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看房回忆 | 牲产队

 

2017年夏,初识文哥。

2017年,限售政策如火如荼的一年。

不少热血青年混迹在房地产行业。

作为看房人,顶着近四十度的天,有些不耐烦。

十几分钟后,才看到一个西装革履的帅气小伙子,远远地跑过来。

“哥,不好意思,公车好几趟都没挤上。”

也不太愿意为了这么点小事就去苛责他,我对他点点头,示意不必自责。

我说,没事儿,带我去看房吧。

他忙掏出随身携带的iPad,向我展示要带我去看的六套房源。

“咱们每次有客户来,都会准备一些与客户意向房源相似的房子,一次性带客户多看几套,有个更直观的对比。”他一边用手滑动iPad,一边和我解释。

我敷衍地嗯了一声,如何与房产中介打交道,大部分人都心知肚明。

我懂底层,队长我在早年间,生活所迫,也做过干销售,发传单的活。

对于销售中介的各种说辞,早已烂熟于心。也早已想到些许话术应对文哥。

令我纳闷的是,一通介绍完,文哥却陷入了沉默。

我问了他一个稍显刻薄的问题,小伙子,刚入行?

文哥坦诚自己在这行刚入门,以及歉意,并表示让我放心,看中的房源,让师傅带我操作后续流程。

我差异,这行还有师傅?

文哥说:“是啊,做我们这行的,得靠前辈。”

我没再问,算是第一次在沉默中看完了房。

 

后来,我联系文哥,准备通过他进行签约意向房源。

他却告诉我,跨门店区域签约这种行为并不光彩,他害怕引起同事的愤怒。

我问,利益面前朋友都掂量三分,何况是同事?

他说不行,但是可以把我推荐给房源对应的门店同事。

我告诉他,你担心你的同事不高兴,他们如果有机会抢你的客户,并不会手软。

文哥沉默,但终究没有听我的。

等一切尘埃落定,我在微信上告诉了文哥,我已经初步定好了房子,并在微信上给他发了红包,对他在大热天带我看房表示感谢。

他发来一串笑哭了的表情,哥,您太客气了,我什么忙也没帮上。

我说,也不是这么说的,带看也算劳动。而且是免费劳动,还是应该谢谢你。

他说也不算免费,房产中介门店都有带看量考核,有客户来看房,即使没成交,也算我们的业绩,其实应该谢谢哥您。

话题慢慢多了,我就势问了一些他的情况。

文哥,1995年生人,标准的90后。老家在东北一个闭塞的小县城里,整个县城由两条大路交叉而成,交叠的地方,就是他们县城最繁华的中心地带。

文哥的家庭条件,在当地算中等偏上,父母两人都在国企上班,早些年分了房子,后来又买了一套,留给儿子结婚。

我问,放着这样的条件不要,为什么一个人来这?

他说,不想回那里,那里的生活死气沉沉,没有朝气,也看不到希望。

我疑惑,我看你大学是在上海读的,怎么想起来留在这儿了?

他说,去了上海才知道什么是大城市。可是那边的房价也太高了,这辈子我都没希望。我女朋友是这里人,她喜欢这儿。毕业后,我也就跟着她过来了。

说到这里,文哥发了一个搞怪的表情包过来,第一次让我觉得,在他西装革履的外表下面,也只不过是个调皮的孩子。

我问他能不能多聊一聊把他的故事写成文章发表。

他说,我也就是个普通人,没啥好写的。哥,那先这么说,我有事先忙了。

我有些可惜。

不久之后,文哥却主动给电话,哥,你上回说想写我,有啥好处不?

我有些意外他还记得这个事,想来他肯定是有求于我,又不好直接开口。我索性直接回道,说吧,找我什么事?

