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好 | 瞎爷

相见好at17 – 变变变

01

昨天八戒给我打电话,说最近行情不好,不想做房地产了,但前两年赚了些钱,他准备和几个哥们儿转型投资拍电影,已经攒了两个剧本,说要把剧本发给我看看,让我把把关。还说现在电影市场放开了,只要注册个公司,就能拍电影,没有门槛了。

我说拍电影不行,各种审查,你应付不过来,动不动你的片子,就技术原因不能参展,不能放映。有时候,可能就是老领导家的某个保姆传话,说你这个制片人如何如何,你的片子就over了。

八戒说,不可能吧?师父你这人怎么越来越偏激呢,就是喜欢夸大其实。

我说怎么不可能。然后我发给八戒一段截图:

八戒看了,还是不死心,说,我就不信没有规避的办法。

我说,对,也不是没有规避的办法,你可以学习印度电影,载歌载舞,再加上一段脑残的爱情故事,或者激励穷人的励志的故事,像《摔跤吧,爸爸》那样。

你看中国最近引进了很多这样的电影,据说票房都不错。

八戒说,师父,咱俩想到一块了,我就是这样想的。你看看我攒的剧本。看了你就知道,多棒了。

然后,他让女秘书发过来他的剧本。我一看,封面上的电影名字都是这样的:

《过来吧,小姨子》、《别这样,姐夫》

02

在微博上看到关于郭德纲相声的一篇文章:

前几天,我的一个兄弟说,哥,你看看你天天写,阅读量赶不上人家谁谁谁的一个零头。你写个什么劲儿啊,我倒真是佩服你的坚持劲儿。要钱没有,要阅读量没有。

是啊,我写个什么劲儿啊。

我不就是因为害怕自己得老年痴呆症么?再就是有人赏几个钱我拿去喝早茶,吹牛逼嘛!

03

下面这段话,也是看来的:

人民群众喜欢裤裆,喜欢八卦,喜欢喜闻乐见的八卦故事。

这让我想起来我的一个同学,十几年前讲的故事。他是检察官,说他审案子,最喜欢审贪官搞男女关系的细节。细节细到如何宽衣解带。比如第一次上床是如何解开自己腰带和对方腰带的。

结果有个贪官懵了,说怎么也想不起来,当时怎么解开的腰带。因为当时太慌张,太专注了。

04

昨天看到一段关于李时珍的文字,我觉得好玩,就转发到了朋友圈。

中国明代伟大的医学家李时珍认为,孕妇吃了兔子肉,生下的孩子就是兔唇。《本草纲目》上说: 兔肉,“妊娠不可食,令子缺唇”;犬肉,“妊妇食之,令子无声”; 驴肉,“妊妇食之,难产”;蟹,“妊妇食之,令子横生”;鳖,“令子项短及损胎”;雀肉,“妇人妊娠食雀肉,令子心淫情乱,不畏羞耻”。

我承认我是有点儿恶意,有点黑中医的恶意。因为中医的一些逻辑,用现在的逻辑来看,实在是搞笑。

但我也就是仅此而已。我没有全盘否定中医的意思,更不想挑起什么论战。再说了,我也没有那个能力,因为我一段话,就能否定中医。

但我还是看到了一个读者朋友的评论。他连着发了三条,显见他对这件事的看法多么激烈:

西医喜欢用小白鼠做试验,认为小白鼠没事人就没事。巴豆(又名鼠豆)小白兔吃了没事,您要不要来一把?挂一漏万,以偏概全,有意思嘛?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的受众不少,当心现世报(过敏)。

拉黑算你输。

这三段话,三个梯级,第一个梯级是讲理,用小白鼠做例子,问我要不要来一把巴豆。

因为一段开玩笑的话,我就得来一把巴豆,这是多大的仇恨啊?大兄弟!

第二个梯级,三句话,言简意赅,先说中医的好。然后说我的读者多,会带来现世报。因为他知道我经常过敏。

看来吃巴豆还不行,还不能消除他的内心里的不忿,我还得再来一次过敏。

第三个梯级有调侃我的意思,也可能是觉得前面的话说得重了,我不能拉黑他,因为拉黑他我的心胸小,所以就输了。他善良地特意加了一个笑脸的符号。bodajiang

他可以诅咒我吃巴豆,过敏,但我不能拉黑他。因为我拉黑他是我心胸小。而且是在我的朋友圈里。这是什么强盗逻辑啊。

哥,你的心胸有多大啊?我只是开了个明代的中医的玩笑就得承受这样的诅咒,中医文化的博大精深呢?

