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和任正非的烙印 | 登峰造极520

不会拼图,嘿嘿。

浓眉大眼的任总和一头金发的川普谁更有型?

很多事,不要看今天闹腾的多么热闹,多么玄乎,其实伏笔早已写好。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不管任正非承认不承认,特朗普都把华为当做毛衣战的“抓手”。

大敌当前,五年之后,任正非再度密集接受媒体采访,一层层揭开笼罩在华为身上的面纱。

面纱下就是皱纹。

皱纹如山河沟壑,写尽岁月。

1

任正非,生于1944年;特朗普,生于1946年。算作同龄人。

特朗普是含金钥匙出身的“花花公子”,尽管他一直刻意把自己称为在纽约“市郊”长大的孩子,父亲只是一名给穷人造廉价房起家的普通地产商。

相比之下,任正非才是24K纯屌丝。

他祖籍浙江金华,父亲大学毕业后分到国民党的一个军工厂里当会计。抗战中,军工厂转移到贵州安顺,他就在那里结婚安家。因为这重身份,一家人在1949年后吃尽了苦头。

无论穷富,都要送孩子读书。

1959年,13岁的特朗普被送到总部设在纽约康沃尔的纽约军校,一直到他18岁。

特朗普赢得了两年的精英学员奖和四年荣誉学员,因为他的体育成就令人印象深刻。他擅长篮球、足球和棒球。

毕业之前,他物色了两个棒球队和西点军校。但他先是去福特汉姆学院,然后是沃顿商学院,通过造假,谎称有骨刺,逃过了去越南服役。

任正非则是阴错阳差地去服了役。

按理说,他的家庭出身与军队无缘,但历史充满巧合。

1963年,任正非考上了重庆建筑工程学院(现重庆大学)。分配工作时,遇上新成立的基建工程兵需要人才,而他专业正好对口,就入伍当了兵。

基建工程兵是一个新兵种,成立于1966年8月1日。因为“文革”造成地方混乱,调度困难,但是一些国家重点工程还得建设,所以就决定把一些施工队伍整编成部队,便于指挥。

通俗讲,基建工程兵其实就是穿着军装的施工队,主要担负国防工程的施工任务,比如建造军用飞机厂、航空发动机制造厂等。总理还给他们题了词:劳武结合,能工能战,以工为主。

所以,特朗普和任正非的对决可看做是逃避兵役的军校毕业生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基建工程兵的对决。

 

2

 

1978年,特朗普开始闯荡曼哈顿,尽管声称出生于普通人家,没见过大世面,但他甫一出道就手握20万美元。

特朗普的生意经见于他40岁那年出版的《The Art Of The Deal》,曾经数十次登上《纽约时报》最畅销书榜。

他继承了父亲的一些特质:精于计算、遇事强硬。

我父亲知道这行的所有价格,没有人骗得了他。

这种强硬好斗来自于每一次交锋,对象包括政府、对手、工人、律师、生意伙伴、媒体。

有一次,承包商想要在原来要价的基础上索取额外报酬,特朗普直接打电话,“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把活儿给我干好,立马走人。你听着,你提的这些额外报酬简直就是在宰我。有事直接联系我,如果你再敢玩花样,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对付工人,他软硬兼施,“特朗普公司以后会有很多活让你们做,这一点任何其他一家公司都办不到,别人破产的楼我都会接手重建,所以把这次活干好,以后还有很多机会。”

他评价自己是“基本来说,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谁对我好,我也对他们好”。“但是,如果有人对我态度恶劣,或者不公平,甚至想利用我,我的原则就是有力反击”。他坚信,虽然这一过程可能有风险,可能疏远某些人,但是“事情到最后都会出现转机。”

很快,以第五大道725为地标的特朗普财富帝国拔地而起。

3

 

特朗普如愿成为了一个亿万富翁。任正非却一门心思要做技术尖兵。

任正非入伍后,再次回到了家乡。贵州安顺被确立为011航空工程的所在地,而他所在的部队正好承担了这项工程的施工任务。

后来,美国指摘华为与军方有联系,很大程度上是源于任正非的这段经历。所以,他在接受采访时,经常有意隐去这段经历,只说自己工作的起点是“四三方案”。

“四三方案”包括26个大型的工业项目,其中有四套化纤厂。就是这时候,任正非跟随部队,调去参建辽阳石油化纤厂,开始了他的东北故事。

当时,辽阳石油化纤厂从德国、意大利和法国三个国家引进设备。为摸透这些机器设备,任正非下足了功夫。

后来,回忆在东北的日子里,他有两点体会:一是接触了世界最先进的技术;二是吃着世界上最大的苦。

学习使人快乐,也使任正非暴得大名。因为用数学推导的方式,推导制作出一种仪器,他的事迹被媒体广泛报道。

如《文汇报》的标题是《我国第一台空气压力天平》:

