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正准备出门,却看见邻居在走廊里 | 瞎爷

今天6月6日,芒种。

朱伟在微博上说:

今日农历四月二十三,陆游当年诗:“飐飐荷离水,翩翩燕出巢。苔添雨后晕,笋放露中梢。世路千重浪,生涯一把茅。款门僧亦绝,无句炼推敲。”“莫笑茅庐迮,何曾厌日长。饭余飧酪滑,浴罢葛巾凉。落日桐阴转,微风栀子香。贫家犹裹粽,随事答年光。”“飐飐”是摇动,“回风育其飘忽兮,回飐飐之泠泠。”是西汉刘歆《遂初赋》中的句子。陆游诗中还用飐飐:“摇摇楸线风初紧,飐飐荷盘露欲倾。”楸树垂条如线,称楸线。款扣是敲门,迮(zé)是紧迫、狭小,“峡内淹留客,溪边四五家。古苔生迮地,秋竹隐疏花。”是杜甫诗。飧(sūn)者美主人之食,酪是奶酪或果酪。“葺茅为我庐,编蓬为我门。缝布作袍被,种谷充盘飧。”是白居易诗。葺(qì)是覆。该包粽子了,生涯一把茅,随事答年光,闲适心态真好。“年光忽冉冉,世事本悠悠。何必待衰老,然后悟浮休。”也是白居易诗。《庄子﹒刻意》:“生也天行,死也物化。”“其生若浮,其死若休,其神纯粹,其魂不罢。”

好一个“世路千重浪,生涯一把茅。”

理想国发布的微博说,今天“宜等待,忌面面相觑”。

01

昨天是美国著名的短篇小说作家欧亨利去世的纪念日。

很多人对他的印象,是中学课本里的那篇《警察与赞美诗》,最著名的还有那篇《麦琪的礼物》《最后一篇藤叶》。

1910年6月5日,“世界三大短篇小说巨匠”之一、美国现代短篇小说之父欧·亨利逝世,代表作有《麦琪的礼物》《警察与赞美诗》《最后一片叶子》《二十年后》等,其作品有“美国生活的百科全书”之誉。为了纪念他,1918年,美国设立一年一度的“欧·亨利纪念奖”,专门奖励短篇小说的成就。

欧亨利说过这样一段话:每一个人的内心都有过上体面生活的愿望,即使那些沦于社会最底层的人,只要力所能及,都愿意回到比较高尚的生活,人性的内在倾向是弃恶趋善的。

欧亨利的作品关注下层小人物,但绝没有矮化屌丝化这些人。反观我们现在的国内,屌丝的自轻自贱,自我侮辱,人格矮化,真可怜啊。

02

【王小波说】①人活在世界上,快乐和痛苦本就分不清。所以我只求它货真价实。②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的无能的愤怒。③与说话相比,思想更加辽阔饱满。④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⑤生活是天籁,需要凝神静听。

作家格非说:人的心就像一个百合,它有多少瓣,心就有多少个分岔,你一瓣一瓣地将它掰开,原来里面还藏着一个芯。人心难测,说的就是这个意思。一个人看透生死倒也容易,毕竟生死不由人来作主,可要真正看透名利,抛却欲念,那就难了。

03

王德威这样评价苏童:

苏童的魅力何在?他引领我们进入当代中国的“史前史”,一个淫猥潮湿,散发淡淡鸦片幽香的时代。他以精致的文字意象,铸造拟旧风格;一种既真又假的乡愁,于焉而起。在那个世界里,耽美倦怠的男人任由家业江山倾圮,美丽阴柔的女子追逐无以名状的欲望。宿命的记忆像鬼魅般的四下流窜,死亡成为华丽的诱惑。——《南方的堕落与诱惑》

04

茨冈女神在微博里这样说:

韩松落说林青霞:她不是完人,她是女人。春有春的甜美,也有春的暴烈,寒意犹在,暴雨将至,满怀的青春,其实是满怀的不甘和不安。所以要等,所以要忍,一直要到春天过去,到灿烂平息,到雷霆把她们轻轻放过,到幸福不请自来,才笃定,才坦然,才能在街头淡淡一笑。春有春的好,春天过去,有过去的好。

我总觉得,对一个男人来说,这是一种童年视角。

05

微博上看来小故事:

作为高中班主任,学校里的“小情侣”见得不算少。看到“可爱的情话”,一时间想起的,都是他们。

1、

某对儿小情侣被请来办公室喝茶,老师刚说了个开场白,男孩儿就抢话道:“老师,反正,所有责任都在我,跟她没关系。是我死缠烂打穷追不舍,她心软可怜我才答应我的。

所有罚我一人儿受,除了您要说让我不继续喜欢她我实在做不到,其它的,您怎么罚都行。但是还有个情况我必须得跟您反映,其实追她的男生挺多的,给她烦得够呛。

他们那种行为才真叫影响人呢,我现在就可以给您列一名单儿,您最好能挨个儿照狠了处理…”

2、

一男生暗恋某女生,找我倾诉心事。

他有句话是这样说的:“那天她趴桌上哭,那是我第一次亲眼看见她哭。我当时就觉得吧,我心里有一个水龙头突然被拧开了,出的全是滚开的水,砸在我心脏上最嫩的那块儿肉上”

3、

某班班主任约谈班内一对儿小情侣。

班主任:“在你们这个年纪,其实还不懂什么是真正的爱…”

男孩儿截住老师的话:“老师,自从我俩在一块儿,我就再没舍得吃过方便面里的肉渣儿和奥利奥中间的奶油,这还不是爱吗您说?”

