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不准 | 瞎爷

01

物理学上有个著名的测不准原理,大概的意思是说,一个微观粒子的某些物理量,比如速度和位置,不可能同时测出确定的数值,其中一个量越精确,另一个量就越模糊,两者误差的乘积必然大于h/4π(h为普朗克常数)。

测不准原理是量子力学中的一个基本原理,又称为不确定性原理,是由德国科学家海森堡于1927年提出。

测不准原理给人的思想带来的震撼是巨大的。人们已经习惯了牛顿经典物理的世界观,简单地说,就是一切都是确定的,位置、速度等等都可以精确测定。如果这些都无法精确测定,传统科学的根基已经完全的动摇了。

测不准原理提出后,人们对此产生了激烈的争论。海森堡对测不准原理的解释是:要观测某个粒子的位置,则至少要用波长较短的光子照射它,但光子有动量,如果波长较短,则能量越大,对粒子的影响也越大。总之,位置和速度不可精确测量。说白了,海森堡认为测不准是因为测量手段与被测物体之间不可避免要发生相互作用,从而形成扰动。

作为一个文科生,大言不惭地讨论理科生的话题,很有班门弄斧的嫌疑。所以,我还是赶紧打住,以免陷入谈论自己不懂的事情,越描越黑。

就像郭德纲讲的那段话:内行要是与外行去辩论那是外行。比如我和火箭科学家说,你那火箭不行,燃料不好,我认为得烧柴,最好是煤,煤最好选精煤,水洗煤不好。如果那个科学家拿正眼看我一眼,那他就输了。

不过关于测不准原理,倒是可以解释生理学上的一些疑难问题。

坊间常常会有世界各国男人丁丁长度的排行榜,比如某个国家的排第一,某个国家的排第二,某个国家排第三,等等,类似的话题。

但严肃的人体生理学家说,严格来说,这些排名都不可信,因为在这里面,也有个测不准原理存在。

因为几乎所有的男人都不服短。就像昨天看到的一则八卦资料:

这个八卦资料,很可以印证八戒的一个八卦故事:

八戒去曙光医院看男科,本来排了个前面的号,他磨蹭到最后才进去。

医生问他怎么啦。他支支吾吾不肯说。

医生说,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哪里不好。

八戒说那你不要笑话我。医生说,你是病人,我是医生,你来看病,医生怎么能笑话病人呢?说吧,你怎么了?

八戒说,他们都笑话我,说我丁丁小。

医生说,有多小啊,八戒说他们都说像牙签。

医生说别信他们的,我看看。

于是八戒让医生检查。医生看了一眼,哈哈大笑。

八戒说,你看看,你还是笑话我了。你说你不笑话我的。

医生说,不是,我真的不是笑话你,我是从来没有见过像大头针一样大的丁丁。

还有个故事,似乎更能说明问题:

医院手术室洗漱间里,护士长和年轻的护士两个人刚忙完一台手术,正在洗手。

护士长愤慨地说,现在的年轻人真不像样子,居然在那上面纹字,还什么“一流”!

年轻的护士说:姐,你看错了吧?为什么我看到的是“一江春水向东流?”

02

谈点正事。

自从瞎爷开通了“知识星球”——“瞎爷的认知课堂”,据说议论就很大,不过这些议论,我都没听到,都让著名的秦公公听到了,他总是时不时跑过来告诉我,说他和某地的某个“女娘们”在背后议论我。说你如何如何。比如,你开知识星球,就是掉进钱眼里去了。

