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宗罪之无期之刑 | 混沌天涯客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这句诗写的是唐玄宗,回到长安后做了太上皇,被儿子软禁在深宫里,思念马嵬坡下的杨贵妃。

这一场虐恋,不仅毁掉了大唐盛世,还破坏了封建伦理。杨贵妃不仅年纪小了三十岁,还曾是唐玄宗的儿媳妇。可是一千年来,无数的文人骚客却写诗颂扬,这一对老少配,成了世间稀有的真正的爱情。

老少配,儿媳妇,无绝期。

01

同样比夫君小三十岁的田朴珺愤愤不平,为什么从恋爱披露的那一刻起,就没人相信这是爱情,只愿理解成王石老房子着火,妖精上了身。

也许是因为才华不够,杨贵妃虽然长得胖,却是著名的艺术家,尤其擅长筹划大型歌舞晚会,搁在今天,至少是女版张艺谋的档次。田朴珺却只是一位十八线明星,最著名的演出作品是在《甄嬛传》里打了趟酱油。试想一下,如果是甄嬛娘娘孙俪嫁给了王石,吃惊之余,恐怕没人责骂孙俪“高攀”,可能还会被说成“下嫁”。

田朴珺是位要强的女人,依靠王石出名后,却不愿乖乖躺在王石怀里吃红烧肉。她要向世人展露自己的才华,证明田朴珺配王石,绰绰有余。

可是,一不会唱歌,二不能跳舞,演戏多年仍是个龙套,要证明自己着实有点难度。

田朴珺找了条捷径,在知名杂志上推出了个人专栏“我的男闺蜜”系列。用屁股都能想到,此处的男闺蜜必然是知名人物。田朴珺就是让世人看看,跟她好的男人多着呢,要名有名,要钱也不少。她选择了王石,不是高攀,是爱情。

就这样,好声音总导演金磊,脱口秀大咖罗振宇,还有香港大导演陈可辛,纷纷成了田朴珺笔下荡着基情的男闺蜜。

可惜闺蜜这个物种,不是单口相声,需要成双结对。这边厢田朴珺说得亲密,那边厢被点名的男闺蜜们,不是沉默,就是辟谣,陈可辛的太太吴君如还公开回击。

一场往脸上贴金的好戏,被弄得生生从脸上揭了层皮。再对比古代的杨贵妃被捧成花,这真是人心不古,今不如昔。

古人在哪里?藏在深山里,眉毛胡子都白了,不是大仙就是神人。

这就有了那一趟驱车9小时,一夜未眠的大山之旅,田朴珺见到了褚时健,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褚老讲过去的故事。感动落泪,拍下合影,并撰成最新一期专栏,广而告之。

这次总算妥当了,有合影为证,褚时健又是王石的朋友,藏在深山里种橙子,消息闭塞,总不至于跑出来打脸吧。

想不到的事,竟然还是发生了。褚时健公开回应,田朴珺的文章里有很多错误,合影非我所愿,王石在不能不给面子。

都是场面上混的人,图的就是一个面子,可是这或老或小的男人们,就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后来,田朴珺在演讲中哽咽着说:“我发誓这辈子不依靠男人。”

这句话又引起哄堂大笑,不过数数这一把辛酸泪,她应该是动了肺腑。

男人,有时候真是靠不住,哪怕他会做红烧肉。

02

王石几乎没有为田朴珺办过高调的事。

红烧肉,是田朴珺晒出来的;飞机上的合影,是有意无意地偷拍泄露出来的;这两人感情是浓是淡,外界只能从田朴珺的朋友圈里窥探。好不容易,去年,王石携田朴珺赴纽约参加了一场酒会,致辞中用英语感谢了自己的wife。

有了这一句,外界才敢肯定,这一对是结婚了。但是求婚、婚礼、蜜月,统统无影无踪。对此,田朴珺表示是因为两人太忙没有时间。

一向高调的田朴珺,有时间拍戏、写杂志、做演讲,却没时间来一场盛大的求婚和结婚,实在不符合她的调性。

这种低调很可能来自王石,但一直以来,王石也是个高调的人。

从万科卸任董事长之后,王石更忙了,他依旧很受欢迎,尤其是在男人圈。

华大控股的创始人汪建,是陪伴王石登顶珠峰的老朋友,他的名句是“公司所有员工不允许有出生缺陷,所有员工必须活到100岁。”远大集团的创始人张跃,是王石二十年的朋友,他的壮举是曾在长沙以19天建成57层高楼。