文哥问我能不能介绍几个客户给他。说我朋友多,条件又都不错。

我听后哑然失笑,却也没有直接回绝,只说帮他问问看。

几天后,我带了个朋友去文哥的门店,在他的名下做了购房登记。

再次见面,文哥显得对我熟络了许多,忙前忙后地招呼我坐下喝茶。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他已经变得颇为老成,做事也麻利不少。

果然,销售工作对一个人的提升是最快的,这其中又以房产中介为甚。

我在旁边等了大半天,看着文哥忙前忙后地给我朋友匹配房源。虽然是周末,可店里的访客少之又少,整个下午文哥都在围着我朋友一个人。

傍晚时分,外面下起了小雨,他的工作总算告一段落,我趁着他准备下班的空隙,提起了要采访他的事。这回他不好意思再拒绝,便提出和我在旁边咖啡厅聊聊。

其实我是建筑系本科毕业的,文哥第一句话就让我很是惊讶。

他见我没接话,自嘲道,是不是大家都会以为中介是没什么学历的人才来做的

我说,倒也不是,不过本科生做房产中介的确实不多,不太明白本科毕业去做这个。

虽然他一语说中了我内心的真实想法,但为了顾及他的面子,我还是委婉地解释了一下。

他说,多赚钱呗,建筑系刚毕业,都要去工地待着,一个月2000出头,得熬个几年,才有希望涨工资。可我等不了那么久。

想起他上回和我说的家庭条件还不错,没想到他会是为了这么直白的原因选择做中介。

我问,你很缺钱吗?

他点点头,缺钱。我女朋友很着急要我给她一个未来,啥未来啊,不就是房子呗。这边房价虽然比上海便宜不少,但刚毕业就买房,几个人能做到啊。我逼得没办法,想着做中介来钱快点。

文哥边说边点了根烟,抽了一口后,才突然想起来问我介不介意。

我笑着摆摆手,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他告诉我,入行以后才知道,中介也没那么容易干。尤其是抽成方面,原来我以为是按房子总价提成的。看看本地房子随随便便就几百万一套,我心想那提成还了得?入行以后我才知道,提成是按中介费抽的。也就是说房子总价的2.4个点,剥下来,门店再分去一大半,最后落到我们手里的,也只有中介的10%。

我说,其实也还好吧,卖出去一套200万的房子,你就能抽4800,抵上普通人一个月的工资了。

我快速地在脑海里换算了一下,确保自己没有算错,感慨了一下,中介确实来钱快。

他说,理论上是这样。要是做的好,还有奖金分成呢,提成比例也会水涨船高,就比如我师傅,还拿过30%的提点的!牛逼吧!去年有个月他就干了4万5千块的提成!

确实很牛啊,我赞叹。

他说,可惜啊,没碰上那好时候。2016年那会,业绩都是自己找上门来的,几乎坐在门店里就有营收。

 

我看着文哥,感觉他情绪很是低落,几个月前稚气的模样早已荡然无存,眉头总是紧锁着,似乎有解不开的心事。

我递上了一杯咖啡,他轻声道谢后嘬了一口,便陷入了沉默。

常和队里的朋友聊天的我,习惯了当事人的这种沉默,一般这类沉默以后,总会伴随着一些令人心碎的故事。

十分钟后,文哥再开口,上周,女朋友和我分手了。

我看着他,没说话,只是耐心等他叙述。

他说,她,等不及了。觉得没有未来吧。我做了中介以后,业绩一直很差。一方面是大行情不好,另一方面,我也确实笨嘴笨舌了一些,竞争不过我那些同事。

如我所料,不愿意抢同事客户的文哥,自然会被现实教训。他几次带了客户反复看房后,总是会被其他同事抢单。

文哥和我讲了一个故事。

有一次,他辛苦带看了几个月,好不容易促成的一个单子,却在签约前夕突然跳单。他气不过,直接打电话给客户质问究竟是谁抢了这一单。

那个客户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态度,很直白地告诉了他抢单人的名字,甚至还用戏虐地口吻说:“小伙子呀,不是我说你,你有时候太死板,人家呢就是比你灵活,啊晓得伐?”