我对于这件事的看法,大概有两条,一条是我确实是掉到钱眼里去了,所以群的名字叫钱眼。这个人家说得对。无可厚非。

再一条就是,君子都耻于谈钱,我一向不敢把自己往君子行列里厕身,所以在谈钱这个方面,没有比较强烈的所谓的道德羞耻感。

如果说还有第三条,就是一个大男人,该长的地方不长,舌头长,不好。再就是,动不动就是他和某地的某个娘们如何,真low啊。

不信,你可以去看一下秦公公的怼虾。内容无非就是他又去了哪里了,回忆了一下以前的女人,谈论了一下现在的女人,某个女人说他如何如何了,顺便鄙视一下广州的老瞎。

简言之,一个太监的罗曼史。

就像人家小非总的女朋友非娘娘说的:非非哥,我看你那个朋友秦穆,说不定真是个太监。

03

想起来贾平凹写过一篇极短篇的小说。说行刑队长枪毙一个人,子弹从后脑勺打进去,打出一片像鞋垫似的东西,原来这个死刑犯是个大舌头。

有个段子说,一个人在县衙做衙役,偶然发现一个秘密,原来县令居然是个秃子。衙役不敢说,憋得难受,就跑到沙滩上挖个坑,对着坑连着喊:老爷是秃子,老爷是秃子┉然后把沙坑埋掉了。

后来沙坑里长出一棵树,风一吹树叶子哗哗啦啦响,怎么听怎么像“老爷是秃子”。

苏东坡有首《赠东林总长老》,写到:

溪声便是广长舌,山色岂非清净身。夜来八万四千偈,他日如何举似人。

04

最近重回故地,见了不少故人,心里良多感慨。

最大感慨就是:人之所以有那么大的差异,是因为人的认知不同。

这也是我写微信公号和开通“瞎爷的认知课堂”的初衷。

人的认知能力太重要了。

《世说新语》上有个故事是这样说的:

嵇中散夜灯火下弹琴。忽有一人,面甚小,斯须转大,遂长丈馀,黑单衣革带。嵇视之既熟,乃吹火灭,曰:“耻与魑魅争光!”

和小人争论就如同和鬼争光,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05

昨天看了一篇《那些翻过山丘的年轻人》,里面写到:

“平凡的世界里一个平凡而普通的人,时时都会感到被生活的波涛巨浪所淹没。你会被淹没吗? 除非你甘心就此而沉沦。”

“我出生在山西吕梁山区一个寸草不生的小村落。那里一年见一次水,就是夏季发洪水。

大概从十岁开始,我就老有一种面临着绝境的感觉。我经常一个人跑到村子口对面的一个小山包去看日落,残阳如血。那时候就觉得我一定要通过念书走出来。我要离开故乡,永远不要回来。

但大部分人其实都没有办法逃出来。我那个班里,一半的同学,已经死掉了。

有的是在小学毕业后,帮着父母背庄稼而摔下梯田;有的是去煤矿捡煤被车撞死,有的被煤砸死。

我初中到了县里,教育条件也没有好太多,连英语都是用方言教的。

三年的学习,没有什么颜色。唯一的两块颜色,一个是有一天在广播里头突然听到《梁祝》的小提琴协奏曲;另一个,是我在书店里找到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我第一次知道,生命中最沉重的,不一定是生离死别。故事的主角在最后,进入了一种非常碌碌无为的、无聊麻木的状态,我忽然发现,小县城里的生活也是这样。

县城的主干道,大概一公里长,从北可以看到南。 我突然醒悟:我要继续远走。

想明白这些事后,我从初一初二都成绩平平的学生,突然在初三考到全校第一名。

然后我就走向了省城。

刚进大学时,大城市的人有点瞧不起我们这些小地方来的,就天天嘲笑我,我就想了一招,真的是把他治了——半夜给他讲鬼故事。

再后来,去英国读研,我也有融入的障碍,因为自己英语不好。我就在网上学了很多菜谱,每个礼拜给同学们做菜——于是,各个国家的人,认得不认得的人,都来吃饭。我只要做一做菜,世界各国的小伙子小姑娘们都喜笑颜开了。”

回顾这一路,问马小村在各个阶段是怎么克服障碍和鸿沟的。

他说,是因为最后发现,“不管出生在哪里,人性都是一样的。

琢磨人性,就能找到联通彼此的钥匙,就可以消除自卑和隔膜,打破那个鸿沟和屏障。

他说,在人的各种差异中,只有一种方式是没有鸿沟的:“你自己是不是会发问?

