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回头看看在树枝间的你 | 瞎爷

01

读完郭德纲的这段话,我想起来前几天看到的他说的另一句话:

都是在粪坑里,就别争辩谁臭谁香了。

郭德纲无疑是个人精,他对人情世故的通达、练达与他的睚眦必报尖酸刻薄针尖对麦芒,来源于他小时候的苦出身和后来在尘世间滚摸跌爬所遭受的白眼与跌挫。

和与他搭档的于谦比起来,于谦的谦和、忠厚、随遇而安的表现,让郭德纲在世人的眼里,他无疑是一个“坏人”。

所以有时候我会想,如果给郭德纲一个和于谦一样的家庭和经历,凭着他的天智和天赋,他会不会变成另一个于谦?

一般说来,答案可能是否定的。

上帝不可能会过于青睐一个人,把所有的礼物都送给他。

在上帝的礼物篮子里,有幸运,也就必然会有厄运。就像那句话,每一个礼物,上帝都暗中标了价格。

上帝为你打开了一扇门,常常要关上一扇窗。为你打开了一扇窗,常常又关上了一扇门。

这是多么令人悲观的结论啊。

比如,在河南、河北的农村里,都出了一个王宝强和岳云鹏,他们都来到北京打工,做着各种苦难的活计,但最后成就他们的,是什么呢?

你觉得是努力、坚持、幸运,还是什么?

在北京的街头,有多少个王宝强和岳云鹏这样的面孔啊。

但如他俩这样出人头地的,又有几个?

最近一段时间,常常看到赵本山的弟子这个吸毒,那个离婚,这个进监狱,那个换老婆的新闻。我常常看一眼,心里轻轻叹息一下,然后就忘记了。

赵本山的弟子,很多都是和赵本山一样,学历极低的人,都是些和郭德纲一样的人精,凭着天智天赋和坚韧顽强,从命运的石头缝里探出了头,感受阳光雨露和世人的瞩目。

但能不能把持住自己,就不好说了。

这种不能把持自己的理由和原因是什么,很难有一个统一的答案。

人性或者人心,最复杂,最难琢磨,也最不可挑战。就像潘多拉的盒子,那些幽暗里的恶,千万不可放出来。

02

在一篇文章里,看到这样一段话:

2005年,美国已故小说家,大卫·福斯特·华莱士,曾在凯尼恩学院的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

华莱士是在西方有卓越影响力的作家,被誉为“近20年来最有创造力的作家”。

演讲的一开头,他讲了一个小故事:

“两条年轻的鱼遇到一条老鱼。老鱼打招呼道:早上好,孩子们。这水怎么样?

两条年轻的鱼继续游了一会儿,终于,其中一条忍不住问另外一条:什么是“水”?”

演讲中提到,一个成年人的生活需要早早起床,赶赴办公室,应付8-10个小时充满挑战的工作。然后去超市、做饭,放松一会就得早早上床。因为,第二天又得周而复始,再来一遍。

人很容易在这样的生活里,形成无意识的惯性:无意识地翻手机、给生活加速、陷入琐碎的柴米油盐、忽略身边的人和事、冷漠、愤怒、抱怨,而不自知。

就像开头的故事一样,生活在“水”中太长时间,已经不知道水是什么。

在另一篇文章里,读到这样一段:

人与人之间很难互相理解。因为他们并不生活在同一个世界。

体制内不能理解体制外,觉得那样没有安全感。体制外不理解体制内,觉得那里僵尸遍地。

三线城市的人替一线的不值,觉得他们没有生活。一线城市的人替三线遗憾,觉得他们没有梦想。

等等等等。

我们说着同样的语言,受过同样的教育,踏在同一片土地上,但无法理解彼此。

我们并不生活在同一个世界,可是很多人不明白这一点。他们看着另一个人跳进他们以为的深渊,便连忙掏出绳索把他捆回来。

但在对方的世界里,那所谓的深渊是通天大道。

双方都没有意识到这点,于是鸡同鸭讲,争执不休。末了捆人的还很委屈,我都是为你好啊,怎么不领情呢。

03

我常常害怕见故人。

因为故,总是代表着过去。

但我们的内心,又常常惦念过去。因为我们是从过去走过来,走到今天的。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所以,但凡这样的场合,我在喝了一些酒,说了一些话之后,常常会后悔,觉得自己话未免过多。

