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不知道什么是浪吗? | 瞎爷

01

昨天晚上,新浪微博被认证为法学教授、知名律师的何兵,如果他在乎的话,估计他的心应该被人骂成筛子。

事情缘于他在新浪微博上的一条内容:

他的博文后面1700余条评论里,除了他自己为自己辩解的文字,99%的内容都是在骂他傻。

我不知道何教授是不是故意为之,故意扮傻,让人来围攻他。如果不是,如果他是真的这样认为。那一定是我太傻。

他真的不知道什么是浪吗?

我倒是因此想起我以前服务的企业,老板是著名的企业管理哲学家,他的一句名言是:隔行如隔山,隔行不隔理。

很多话,一般听来很有理。但认真行来,真的没道理。我不想辩论什么知难行易还是知易行难,我只知道,在权力面前,他最有理。

倒是因此想起昨天看到的一条消息,我服务过的另一座城市的另一家著名企业,老板昨天突然持股并且控股了另一个大名鼎鼎的腐尸企业名下的保险业务。

那家前几年爆发式增长的企业突然变成了腐尸企业,是很多嗜血者喜欢围攻的对象。

我心里觉得冷飕飕的,之所以觉得冷,是因为我说的这位老板,是专门吃腐尸的嗜血者。他所领导的企业,这些年来,一直靠吃腐尸,居然活得非常好。

好得总是让人惊奇。

我就想起来那个关于“鲸落”的故事。

鲸鱼死了,尸体会沉入海底,它的肉体,会养活一个庞大的生物链。最后,它的骨架,会安静地匍匐在海底,成为一个标本一样的东西。

我因此想起很多年前,在青岛的东海国际大酒店,面对着所谓的360度无敌海景,我当时的老板说过的一句话:

老张(他比我小几岁,一直叫我老张),你看这海里,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吃滓泥。最深的海里,趴着最厉害的鲨鱼。我就要做这样的鲨鱼。

他的下巴同样的位置上长着和某个伟人一样的痣,而且也是后来长出来的。他觉得那是他的幸运符,护身符。

后来他去了美国。

在去美国临走之前,他找过我,希望我回去做他在国内产业的负责人,我开出了一个他显然是无法接受的价码。然后,就再也没有了联系。就像歌词里唱的,消失在人海。

前天爆出的新城的王某人的事情,有位证券分析师发朋友圈说有作为的企业家都这样,有兽性。有兽性才有动力。

所以京东的刘有兽性。这样就能解释的通了。

证券分析师其实说得对。在一个动物园社会里,其实就是这样。

面和心善很慈祥的,未必就是圣诞老爷爷,可能就是怪蜀黍。衣冠禽兽。

我们的教育总在教育我们的孩子做小白兔。在一个动物园社会,小白兔当然只吃胡萝卜,是弱者。

02

在朋友圈看到一句话:

政策分两种:除弊和兴利。兴一利不如除一弊。

我就想起前不久我在公园里跑步,听那些晨练的老人携带的收音机里播放的新闻的感受。

一个社会,每年的总资产,有些是用来发展的,有些是用来生存的。如果一个人,得了不治之症,那他每天获取的能量,用在发展上的很少,用在维持生命上的,就太多。

这个人,自然是活不长久的。这样的社会,自然也是如此。

就像癌症晚期的病人一样。

反过来,一个健康成长,生命周期初期的儿童,或者青少年,他获取的能量,大多是用来发展的。

所以,你有时候听听广播,看看新闻,会有很多感触。

中国的历代封建王朝,大多二三百年的寿命,到时候,自然寿终正寝了。原因是什么?

