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金莲:在泥淖里偷欢 | 书房记

上周,书房菌推送了一篇《西门庆:在高潮时死去》,得到了读者们的热烈响应,于是,本菌决定给喜欢《金瓶梅》的读者再来一波福利,这次我们说说潘金莲,希望大家继续支持~

潘金莲是《金瓶梅》中的女一号。终其一生,她都是利用自己的身体作为唯一的资本,在生存、发展中改变自己命运,以争取自己幸福的权利。观潘金莲这一生,她只有在身体欲望的满足中,才感知到自己的存在……

1、 潘金莲的身世

潘金莲是南门外潘裁缝的女儿,排行六姐,自幼便是一美人胚子,缠得一双好小脚,人称“金莲”。

潘金莲九岁那年,父亲不幸早逝,做娘的将她卖给王招宣府上作使女,学学弹唱、写字之类的。

十二三岁时,潘金莲就在王招宣府上学了会描眉画眼,傅粉施朱,梳一个缠髻儿头,着一件紧身衫,出落得亭亭玉立。

潘金莲十五岁那年,王招宣还没来得及收用她,便谢世了。

于是,潘母又将她三十两银子转给那财主张大户。

这张大户是个典型的“妻管严”,他的大老婆余氏属“母老虎”一类的女人。

潘金莲十八岁时,已是脸如桃花的大美人,张大户几次三番欲收她为妾,都被余氏“一票否决”。

一天,余氏到邻居家赴宴之机,张大户悄悄把潘金莲叫到房中“收用了”。潘金莲没有反抗张大户,知道这是迟早的事。

张大户自收用金莲后,就添了五样病症:腰添疼、眼添泪、耳添聋、鼻添涕、尿添滴。主家婆知道张大户的病因后,大骂张大户数日,又将金莲苦打几番。大户深知余氏不容此女,赌气之下,不但不算买金莲花的三十两银子,反而要倒贴嫁妆,将潘金莲许配给了在他家门面房租住的武大郎。

这武大,人称“三寸丁谷树皮”,出了名的矮、丑。

书上说:自从娶的金莲来家,大户甚是看顾他。若武大没本钱做炊饼,大户私与银伍两,与他做本钱。武大若挑担儿出去,大户候无人,便踅入房中,与金莲厮会,武大虽一时撞见,亦不敢声言。朝来暮往,如此也有几时;

大家注意一下,张大户将潘金莲嫁给了武大郎。张大户老婆见潘金莲嫁人了,以为张大户与潘金莲断了干系,便不再追究。

其实,张大户仍然与潘金莲保持着私通关系,这一点武大郎是知道的,他深知他的一切都是张大户给的,这也是明朝的一种“契约精神”吧。所以,武大郎每天早出晚归躲得远远的。

只要武大郎前脚出门,张大户就后脚进门。然后,和潘金莲啪啪啪……

不久,张大户纵欲过度患阴寒症(纵欲)而死,余氏察觉原因后怒令家仆将潘金莲、武大郎赶出张府。武大郎只好带着潘金莲搬往紫石街,这一年潘金莲年二十五岁。

武大郎每天早晨出去卖炊饼,到晚方归。而潘金莲却在帘子下一边磕着瓜子,一边唱着情色小曲:“乌鸦怎配鸾凤”,“粪土上长出灵芝”。还故意把一对小金莲露出来,勾引得浮浪子弟每天在门前油嘴滑舌,无话不说,因此武大觉得在紫石街又住不牢,于是搬离紫石街,在县西街——清河县最繁华的地段租了上下两层四间房屋居住。

潘金莲和西门庆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2、 潘金莲心中的“白马王子”是谁?