王石同时当着华大集团和远大集团的联席董事长,除此之外,还参加了几十个慈善组织,光慈善方面,一周平均就要开两个会。

但是,喜欢发微博的王石,微博标签里仍然只有万科。

亲手创建一家公司,用二十年时间把它做成全国第一,才享了几天清福,就被赶出去了。而且这一段“赶与被赶”的过程,还成了轰动全国的大戏,你来我往,被拿到显微镜下细细品味。

作为当事人,王石的心情,可能只有褚时健才懂。

褚时健用二十年时间,把一家亏损累累的县城卷烟厂,改造成亚洲第一,每年利税过百亿。然后因贪污罪被羁押,案子公审,引发海内外围观,判决书长达八千字,被称为“现代法律文书的典范”。宣判结果,无期徒刑。

没有刑期的无期徒刑,并不像字面意思那么可怕,褚时健只在监狱里待了不到三年,就保外就医了,刑期也先减为17年,又减到12年。

待到2011年刑满的时候,褚时健的2400亩果园已经挂满了橙子,年利润超过3000万元。

云南真是个神奇的地方,刑期未满干大事,不仅有褚时健,还有孙小果。

今年3月份,褚时健去世,享年91岁,世面上一片哀悼声,赞其为企业家典范、励志榜样,他的事迹被编成金句,汹涌的传颂。

差不多的时间,一晃成为黑大哥的孙小果被重新逮捕,世面上一片痛骂声,他的身份和事迹被编成多种版本,暗暗的传播。

一正一邪,两种榜样,缘分啊。

03

缘分,天注定,意想不到的奇妙。

被中戏劝退的田朴珺,怎会想到在长江商学院寻到转机;《甄嬛传》里打酱油的小福晋,怎能预料在生活中挤掉了正宫,成为第一房企的掌门夫人。那位正宫娘子,可是稳坐了三十年,早年间还是王石在广东的护身符。

听说褚时健保释出狱,兴冲冲赶到云南哀牢山求见一面的王石,怎会想到十几年后,他也像褚时健一样,众目睽睽之下丢掉了自己一手带大的企业。

褚时健也想不到,作为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优秀企业家、十大改革风云人物,竟然在后半生戴着镣铐跳舞,划出一道跟孙小果相仿的人生轨迹。

蝴蝶扇一扇翅膀,不知道哪里就会刮起飓风。

就像孙小果的跌落,是因为一件小小的故意伤害案,执法机关不经意间发现了这个早该被击毙的人。褚时健的案子,也是来自八杆子打不着的贵州。

上世纪90年代,贵州出了个案子,贵州国际信托的原董事长阎健宏被查,因贪污受贿被判处死刑,执行枪决。

就是在阎健宏的案子里,发现她曾倒卖5万件红塔山香烟牟利,烟草实现严格的专卖制度,这么大批量的红塔山从何而来,顺藤摸瓜就查到了褚时健。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珍贵的红塔山香烟,在褚时健手里成为罗织关系的硬通货。

差不多的时间,孙小果第一次因罪被逮捕,却因为年龄被改成未成年,仅判了两年。

第一次出狱后,孙小果如同疯子发狂一般,短短几个月内作案多起,残害多名少女,罪恶滔天。

那已经是1997年了,社会日渐开放,有钱有势的孙小果,通过正常渠道解决性需求轻而易举,为什么偏偏要如此病态?

如果请专家来分析,这肯定是一种心理疾病,性渴望到来时难以抑制,而且一般的方式无法满足,必须通过强烈刺激来释放。

在狱中,孙小果应该对自己的特质有了领悟,所以再度出狱后,他干脆经营起了夜店。

夜店是座销金窟,那里黑夜笼罩,什么样的渴望都能被满足。但是这样的极乐世界,有种人是无法享受的,这就是名人。

试想一下,如果王石走进夜店,喝酒把妹乐滋滋,可能包厢还没走出去,偷拍的照片就传遍网络了。名气太大,脸太熟,夜店里鱼龙混杂人来人往,怎么玩?

