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心遇到恶心他舅舅 | 混沌天涯客

本文改编自旧文,有些故事,写一遍,管用好久。

第一个故事

某朝某代,军饷是发银子的,一个士兵每月一两银子,一万士兵组成一镇。领军的大帅,每月从户部领一万两。

大帅拿到银子,赶紧放到钱庄吃利息,等着底下的协统催。催一次,说过两天;再催一次,说马上;拖到下个月饷银到位,再补发上个月。

协统拿到银子,告诉底下的把总,军饷先发一半,剩下一半过年再发。这是为士兵们着想,提防他们拿钱吃喝嫖赌,到时候没钱过年。

把总拿到银子,按士兵人头挨个发下去,发完还剩了一大半。花名册上的人名多数是假的,遇到上级检查,临时招些民工进来顶包。

士兵拿到银子,掂量几下装进口袋,今晚吃顿好的,明天继续成队结伙到城里转悠,收点保护费,贩卖军需物资,甚至开个场子揽生意。

第二个故事

某城要建一座大楼,民生工程,财政拨款,公开招标。A老板的公司中标,拿到了一个亿的项目款。

A老板的公司很皮包,正式员工只有几名财务,拿到项目后,赶紧把项目转包给B老板,作价5000万。

B老板懂建筑,公司里有几名设计师,按照规划制作出了详细图纸,拿着图纸找到包工头C老板:建好这座楼,给你3000万。

C老板没有公司,什么时候揽到活了,拿起电话通知手底下的小弟,赶紧招工,200元一天,包吃住。闲散民工陆续到位,项目开工。

大干快上一整年,大楼建成,验收合格。领导站成一排剪彩,相机咔嚓嚓,次日城市日报头版头条:民生工程保质保量,提前竣工。

民工领到工资,回家过年,他们很满足,C老板人不错,不拖欠工资。

C老板扣掉建楼成本,净赚500万,赶紧送个大红包给B老板,下次有活想着我。

B老板这一年经常陪A老板吃饭、唱歌、桑拿,大楼验收合格那天,特意包下总统套房,请A老板唱了整夜的难忘今宵。

A老板拿着公司财务精心制作的账本,满意的翻着。听说明年又有民生工程,拨款更多,到时候请老爷子打个招呼,继续中标。

第三个故事

一所高起点、高品质、现代化、具有国际水准的十二年一贯制民办学校在某市落成。

这么大的学校,办起来倒也容易。

地皮好办,建学校是大项目,拉动经济增长,市里特批了一块青山绿水环绕的地方。

教室场馆操场好办,包工头们在外面等着,扔出块肉就一哄而上。

师资力量好办,跟市里的公办学校合作,由他们派人管理、教学。民办学校的工资高,老师们乐意过来代课。

后勤保障更好办,统统外包给一家公司。

办学校最重要的事,就是宣传,精美的宣传册,高档的宣讲会,营销团队为了业绩目标,拿出亮剑精神,向家长们不停的灌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一对夫妻最多两个娃,有钱一定要花在娃娃的教育上。

有钱的大手一挥,没钱的咬牙凑凑,学校的招生工作进展顺利,140个教学班,6000余名在校生,每年净利润1个亿。

真是一门好生意,被几家上市公司看中,打算收购过来,运作上市。

算盘打得精,有钱搞宣传,没钱管后勤。拿着被克扣的饭钱,后勤公司为了利润,向那些黑心商贩采购劣质食品。

黑心商贩没有编制,执照不全,趁着有钱赚,猛赚。

第一个真事

张家口万全区的区长张志友落马了,距他出来回应4000万水幕电影的问题只有9天。

9天前的6月26日,张志友信誓旦旦地说,区委区政府成立了由纪委、审计、公安、财政等多部门组成的处置工作领导小组负责调查核实,如存在违法违规情况,将严肃查处。

没想到,带头调查的,被首当其冲的调查了。

作为刚摘帽不久的贫困县,2017年和2018年,万全区投入扶贫领域资金分别为1.66多亿元、1.44多亿元(包括国家、省、市、区多级扶贫资金),但区本级财政扶贫投入只有2770多万元、3300多万元,均低于水幕电影的资金投入。

上级扶贫是动真格的,但是扶贫扶贫,最后总要把钱送到贫困户手中,还得区县领导传递给乡镇领导,乡镇领导再传递到村领导。

一路传递,一路流淌。

为什么斥巨资搞水幕电影?张志友的理由掷地有声,张家口市包括万全区是首都水源涵养区和生态环境支撑区,不能搞高耗能、有污染的工业项目,区里将旅游业作为一大主导产业。

这觉悟,时刻把首都放心中;搞旅游,舍不得投入套不到游客。只是没想到,4000万元的项目,经层层倒手转包后,落实到导演头上只有10万元,还赖了帐。

为了被拖欠的4万5千元,导演陈熙愤然举报。

逝者如斯夫,时代在进步。

搁在从前,仗打败了,楼塌了,学生中毒了,怪谁?一层一层查下来,最后准是无编制、无保险、无退休金的民工兄弟。

时代的进步,就是这一次在人人平等面前,保护了民工兄弟,揪出了区长大人。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