武大搬到县西街后,一日,在街上遇到了自家兄弟武松。兄弟大喜,邀请到家,叔嫂相见。武松见妇人十分妖娆(究竟有多美呢?书中开篇这样写道:芙蓉面,冰雪肌,生来娉婷年已笄。袅袅倚门余。梅花半含蕊,似开还闭。初见帘边,羞涩还留住;再过楼头,款接多欢喜。行也宜,立也宜,坐也宜,偎傍更相宜),只把头来低着。潘金莲看了武松身材凛凛,相貌堂堂,身上恰似有千百斤气力,心里便寻思道: “一母所生的兄弟,怎生我家那身不满尺的丁树,三分似人,七分似鬼,奴那世里遭瘟,撞着他来?如今看起武松这般人物壮健,何不叫他搬来我家住?想我嫁得这等一个,也不枉了为人一世。这段姻缘却在这里了。” 

接下来,潘金莲便急于打听武松是否“别处有婶婶”、“青春多少”?原来这武松不仅未婚配,还长潘金莲三岁。于是,潘金莲就设法让武松搬来家中住,武松盛情难却,答应了下来。这妇人听了心里乐开了花,“强如拾得金宝一般欢喜”。

不觉过了一月有余,一日这雪下到一更时分,却早银妆世界,玉碾乾坤。次日武松去县里画卯,直到日中未归。武大被潘金莲赶出去做买卖,央及隔壁王婆买了些酒肉,去武松房里烧了一盆炭火。心里自想道:我今日着实撩斗他一撩斗,不怕他不动情。”

只见那妇人独自冷冷清清立在帘儿下,望见武松归来,忙推起帘子,迎着笑脸嘘寒问暖。入门后,武松自行把帽子拿下来,把雪拂拭掉,挂在墙壁上;又解了缠带,脱了棉袄;脱了油靴,换了袜子,穿上棉鞋,便搬了个凳子在火盆边烤火取暖。潘金莲一直紧随其后想要帮忙,可是被武松拒绝了。潘金莲早让迎儿(武大郎与前妻的女儿)把闩了前门,关了后门,自己却把熟肉热菜摆到桌子上准备开吃。

喝酒大戏,正式开始了。潘金莲端着酒说,请叔叔满饮此杯,武松接过去一饮而尽。潘金莲说天气寒冷,请叔叔再饮一杯,成双成对的酒,武松又是一饮而尽。连筛了三四杯饮过。那妇人也有三杯酒落肚,哄动春心,哪里按捺得住。此时,潘金莲的欲望就像那盆炭火一样,而武松的心情就像外面的雪一样冰冷。

一径将酥胸微露,云鬓半乱,也不管武松的心情如何,就到桌前倒了一杯酒,然后看着武松说:“你若有心,吃我这半盏儿残酒。”武松把酒夺过来,泼在地下说:“嫂嫂不要恁的不识羞耻!我武二眼里认的是嫂嫂,拳头却不认的是嫂嫂!”之后随手一推,险些把潘金莲推到在地。

潘金莲勾搭武松不成,又被抢白了一场,在里间屋里又伤心又生气又憋屈,哭得眼睛都红红的,只正是: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情恋落花。

3、 金风玉露一相逢 ——

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一日潘金莲用叉竿收帘关门,一阵风吹过,手拿不牢,叉竿滑落,不偏不正打在正从帘下经过的西门庆头上。

西门庆待要发作时,回过脸来看,却不想是个美貌妖娆的妇人,见了,先自酥了半边,那怒气早已钻入爪洼国去了,变颜笑吟吟脸儿,反倒笑着说“倒是我的不是,一时冲撞,娘子休怪”,完全揽责任于自身;以至潘金莲请他不要见责时,西门庆却站立行礼,两手抱拳作揖说“小人不敢”;临去也回头了七八回,方一直摇摇摆摆,遮着扇儿去了”;以至“自从帘下见了那妇人一面,到家寻思道:‘好一个雌儿!怎能勾得手?’”对于阅人无数的西门庆究竟是看到了什么,这样令他神魂跌倒呢?书上有写道:“行坐处风吹裙袴”,“更有一件紧揪揪红绉绉白鲜鲜黑裀裀,正不知是甚么东西”。原来是……

不巧,这一幕正好被对面卖茶的王婆子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西门庆来找王婆子打探,王婆子装着不知道:“西老板,吃个梅(媒)汤?”“西老板吃个合堂汤”

句句点到为止,就是不说破。

吃了茶,也不收钱,只挂账,不怕他不来。

终于有一天,西门庆又来吃茶时递过一两银子(约1000元人民币)说:“干娘你帮我说成这件事,我送你十两银子(约10000人民币)。”

王婆就说:要想成必须“五件”俱全才行,是哪五件?“潘驴邓小闲”:一是潘安的貌,而是驴大行货,三是邓通般有钱,四要青春年少,五要闲工夫磨,都全了,此事便获得着。

西门庆底气十足的说:“不瞒您说,这五件我都有。”

