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也是一名医生 | 牲产队

大家好,我是队长《我的医生朋友》里面那个医生朋友。

前段时间,队长出差广州,距离我这四五线小县城不是太远。恰逢老朋友入粤,自然尽一尽地主之谊。可能是前一天工作太累,压力太大,所聊之事,更多的是生活中无奈和抱怨。队长说,三百六十行,家家都有难处。回头想了一想,也对,心头的疙瘩同友人分享,一吐为快,喝喝酒,品品茶,也就过去了。

我们当大夫的,听到的,遇到的,故事都不少,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今天借队长的宝地跟大家絮叨一个昨天发生的事儿。

昨天下午5点,天气比较热,虽然中午没吃饭,但是现在才有饿的感觉,刚刚订了饿了么,对面搭档的郭医生就出诊了,小郭医生还开玩笑,我保护你,你可以好好吃晚饭了。外卖一上桌,心里美滋滋的正在打开外卖盒,120警报响了。

匆忙上了救护车,一路奔波不提,赶到车祸现场,病人正安详的在地上坐着,虽然一身血,但是看见完好无损的安全帽,我提着的心稍微放下来一点,没伤到脑子就不会立刻死。病人的脸肿成了猪头,虽然说话不利落,但是自己在我的搀扶下走上了120。

上车后开始仔细检查,发现我还是乐观了,病人鼻子变形,鼻腔被血堵塞,下巴松动,下巴里面牙齿不剩几颗了,我的手告诉我,病人的下巴碎成至少三瓣了。

我立刻问病人,愿意去市里面医院吗,县城应该处理不了,病人虽然口齿不清,但是拼命点头,我立刻告诉司机,别去我们医院了,直接去市里面。

这时候司机面露难色,说没800现金他不去市里面。

(我们医院120车子被本地社会人承包了,车子是人家的,司机也是本地狠人,没办法,小县城120一直亏损,但是有本地社会人黑白两道通吃,没人敢欠他们钱不说,人家还能找到关节挣钱,于是医院就直接让人承包120了)

送市里面呢,收钱麻烦不说,毕竟司机对市里面不熟悉,而且路上出了事情确实司机要担责任,按规矩,要患者亲属决定转院与否,司机只负责送到县城。

没办法,车不是我的,本地大哥我也得罪不起,我只能听司机的,让病人给家里打电话,让家里人带着钱快点来。

没想到病人给自己小孩大舅打电话,说自己出车祸了,快点来,这个时候我就感觉不好,因为一般都是联系自己另一半,父母,儿女。

到了医院仔细检查一番,虽然病人不会立刻死,但是问题也不轻,下颌骨碎成麻花,胸椎爆裂骨折,肋骨断开数根,肺气肿。

这情况,像我们这种四五线小城市的本院医生根本不敢处理。

(现在医患纠纷太严重,这毁容会重建脸部的很容易出大问题)

这时候病人小孩舅舅终于来电话了,语气十分挑衅,要求我立刻把病人转到省会。

我说,不行,病人撑不到省会,最好转到市里面,你家里面快点来人,跟着我们去市里。

接下来给我气的心态爆炸。

打电话这厮说:“我不管,我现在没空,我姐在外地打工也回不来,你们先把姐夫送去市里面,钱呢,让肇事者垫上,要是没钱,只能让我姐夫死在你们医院了。”

我说:“必须车上有家属,这是规矩。”

这厮直接回一句:“你懂什么规矩啊?医院就是治病救人的地方,老子没时间没钱,你们不管,我就打电话找你们院长。”

还好车子是司机的,不需要我负责,司机给交警打了电话,商量了一下,把病人扔我们医院ICU了,我回到办公室坐下,重新打开了还冒着热气的外卖盒。

这个事情的核心很简单,病人、社会、医院都不愿意多付出,最后倒霉的是所有人。

病人不愿意掏120的钱,于是医院把120承包出去,病人对治疗一不满意就是闹,医生也不敢看病了。

社会对猖狂病人过于袒护(弱者有理,维稳),于是开始限制医生,如果120没承包,我的命令得到贯彻,病人也不会多受苦,可是,这个世界,哪有那么多如果呢?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如果你也是一名医生 | 牲产队》有一个想法

  1. 意味深长。 弱者有时候不出钱,无非是没钱,觉得钱比命重,这个社会有时候需要对弱者有所照顾,这是仁义礼智信的传承,但从来不是说你弱你有理。 孔子有句话没有说错,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