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场埋尸和云南孙小果案:我们所居住的生存环境 | 弯钩 万小刀

文章有些长,事情很魔幻,可我想说的话,却很多,希望大家能多些耐心。

把文章看完。

1

当年法院判了一个涉黑人员死刑,十多年后,大家惊奇地发现,这人竟然还活着,他不仅活着,而且活得还非常好,身价千万,名下资产无数,每天出入娱乐场所,香车美女,莺莺燕燕,人生赢家,好不快活。

另一个是铁骨铮铮、正义浩然的人民教师,他举报涉黑人员在施工学生操场跑道时,涉嫌偷工减料以好充次,十多年后,大家惶恐地发现,这位人民教师居然死了,大雨之夜,他的遗体,被凶手用挖土机偷偷掩埋在操场下面16年,每天冷风凄雨,白骨不见天日,家人多年伸冤无门。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

这两个极端案例,就真切地发生在我们身边,而且并不遥远。

 

2

 

1994年,身为武警学校学生的孙小果等人,伙同4名社会无业青年,在昆明环城南路强行将两名女青年拉上车,驶至呈贡县境内呈贡至宜良6公里处将其轮奸。

根据入伍部队资料显示,孙小果出生于1975年10月27日,而出事后,法院判决书却显示孙小果的出生日期是1977年10月27日。

这一字之改,让强奸犯孙小果,摇身一变为未成年人,5名轮奸犯,其余4人分别被判刑6年、5年、5年、5年,主犯孙小果却被判的最轻,仅为3年。

更不可思议的是,孙小果随后立即被取保候审保外就医,一天大牢都没蹲过。

案发后,孙小果离开部队,开始在黑社会的道路上彻底狂奔。

据《中国法律年鉴》显示:1997年4月的一天晚上,孙小果强奸了16岁少女宋某;1997年6月,孙小果在娱乐城玩耍时,当着众人面,不顾一个女青年的反抗,将其奸污;4天后,又将一名女学生带到宾馆,强行奸污;1997年7月3日凌晨,孙小果在娱乐城因为一位小姐,和他人起了冲突,对方知道眼前的人就是孙小果后,吓得慌忙开车逃跑,孙小果开着车狂追,致使对方车辆撞在电线杆上,孙小果下车,用刀将对方砍伤。

而这些,只是孙小果犯罪生涯上的毛毛雨,令人发指的还在后面。

1997年11月,16岁少女张亭(化名)在昆明一家小酒吧,向男友汪某诉苦,她说:“最近孙小果以为我在外面说了他坏话,一直在找我,要打我。”

男朋友一听火冒三丈,说:“怕什么?我来替你摆平!”掏出电话,找张亭要来孙小果的电话号码后,拨通,向他下了战书。

二人约好时间,11月6日晚,在白塔路台湾面馆一战。

张亭在娱乐场所工作,知道孙小果的社会背景和为人,就把自己亲眼看到的和听到的一些事,都告诉了男友,以便让他准备得充分些,别在赴约的时候,被孙小果打个措手不及。

汪某听了孙小果的事迹后,立马吓得两腿发抖,不敢赴约,随后销声匿迹、逃之夭夭。

孙小果如约而至,等不到汪某,一身的火气,没地方撒,看到走来一个男的,就冲上去,揪住对方衣领质问:“你是不是汪××?”吓得面馆里面的顾客,纷纷逃跑。

从没受过如此窝囊气的孙小果,怎肯善罢甘休?开始满城寻找汪某,寻找不到,认定这事是张亭在后面搞鬼,于是开始满城寻找张亭。

自己胸中的这口恶火,必须要撒出来。

当天晚上,孙小果在某舞厅,遇到了17岁少女,张亭的表姐张苑(化名),以及张苑的女伴,17岁少女杨某。

孙小果立即把二人扣留看押,进行“刑讯逼供”。

张苑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孙小果却不听她的解释,上去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张苑痛得趴在地上,站不起来。