王婆子怕此事没十成把握,于是马上又顺口说出一个“十光”来。

王婆讲完这十光,西门庆大喜道:“妙计。”

当西门庆在王婆家正式“勾搭”她时——(故意用衣袖将筷子拂到地下,蹲下去捡筷子,乘机摸潘金莲的脚)那妇人便笑将起来,说道:“官人休要罗唣!你有心,奴亦有意。你真个要勾搭我?”西门庆便跪下道:“只是娘子作成小生。”那妇人便把西门庆搂将起来。当时两个就王婆房里,脱衣解带,共枕同欢。

正似: 交颈鸳鸯戏水,并头鸾凤穿花。喜孜孜连理枝生,美甘甘同心带结。将朱唇紧贴,把粉面斜偎。罗袜高挑,肩胛上露一弯新月;金钗倒溜,枕头边堆一朵乌云。誓海盟山,抟弄得千般旖;羞云怯雨,揉搓的万种妖娆。恰恰莺声,不离耳畔。津津甜唾,关吐舌尖。杨柳腰脉脉春浓,樱桃口呀呀气喘。星眼朦胧,细细汗流香玉颗;酥胸荡漾,涓涓露滴牡丹心。直饶匹配眷姻偕,真实偷期滋味美。  

西门庆与潘金莲天天躲在王婆子家里幽会。不到半个月,满街的街坊邻居都晓得了,只瞒着武大郎一个不知。

话分两头,且说本县有个小的,年方十五六岁,叫做郓哥,那小厮平时卖些水果,话说这一天,郓哥提了一箱儿雪梨来寻西门庆,被王婆打骂了回去,这小厮一生气就找到了武大郎,奸情败露了。

而当武大来捉奸时,西门庆慌得只知道“仆入床下去躲”,潘金莲提醒他闲常时“卖弄杀好拳棒”,叫他不要当“纸老虎”。

一时间使西门庆也感到不及她有“智量”,也觉得自己“枉自做个男汉”于是站出来,飞起一脚,踢翻了武大,夺路而走。

试想一下,如果西门庆与武大郎达成某种“契约”,那么也不会惹出后面的麻烦。

话说武大被西门庆一飞脚踢到中心窝,口里直吐血,睡了五天不能起床,他对潘金莲说:“我兄弟武二,你须知他的性格,你若肯可怜我,早早扶得我好了,他归来时,我都不提起,你若不看顾我时,待他归来,却和你们说话。”

潘金莲、王婆、西门庆三个人都害怕武松回来找麻烦,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毒死武大,毁尸灭迹。

武大死后,西门庆就娶了孟玉楼(第三任太太),燕尔新婚,如胶似漆,早把潘金莲打靠后了。潘金莲在家望眼欲穿,心烦意乱,“挨一日似三秋,盼一夜如半夏”,托玳安(西门小厮)带信,请王婆帮忙,终于将西门庆请了来, 她含情脉脉的对西门庆说:“奴家又不曾爱你钱财,只爱你可意的冤家,知重知轻性儿乖。(第八回)”西门庆三言两语把潘金莲哄住了。

西门庆娶潘金莲,是没有赚头的,只会增加他的负担,而他前面娶得几个老婆,个个都是赚的,婚姻已成为他投资获利的重要手段渠道。

按说潘金莲的条件来看,虽然长的漂亮,但是达不到“婚姻投资”的标准。

那么,后来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西门庆娶了潘金莲,书上写道:

王婆拿着武松寄回来的一封信,说武松不久将要回来,那西门庆不听万事皆休,听了此言,分门八块顶梁骨,倾下半桶冰雪来。

怎么办呢?王婆出主意:“趁武松没回来,你一顶轿子把她娶了家去。”

由此可见,西门庆娶潘金莲不是为了增加收益,是为了避免风险,免得武松回来后多事。

回到潘金莲,从她对武松的倾慕,对西门庆的可意,可以看到她的炽烈情欲所催发的身体意识在觉醒,有令人同情与令人佩服的地方,因为我们没有理由让她一辈子守着一个不爱的丈夫以保持其忠贞的名节,假如不论她所爱非人,她所追求的并非完全是“恶”。

