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欧米茄拐点 (Ω)顶端绽放的一代人 | 瞎爷

闪亮的日子刘文正 – 情深缘2·至爱动人回忆

做了一夜梦,梦见自己在青岛,乘坐公交车。

印象里,我好像是很多年没有乘坐公交车了。还有在梦里陪我乘坐公交车的人,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面了。

最有意思的是,我最后上了一辆车,车上躺满了婴儿。每一个婴孩,都穿着干净的碎花的小婴孩服,躺在特制的那种白色的柳条筐里。每一个孩子都很安静。有的嘴里衔着奶嘴。

车上的售票员,也许不是售票员,是管理员,她说,哎呀,这一个,也太胖了吧?

然后,我就醒了。

醒来我就想着这个梦,不知道是因为什么,预示什么,或者昨天我看了什么,做了什么?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

然后我想到了那个电影,或者那首歌曲的名字: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我突然想到,这句话其实可以有另外一种理解:于无声处听惊雷。

01

前两天看到三联生活周刊的主笔王恺在微博上的一段话:

觉得我们七零后现在聚会的主要话题就是我们赶上了改革开放和全球化,吃了很多时代的红利,很便宜上了大学,很便宜买了房,很便宜的从小城到大城市生活,而我们的下一代,似乎,也许,肯定没我们幸运。

也许是真的,多少年之后,回忆我们年轻时代,一段段日子都是发光的。

后面有几条跟帖,都是感慨的话:

我们赶上最好的一段时间,人生中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处于上升期,生活越来越好,大家心中都充满希望。

相对于我们的下一代,我们要在北京,上海安定下来要容易得多。我们的上一代很多要是遵循从哪里来,回哪里去的政策,不得不回到家乡。

这就是日本年轻人的佛系原因,普遍不如他们的父辈,倒也不是便宜的房子,上了便宜大学,而是一旦经济没有增长甚至进入通缩,那种做什么都可以賺钱的时代就一去不复返了,甚至今天买的东西明天后天继续在跌价,资产的财富负效应,賺钱机会的锐减,让每个年轻人都无所适从。

让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跟帖评论的话是是这样说的:

在欧米茄拐点 (Ω)顶端绽放的一代人

这句话未必深刻,但让人印象深刻。因为它表达的直白形象。

这正是我所生活的时代。从物质极端匮乏到物质极端丰富,从精神极端丰富到精神极端匮乏。

想起来微博上的另一个知名的ID潘金莲日记说的一段话:

观当下舆论江河,庙堂熙熙,江湖嚷嚷,千腔万调,亿言兆论。然细听,不过二词而已:自信与喜提。庙堂宣自信,江湖晒喜提。各道各话,互道呵呵。

02

因为刚才那个梦,看到了下面的这首诗:

我在想,也许图片里的诗句,能解读我的奇怪的梦。

想起来前几天,有位睿智的姑娘在我这里的一段留言:

“村上春树小说的男主角大多是单身汉,他们经常独自下厨,做出一大堆精致的绿色食品来款待自己,绝不用速食面来敷衍。这个很让我佩服——敢于下厨不在于手艺好坏,你得热爱生活,有一种旺盛的、昂扬的、绝不苟且的劲头,你对别人不马虎,对自己更加负责——伍迪•艾伦说过,自慰是与最爱的人做爱,自己下厨就是为最爱的人做菜。”

你得热爱生活,有一种旺盛的、昂扬的、绝不苟且的劲头,你对别人不马虎,对自己更加负责。这句话太狠了。

03

我这几天,常常一个人闲暇下来的时候,想起郭德纲的这句话:

人在粪坑里,就别开口争辩了。

其实,无须争辩,有人就把你的嘴给堵上了。用比屎更恶更丑庚臭的东西。

于是,所有的人都沉默,世界变得如某人想象的一样和谐。

于是,常常就会有鲁迅的诗句,从心底里冒出来:世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

04

我还是在困惑一个问题,对人生是应该义无反顾全身投入全情投入,保持一种全面拥抱的感受,还是保持一种冷静的疏离感好?是美酒加咖啡,一杯又一杯,还是像罗大佑的歌,对着一杯百龄坛,回味所谓《闪亮的日子》?

就像哈姆雷特的那句话: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a question.