孙小果让同伙架起张苑的双臂,把她吊起,对着她的腹部,继续猛击,痛得张苑几次昏厥,仍不解气,孙小果开始用筷子使劲夹张苑的十指,最后还用牙签插进张苑的指甲缝里面。

张苑的惨叫声,让孙小果快感加倍,他开始拿起牙签,一根根刺进张苑的乳房;还拿起烟头,在张苑的手臂、腹部、敏感部位,烙下一个又一个的伤疤。

17岁少女张苑,在花一样的年纪里,经受着孙小果一轮又一轮的非人折磨。

随后,他们又把张苑、杨某二人,带到昆明豪胜娱乐城,说这里可以找到张亭,没找到,几人围着张苑又是一阵毒打。

张苑被打得满脸是血,瘫倒在地,她想挣扎着爬起来,被一人飞起对头狠狠一脚,张苑再次瘫倒在地。

胸中邪气无处发泄的孙小果等人,把张苑杨某二人带到二楼的啤酒屋里,在众目睽睽之下,孙小果命令张苑用牙咬住大理石桌面,用肘部猛击她的后脑勺。

张苑的牙齿瞬间破损脱落,血沫飞溅了一桌面,然后换到另一干净大理石桌面旁,让张苑咬住,继续施虐。

张苑被打得面目全非,杨某吓得浑身发抖,哭着哀求不要再打了,孙小果上去就是几拳,杨某的脸顿时淤血青肿。

此时张苑已经被殴打得昏迷不醒,他们把酒泼在她脸上,对张苑的脸上又扇了几个耳光,张苑醒来,继续殴打。

打累了,他们就像拎着一只小鸡一样,把张苑拎到杨某的面前,让二人互扇耳光,而且耳光还必须打得响亮。

谁打得不响,谁就挨揍。

他们坐在一旁,一边悠闲地喝着酒,一边看视着。

张苑再次昏迷,他们竟然解开裤子,要用尿把张苑浇醒,可惜的是,惨遭几个小时虐待的17岁少女张苑,早已奄奄一息,生命垂危。

他们见状,才叫两个人开车把张苑拉到昆明延安医院,把人一扔,扬长而去。

1997年11月19日,警察在对张亭的调查笔录上,是这样写的:

孙小果除了这次把我姐打成重伤,他还打过很多女孩,有的我不认识。我认识的有李××、胡××、余×、廖×。其中李××(17岁)不但被打,还被他们一伙轮奸;胡××(15岁)也被他们轮奸了;余×(15岁)是被杨平强奸的;廖×(18岁)被他们打得脸都变形了。

今年(1997 年)3月份,孙小果他们一伙的东哥,姓王,强奸了我的朋友周××,地点是在茶苑楼。也是今年3月份,孙小果一伙中一个叫李钧的,也是在茶苑楼强奸了我和赵××。后来李钧又强暴过我两次。

孙小果一伙犯下的罪行,简直罄竹难书,我写下这些罪行的时候,身体都在发抖。

可令我们发抖的,还在后面。

1998年2月18日,孙小果因强奸妇女、强制侮辱妇女、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数罪并罚,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讽刺的是,就是这样一个该被枪毙该吃枪子的劳改犯,几年后却出狱了,他开始以“李林宸”的身份,在昆明开酒吧,酒吧立马受到“马仔们”的力捧,成为“昆明上座最快的一个”。

一个逃脱法律制裁的枪毙犯,不仅没有销声匿迹隐没人群低调做人,反而还打开大门做起生意,还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流光四射锐不可当,财源噼里啪啦从四方滚滚而来。

酒吧开业一周,香港明星陈小春到场演出,一个月后,韩国歌星李玖哲到场演出。有网友在网上贴出现场照片,感叹说,“生意火到爆”!

2010年,孙小果以李林宸的名字,办理了港澳通行证,还有乘坐飞机记录,在两岸三地,自由来往;2011年8月,以“李林宸”之名注册了一家餐饮公司;2012年4月,还以“李林宸”之名办理了出国护照。

后来孙小果连掩饰都懒得掩饰了,开始以自己的真实姓名,直接行走于世,名下资产超过千万,每天玛莎拉蒂、劳斯莱斯换着开。

恶贯满盈的,成为成功人士座上宾,被众人追捧讨好,而在湖南怀化新晃一中,尽忠职守的邓世平老师,就没那么幸运了。

 

3

 

