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台诏与历史问题决议(下) | 红楼梦与毛选研究

1973年8月,身体已大不如前的教员托人给郭沫若转来了他的一首新作。这首题为《七律·读〈封建论〉呈郭老》的律诗涉及到了中国历史上一个重要的法家皇帝的评价问题。

但是郭沫若在他早期的著作《十批判论》中对这位焚书坑儒的皇帝进行了批评。教员的诗写的非常直白,开篇就说:“劝君少骂秦始皇,焚坑事业要商量”;并且说了一句“百代都行秦政法,十批不是好文章”的重话。

上一次教员以如此直接的方式向学术权威就历史人物的评价问题提出探讨还是七年前关于海瑞罢官的讨论了。82岁的郭老被惊出了一身冷汗,寝食难安,突发肺炎,住进了医院。 从来都是“六经注我”的教员当然不会言无所指,两年前几乎是他看着成长起来的副统帅和他闹了点别扭,副统帅的脾气有点犟,不会面、不解释、不检查,直至最后决裂。

专案组的人员在副统帅毛家湾的宅子里除了手写的“克己复礼”的儒家条幅,副统帅儿子的“571工程纪要”说教员是:“借马列主义之皮执秦始皇之法的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封建暴君。”

这是一件极大的影响了中国历史进程的事件。这件事对教员的打击如此之重,以至于教员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在1971年以后都急剧衰退。事后不久他就中风了,击水三千里的一代豪雄,变得行也颤颤,坐也巍巍,再也无法到紫禁城巅一舒云水襟怀。他不得不拖着病体在南辕北辙的两班人中间苦寻平衡。

在非此即彼的争论中,穷思出路:他一面不断找人谈话,强调批儒尊法的正当性,声色俱厉,一面给党内最有名的周公送去“你我之辈,忍将夙愿,付与东流?”的诗作,其言也善;一面把一部分老同志请了回来,一面警告大家走资派还在走;一面说要“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一面又说“没有斗争,就没有进步。”

他变得抑郁而孤愤,同时又变得散淡而渺远。他无力的看着局势向着不愿意的方向倾斜;而他对这一切的抗议由原来的疾风骤雨,变成了不在操作这些变化的那位伟人的手术申请上签字,任性的选一个庸碌的接班人。

英国作家韩素音曾在自己的书中这样评价在中国革命史上扮演了重要角色的两位伟人:一位是巨浪掀天,一位是海岸悠长。这是两位行事,性格迥异的人物。教员激越急峻,自认法家;周公儒雅宽和,被指儒家。历史的吊诡往往即在于此,明明是不一样的人却纠缠了一辈子。

自秦汉以降,百代皆行秦制,而秦却二世而亡;古今的雄主都是外儒内法,却难逃人亡政息的周期宿命,只有孔老二家百代不衰。

建立于“人性本恶”基础上的法家政治,以对官僚系统的不信任为出发点,讲究乾纲独断,集中统一,“没有中间商赚差价”。这一方面要求领导人朝乾夕惕,宵衣旰食的勤政,教员所谓防止秘书专政;另一方面,乱世重典,以法养常的这种政治对于领导者的要求极高,不仅要有现实的利益考量,有坚定的理想信念;还要有极高的政治威望和带头遵守规制的政治自觉。

而这样的政治素养很难通过正常的权力交接来传递,通常需要一段周期才能出现这样的人物。等不到强人出现的朝野就会迅速达成一致,拨乱反正重回儒家教化。 很快官僚阶层作为皇帝的代理人开始对帝国进行统治;贪腐丛生,豪强兼并,终至掏空帝国的基石,苟延残喘,直至王朝更替。

创造历史的教员也大概想不到自己会不得不在西湖刘庄说一句:“老同志受苦了”的软话,更不会想到身后被历史下个三七开的结论,庶几近于罪己!

身后要下罪己诏的不只是主席,还有嘉靖皇帝。徐阶和张居正起草的遗诏里面讲,“只缘多病,过求长生……既违成宪,亦负初心”。听得乾清宫外跪着的百官痛哭流涕,越是挨过嘉靖板子的哭得越凶。

自建国以来,由于朝局和明史多有共鸣。嘉靖是常来拿出研究的皇帝,不仅限于文革前的《海瑞罢官》,以至于近年来的《大明王朝1566》,也总是出现在知乎时政类问题的答案中被引用。

嘉靖是绝顶聪敏之人,享国四十五年,其中一半时间是中兴,另外一半时间是动乱。以藩王庶出之身入承大统,嘉靖花了四年时间不干别的,就是大议礼。直到嘉靖十七年九月,最终将生父兴献帝尊称为睿宗皇帝,牌位入太庙,排序在明武宗之上。

明朝是朱家的天下,然而有诗为证,“雕栏玉砌今犹在,只是朱颜改”。第一次朱颜改付出的代价太大,得国不正,背上千古骂名。嘉靖这次“朱颜改”是武宗后继无人,胜利果实从天而降的。嘉靖付出的就是下定决心扫除障碍大议礼,起草自己的历史问题决议。

历史问题的决议本质上不能说是历史,而是解读历史的一种方法论。党史国史神圣不容篡改,但是强调哪一部分,有几次路线之争,哪些是伟大的转折,哪些是宣言书,播种机,宣传队,这都是考验政治智慧的。

小平同志说,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们就留给后代,相信他们比我们有智慧。78版的历史问题当然存在一个问题,比如十七年时期的政治斗争,以反右扩大化一笔带过。但是右派以外,高饶、庐山会议以及那本反党的小说,此类事件如何安放? 历史问题的决议做出二十四年后,一位老同志在病榻前和久别的老战友万里热情拥抱,又提起了一位老同事的平反问题。