我不知道这位读者朋友是中医还是中医爱好者。但我实在不敢苟同他讲逻辑和道理的水平和能力。

我对这位读者朋友没有什么怨艾,我只是实在不能苟同他讲道理的逻辑水平。

我觉得我最近读的最好的一篇文章是押沙龙写的这篇《不吹不黑说中国》,关于我们为什么没有科学意识,为什么没有逻辑。

我们很多时候,是讲道理,但不讲逻辑。而所谓的讲道理,是屁股决定脑袋。

要把这个话题展开太费脑子了。我觉得我实在没有这个耐心。在这方面,我特别羡慕我的加拿大朋友老喻。再烧脑的问题,他都能用严谨的逻辑推演出来,但我做不到。

05

我一般情况下很少和人在网络上怼,因为我觉得不值得。人的认知各有不同,没法统一。也不可能统一。

再说了,大家相安无事,何必要逼着人家改变意愿统一人家呢?地球是圆的,怎么就一定要让大家接受你的所谓“对”呢?

就是罗素说的那句话:参差多态乃幸福之源。

还有一句话,是丘吉尔说的:从让一个人生气的事情的大小,就能看出一个人的价值。

很多问题看似道德问题,其实是社会问题。很多问题看似社会问题,其实是道德问题。

因为有些人的道德和我们不一样。而所谓的道德,是由底层的操作系统决定的。

06

去年的6月21日,写过一篇《幸运的人》,里面有两个小节:

应该是在2011年的时候,我在北京,亚运村的马可孛罗大酒店,陪着卢先生,和姜汝祥博士吃饭。

姜博士北大毕业,后来又到美国留学,是国内较早的为企业做战略咨询的专家,他的最有名的案例,是为万科早期做的战略咨询。

好像是那次饭后没多久,我收到姜博士寄来的他的书,薄薄的两个小册子。我认真地拜读了,记住了其中的一段话:

思考问题与时间成正比。如果以万年思考问题,你就是神。如果以千年思考问题,你就是圣人。如果以百年思考问题,你就是伟人。如果以十年去思考问题,你就是总裁。如果你只考虑眼前的得失,你就是在摧残自己的生命!

我只是记住了里面万年、千年、百年、十年这几个时间的对比度,原话记不住了,只是为了写这段话,才百度出来。

现在看来,这话里,难免有一些咨询人唬人的话术成分,也有一些传销意味的成分在。

之所以记起这段话,是刚才刚刚醒过来的时候,看到苏小和的一段话:

无论是拍马屁,还是站在反对立场,每个中国知识人都在思考中国向何处去,都在思考国家的秩序,而不是人的生命意义,这才是我们长期以来深陷于无知的最大原因。杨小凯说得对,40年前的问题意识,40年后依然如此,这说明人的心智和知识结构毫无改进,这构成了一个人最大的悲哀。谁有力量从这个腐败的问题意识中跳跃起来,彻底告别宏大叙事,谁就是这个时代极少数幸运的人。

坦率地说,苏小和这段话,我也不能全然接受,尤其是里面所谓每个中国知识人,都如何如何这样的全称谓的判断,总有那么一点不容别人质疑的上帝视角(苏是基督教徒)。我越来越觉得,以自己,自我指代世界,全称谓下判断的任何一种说法,都有特别狂妄、特别想代表别人的独裁的意味。

