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庆:在高潮时死去 | 书房记

在《金瓶梅》中,西门庆的确是最会赚钱的一个人,在正当他如日中天的时候,却意外猝死在了女人的床上!

一提到西门庆,大家马上会联想到《水浒传》里的恶棍、一副流氓的嘴脸。《水浒传》只说他原本是个破落户财主,从小奸诈,后来暴发,没讲怎么发迹,再者他只是一个衬托英雄的配角。在《水浒传》里,西门庆是被武松杀死,武松才是绝对的一哥;而在《金瓶梅》中,西门庆是地道的男一号,他最后是得病身忙。因此,我们可以说这是两个西门庆。今天,书房菌要说的是《金瓶梅》中的西门庆。

胡也佛·金瓶梅图

《金瓶梅》中的西门庆是什么样的?

金瓶梅一开头是接着《水浒传》 “武松打虎”的故事写的,书中对西门庆家世做了简单交代:他状貌魁梧,性情潇洒,终日闲散浪荡,不甚读书,二十七岁,没了爹妈,又死了老婆,只剩下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儿(西门大姐),但家境尚可,有几间门面大药房,算不得十分富贵,也是一殷实人家,有多少钱呢?结合前后文的数据,换算成我们现在的人民币至少有几十上百万吧。

西门庆真的好色如命吗?

《金瓶梅》第一回说西门庆“自父母亡后,专一在外眠花宿柳,惹草招风”也就是说以前还是比较规矩的,跟原配老婆生活了十几年,也没娶小老婆,在西门庆爹、娘、老婆死光之后续了正房,另外又娶了几房小妾:

续房:吴月娘,大户人家吴局长的女儿,长着一张圆嘟嘟的大脸巴子,又大又白净,是个黄花大闺女(这也吴月娘常常引以自豪的一点)。

二老婆:李娇儿,是个妓女。西门庆一时兴起,将肥肥矮矮的、房事技巧平平的她娶为二房,实在有点让人费解。唯一说得过去的就是,西门庆在女色方面有怪癖,需要李娇儿解闷。另外,李娇儿有一个姐姐,人称“李三妈”,是清河县无人不知的妈咪,她在二条巷开了一家相当有规模的休闲娱乐城,西门庆是常客。

三老婆:卓丢儿,是个名妓(有一笔私人财产),瘦怯病弱,娶回来没多久死了,后来孟玉楼补了三房的位。

卓丢儿死后,西门庆偶遇潘金莲,被她的的美貌深深吸引,与其天天保持婚外恋关系,在奸情败露后,合伙把武大害死了。之后,潘金莲就天天盼着西门庆娶她,西门庆呢?屁股一拍,失踪了,那段时间,潘金莲几乎要疯了,天天坐门口望,望穿秋水也不见西门庆的人影……

话说西门庆那边,媒婆薛嫂帮她介绍了一个姓孟的寡妇(是南门布贩子的遗孀,年三十有余,长的风流俊俏,是大长腿美女,手里还有一分好钱,会弹一手好琴),这西门庆听了连面没见就满心欢喜的一口答应,第二天就打扮得整整齐齐、兴冲冲地去杨家姑姑那里提亲去了。

见到孟寡妇以后,西门庆发现这孟寡妇长的没什么特别出众之处,虽脸上有雀斑,但绝对不难看。在进一步交谈中又得知比自己大两三岁(实际年龄远不止大两岁),但算得上一个富裕的寡妇。西门庆还是果断、迅速的在第一次见面就定了婚,西门庆看中孟玉楼的除了她会弹琴之外,还因为她有钱。所以,西门庆打算在两个星期内就要把孟玉楼接到西门府。

从西门庆连娶了几个太太中可以看出,对于正处在“创业期”的西门庆来说,色其实排不了什么位置,钱永远大于貌。 

讲了西门庆计划娶了孟玉楼为三房时,那孟玉楼这边是什么情况呢?

