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避免愚蠢的见识 | 瞎爷

2018-06-22

有个段子说,上半年一般都办不了大事,你看那些节日,不是清明节就是端午节,再不就是六一儿童节,不是糊弄鬼,就是糊弄小孩。到了下半年,才办大事,七一建党,八一建军,十一就建国了。

突然觉得这个段子好有道理。特别是昨天看到新设立的中国什么节的消息。

01

我小时候是个比较傻的孩子,很傻很天真那种,不仅天真,而且较真,特别喜欢认死理。这让我常常被人笑话,常常被人说,这个孩子,怎么这样犟,这样认死理呢。完了,恐怕上不出学来了。

比如有一次,我们家附近有人建房子,一班人在那里干活,木匠、泥瓦匠,总之我们那附近住的聪明人,好像都集合在那里了,有点像鲁迅笔下的孔乙己常去的吃茴香豆的酒楼里的场景。

我在那附近玩,有人就问我,说你都上学了,我考考你,7+8等于几,我说等于15啊。他们就开始笑,说了不得,连7+8等于15都知道,那我们考你一个简单的吧,2+3什么时候不等于5?

我当时7、8岁的光景,一下子就懵了:2+3等于5啊!什么时候会不等于5 !什么时候也等于5啊。

我回答不出来,他们就开始哄笑我,说看看,连这样简单的问题都回答不出来,这学,白上了。

我于是觉得受到了侮辱,哭着回家了。

我爸爸晚上收工回来,问我为什么哭,我就说那帮人笑话我,问我2+3什么时候不等于5。

我爸爸叹口气说,唉!你这孩子,脑子确实够笨的,2+3算错了,就不等于5了啊。

从那以后,我活了那么久,一直牢牢记得这个童年的耻辱,原来,2+3算错了,就不等于5了。

之所以想起这个问题来,是因为昨天看到一篇测试文章,测试一个人如何能爱上另一个人,其中一个题目是,你觉得最屈辱的事情是什么。

02

做了一夜梦,醒来累得不行,那种累得心慌的感觉。

梦见我在大学里,高等数学老师告诉我,我的考试不及格,今年是过不去了,有可能毕不了业。然后又要去参加一场考试,赶到考场,考场却是在另一个地方,于是搭车去另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好像是在很远的地方,不光是我一个人,很多人都在赶路,去参加考试。

那个大学,有点像山东大学,又有点像青岛的海洋大学。

醒来就懊恼,麻痹,好不容易在梦里上一次大学,为什么不是北大清华什么的。估计是这两天看什么高考的文章看多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所致。

03

昨天读到了一篇文章,里面提到了杨小凯。我之所以对杨小凯比较注意,是因为我的一位忘年交,和杨小凯是同学。

这位忘年稍微有点不良于行,在某位大佬身边做幕僚。有点像现在老大身边的某某某。

很有见地的一位人物。

这篇文章的题目是《一代理想主义的盛世悲歌》,不知道为什么,链接不上来,百度也许能搜到。

我最早知道杨小凯,应该是从朱学勤的文章里,那篇《寻找思想史的失踪者》,里面提到了杨小凯,提到了遇罗克。提到了遇罗克那首诗:

千顷雪原泛夜光,诗情人意两茫茫,前村无路凭君踏,夜也迢迢路也长。

和忘年交认识得晚,他只是偶尔会不经意间提到杨小凯。这促使我找到了一些杨小凯的书,去静下心来读。

读这些书的时候,常常会想到高小华的那幅油画《1968年某月某日雪》

04

昨天翻检过去的旧文字,看到当时记录的一段话:

民主就是——总是有人批评你,说你这也不对那也不是,但是你清楚地知道没有人恨你;而专制呢,专制就是——人们总在赞美你,歌颂你,你永远正确,你光芒万丈,你万世垂范……从来没有人批评你,但你清楚地知道人们恨你,你内心对此充满恐惧。

这段话,和罗素的一段话可以互相印证:

如果一听到一种与你相左的意见就发怒,这表明,你已经下意识地感觉到你那种看法没有充分理由。如果某个人硬要说二加二等于五,你只会感到怜悯而不是愤怒。——罗素《如何避免愚蠢的见识》

下面这段话,也是昨日翻检旧文字,看到的:

想要认识世界有两种方法:一种是相信光所引导的方向,沿著光明而迷信地经历人生;另一种方法较为精致,宛如把自己的肉体投入宇宙空间里一般,凝视著世界全体,也就是凝视著深深封闭的黑暗。”(BY 白石一文 )