邓世平出生于1950年,是和新中国一起成长起来的一批人,后在新晃一中负责后勤工作。

知乎网友@叶情 说,她爷爷认识邓世平老师,生活中“邓老师为人老实,十分正派正经,并且刚正不阿”。

2003年,新晃一中为学生新修一个操场,施工方为新晃一中校长黄炳松的外甥杜少平。

在监理过程中,邓世平发现,原80万的工程合同,被黄炳松杜少平私自更改,并在工程还未完工时,便已支付了140多万元的工程款。

在验收一堵墙时,邓世平拒绝签字,他找来校长黄炳松,当着杜少平的面,用水龙头一冲,一大半墙体竟被冲垮了。

这堵墙,学生每天在下面跑来跑去,人命关天,豆腐渣工程,邓世平拒绝网开一面。

杜少平很恼火,他对身边的人恨恨地说:“邓世平抓工程质量太厉害,要搞死他。”

这个杜少平在新晃,做工程、开餐饮、开KTV、开客运公司,手下还有一帮“小弟”,什么来钱就搞什么,高利贷、涉黄,统统都有涉足。

在新晃,杜少平手眼通天,跺一跺脚,大地都要抖三抖,没人敢惹他。

有篇文章曾对县城关系社会有过这样的经典描述:“一个县域社会有几十万人口,但真正有权有势的,或许只是几百个人。这几百个人里面大概有两三百个科级以上干部,然后有几十个较有影响的各行各业老板,再就是几个有头有脸的江湖人士。”

必须要特别强调说明的是,新晃一中校长黄炳松的爱人彭玉香,是县政协办公室主任;黄炳松的堂兄弟,是县政法委副书记;黄炳松爱人的弟弟,是县政法委的科级干部;黄炳松的弟弟,在怀化市经委工作。

杜少平又是黄炳松的外甥,在新晃杜少平的社会关系网,错综复杂,盘根交错,甚至牢不可破。

恰在此时,怀化市教育局接到一封匿名举报信,反映新晃一中操场工地存在经济贪腐问题,杜少平认定这信就是邓世平写的,于是憎恨进一步加深。

2003年1月22日,这一天53岁的邓世平出门后,就再也没能回来。

据本校教师姚本英回忆,那天他和邓世平,在杜少平操场施工办公楼二楼,三人商讨完工程扫尾工作后,由于学校放假,他就和邓世平在楼上下起了象棋。

这时,一个罗姓民工在楼下大喊姚本英,意欲想法把他支走。

二人一起来到学校高中部教师过道门口,姚本英说罗姓民工,到底什么事?罗姓民工说,工程要结束了,杜老板(杜少平)想心意一下,送他一些柑子给他,但要姚本英自己本人到市场去选购。

姚本英觉得麻烦不想去,转身要回二楼办公室,被罗姓民工拼命设法挡住。

这时杜少平走了出来,也拦住了要上楼的姚本英,说:“下班时间快到了,你快回家吃饭去吧。”

姚本英问:“邓世平呢?”杜少平说:“他还在楼上烤火呢。”姚本英听了没有多想,就转身离开了。

从此,邓世平这个人,就彻底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奇怪而反常的是,这天深夜,新晃下起了冰冷的冬雨,停工一个多月的操场跑道,突然推土机轰鸣。

在黑暗中,推土机疯狂地推了二十多分钟的土,第二天一早,校长黄炳松还亲自到操场上,指挥推土机推土填坑。

丈夫一夜未归,邓世平的妻子第二天(也就是1月23日),来到学校寻人。

校长黄炳松以学校1月22日就已经放假了为由,说邓世平人不见了,和学校无关,最后还谎称说,已经帮他们报案寻人了。

邓世平家人焦急地等待了两天,没有任何消息,1月25日来到派出所询问进展情况,这时才发现,学校根本没有报案。

邓世平家人通过走访和自己的实地调查,结合种种反常现象,坚信邓世平的失踪,和杜少平脱不了关系,可同时他们也发现,寻找邓世平远比想象中的更加困难。

他们报案,邓世平只是按失踪人口来被处理,只备案,不立案,也不启动任何调查程序,家属找到新晃县政法委反映,县政法委书记说:“邓世平的失踪是离家出走,你们家属要负主要责任。”