我总是在事后,才会对自己的所谓聪明感到羞愧。

人在年轻的时候,总是愿意相信一句话:生活在别处。很轻易地放弃一份工作,很轻易地放弃一段爱情,很轻易地放弃一个朋友,莫不是因为这种相信。很久之后才能明白,这世上并不存在传说中的“别处”。人所拥有的,也不过是手上的这些。而兜兜转转最终得到的,也不过是在第一个站台错过的。

刘亮程在《一个人的村庄》里写道:“许多年之后你再看,骑快马飞奔的人和坐在牛背上慢悠悠赶路的人,一样老态龙钟回到村庄里,他们衰老的速度是一样的。时间才不管谁跑得多快多慢呢。”

04

聂鲁达说:

我想回头看看在树枝间的你。你逐渐地变成了果实,毫不费事地自根部升起, 吟唱你那树液的音节。

有时候我会想,为什么我会喜欢北野武。想来想去,可能还是因为喜欢他那种蓬勃的、旺盛的生命力。

他说:我还有改变的可能性,一想起这一点,我就心潮澎湃。

很多人喜欢毕加索,可能也是源于此。


精选留言
  • 20
    所以在这边土地上,9000万总觉得在带领我们不断向前,其实我们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的救赎。
  • 16
    我只想和你喝一次酒,听着你说话,然后拥抱一下你
    16
    作者
    感觉很有基情
  • 12
    人都是自己观念的井底之蛙,去哪都带着自己的井。
  • 7
    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言及十九世纪的大清帝国时,他视清帝国政体为高度集权的中央帝制,用一套官僚体系来管理辽阔疆域,并深刻地影响人们的日常行为。他认为这种机制,吞噬社会的创造力与能量,它带来的是一个平静却不幸福,勤劳却没有进步,稳定却没有力量,有物质观念却没有公共道德的壮态。
  • 4
    还是菇凉好看!
    4
    作者
    你身体行不?
  • 4
    人在年轻的时候,总是愿意相信一句话:生活在别处。很轻易地放弃一份工作,很轻易地放弃一段爱情,很轻易地放弃一个朋友,莫不是因为这种相信。很久之后才能明白,这世上并不存在传说中的“别处”。人所拥有的,也不过是手上的这些。而兜兜转转最终得到的,也不过是在第一个站台错过的。 刘亮程在《一个人的村庄》里写道:“许多年之后你再看,骑快马飞奔的人和坐在牛背上慢悠悠赶路的人,一样老态龙钟回到村庄里,他们衰老的速度是一样的。时间才不管谁跑得多快多慢呢。”
  • 3
    瞎爷最近口味清奇,配图莫名带有中年油腻感的沧桑与怅然若失……唉,年轻真好
    1
    作者
    嗯。羡慕嫉妒恨。
  • 3
    我与荣仔不一样,喝一次酒,拥抱一下瞎爷,当初是高兴的,后来必惘然若失了。所以还是不见瞎爷为好。
  • 3
    “故人是谁?” “姑苏林黛玉。” 看到这个回答,忍不住泪流满面……
  • 2
    人嘛,有时是别人笑自己,有时是自己笑别人,有时你看我是傻X,有时我看你是傻X……大家都差不多,平常心咯
  • 1
    每天虾爷写的也是提醒自己不要太世故,怕自己坠入深渊
  • 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写你墓碑上。 我觉得我还可以改变一下———写你床头上。
    1
    作者
    96改成69
  • 1
    生活中何尝不是如此,要把自己珍惜的东西讲给别人总得用世俗不带色彩的来解说,每每如此,总觉得是一种亵渎,却又不得不如此解说。
  • 1
    我想说的话,都让你说了。
  • 配图不性感
    1
    作者
    啥样的和你意啊?
  • 最近陪同一个亿万富翁来美国治疗晚期癌症,无限感触,婆娑世界,一切相遇,都意在告别
  • 竟无语凝噎着了
  • 只缘身在此山中
  • 人已殊途,缘尽而不得同归,再美好卓绝也敌不过时间,只留下泛黄亦或发黑的遗物,让我们缅怀当初他们光彩照人时的样子
  • 唉,瞎先生,大热天的真不知道是泪还是汗水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