(孟玉楼丈夫)杨家的舅舅张四,想图留杨家的钱财,他就一心要把孟玉楼嫁给的尚推官的儿子尚举人为继室,突然听说孟玉楼已经和西门庆定了婚,就厚着脸皮跑过来对孟玉楼说“你不该嫁给西门庆,还是依我的,嫁给尚举人好些。尚举人是诗礼人家,又有庄田土地,日子过的比那西门庆强多了。“

在古代“士农工商”中,读书人的地位比种田的高,种田人的地位比做工的高,做工的人地位比经商的高,嫁给尚举人,应该强过西门庆几倍,这不假。

但是,《金瓶梅》中的时代背景实际上是明朝,明朝商品经济已经发展了,社会礼崩乐坏,男女性意识开始觉醒。

孟玉楼不做声,不吭气,张四又说:“西门庆那厮很坏,出了名的刁徒泼皮,况且她家除了有个正头娘子还有两三个老婆,你到他家有你气受的。”

孟玉楼开口说道:“自古船多不碍路,他家有大娘子,我情愿让它做姐姐,再说那个富贵人家没有个四五房老婆”。

张四又道:“还有一件事你不知道,这西门庆爱打老婆,还贩卖人口,稍不中意就卖给媒婆,你受得了吗?”

孟玉楼道:“男子汉虽利害,不打那勤谨省事之妻,我到他家里言不出,外言不如,他敢怎得奴?不妨事。”

张四又道:“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此人在外眠花卧柳,别看他表面风光,实则欠了人家不少钱,只怕嫁过去坑害了你。

孟玉楼又道:“四舅,您老人家就不要这样费心了,他少年人,就在外边做些风流勾当也很正常,若说有钱没钱,也不妨事,哪个是长贫久富的?”

孟玉楼把杨四舅怼的好无颜面,是铁了心了的,嫁人就嫁西门庆。你看“西门庆”的魅力,足以吸引异性为之排队。

娶回孟玉楼没多久又娶了第四方太太名叫孙雪蛾,她原是西门庆原配陈氏的陪床丫头,烧的一手好菜。

在西门庆娶了三老婆、四老婆之后的一段时光,生意上的事很少,比较清闲,但他依然还是没有去看潘金莲的意思,也没娶她的意思。

书中写道:那妇人每日长等短等,如石沉大海……就使王婆往他门口去寻,又写了一封情书递给她,西门庆也还是不理,直到王婆拿着武松寄来的信,说不久武松就要回来,听了此言,西门庆才偷偷把潘金莲娶回家,至此潘金莲才成了他的第五房太太。

会“撩妹”,西门庆是一颗行走的春药

如果说,潘金莲是从《水浒传》中来的人物,那么李瓶儿绝对是笑笑生独创人物。李瓶儿在《金瓶梅》中第二位女主角,她这个形象的真实感、丰满性、震撼力,丝毫不亚于潘金莲。有人说,没有这个“瓶”,《金瓶梅》撑不起来。

李瓶儿生的甚是白净,颇有几分姿色。

她早先曾是梁中书之妾,梁中书是东京蔡太师的女婿,地位十分显赫,后来梁山“好汉”李逵杀了梁中书家中老小,李瓶儿趁乱带了一百颗西洋大珠、二两重一对鸦青宝石,往东京投亲,当时东京的花太监看上了李瓶儿,这花太监是掌管宫中薪炭机构的主管,颇有些钱财,就以他侄子花子虚没老婆为由,要娶她,后来花太监有病,就告老还乡,回到清河县买了一套豪宅,但没住多久花太监就死了。无巧不成书,话说这豪宅就在西门庆的隔壁,所以花子虚与西门庆不仅成了邻居,还成了结拜兄弟。

花子虚每天花天酒地,吃喝嫖赌,有一天花子虚包养的一个妓女(吴银儿)过生日,就下帖子邀西门庆与他一起去,这天,西门庆就穿戴整齐,骑一匹骏马先径来到花家,恰巧花子虚有事不在家,就看到了他的老婆李瓶儿站在二门里台基(高出的建筑物)上,西门庆看见只当没看见,径直大步走了过去与李瓶儿装了个满怀,这一撞撞出故事来。

紧接着,西门庆就很自然地,很有涵养地忙向前深深作揖,我们再来看第二回,西门庆初遇潘金莲被竿子打了头,西门庆不仅没发怒,反而行了个大礼,要知道这在男尊女卑的时代,可并不多见咧!