这位老同事的自杀,和民主生活会上的另外一位老同事被打倒,是他心中永远也过不去的坎儿,哪怕很多人感谢他“培养了好儿女”,也丝毫无法宽慰。

常常有人说小平同志是三起三落,但是实际上小平同志是三落三起,真正三起三落的正是这位“培养了好儿女”的老同志。

在我们现有的党史上,这位被教员评价为“炉火纯青”的老同志政治上似乎并不炉火纯青。先是因在陕北红星和他长期隶属于北方代表的搭档的斗争中支持红星反对北方代表而差点被活埋,坑都挖好了被教员救下,但是因着北方代表跟秘密战线以及其他伟人的密切关系,这件事一直拖到1942年后来进京五马中当先那一马出任西北局书记才有了中央决议,算是暂时放下了历史包袱。

解放后,随着彭总的出征朝鲜,老同志作为五马之一进了他的和尚老乡说的“路太窄”的北京,不久就卷入了一本小说的纷争。被当时炙手可热的中国捷尔任斯基

当成了敌我矛盾处理,最后在周公的转圜之下在党校附近找了一处房子,让他重新学习。

文革结束,老干部复出。大家都摩拳擦掌准备借设计师的东风大干一番事业时。在那次著名的民主生活会上,他公然反对设计师的意见,严厉批评围攻红小鬼的几位老人违反党的组织原则,以致出走边陲、远离中枢。

至于他的好儿女,和陈小鲁等一干后人相比,不显山漏水,鹰立如睡,虎行似病三十余年。不仅在四大家族守门人面前战战兢兢,连世交的李锐都要嘲笑这个后生怎么还不敢表态。

直至入登大宝,肩鸿任巨。谁料到,藩邸秉政,却是另一番风光。

陕北根据地在革命史中的地位一直上升,“年轻有为,炉火纯青”同志不仅在各类文件和宣传资料中屡被提及,也召开了诞辰纪念会,彭德怀同志的影视作品拍了又拍,两当兵变的宣传渐渐压过了百色起义。

最近更是在表现中朝两国老一辈领导人友谊纪录片上同毛邓一起出现。未被平反的老同事遗孀在老同志的纪念会上位列前席,红小鬼的评价和二十九年前的讣告相比前也加上了久经考验的定语。

《雍正王朝》里面有一出四大铁帽子王进京整顿旗务的戏,戏里面雍正被逼宫要求恢复八王议政关键时刻,张廷玉引用《八旗通志》口若悬河,讲了八王议政的源流,八王从来不是固定的八王,眼前的几位铁帽子王也不是那么根正苗红。

所以要论起根正苗红,看你是论到三个方面军的时候,五大野战军的时候,还是五马进京的时候。不管论到哪个时候,纵队司令压过野战军政委,团长压过根据地苏维埃主席,军分区司令员压过西北局书记都是僭越,都需要纠正。

文以载道,王书记是深受二月河几部作品影响的,所以中纪委以史为鉴,网站挂出过反腐没有铁帽子王的社论。如今紫气西来200周年的演讲中,几乎不提理论,一笔带过思想,其实是饱含政治智慧的,为未来历史问题决议的出台留下了足够多的回旋余地。

这个捉刀人是有大智慧的啊!


精选留言
  • 149
    给跪了,只想献上膝盖
  • 109
    这浅尝辄止,小心腾挪,压抑收敛的笔锋下叙述的事情,在十余年前,不但可以讨论,而且是印刷公开发表的,现在,不得不费尽心力,惴惴不安,努力设法不触碰那条永远不知道边界在哪儿的红线,辛苦,保重
  • 73
    有些掌故不太了解,但希望他们少犯错误我们才能少要饭啊
  • 60
    终于等来了。四大家族守门人是谁啊。
  • 56
    利用公号反党是一大发明——1962年北戴河会议上康老给领袖递了条子。
  • 38
    “你我之辈,忍将夙愿,付与东流?”——这首《诉衷肠》系带入感太强的革命热心群众伪托。教员笔下会有这样看似革命,实是娘炮的词给周公?丢不起那人。
  • 29
    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
  • 23
    前半段配合唐德刚《新中国三十年》看非常有启发,期待老编辑写出来一本新中国七十年
  • 20
    潜邸从龙,冠盖京沪
  • 17
    捉刀人可是教授?
  • 16
    秦非二世而亡,秦制要从孝公和商鞅变法算起,确立体制,六代之后,始皇奋六世之余烈,一统六国
  • 12
    越来越觉得往后的历史,都没有突破春秋战国时期的高度,而没有理论层面的突破,社会亦难以进步
  • 12
    老编辑觉得谁捉的刀,鸿浩吗?
  • 7
    许和尚表示压力很大
  • 7
    高饶是要平反了?
  • 7
    没白等
  • 6
    手欠点了阅读原文,竟然真有
  • 5
    诸位都别故弄玄虚,小心掰掉诸位的象牙
  • 4
    主席可不是没想到三七开,那是做好了身后焚身碎骨的准备的,
  • 3
    顺藤摸瓜模到了鸟儿歌唱,手里有了心里不慌: 通通打印下来方才叫“存着”。
  • 1
    写得太牛逼了!捉刀人黄雀在后
  • 人民,只有人民才能创造历史的真正功力。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
  • 原来睿宗当年还有如此刀光剑影的往事,牛逼!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