是成年人,有没有发骚谁还看不出来吗?

所以,这个节奏真不是网民带的,实在是山大各方自己带的,是自己浮浪在先,率先搞这种恶趣味的暗指和猥琐的影射。那网民当然不干了,和尚摸得我摸不得?你怎么能要求网民有比大学还高尚的情操和道德洁癖呢?

这是我说的学校宝器之二了。

但最让我觉得校方宝器的,还遭到批评之后的第一份校方声明。

这个回应,往小了说,考验学校的处事技巧和情商,往大了说,考验一个高级知识分子群体的自省能力、思想境界和水平。

很遗憾,山大说:“现在拿出来炒作是别有用心”、“不排除是有组织和有预谋的炒作,背后有操纵的可能”,字里行间,一派陈词滥调和斗争思维,贡高我慢,辣眼非常。

这纸声明一出,仿佛听见了人们一声叹息,相信很多对大学有所期待的人都会感到失望。

我们想象中,大学是顶级知识分子组成的团体,是智慧荟萃之地,是顶尖头脑云集之地,是人类思想的引领者,是价值观的引领者,要为往圣继绝学,要做文明的瞭望之塔。

但从这一纸让人哭笑不得的声明,我们看到了什么呢?看到了两个字“贫乏”——思想工具之贫乏,理论武器之贫乏,文字本领之贫乏,共情能力之贫乏。

现下反而要我们这些庸人帮助一所名牌大学成长,要我们这些庸人教堂堂一所名牌大学写声明通稿,这不是好笑吗?你指望它引领价值,瞭望文明?

围观和吃瓜的人群里,有民族主义的噪声。这种声音让人厌恶,我很理解。

但想说一句,人人都可以抱怨一些公众颟顸糙蠢,大学不行。你大学干什么的?不就是启迪人的吗?

你灯塔不亮了,人们就穿行于迷雾,这不是一种因果吗?

最后闲叙一句,山大首次回应之前,我特别担心他家会引用“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还好没用。

被济南大学用了……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