看完这些文字,我心里叹息了一下,看来,这么多年过去,我一直待在过去的地方,没挪窝。我是说的思想认识。

换句话,叫我道一以贯之。我不知道这应该高兴,还是悲哀。

05

所谓傻逼,就是那种得体感和进退感都很差的人。我越来越认同这句话了。

06

王小波在《绿毛水怪》里有个比喻:我们在池塘水底,从一个月亮走向另一个月亮。

越来越觉得,王小波是一个天真烂漫的人。就像苏东坡一样。

07

我喜欢这种孤单的云。令人想起一部电影的名字《天边一朵云》。

孤单,有时候何尝不是一种自由啊。

这样的时候,我心里,常常会响起那首歌《知道不知道》的旋律:

知道不知道刘若英 – Rene


精选留言
  • 5
    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一一严蕊
  • 4
    纠一下:《1968年某月某日雪》是程丛林的作品,高小华的是《为什么》,虽然两人同是遭当时主流狠批的川美年轻画人
    3
    作者
    你对
  • 4
    我只會好奇,瞎爺做那個愛的測試,究竟想知道些什麼
  • 2
    无意间,我老公聊起了你,滔滔不绝,我很惊讶,因为这几年聊的都是娃的吃喝和日常且聊的不多。于是让老公把你推荐给了我,完了他就去厨房边洗碗边聊你:在你的文章里学到了很多关于朋友方面的处事技巧,你的基本信息,你的博学多识……我在客厅边陪儿子看电视边听他说。当时心里小小激动和喜悦,因为好久我俩都没有像这种思想的交流了。我老公已追随了你第三个公号了,我现在也是你的小小粉丝。
    1
    作者
    好甜
  • 2
    设什么丰收节,天朝总是在奇怪的地方很用力
  • 1
    瞎爷下半年也会成大事
    1
    作者
    什么大事?
  • 1
    知道不知道 很好听
  • 1
    啊哈哈哈哈,虾爷给力啊哈哈插图虽然还不是小伙子但是已经接近我中意的帅风格了?爷请继续努力
  • 1
    听说微信为了政治正确,要改版了,各大公众号慌慌的,不会又失去组织吧。
  • 1
    既要有避免愚蠢的见识,也要有避免愚蠢的行为。
  • 1
    早上好!瞎爷!
  • 倒看到这儿还是跟不上节奏 文笔真好
  • 如何避免愚蠢的见识不知道,只知道在天朝,愚蠢的人最多。
  • 去IKEA 經常會看到"民主設計"。民主在最通俗的理解無非就是以民為主,民以作主。恰恰就是這個人民民主專政的強國往往談民主而色變。這些日子大不消停了,貿易戰,股市崩,質押潮,狂印鈔和可以預見的樓市塌…昨天瘦爺的文章末段那句話很?️意思。留言板都在慨嘆"時間",什麼時候時間不再是詩意。
  • 再这样写着,貌似也活不久
    作者
    我没说什么啊?
  • 慢慢进入中年,越来越觉得孤独,怎么感觉朋友越来越少,或者说越来越难交到朋友,当然不是说种吃吃饭喝喝酒的。瞎爷说孤独也是一种自由,我想问问,如果孤单没有什么不适,但是这和人类的群众性有冲突不?
  • 设那个节给谁用的啊?既不发钱又不放假的
  • 爷,你说的文章在这里,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8023。民主那段很精彩呢!我是该悲伤呢,还是该悲伤呢,抑或该悲伤呢!
  • 关于那个考试的梦,咋跟我时常做的一样一样的?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是焦虑吗?
  • 虽是瞎爷旧文字,超爱!民主那段
  • 自古贤者皆寂寞,丰盈的灵魂大多是孤单的
  • 懂得享受孤单的人一定是清醒的
  • 《一代理想主义的盛世悲歌》百度能搜到,虾爷早。
  • 瞎爷早,顾不上写评论,我也抢一次沙发。
  • 你认知的上限可能决定了绝大部门你身边的人的认知上限哦
  • 内心里一直觉得自己是很傻很天真的人,却不敢说出来,没想到瞎爷如此睿智的人也有过这种感觉,不单单是阿娇
  • 天边一朵云吃西瓜的场景真是令人印象深刻,虾爷你从大雅到大俗未免跳的太快
  • 插图真变帅哥了
  • 怎么就那么喜欢你的文字呢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