解放军基建工程兵某部青年技术员任正非在仪表班战士的配合下,研制成功我国第一台高精度计量杯准仪器——空气压力天平,为我国仪表工业填补了一项空白……这种仪表是最近几年刚出现的,目前世界上只有几个工业发达的国家能制造。

34岁时,任正非被选为解放军科技人员的代表,参加了1978年3月份召开的全国科技大会。在6000名代表中,35岁以下的人只有150多人,占2.5%。

那年,特朗普刚谈成了人生中的第一笔订单。

 

4

 

进入1980年代后,特朗普频频亮相传媒,塑造自己的形象,名声大噪。从那时起,他就坚持不懈地抨击美国政客“软弱愚蠢”。

在1987年的《大卫深夜秀》(Late Night with David Letterman)中,他痛斥日本、沙特、科威特等国占尽美国便宜。

那年9月2日,他甚至买下《纽约时报》的整版广告,刊登了一封致美国民众的公开信。开宗第一句:“日本和其他国家占美国便宜占了几十年。”

全文痛批美国对外政策,称美国政客斥巨资保护日本,干涉波斯湾,换回的唯有全世界的嘲笑:沙特人连自己的扫雷舰都不让美国用;而日本人搭上便车,趁势经济崛起,保持日元低位,甩下巨大的贸易赤字让美国人承担。

随后,特朗普接受CNN名记者Larry King的采访时,反复强调,美国通过当下的世界贸易体系,“每年都在损失2000亿美元”,“很亏”。

Larry King问特朗普,在他买下《纽约时报》整版,发表痛斥美国对外政策的公开信之后,收到的是什么样的反应?

特朗普答:“我们接到好几千通电话。我们受到巨大支持。我从来都没见过这样的事。我真的从来,从来做梦也没想到,就在报纸上登一则广告,说‘喂,我们在犯错,我们本该这么这么做’,能激起这么大反响。”

当特朗普指点江山时,任正非失业了。

1981年10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始第七次大裁军。按照当时中央明确规定,所属部队按系统对口集体转业到国务院有关部和所在省、市、自治区。基建工程兵都归口到国务院的各个工业部。

其中基建工程兵31支队本应该合并到三机部,但没有谈成。当时,王震是主管三机部的副总理,建议把部队改做施工队伍,移驻深圳。

就这样,基建工程兵第31支队约12000人,都奔赴深圳南头区(现南山区),负责建设直升机机场和南油工业区。

任正非的前妻孟军是深圳南油集团高管,加之他又跟31支队的领导是老熟人(曾一起在贵州修建011基地),借此他“暗度陈仓”,以32支队团副的身份,进了南海石油后勤服务基地。

1983年,任正非转业,出任南油集团下面的一家电子公司任副总经理。在一笔生意中,被人坑了,200多万货款收不回来,被“炒鱿鱼”。

屋破偏逢连夜雨。妻子也与他离了婚,上有老下有小,还要兼顾6个弟弟妹妹的生活,任正非的人生陷入谷底。

1985年,经辽宁省农话处一位处长的介绍,任正非开始代理香港鸿年公司的HAX交换机,挣到了一些钱,他想单干。

1987年9月15日,43岁的任正非找朋友凑了2.1万元在深圳注册成立了华为技术有限公司。

 

5

 

一年后,即1988年,里根行将结束第二任期的一年,美国遭遇财政赤字、贸易逆差、通胀压力等难题。

那时,美国的头号贸易对手是日本。

在《奥普拉脱口秀》中,特朗普历数日本汽车和录像机横行美国市场,他痛陈华盛顿精英们的政策让外国人活得像国王,美国自身却连年坐失几十上百亿美金。

奥普拉问:“你这听上去像是总统范儿的政治演讲,你会不会竞选?”

特朗普说:“可能不会马上,但我永远不排除参选的可能,我真的受够了眼看美国被敲诈。如果我参选,我赢面很大,我觉得美国人也受够了眼睁睁看着美国被榨干。如果我当选,从那些25年来占尽美国便宜的人身上,美国会把很多很多钱挣回来,相信我,这一切会改变。”

三十年后,特朗普真成了美国总统。“中国”替代“日本”,成为他演讲台上的关键词。

华为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通信设备制造商,市场遍及170多个国家,为30多亿人提供服务。任正非成为世界级的商业领袖。

特朗普对华为发出禁令后,外媒让任正非隔空评价,他说:

我认为特朗普是伟大总统,但是在全面考虑引进外国资金到美国方面思考不足。这与华为无关,我是站在一个外人的角度评价他。

身份转换,但他们思维模式未曾改变。他们都有始于1980年代的烙印。

参考资料:

1.《富豪政治的悖论与悲喜》,世界知识出版社,陈晨晨2.《任正非的东北往事》,公众号“8字路口”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