如果不去夜店,请朋友牵线,助理安排,去私人住所玩耍,那么一不小心就成为刘强东。这世道,人心太难测,拍照太方便。

所以王石这座老房子着了火,毫不奇怪,以他富饶的灵魂,强健的体魄,这座房子是见火就着。只是周围的女士们,可能只把他当作老板和偶像来崇拜,不像田朴珺,一把抓住了重点。

04

孙小果没名气,脸不熟,化名李林宸开起了夜店,这里满足了他病态的渴望,玩得痛快。

王石名气大,脸太熟,跟田朴珺结成一对后,如鱼得水,低调地秀着甜蜜,这座老房子,不干燥了。

如果有个人,拥有类似于孙小果一般的病态渴望,又像王石一样有名、脸熟,不敢到夜店开包厢,那么他那些难以抑制的渴望,该怎么办?

天无绝人之路,你有你的阳关道,我有我的独木桥。

就有这么一人,顶着堂堂大名,穿梭于小巷子,专挑那种破旧的小区,找那些民工才看得上眼的街边货色,流连忘返,几近痴迷。

他自以为安全,偷偷的来,打完枪就溜,那些女子来自外地,没文化少阅历,认不得他,只好称其为“老顽童”。

这也是一种逍遥,可惜朝阳群众没有放过他,当田朴珺在专栏写出“富八代拥有怎样的人生”,大谈她与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勋爵之间的友谊时,这位逍遥的老顽童,被抓获了。

老顽童不是富八代,却是叠加的富二代,他的父亲是级别颇高的老干部,小时候是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在京城四处游荡广交朋友,练就一幅口才、修得一身本领。后来他去了美国,辛苦打工拿绿卡的过程中,顺道又截获了另一位富二代。

还记得上面那位倒卖过5万件红塔山香烟的阎健宏吗?虽然她死了,她的宝贝儿子却逃到了美国,带着巨款,还有美艳的媳妇。

缘分真奇妙,一报还一报。阎健宏奔赴刑场的时候,想到宝贝儿子能在美国享一辈子福,也许就闭眼了。可是她没想到,儿子永远是自己的,儿媳妇转眼却成了别人的。

接手那位儿媳妇的,正是日后的老顽童,倒卖红塔山的钱没有浪费,两人结为伉俪,一起炒房,一起做投资,又一起回国创建了珠宝品牌欧至宝。

2013年,欧至宝珠宝赞助了北京国际电影节;这一年,由田朴珺担纲制片人的电影《中国合伙人》也来参展。电影节就是个大Party,各色名流聚在一起,觥筹交错之间,谈艺术,聊生意。

那一年的Party,这两位时尚女性是否偶然碰面,打个招呼,寒暄几句,或者仅仅交流一遍眼神。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到云南哀牢山见过褚时健的田朴珺,是否会把生命中的一丝哀怨,传递到化身为珠宝大亨的儿媳妇眼中?

这就是瞎扯了,即便老顽童不久后就被堵到破旧小区的小房间里,他也不相信这事儿跟远在天边的褚时健有一丁点关系。缘分这东西,信就有,不信就没有。

此后的老顽童,成了另一个褚时健。

年过六旬,事业巅峰遭受重创,名声正隆当头一棒。虽然在里面只待了几个月,可是出狱后又要从头来过。

跟褚时健一样,老顽童不惧从头再来,蛰伏没几年,他把目光投向了区块链,伴随币圈ICO的狂潮,再度冲到巅峰。

只是这一次,老顽童学乖了,快进快出不恋战,币圈崩塌后,无数投资人被套牢,老顽童却毫发无损更精神了。他又把目光投向了民宿,大手一挥在日本京都买下一条街。

田朴珺、孙小果、老顽童,这个世界总青睐不走寻常路的人。不寻常的路,又被称为野路子。

一步一步走正路的人,为褚时健落泪,为王石惋惜,为老顽童喝彩,激动之处掏出私房钱买股票、买虚拟币,梦想坐上大咖驾驶的快车,奔向幸福的未来。

如果不是姚振华搅局,由王石一直当家的话,万科的股价很难有什么起色,甚至会被刻意压低,那些跟定王石买股票的人,如果解套了,要感谢姚振华。

股票涨涨跌跌,解套还有盼头,可是如果跟定老顽童买了五花八门的虚拟币,那就真是“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套牢,没有刑期。

世界上的路本没有高下,走的人多了,就是正路;走的人少了,就是野路。把一条路走下去,是因为前方有希望。睡不着觉。扼杀别人希望的,是一种深深的罪。这是“七宗罪”系列的第三篇。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