文哥挂了电话,怒火攻心,直接跑到店长前告状,本来指望店长能够主持公道,可是谁知,哪有什么公道?在利益面前,一切都得让道。

文哥至今还记得店长意味深长的那一番话,虽然迂回,却字字都在敲打着他:

“文哥呐,做事情不能太毛躁。虽然那个确实是你的客户,但是不瞒你说,那个客户是不可能在你手上签约的。具体原因我不便明说,以后你会明白的。”

就是这一句话,令文哥思索良久,最后还是在师傅的指点下,他才明白过来。原来,虽然他们的中介费是公司固定的,没法还价,但是中介的佣金却是浮动的。

为了争取客户,很多懂行的中介,会主动给客户返点,自己少拿些,把客户定下来,总好过一分没有。

而这些私下里的操作,虽是公司明令禁止的,可为了业绩,店长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说白了,利益面前无规则,有的时候社会就是这么残酷。

得知真正原因的那晚,文哥气得红了眼圈,女朋友听说下季度的房租飞了,更是火上浇油地和他大吵一架。

“你总是让我等,我真的等不起了。”女友甩下这句话,简单收拾了东西就搬出了他们的“家”。

 

文哥把玩着咖啡杯,讪讪地说,以为她这次还只是闹闹脾气,会回来的。

我说,你学历高,家庭条件也不差,能有更好的。

他说,在当地是不差,可是这些年,全国房价的几轮洗牌,把我们东北洗到了末流位置。我来了南方,才见识到什么叫富裕。

想不通,房子的魔力怎么就那么大。

文哥仍然离不开女友这个话题,看上去这段感情对他的打击太大。

我试图反驳,却找不到理由,只能转了话题。

我说,好男儿志在四方,不必为了一时的情感失意耿耿于怀。

他说,为了女孩来的这儿,做的中介。当初做这个决定,父母都闹翻了。本来说好了,赚到钱就娶她,可是她却等不急了。不明白房子为什么这么重要,也不明白有钱人为什么那么多,随随便便就拿出几十万。

看着文哥的目光,似乎在诘问我为什么会有钱买房。

我避开了他的目光,不愿意多谈队长我自己的经历。虽然我很想说,谁不是吃过苦,流过泪,一步一步熬过来的?但是在旁人失意的时刻,说自己的经历,未免有大灌鸡汤之嫌,最好的方式还是保持沉默。

文哥突然话锋一转,变得有些犀利。

他告诉我,知道很多人都看不起自己,觉得一个中介,什么都不会,就耍耍嘴皮子,卖卖时间。也知道大学同学、老师也看不起自己,放着自己大好前途不要,去做房地产中介。

我刚准备否认,却下意识地发现,自己被一个小孩子说到一时语塞。

文哥说,干中介半年来,见了太多各色各样的人了。有的人是真有钱,有的人其实也就是半吊子。但不管什么人,都一样,不拿中介当回事。你说奇不奇怪?你去买东西,你尊称人家一声老板。你去理发,还要喊人家一声理发师。不管你花钱买什么服务,都得尊重一下对方。怎么到了我们中介这儿,好像都成了坑蒙拐骗的一样。付个中介费,个个都要讨价还价,不情不愿,觉得不值。

文哥越说越显愤慨。

先不说我们带看房子多辛苦,就说整套买卖流程下来,我们成交一套房,前前后后要盯多久你知道吗?

见我摇了摇头,文哥认真地和我科普起来。

首先,需要去房东那里取房源,一套房源拿下来,要经过拍照、议价、签合同、上架、维护、更新等流程。

接着,要匹配意向客户,主要是从互联网里的数据抓取,然后一个个打电话约看房。当然,在骚扰电话盛行的今天,打电话大概率是被挂断。

然后,在接到意向客户上门后,一般都要经过数次带看,这个过程最长的要持续半年。有的客户会反复看十几次同一套房源。

在客户看中房源后,还要多次和房东协调时间、价格,以及约双方见面,促成交易。

真正签约后,还有一系列的签约手续、贷款流程、过户、交房等着中介去操作。

 

 

科普完,文哥整个人都显得很疲惫。

他说,如果女朋友这次真的不打算回头了,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

望向窗外,正值下班高峰期,川流不息的人群。

我突然意识到,大多人为了心中的信念,做出了付出一生的决定,在小小的变故中,弹指即破。

没有商量,也没有任何补偿,走进他们的世界,缺少假期,缺少尊重。

若非生活所迫,茫茫从业者,没人会愿意喊着令人作呕的口号,做着令人反感的中介。

咖啡厅外,雨水滴在水洼里,溶在里边,消失,沉寂。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