4、

我们班一女孩儿和外班一男生是一对儿小情侣。很高调,老师们都知道他们俩。无关细节暂且不表,只说某日,女孩儿手指意外受伤,在医务室处理。

片刻,男孩儿风风火火冲进来,蹲在女孩儿旁边,什么也不说,只很忧心地看着,但又不太忍看的样子。

伤口处理完后,我们一起回教室。我走在前面,他俩走在我后面。

女孩儿和男孩儿打趣:“都说十指连心,我这心也没啥感觉啊,没连上啊”

男孩儿略带哽咽地接话道:“连上了,连我心上了”

5、

还是他俩。

某日,女孩儿哭哭啼啼来找我,说那个谁(她的他)打她了,还让我看淤青一片的胳膊。

我当时就火儿了,只觉得血往头上涌,拉着女孩儿就去找男孩儿的班主任要说法。男孩儿的班主任和我私交很好,当即把男孩儿找来。男孩儿很委屈地告诉我们,其实就是因为给女孩儿买麦当劳,女孩儿要中薯条,他买成了加大的,女孩儿就不干了,边骂他边蹦着高儿挠他,后来挠得实在太疼了,他本能地一挡,女孩儿摔在地上,胳膊才磕成那样,他都道了很久的歉了。

我问女孩儿是不是这样,女孩儿承认。这种情况,我和男孩儿班主任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劝说:以后不论什么问题,谁都不可以动手。

隔日,女孩儿又来找我,说男孩儿给她写了封道歉信,特意来拿给我看。上面有段话是这么写的:“我发誓,以后不论麦当劳的点餐员怎么劝我,我都绝对不听她的了。这辈子,我保证让你想吃中薯条的时候就吃中薯条,想吃大薯条的时候就吃大薯条。

但是有一点你真的冤枉我了,我真不是因为点餐员漂亮才听了她的话换成大的,你点了一百五十多块钱的吃的,还不让我用笔记,我满脑子都是你点的吃的,怕买错了,买漏了,点餐员长什么样,我确实没工夫儿看。有工夫儿我也不看,不在一块儿的时候,我所有的工夫儿都用来想你,还觉得远远不够呢”

6、

这个不是学生,是路人对话。

某日在外就餐,邻桌是一对儿第一次见面的相亲对象。

因为很近,两个人说话声音也不低,所以我完全能听到。能感觉出,虽然是相亲,也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他们都很满意对方,全程相谈甚欢。

就在他们结账后即将离开之前,女方突然问男方是否抽烟。

男方没有即刻回答,而是反问:你能接受抽烟吗?

女方不假思索地答道:“别人不行,要是你嘛,可以抽一点.”

ps:

每个人的青春都或多或少烙着这样懵懂青涩的印记,当时只道是寻常,但长大后再回首,才会感知到其中的无限美好。

我也从那个年纪走过,也许我甚至比现阶段的他们更能知道这些不经意的小美好其实有多么珍贵。但是,不强压,不代表“不作为”、“不引导”。

无论我作为老师,怎么去看待和处理这个问题,也无论他们的这一段段懵懂的感情最终会走向何方,我都希望我能够尽力去保护和珍惜其中这些小小的美好,让它们尽量完好和干净地留存在记忆里、岁月中,供日后怀想。

我的回答本身,也只是对这些被我悉心记下的“小美好”的简单记录和分享,不能说明任何,仅但愿能给看到它们的你们心上增添一点点的甜。 也需要再次重申,千万不要误导看客。尤其是各位可爱的小同学们,还是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毕竟你们都是社会主义接班人…


精选留言
  • 1
    看不懂,也许是我根本不懂什么叫做爱。
    4
    作者
    你只懂得ML
  • 2
    二维码被虾爷挡住了
  • 2
    今天5月20号?
  • 1
    已经清晰:该作者年轻时一定是枚不折不扣的情种~
  • 1
    今天虾爷有点甜啊
  • 快烤熟了!
  • 看到十指连心,就泪目了……
  • 再见瞎爷,每天活着才有生趣
  • 犹忆花间初识面。少年的爱真美好!
  • 好好考试,准备好做优秀的共产主义接班人!
  • 虾爷当过老师,是为今天开始的高考加的作料啊
  • 这图片猛看像冬雨
  • 多情却被无情恼
  • 好甜啊,虾爷
  • 是因为身体越来越容易过敏的缘故吗?文字愈发清新细腻了
  • 咳咳,瞎爷又恋爱了
  • 明天初选接班人。
  • 我生在男女生不说话的年代,青春一片空白……
  • 吼吼吼~!虾爷开始贩卖“鸡汤”了。
  • 昨天傍晚时我看到楼上50多的小个老公紧紧拉着大个老婆的手,走在小区门口马路上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