4、 潘金莲的生存之道——“淫”

潘金莲嫁到西门府,第一次和吴月娘见面:

吴月娘(正室)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着潘金莲,顿时被她的美貌与掩饰不住的风骚惊呆了,书上是这样写的:从头看到脚,风流往下跑,从脚看到头,风流往上流。”

这般标致,十分风流。

吴月娘看了一回,口中不言,心内想道:“长这样漂亮啊,怪不得那强人爱她。”

下面,我们来说说潘金莲面临的窘境:吴月娘是嫡妻,在经济上享有特权,她可以凭着名分和财产,在这个家里活得很好;即便面对丈夫的冷淡,她也可以处之泰然。孟玉楼(三老婆)、李瓶儿(六老婆)都是富孀,她们出手大方、广结人缘,同样靠着金钱,维持着在家庭中的体面。李娇儿是妓女出身,攒了不少“体己钱”,丈夫不喜欢也罢,她在这个家里照样吃穿不愁。

潘金莲则不同,同样是寡妇再嫁,她没能带来一个铜钱!她的一切吃穿用度,全都仰仗于西门庆。如果失去他的爱,她在这个家庭中将毫无地位,活得很惨!

因此,潘金莲的危机感一定是最强的,加上她以前在张大户家里时,是早就吃了大老婆亏得,知道大老婆的狠气。

怎么办呢?

在书上说:这潘金莲“第一好品萧,二人女貌郎才,正在秒年之际,凡事如胶似漆,百倚百随,淫欲之事,无日无之。”牢牢地捕获西门庆。

她要利用自己的唯一优势和武器——色相,把丈夫紧紧拉在身边,绝不容许别的女人染指!

为了争宠,潘金莲设计惊死瓶儿(西门庆第六个老婆)之子官哥,导致李瓶儿之死,为了讨好西门庆,她不停地变换花样儿,不断的制造新奇,以刺激西门庆麻木的器官,有些稀奇花园样连西门庆都没见过,书上写道:

西门庆要下床溺尿,妇人还不放,说道:“我的亲亲,你有多少尿,溺在奴口里,替你咽了罢,省的冷呵呵的,热身子下去冻着,倒值了多的。”西门庆听了,越发欢喜无已,叫道:“乖乖儿,谁似你这般疼我!”于是真个溺在妇人口内。妇人用口接着,慢慢一口一口都咽了。西门庆问道:“好吃不好吃?”金莲道:“略有些咸味儿。你有香茶与我些压压。”西门庆道:“香茶在我白绫袄内,你自家拿。”这妇人向床头拉过他袖子来,掏摸了几个放在口内,才罢。正是:侍臣不及相如渴,特赐金茎露一杯。

我不相信西门庆的尿和别人的尿有什么不同,我不相信潘金莲真的爱喝尿,她依然选择喝尿只是为了讨好西门庆,为了标新立异,为了巩固宠妾的地位,如此而已。

但再怎么说,西门庆也总不至于被潘金莲一个人霸着不放吧。

所以,潘金莲掩护西门庆与春梅偷情,掩护西门庆与李瓶儿偷情,掩护西门庆与宋惠莲偷情,在西门庆梳笼李桂姐后留在妓院夜夜笙欢两个月不回家,不甘寂寞的潘金莲便(第十二回中)开始与府中琴童私通;与西门庆的女婿陈敬济于卷棚间偷情幽欢(在第五十三回中)。就是在西门庆病重的那几日也“晚夕不管好歹,还骑在他身上,倒浇蜡烛掇弄,死而复苏者数次。最后,(西门庆:在高潮时死去)加速了西门庆的死亡的速度。

到了西门庆死后,她又与西门庆的女婿陈敬济打得火热,还怀上身孕。

丑行曝光后,大娘吴月娘趁机将潘金莲逐出西门府。

潘金莲又被转卖到茶坊王婆那,很快又与王婆刚成年的儿子王潮儿勾搭上弄得床响的咯吱咯吱的,王婆子问是啥响声,王潮儿道;是猫咬老鼠。

所以评论《金瓶梅》的张竹坡,在评价潘金莲时,说她“不是人”。

5、人活一张皮

不过,潘金莲这个“万恶”的女人,也还有她的人格尊严。

比如,一次元宵节,吴月娘带领众妾到她的大妗子家吃酒赏月。忽然下起雪来。吴吩咐小厮回家给“娘儿们”取皮袄,而吴月娘忽然想到,在所有妻妾中,惟独潘金莲没有皮袄。吴月娘吩咐,把当铺里人家当的一件皮袄拿来给潘金莲穿,这在潘金莲看来,是件很丢面子的事,因此当众发誓:“有本事,到明日问汉子要一件穿,也不枉的。平白拾人家旧皮袄披在身上做甚么!”