原谅我,如许年纪,还在思考这样的问题。这本来应该是青春期的困惑。

05

还是潘金莲日记,他写到:

人之于世,终岁吐字,说话无数,果发自家本言者有几?发而不为媚世讨宠、只消言说自家心坎酸甜者又有几?随性散笔,阅识岂可以脚步丈量,志怀何能由纸笔写就。

06

微博上的@徐染说:

“当我看着日落时,我不会说,‘右角的橙色再柔化一点,云彩的颜色再紫一点’。”心理学先驱卡尔·罗杰斯这样描述他观察世界的方式。“ 我不会尝试控制日落,”他说,“只是带着敬畏看它。”

他对人也有类似的看法。他说:“我最满足的经历之一,就是像欣赏日落一样完全地欣赏一个人。”

看到一段话:

我想让你记住的事:

– 你不用那么完美

– 过了糟糕的一天也没关系

– 每一小步都是进展

– 敢于寻求帮助是个优点

– 有人会为你的存在而感激

共勉。


精选留言
  • 13
    周公解梦,虾爷要生二胎了!
    5
    作者
    扶我起来
  • 4
    读后我这个苦逼八零后,颓然倒地心中是五味杂陈。看到配图,突然眼前一硬。快!扶我起来!我觉得八零后还行
  • 3
    好像无话可说,好像无事可做,其实无可奈何花落去
  • 免费给瞎爷解个梦,价值599元。梦是集体无意识和个人无意识结合的创造物。关键词是公交车和婴儿,公交车即是社会上一些公交车事件在瞎爷大脑里无意识的反应,又是对过去青岛美好生活的怀念,也是集体无意识的反应,公交车就是这个国家,大家都在一个公交车上。婴儿就是指的巨婴,这个公交车上拉的都是瞎爷一样的巨婴,瞎爷太胖了。这也是集体无意识和个人无意识的结合。至于竹筐等梦中物品是瞎爷童年的模糊记忆。瞎爷是VIP所以免费。
    2
    作者
    盲人骑瞎马
  • 2
    虾爷早
  • 1
    我开始下厨了。看好自己,不能给70后丢脸,还有10多年可以蹦哒
  • 1
    不管是不是在那个点,其实我们都在走,一边愤恨一边走,一边骂M…F…K一边努力,一边绝望一边希望,一边想随波逐流一边想绽放。 这和年代无关,70,80,90,甚至00后都一样。 为了证明“敢下厨”,啃完课本,晚上我也煎几个蛋
  • 1
    瞎爷上辈子可能是辆公交车,人人都可以上……阶层固化开始了,没有大的革命很难阶层之间流动了
  • 1
    不是所有的大叔都油腻,瞎爷内心如婴孩
  • 1
    ~~我自觉热爱生活,对“值得”的人不马虎,对“最爱的”自己很负责。下厨,我“敢”只是“不喜”“不愿”而已——哪怕一只流黄的荷包蛋,我也完全吃得出仪式感和爱的味道。早逝的梁太太,我相信她也是个热爱生活热爱自己的人。 人做不到满分,精力,时间,热情怎么分配就仁者见仁, 智者见智了。 至于人生,热情拥抱,冷漠疏离,为什么是单选题?对于人生中的阳春白雪和春暖花开,当然拼尽力气去拥抱,对于阴暗,丑陋,虱子,不但疏离,更是避之不及的。 没有谁的人生是单一的,也没有谁能一辈子衣裾飘飘成仙,做永远的白月光,谁都有蓬头垢面,狰狞可恶的时刻,只是这些示不示人罢了。 人生绽放不绽放,顶端还是凹点,是命,是今生,是轮回~~ 抬起头,看向自己心中的神灵。。。 ———坐在公交车上的胡说八道
  • 1
    全情的拥抱投入,冷静的疏离感好,92年的小朋友似乎应该先去全情投入一把
  • 1
    “敢于下厨不在于手艺好坏,你得热爱生活,有一种旺盛的、昂扬的、绝不苟且的劲头,你对别人不马虎,对自己更加负责”,睿智的姑娘写这样的文字,也许是期望遇到这样的男子,一起看日落吧!
  • 盲人就是瞎爷,我是瞎马。
    1
    作者
    我还是骑驴去吧
  • 对生活总是有疏离感的我常常在想,是不是全情拥抱就能快乐一点?
    1