一个大活人突然好好地就不见了,不立案不调查就算了,听他们的口气,如果家属再不识相,还要一口死咬着苦苦寻人的话,就把你们先抓起来治罪。

寻找邓世平,困难重重。

邓世平的儿子邓蓝冰说,家人推测父亲的尸体,可能就被掩埋在学校操场下面。

2003年3月,他们将自己的调查、推理情况,向湖南省公安厅反应,省公安厅将案件下放给怀化市公安局,市公安局安排新晃籍民警邓警官负责此案。

邓警官在现场墙上采取到了血样,准备跟邓世平父母的血液做DNA鉴定,结果第二天邓警官就回怀化了,从此此事再也没了下文。

2003年5月,邓世平家人找到县检察院,一名检察官看他们上下奔波,于心不忍,说了这样的话:“不是我们不帮你,黄炳松在新晃交际非常广,与许多官员关系都非常好,你在新晃找不到证据。”

此时外界也开始谣言四起,说邓世平人不见了,其实是携款外逃,黄炳松甚至还放出话来,说有人在广州深圳看见了邓世平。

也是这个时间段,黄炳松为女儿花费百万在深圳,购置了一套房产。几年后退休,到了深圳颐养天年。

杜少平呢?他又在做什么?

据《新京报》和《极昼工作室》综合报道:

2006年,在杜少平KTV唱歌的曹女士,跳槽去了县里另一家KTV,带走不少客流,一天夜里下班,曹女士在路上被一男子脸泼硫酸,造成大面积疤痕。

男子逃走后,现场遗落一部手机,后经证实这部手机为杜少平所有。警方询问,杜少平说手机是他借给男子使用的。男子被判刑,杜少平安然无恙。

2007年,张玉和获得了新晃县唯一一家出租车公司经营权,成为三名股东之一,2013年合同到期,需要30万元资金续签。

通过朋友介绍,张玉和认识了杜少平,杜少平借了8万块钱给他应急,没提利息一事。当时张玉和承诺,半年后可以还钱。

刚满一个月,杜少平的“马仔”就来上门收取当月利息8000元,张玉和才知,自己借的是“利滚利”高利贷。

张玉和的公司,正处于政府招标阶段,前前后后支出了很多元,此时没钱还杜少平,他们就把张玉和丢到河里泡冷水,还威胁他的孩子。

最后张玉和无奈把公司股份转让给杜少平,他们才善罢甘休。

2013年,吴英水要承包温泉项目,找杜少平借了三万元现金,农历十月份的一天,杜少平和几个小弟,把吴英水抓到酒店关了起来,整整折磨了近20个小时。

两个月后,杜少平对吴英水的腿上捅了两刀。吴英水没敢报警,只是去医院简单包扎一下,也没做伤口鉴定。

他说,“怕报警后更吃亏”,因为在新晃,杜少平有很多“熟人”。

杨志平是杜少平工程上的合作伙伴,二人发生了矛盾,杨志平在杜少平的脖子上扬了一拳,杜少平愤怒了,骂道:“草你妈的,老子要杀了你!”并说,“杨志平,你信不信老子不用五十万,就可以买你人头。”

最后还说,“老子杀死一个人,都是连证据都没有的。”

这些事,只是他这么多年的几个简单缩影。

无法无天的杜少平,在新晃嚣张惯了,他想横着走,就横着走,想竖着走,就竖着走,想躺着走,还有好多人争着帮忙抬着。

而邓世平的老婆和孩子呢?为了怕被打击和报复,只能搬离新晃县城,孤苦伶仃地来到怀化生活,两个孩子也改了名字。

邓世平的弟弟邓晃平回忆说:“当时搬家的时候,只觉得邓世平的遗体,这辈子可能都再也找不到了。”所有的人,都满心凄凉。

邓世平的儿子邓蓝冰,在读大学期间,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后,却异常纠结,寝室好友@嘚嘚以嘚以嘚嘚 鼓励他,碰到喜欢的女孩,就要大胆追求,并还为他出谋划策,希望他可以赢得女孩芳心。

思考再三,邓蓝冰还是放弃了,他说:“我还有未完成的事(指寻找父亲遗体),现在儿女私情还不适合我。”

