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忧心的“两圈” | 卢麒元

 

    两军交战,决胜岂止在疆场。两国角力,有形的切莫轻视,无形的才最可怕。

    无形的角力一直存在,尚未到巅峰对决时。法国在二战结束后,痛定思痛,彻底锄奸。法奸,藏的很深,身份贵重,概括起来,就是“两圈”,一个是舆论圈,一个是金融圈。说来心惊肉跳,就是这“两圈”未战先降了。

    优雅是“两圈”的共同特点。和平一向显得如此优雅,以至于时髦。主和与主降并无清晰界限,以至于若非战后的惨烈现实,法国人都无法认清“和平鸽”们的丑陋嘴脸。但是,法国人并不健忘,他们仍然记得战前谁解除了法国的思想武装,他们也不会忘记战前法国正在经历的金融危机。“两圈”用优雅,让法国变成了一块优美的豆腐。

    优雅的“两圈”在东方复活了。下流的他们,在当下仍然很上流。也许,不仅仅是上流,现在应该称为主流。在一间民企戮力反抗的时候,大家可以罗列一下主流们的表现。与当年法国一样,一个“圈”在呼吁和平,另一个“圈”在忙着走资。当法国的汪精卫赖伐尔被判处极刑时,他仍然在诡辩,他是为了和平。请问,尸骨如山,是谁的和平?既然是为了和平,你们的子孙为什么要远离和平呢?

    任总很长时间不被“两圈”喜爱。“两圈”的宠儿是谁?你懂得!为什么,你当然也懂得!优雅,很多时候不代表高贵。相反,优雅有时候就是卑贱龌龊的一张画皮。现在,你应该恍然,为什么东方的优雅总是被洋人加持而成!我不主张对抗,甚至反对不必要的冲突。但是,我痛恨背叛,我痛恨投降。我曾著文《男人三错》,我无法理解数以万计的军人集体投降并被集体杀戮。须知,其身后数万姐妹被强暴,数十万平民被杀戮。南京,需要耻辱柱,而不是纪念碑。

    我们需要和平。然而,必须是彭老总在板门店签署的那种。请记住,我们不要李鸿章签署的那种。我们愿意将“两圈”送给异国,让他们的下流带给你们正能量,让他们用优雅带给你们和平。我们也希望,我们的上流是清流,我们的清流应该成为主流。


安静没错:这个圈可能看起来是金融圈,事实上是土地财政,甚至官员给的底气。不敢梳理这个关系,怎么做结局都没有任何意义。
192021356tRVkz:主和派其实就是主张投降。息事宁人,受奴役而不反抗,这样的和平没有意思。请战斗吧!
有点小名堂:南京需要耻辱柱,而不是纪念碑![good][good]@卢麒元
芙蓉国里尽朝晖3:回复@清明复活节:卢先生确实太过焦虑,忧思太重,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不保重怎么行。
迷雾重重888:卢老师就是一股清流,这清流越聚越大[good]
用户老邢001:舆论圈的导向,存在巨大问题。
为己请愿8:金融圈在疯狂洗劫民财,舆论圈在疯狂封锁民怨
黎明感知:好文章
涵泳一三:金融黑帮必须打掉!看看基层那些辛勤的劳动者吧,大家都困惑勤劳不能致富啊!直接税让每个公民生而平等!
:Z小川,柳船志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