倒是后面他引述杨小凯的话,特别是结论的话,让我有心有戚戚的感受:谁有力量从这个腐败的问题意识中跳跃起来,彻底告别宏大叙事,谁就是这个时代极少数幸运的人。

记起来好像是不久前看到有人说的一句话:从来没有所谓制度的演进,只有人性的跌宕。

有很多时候,你生在所谓的盛世,不是所谓制度有多么先进,而是那个所谓的主上,比较人性而已。

那天有人和我说,你天天想那么多做什么,想的多,自己的智慧又没有到那种大智慧的高度,所以才把自己搞的疲惫不堪,痛苦不堪。

我有时候不得不承认,这话说的很有道理。道理是什么,我还说不出来。

那天看了一篇公号文章,《宋丹丹的困局》,写的很有意思,里面特别提到在电视剧《我爱我家》里,宋丹丹的扮演的和平,在每一集里都在织毛衣,织了120 集,都没有织完。

我觉得这个梗很有意思。

这篇文章结尾的一段话,很有意思:

和宋丹丹同为人艺演员的徐帆,在电视剧《青衣》中曾有一段很经典的台词,大致意思是讲,对于一个角儿来说,比在舞台上受到万众拥戴更难的是——如何独自走完散场之后那一段回家的路。

宋丹丹用“狂妄”来形容二三十岁时的自己,“觉得中国最好的女演员就是我。什么都能演。”她甚至幻想着有一天能得奥斯卡。但在过了知天命的年纪后,回想起过往,她会觉得自己“并没有那么天才”,“那些年轻时的经典作品,大概就是我才华和运气的极限了。”