“山村的人,和伦敦的人,都有权利发问。如果你不愿意发问,再好的教育资源给你都没有用。 在你发问的一刹那,很多事情就会改变。 ”

教育依然在改变我们的人生。

尤其是在这个终身学习的时代,好奇的人必能见到辽阔的世界,懊悔的人,也一定会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在技术的帮助之下,教育资源不均衡的情况正在一点点改善,更多的可能性正在发生。这是今天的社会最让人兴奋的事情之一。那些过早离开学校的孩子,可以重新通过网络渠道获取知识,那些已结束了教育学习的成年人,也可以随时通过各种媒介获得重新学习的机会。

想想当年那些被鸿沟挡住的人,如果他们当年能获得哪怕多一分来自社会、学校的帮助呢

马小村在谈到过去时曾说,“在那种环境下,大家觉得你能通过教育考出来,就是往前走了一步,没考出来,就是命运。”

但这个命运——资源不均衡带来的压力是可以被改变的。

他们不应该被希冀仅靠个人努力,在生活里摸索、打滚,侥幸地从一道窄门里挤出来。

他们应该被赋予更宽的大门,更多的通道。

曼德拉说过一句话:当我爬过一座山,只是发现有更多的山要爬,我不能逗留,因为我的自由之路从来没有终结。

06

其实,怼虾里的文章,我每篇都认真看。戏谑也罢,嘲讽也罢,每一个声音都值得你去思考。

谢谢秦公公们有以教我。

很多人对我说,瞎爷,你把门槛定的太高了。知识星球的收费太高了。

我一直在说在想办法这个问题,想办法让想进来的进来。

今天,经过慎重思考,我决定做一个三天的优惠活动,也就是从现在开始,三天的时间里,知识星球——瞎爷的认知课堂价格下调到699元。也就是从899下调到699元。三天时间结束,回调到899元。

我不想失去门槛,也不想让人对我失望。

我更希望有更多人的人在一起,一起成长。

因为我还是信奉那句话:唯有进步值得信仰。


精选留言
  • 每次骂秦老师的文章都没有人打赏,可怜~
    作者
    你好,秦老师。
  • 9
    其实太监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太监聚在一起讨论性生活是有害的,那才是真正可怕的事情,并且他们还能为此作出决定。
  • 4
    不管出生在哪里,人性都是一样的。琢磨人性,就能找到联通彼此的钥匙,就可以消除自卑和隔膜,打破那个鸿沟和屏障。感同身受,农村出来的孩子,强烈的自卑感刻在骨髓里。记得读大学的时候,我才知道打飞机原来还有另外一个含义,寝室里卧聊永远都插不上话,所以就承包了寝室卫生,来融合他们,特别理解,讲鬼故事也好,做菜也好,都在讨好别人,早已不是自己了!
  • 2
    其实太监不可怕,怕的是死太监!虾爷最近文末配图有点辣眼睛,非主流、杀马特横行,您又在挑战我们的审美认知了
  • 1
    我这个半吊子学物理的斗胆说一句,虾爷最前面说的基本是对的,难得看到一位人文的能把不确定性原理说得这么对了
  • 势均力敌的互怼还是挺有兴奋感的
  • “测不准”也看不懂。 看不懂的是人和人相互的关系,人和人之间的好恶。too “young”too naive的我还是要在这俗世人间,在这泥泞里好好学习,摔打才行,否则永远看不懂这混沌的雾霾。 看似可怕的其实并不可怕,也不可耻,而怕的是心,怕的是手段,怕的是学会了游戏规则从此同流。识时务者为俊杰吧,也许,应该是对的。 ——what’s the point? Just balderdash (堕入蓝色前的胡说八道)
  • 数了数离双11还有120天,实在等不到那一天的半价,我跟了!虽然股票还没回本
    作者
    👏👏👏👏
  • 早啊
  • 腿长,好了。
  • 沙发
  • 瞎爷也上虎扑啊
    作者
    不上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