现在想一想,还是无法抑制住内心的悲伤:正义人的子孙,到最后,在这个世上,是连爱情都不配拥有的。

而杜少平呢?这些年,已经前后换了4任老婆。

真是讽刺至极。

2019年4月,中央扫黑除恶巡视组进驻新晃县,杜世平犯罪团伙因为一起高利贷案件被抓,其中一个犯罪份子为了立功赎罪,才主动交待邓世平被害尸体被掩埋在哪。

6月20日,失踪16年的邓世平白骨在操场上被挖掘出来,白骨上面压了几块七八百斤重的大石块,6月23日,DNA鉴定结果出来,确定为失踪16年的教师邓世平。

16年,在暗无天日的操场下,邓世平老师的白骨,终于重见天日。

也是在这同一天,有记者联系上了退休后在深圳女儿家养老的校长黄炳松,他承认自己当初把操场承包给外甥邓世平是失责行为。

但对于邓世平被害一事,概不知情,他还说,自己没有受到监视和控制,现在还在菜市场买菜,人自由的很。

新闻一经曝出,两者鲜明对比,引起轩然大波。

黄炳松出生于1945年,今年已经74岁,新晃本地人@本道 说,黄炳松也曾是她爸爸的校长,据说黄炳松现在患有癌症,法律惩罚什么的对他来说,无法让他惧怕。

监狱坐牢,只是换一个地方治病和养老。

最主要的是,多年前他动用私权,为女儿在深圳购买的房产,现在已经升值到了几千万了,子孙后代,一跃成为人上人;而邓世平的儿子邓蓝冰的微博,却被清理一空,只留下“悲痛”二字。

修桥补路双瞎眼,杀人放火子孙全。

鲜明、刺痛,而亮眼。

让人欣慰的是,23日晚,还在菜市场自由买菜的黄炳松,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24日怀化市纪委监委已对黄炳松采取留置措施。

也算是大快人心,天网恢恢,终究还是疏而不漏;恶人嚣张,终有灭亡之时。

说实话,如果这篇文章,用“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些鸡汤来收尾,真不是我本意。

如果文章写成这样,我宁愿不动笔,没有这篇文章的诞生。

下面的话,才是我要说的重点。

 

4

 

邓世平老师的尸体被挖掘出来后,许多网友在网上转发这样一句话,“正义从来不会缺席,只会迟到”。

这句话,出自美国大法官休尼特之口,可是深究原文其义后,我们会发现,“Justice delayed is justice denied”,它的本意是“迟到的正义,已非正义”!

16年中,杜少平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要财得财,要势得势,妻子老婆随变换;黄炳松,享受着深圳的新鲜空气,拿着国家高额退休工资,唱着青春无悔,享受着国家各种医保和补贴;而邓世平呢?白骨掩埋操场16年,不见天日,还被污蔑为携款外逃;妻子和孩子,如蝼蚁一般,苟且偷生于世,被迫迁家避祸,儿子面对心仪的女孩,想着自己的处境,连追求的资格都没有。

这叫正义吗?这不叫正义。

这叫憋屈、心凉、悲伤、愤怒、无助。这叫握起拳头无处打,这叫有泪无处流。

事情出来后,我们看到网上一些新晃本地人的朋友圈截图。

大家看到没?这条朋友圈,不是吃惊,只是在惊叹,“天,这事居然被翻出来了”?!

说明什么?

说明邓世平被掩埋操场16年,并不是什么秘密。

新晃人@本道 说,那时“我还小,当年我亲戚也是老师,去新晃一中打球,就有老师告诉他,这个操场下面埋着人。我有些朋友在新晃一中读书,他们父母就告诫他们,除了体育课,不要去操场上玩。”

这说明“邓世平的遗体,可能就埋在操场下面,已经人尽皆知了。”

可是新晃,却没有一个人去查,这才是事情的最恐怖之处。

16年,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相关部门,去翻开操场下面,看一看到底有没有邓世平老师的遗体。

如果这次不是巡视组进驻新晃县,还真不知道邓世平的案件,什么时候才可能得以沉冤昭雪。

就像孙小果,一个早该被枪毙的死刑犯,如果不是中央巡视组,说不定现在孙小果,还在酒吧里面,和别人觥筹交错、左拥右抱、传杯弄盏。

正义浩然的,死无葬身之地;寻私枉法的,家门昌兴。

这说明什么?