还有书中第78回,潘金莲过生日,潘姥姥来祝寿,下轿付不起轿钱,来找女儿讨。

潘说:“你没轿子钱,谁叫你来?恁出丑百划的,叫人家小看?……指望我要钱,我那里讨个钱儿与你?你看着,睁着眼在这里,七个窟窿倒有八个眼儿等着在这里。今后你有轿子钱便来他家,没轿子钱别要来。料他家也没少你这个穷亲戚,休要做打嘴献世宝,关王买豆腐–人硬货不硬。……驴粪蛋面前光,不知里面受恓惶!”

说得潘姥姥呜呜痛哭。——潘金莲说这话时,心中一定也在流泪。

其母潘姥姥曾向丫鬟春梅抱怨女儿不孝,春梅说了两句公道话:俺娘(指潘)性格争强,不伏软。别看她没钱,俺爹(指西门庆)大把的银子放在屋子里,俺娘连正眼都不瞧一瞧。遇上买东西需要钱,便“明公正义”问爹要,从不“瞒藏背掖”的,“教人小看了”!

春梅还举例说,有一回潘姥姥付不起轿子钱,吴月娘对潘金莲说:你管账,写在账上好了(意思是记在公用账上)。然而潘金莲却一根儿筋,说:“他(西门庆)的银子都有数儿,只教我买东西,没教我打发轿子钱!”   

从这些描写来看,潘金莲自有她做人的原则。她的争强好胜,也包括在金钱面前保持自尊:我没钱,但绝不偷鸡摸狗,藏藏掖掖,因私废公——哪怕我掌管着日用账目,做点手脚如探囊取物一般!  

6、 潘金莲悲情结局——

人生若只如初见

《金瓶梅》第八十七回中,作者便让潘金莲的“梦中情人”再度现身。那武松来到王婆家中,与王婆以一百两银子成交,说是要娶潘金莲,还给了王婆五两银子的小费。

潘金莲信以为真,心中窃喜道:“我这段姻缘还落在他手里。”谁知这是武松之计,最后,武松要了她与王婆的命。至此,《金瓶梅》中的第一肉弹潘金莲“消香玉损”。

张竹坡对潘金莲评价的非常到位,他说:作者写潘金莲,不用一处钝笔。对她的行止、心理、话语,作者处处用灵动之笔来刻画其风韵与妙趣。熟悉《金瓶梅》的人,想必都有一个共同的阅读经验:只要潘氏一出现、一开口,文章必然会风生水起、摇曳多姿、满纸烟华,令人读之忘倦。

从第一回的“想这段姻缘却在这里了”,到最后的“我这段姻缘还落在他手里”,我们不难看《金瓶梅》的作者笑笑生给潘金莲假设的真正的心仪情人其实是武松也!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由此可见,潘金莲到最后仍然可见其真性,读之令人鼻酸。

伊人已去,空留袅袅余香,赶上那样一个时代,在“谋生亦谋爱”的路途上,颠沛流离。这种谋求显得格外艰难,在腾挪闪躲中,也曾看到微茫星光,在辗转跌宕中,滋生出不管不顾的欲念贪望,于生命大有妨害;她伤痕累累, 甚至血肉模糊。


精选留言
  • 3
    精彩!很喜欢!
  • 《金瓶梅》中对那群女人的描写,取得的成就确实可以跟《红楼梦》比。其实很容易把她们写得很好色,但在《金瓶梅》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举止、口吻、心里的小九九等等。比如潘金莲是个恶人,但她是真的,做事从不掩饰自己。李瓶儿胆小柔弱,通过退一步博得好感,但这种做事方式,不要说在明代,在现在也是行不通的。她就是一个可怜人,但她身上也不是说没有心机……
  • 还真是一位写淫乱小说的好”作家”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