至于那个奥斯卡的梦,也变成了另一番自我说服:“就算得了奥斯卡又能怎么样呢?”她说,娱乐业是英雄美女的事业,庆幸自己找到了喜剧。

只是,获得这些平静的背后,究竟需要消化多少无奈与不甘,这也连同“和平女侠何时能织完那件红毛衣”一起,成了两道关于宋丹丹的、旁人无法追诉的谜题。


精选留言

  • 11
    昨天看探索与发现,是屎壳郎和蜘蛛的故事 微距镜头下,更加毛骨悚然 那些公母为了繁衍与生存 你死我活斗争的叫一个起伏跌宕凄绝唯美 妖面蛛把猎物粘住后注入麻痹神经的毒液 然后匆匆去忙乎网上别的动静去了 这只俘虏被缠满了蛛丝,意识渐渐弥散 微弱着还有点起伏,倒是很舒适的样子 他是过敏呢还是痛风呢还是幸福的呻吟呢 虾爷早
    4
    作者
    唉!
  • 8
    我发现小马的妈妈怼瞎爷比秦公公更狠,秦公公只是在后面偶尔顶一下,她是每次都用一口浓痰直接啐在瞎爷脸上……
    4
    作者
    我和你一样不要脸啊!
  • 7
    其实中医和西医在如今已经形成了奇异的和谐,有良心的中医看病的时候,会建议病人去看西医,或者抓西药;有良心的西医看到病人没有希望了,就会建议病人去看中医。 西医治标,中医治本;中西结合,制成标本。我也是看来的。
    4
    作者
    哈哈哈哈
  • 2
    自觉的赶紧打赏了五元 老公诧异的说怎么这么少 我耐心的解释说 有的人有钱是长得好演的好粉丝捧 有的人有趣是讲的故事好大家爱看 你一个穷人家家的看故事乐呵了 挣着劲使劲往一个有钱人身上砸票子 你这不是把有趣的人和故事给尬场子了么 他听了连连点头说 原来这和俺们海钓一样 要放长线勤换饵长门岩上猎大鲈 竹岔田横和女岛 黄咕黑头火麒麟八带鱿鱼小鳗鲮 海鲜天天鲜 虾虎日日新
    5
    作者
    收您五块钱忒不容易了。施主,求您了。你还是拿回去吧。
  • 4
    张老师,这么早证明开始步入老年时代了
    2
    作者
    不用证明啊
  • 4
    虾爷每天写隐语,把粉丝都教会用隐语来打趣你了
  • 4
    是什么造就了国人的审美那么Low?人的审美能力也是一点点累积的,可是我们很多人在受教育阶段接受的都是低俗的东西,因为高雅的东西已经被所谓的有审查权力的保姆们给毙了……
  • 3
    “大家相安无事,何必要逼着人家改变意愿统一人家呢?”与世界和解,这得消化瞎爷多少无奈与不甘。
  • 1
    看瞎爷文章后的留言区越来越多的人对文章和观点带有批判性思维,心情甚好。这就是独立思考的开始,不过还有一些人继续沉迷,说明瞎爷的教育工作没做好,还有提升的空间。不过我倒是不担心,因为他们是无可救药的瞎。
    2
    作者
    你对。
  • 2
    每天读瞎爷的文章都成了惯例,虽然对文章中某些观点有时不敢苟同,但是大多数时候是喜欢瞎爷的絮絮叨叨的,只是老喝牛奶,不给牛喂草,不合适是吧?所以今天一定得打赏
    1
    作者
    你今天nice
  • 2
    从来没有所谓人性的演进,只有制度的跌宕。
  • 1
    每天 我read 我reflect ,感恩每一天被给予的这一小段沉浸的时间,虽然也许我并不能完全理解。 (终于考完最后一门,狂欢一下去,不知道今天能不能遇到有点思想的妹子。
  • 1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很多时候,我们会为自己的犀利沾沾自喜,却不知道海的深处看起来风平浪静,其实只是不care浪花的狂欢而已。 每个人对事对他人都有自己的见解,深刻的,肤浅的,智慧的,单纯的~~~不是要自由吗?不是要“说话的权利”吗,那么就说自己的,就做自己。但我个人不太喜欢文字“攻击”,谁也不比谁高明。 不过,其实,真的,WHO &*%$# CARE U. —-胡说八道
  • 1
    对中医持谨慎态度,相信传统医学中肯定有数千年来累积的经验智慧,某些草药,针灸类确实有疗效,但真的跟现代医学没法比,现代医学是科学,传统医学更多的是经验和一些臆想,翻过一些古医书,简直让人啼笑皆非,相信受过现代科学教育的都有自己的判断。
  • 1
    甘心与世界和解的都是小人物,大人物不在任内zuo出点事来,就担心日后青史上没有值得一提的事迹好写。
  • 1
    凡事莫当先,看戏何如听戏好,为人须顾后,上台终有下台时。 辜振甫先生曾经说过一句话:人最重要的不是上台亮相,而是下台的时候背影要优雅。
  • 1
    小就是大,简即为美。 《华严经》云:“佛土生五色茎,一花一世界, 一叶一如来。” 能悟,即为大师傅。
  • 1
    郭德纲的事,我认为是嫉妒他的同行砸场子吧。
  • 1
    七情六欲是人类永恒的主题
  • 1
    第一部分笑倒,感情八戒这是打算自导自演啊!深刻的文字。爷早!
  • 1
    这样的沙雕,就应该拉黑!
  • 1
    《别,这样,瞎爷》 关于“现实”,上海有句老话:拎起尾巴看雌雄。
  • 1
    不圈定界限和後果的話,幹掉一個人或者一個人的想法,是不是可以視為非常簡單的呢?
  • 1
    八戒的剧本居然没有:官人我要
  • 1
    国家兴亡,肉食者谋之。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国家天下都分不清楚的地儿,讲逻辑,就是个笑话。
  • 1
    每天五公里
  • 1
  • 1
    问苍茫大地 谁主沉浮 姆们姆们姆们
  • 1
    虾爷您早💛
  • 八戒,我客串个角色可好?类似加藤鹰的
  • 鳖是活血,螃蟹大寒,李时珍写的吓唬人怕是因为古代妇女没文化只能理解这些。意图是好的,表达方法而已。
  • 和光同尘
  • 街上好多口号,看起来挺好,挺有道理,但不符合基本的形式逻辑。我同学说我就喜欢抬杠
    作者
    垃圾分类,从我做起。街上的垃圾太多了。
  • 瞎爷上午好,从来没有所谓制度的演进,只有人性的跌宕。
  • 先讲他认为的逻辑。 其次宣扬因果报应 最后轮起道德大棒 扪心三连击 啐一口在他脸上,能教他清醒也是功德一件不?
  • 刚才在地铁里跟一位养眼美女讲“哒哒米阿好”,结果被地铁警察教育了好久,差点上班迟到……瞎爷的话不好使啊
    作者
    你真是色胆包天啊
  • 说食物性热温寒凉平,其实是说人的感受,当然每个人身体反应不同
  • 非黑即白的人们,啥时候醒醒啊……,瞎爷侬好
  • 希望瞎爷继续写下去,很喜欢读你写的东西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