说明地方基层腐败,已经到了触目惊心、刻不容缓的时刻,已经到了没有外力介入,就无法彻底清查的地步。

腐败像铁板一块,水泼不进,针扎不进。

2002年,胆子很大、敢为众多教师说话的“剃头教师”李尚平,在网上举报了财政局克扣30多所学校635名教师工资的事后,在回家离家300米的地方,被人枪杀。

当时李尚平的嘴右下角到后脑,有个很大的洞,四指那么宽,漏斗那么大,半边脸都蹋下去了,全身鲜血淋淋,样子惨不忍睹。

明眼一看就是枪伤,却被认定为一起普通交通事故。

李尚平的一个外地高中同学,是名警察,他看了后说,这不是交通事故,坚决要求法医重新鉴定,结果证明李尚平确实为枪杀。

此时已经19个小时过去了,李尚平被枪杀一案,才被立案侦查。

诡异的是,案发第三天,才在案发现场找到一把自制的火药枪,更诡异的是,李尚平死时,身上携带的手机出现在广州,并且还在使用中。

家人提供这一线索,说打这个手机,就能找到杀人凶手,立案部门吼道,“我们就是专门干这一行的,难道不比你懂吗?”

李家人把种种诡异迹象,逐层向各级机关反映,不是被敷衍,就是遭谩骂,后来电台记者来采访,最终节目也是被取消播出。

现在已经17年过去了,李尚平的案件,依旧没能水落石出。

固若金汤的基层腐败,已经到了何种地步,大家应该心知肚明了。

我也不再细说。

接着邓世平老师的案子继续说。

操场埋尸案曝光出来后,官媒央媒,也都迅速纷纷做了跟进追踪和报道。

有网友评论说,“看央媒在跟进,我就放心了。”

另一个网友的评论,却令人发醒,“为什么上了央媒,才叫让人放心?”

看到这条评论,我当时就沉默了,因为这一追问,直接击痛了大众心灵。

操场埋尸案,为什么明明只要稍微一用力,就可以捅破的窗户纸,却至始至终无法被捅破?

并且还困难重重,千死万难?

有网友说,你认为的岁月静好,只是因为你还没有碰到事,一旦碰上事,你会发现,你其实不是岁月静好基因,你是社会危险份子,你是被监控和整改对象。

电瓶车被偷,除了自认倒霉外,渴望找回的几率几乎为零。

没有外力介入,你想好好活着,要么沉默,要么被沉默。

此次如果没有全国打黑除恶行动,孙小果杜少平等人,肯定还没有伏法,严峻的问题是,在中国,还有多少个孙小果杜少平,正在逍遥法外?还有多少个孙小果杜少平这样的利益集团在存在?

毕竟他们多存在一天,就是对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和财产,多一天的潜在危险和威胁。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起风了,缩头做人,风停了,出山称王,继续作恶。

这是很多地方的顽疾现象。

在央视网新闻的评论下面,有一条评论“三年扫黑除恶时间太短,应该常态化”,被大家点赞57975次。

现在点赞次数,还在噌噌地往上升,这应该才是广大人民群众,最真实最迫切的呼声吧。

中央巡视组来了,老百姓的日子好过了,巡视组走了,“恶霸”出山,老百姓该怎么办?难道还要夹着尾巴,像以前那样做人吗?

真心希望打黑除恶,可以持续高压化、常态化,让杜少平孙小果这样的恶人,彻底没了可以生存寄生的土壤和空间,还我们这些普通平凡守法的老百姓生存环境一片净明。

杀人放火的,泼天富贵,遵纪守法的,家破人亡,彻底扭转这一局面,让我们老百姓生存居住的环境,可持续地清明化,这才是我们最迫切最期望看到的。

最后,愿大家个个都能和泰康安,没有冤屈,都敢挺起腰板做人。衷心祝福,我热爱的祖国,越来越好。


精选留言
  • 67
    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农村县城小城市出来的大学生或者人才再也不愿回去的原因。遇到的或听说的,寒了他们的心!这也是三四线城市哪怕政策再好,也发展不起来。很多人都明白,没有关系人脉,没有前景公平,其实自己就是个软柿子和韭菜。
  • 26
    看的瑟瑟发抖
  • 19
    看完后潸然泪下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