探讨这一问题的,很多,比如,著名的窑洞对。

其实,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学说解释,最浅显。

生产力决定一个社会的发展,生产关系维持一个社会的发展。等到生产力的发展受到生产关系的束缚,甚至严重拖后腿的时候,这个社会自然崩溃。

中国历代封建社会,受当时生产力发展水平的限制,当时的土地开发水平、工农业生产力水平,商业交换能力水平,只能养活那么多人的人。但随着官僚体系的庞大和臃肿,效率越来越低,能养活的人越来越受限制。这个时候,一旦遇到天灾人祸,自然是要改朝换代。

改朝换代自然是解放生产关系对生产力的束缚,社会休养生息一下,获得短暂的喘息,但因为换汤不换药,自然是几百年再来一次。

地理大发现让新物种传播过来,生产力大发展,工业革命又大发展一次,所以才有人口的大爆发。

但如果骨子里的东西没换,也就是我常常说的底层操作系统还是老机器,自然该有的病还是会得。

叠床架屋早晚塌。

所以,法国大革命的时候,当民众攻陷巴士底狱的消息传到巴黎南郊的凡尔赛宫,路易十六惊慌失措地问到:“什么,造反了吗?”当时的波尔多公爵回答他说:“不,陛下,是革命。”

造反与革命,一词之差,不仅是词语的转换,更是观念和理念的革命。

这是周濂在《打开》里讲的故事。

所以,我才会感慨:千万不要刻舟求剑。因为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清醒一点好,别老做梦。

03

有个段子是这样说的:

荒郊野外,风高月黑。
来了?
来了。
来?
来。
来了吗?
还没。
来了吗?
来了。
还来吗?
不来了。来不了啦。

04

昨天看到的最有意思的段子是,有人报警,说有人用无人机往邻居家扔垃圾。

有人说过这样一段话,我觉得很有道理:

任何一种良俗和道德习惯的形成,都必须从简单易行方便开始循序渐进,一开始就要求过高注定难以成功。自我增量约束和社会管理成本越低,良俗形成就越易。交规、垃圾分类等也莫不如此。门槛太高、需要自我和管理成本太高,往往会事倍功半。易行、方便,是整体性道德提升的前提。

05

我不怕黑。可我怕躲在黑暗中的人。——尼尔·盖曼 《美国众神》


精选留言
  • 4
    革命抓紧来吧,苟延残喘,耗费的是一代又一代人的生命。
  • 3
    科学家研究发现 肠道微菌群里的β淀粉样蛋白会随着迷走神经 穿越人体如宇宙般复杂的路径 精确到达第一大脑然后感染它 海默症之外日本人给这病起了个名字 叫丫米丫米 我们为什么会老年痴呆? 人类还远远木有搞明白
  • 2
    认真想想,这个国家的人活的真是憋屈。公共话语空间逼仄到无以复加的程度,这不能说,那也不能说,最后大家为一点小事就集体刷屏,浮躁,矫情,芝麻针尖大的事都成了公共话题,反倒是真的决定你生死前途的大事,没人说,不能说,不许说,不敢说。
  • 2
    不怕黑,我不怕灯下黑,我只是不想站在阴影里,那样才像极了loser
  • 1
    福佳集团收购了和谐健康人寿公司,就等银保监会批准了,安邦瘦身改名叫大家保险。
  • 1
    loser未必就是指一事无成的人。其实很多赚钱的人依然是。成人内心世界来自童年经历,能够做到平和待人,此人家庭生活不会太差,起码夫妻感情是很好的。
  • 1
    看瞎爷这篇又想到一篇篇被和谐的新城王事件的各种文,🙃真的是不怕黑就怕躲在黑暗里的人
  • 躲在黑暗里的人真是可怕
  • 虾爷您早💛
  • 分析师是否带偏方向:他有兽性,有病,做错了可以原谅,缓轻? 一切性侵儿童都是犯罪是普世认识吧。 不认为都是小白兔教育(儿童在大人世界本身就是弱者)只是很多人没有更多清醒的防御意识引起缺乏。如此案是女童家长信任朋友周某拐骗儿童入局
  • 见微知著方显沧海横流本色
  • 自辩足见其律师的专业水准,这是饿傻了吧
  • 第四段深有感触,组织管理不也这样
  • 虾爷早!前天看了一篇关于捐献器官的文章,发朋友圈儿说虽然自己很怕死,也很害怕给逝者送行,但是捐献器官或遗体完全能够接受,只是手续不要太繁琐……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