    作者
    不是有首歌唱得,投入地爱一次忘了自己
  • 1
    心事浩茫连广宇?记得好像是
  • 1
    万家墨面没蒿莱,敢有歌吟动地哀……我估摸着这诗作者的名字也快城敏感词了
  • 1
    是Ω还是1,Ω顶是奶头,1是瞎鞭🖕,绽放向前。
  • 1
    瞎爷早上好
  • 1
    瞎爷早,同为70后,确实如你文章所说,赶上了时代的进程!人生如三节草,不知道哪一节最好,唯期待未来岁月静好吧!
  • 1
    失意之人的感慨和得意之人的感慨形成了一个人生太极图!
  • 1
    内外两重天,而我们做的最多的,也只能是,于无声处听惊雷了。 这里没救了……
  • 1
    瞎爷总是梦见在青岛,青岛留下了你的匆匆岁月,留下了你的成长和蜕变的轨迹,可能还有美好的爱情💑,对吧。
  • 1
    进口货好啊……
  • 1
    睿智的姑娘一定很美
  • 谢谢虾爷最后告诉我的那几句话。有种被扶起来的感觉。
  • 油腻的瞎爷内心如同一个嫩胖的小孩
  • 丰子恺:人可以分作三层:一是物质生活,二是精神生活,三是灵魂生活.物质生活就是衣食.精神生活就是学术文艺.灵魂生活就是宗教.
  • 喵个咪的,善个哉的。 该吃吃该喝喝,该死不在球朝上! 这个梦说的实话:都是婴儿,车开到哪里就是哪里,下不了车!专心吃奶!
  • 瞎爷文字传播思想,车喻传道。 婴儿喻指新开悟的力量在生长。
  • 老张搞了个APP叫狐友。据说对手是微博。
  • 婴儿代表新生,公交车代表赶路的人生,神说虾爷你太胖了,所以,你只要减肥了,就能获得新生继续赶路,虾爷加油减肥,不但可以获得新生,还有可能老年得子😊
  • “美丽的松花江/波连波向前方/川流不息流淌/夜夜进梦乡”。🍵 对于宣扬品德人设的各种角色、人物,会有一种近乎本能的警惕和疏离。唯有去伪存真、扬善止恶的智慧值得欣赏、信仰。 一如对七零后的美妇般喜爱,只要她够美。虽然我是八零后。
  • 有些人的面相初看地阔方圆、忠厚老实,再看却是满脸横肉、包藏祸心,到底哪个才是真实可信的人设,估计只能去问初心了。
  • 瞎爷的中国梦
  • 虾爷这个梦,和《年轻的教宗》开头的梦境有点像。
  • 我们是易碎的瓦片,是平凡的代价,所以注定了只能随波逐流。
  • 中年油腻大叔的文字就像是一块风干牦牛肉,难咬,但味美,越嚼越有味道。再配上点小酒,可以天天整
  • 周公解梦:虾爷老来再次得仔
    作者
    胡说。我想起来是因为看电视剧《年轻的教宗》,第一季第一集里,他作为一个婴孩,从无数个酣睡的婴孩堆里爬出来。
  • 瞎爷早,最近心情一直不太好,每天指望看你的文章舒缓了。
  • 人之于世,终岁吐字,说话无数,果发自家本言者有几?发而不为媚世讨宠、只消言说自家心坎酸甜者又有几?随性散笔,阅识岂可以脚步丈量,志怀何能由纸笔写就。 收藏了,谢谢虾爷
  • 换句话说,属于七零后弄潮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都步入四十,没有了那份冲劲儿。
  • 同样,梦,醒,欲返梦,不得。
  • 弥母因子是不是很美?
  • 原来瞎爷也是金莲女士的粉丝啊,我还一直以为只有我总是偷偷地羡慕西门大官人的人生呢。
  • 我几乎天天做梦,无比清晰真实,细节像放大镜,各种人物,有时候觉得是代入式窥探了别人的记忆碎片,幸亏,每次很快就忘了个干净,睁眼那几分钟,梦境像潮水般褪去,所以,生命确实是基因链中的载体吧。
  • 虾爷,我在U的起点
  • 像欣赏日落一样完全地欣赏一个人。
  • 虾爷早上好🌞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