“撩妹”,西门庆还是很有一手。当西门庆与李瓶儿撞了个满怀,只是一瞬间的事,但书上把西门庆的感受描写的很清楚“这西门庆留心已久,虽故庄上见了一面,不曾细玩,今日对面见了,见她生的甚是白净,瓜子面儿,细弯弯两道眉儿,不觉魂飞天外。”

正幻想间,花子虚回来了,和西门庆一同吃酒,直到天黑,这西门庆留心故意把花子虚灌得酩酊大醉,然后再搀扶着把他送回家,这样又制造出一个和李瓶儿近距离接触的正当理由。

李瓶儿出来拜谢,那西门庆忙屈身还喏说道:“不敢,嫂子这里吩咐,在下敢不铭心刻骨!若让嫂子担心,显得在下干事不力了,方才被那些人缠住,是我强着催花二哥起身,走到乐星行堂门口郑爱香(名妓),哥又要往她家去,被我再三阻拦,劝他说道,‘恐怕家中嫂子不放心不下’,方才来家,若到郑家,便是一夜不归了。嫂子在上,不该我说,哥也糊涂,嫂子又青年,诺大家室,如何丢了,成夜不在家?是何道理!”

这一番话说的冠冕堂皇,正气凛然,装正经,很好,很强大,总不能一见面就像色狼一样硬上,那还撩个屁。

事实上,西门庆在和女性初次交往中,一直都是“谦谦君子”的形象,从头到尾就做一件事就是在反复试探,表现自我的过程“获得女方意愿”只要女方愿意那就成了。

就这一招,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认识李瓶儿两个月后,西门庆终于“偷”上了,只要李瓶儿的老公不在家,就和西门庆“隔墙相约 ,窃香偷玉”。在这个过程中,西门庆不但与李瓶儿私通,还把李瓶儿的两个小丫头迎春、绣春也占有了。李瓶儿主动拿出花太监从宮里拿的春宫图与西门庆分享,西门庆学会了各种姿势,回去又与潘金莲照章办事。

不久花子虚出了事被官府的人抓了去,被花氏三兄弟(都是花太监亲侄子)一纸公文告上去,说他独霸家产。

这李瓶儿一着急,就连忙叫丫头过来,找西门庆商量商量,西门庆马上就过来了,李瓶儿把情况都说了,请西门庆找人活动活动,把花子虚救出来,并开始向西门庆暗暗转移自己的财产,花子虚放出来后就卖屋还账,一场官司下来,沦为穷光蛋,钱也没了,房子也没了,屋漏偏逢连夜雨,不幸又害了一场病,夺去了性命。

花子虚死后,李瓶儿自己主动提出,要嫁给西门庆,并约定好结婚的日子,临近结婚日子,碰上西门庆亲家(东京老陈家)犯了事,女儿和女婿躲回了清河县,西门家的大门关的跟铁桶一般,怎么叫也不开,西门庆好似人间蒸发了,李瓶儿盼不来西门庆,每日茶饭顿减,梦境崇邪,渐渐形容黄瘦,卧床不起。

这个时候,请了一位医生为她瞧病,名叫蒋竹山,病好之后,两人就闪婚了。

李瓶儿投资300两银子,进货购买了一大堆药材,在自家门口开了两间门面的一个大生药铺,给蒋医生坐诊,生意也是红红火火,西门庆知道后大为恼怒,就找了两个流氓设计陷害蒋竹山,而此时李瓶儿和江蒋医生结婚还不到两个月,问题就出来了,书上这样说:

蒋医生买了些淫器讨她喜欢,不想李瓶儿是在西门庆手里狂风骤雨经历过的,蒋医生干事往往不称其意,李瓶儿渐生厌恶,开口骂他:“你本虾鳝,腰里无力,原来是个中看不中吃的蜡枪头,死王八!”

加上蒋竹山吃了官司,被人讹了钱,挨了打,回到家后,李瓶儿赶他滚蛋,“只当奴害了病了,这些钱我也不与你要了。”临出门,叫冯妈妈舀了一盆水,赶着泼出去。

李瓶儿赶走了蒋竹山后,一心还要嫁西门庆,就找西门庆的小厮玳安帮忙好好说说话,叫西门庆好歹过来看看她。

玳安回来都对西门庆说了,说她甚是懊悔,人也瘦了好些儿,整日哭哩。

西门庆道:“贼贱淫妇,既已嫁了别人,又来缠我怎的?你去对她说,我不得闲,没时间看她,也不会下什么茶礼彩礼,她若要嫁过来,叫她选个结婚的日子,自己叫一顶轿子把自己抬过来罢!”

李瓶儿听了满心欢喜,找了一顶大轿,把自己抬了过去,(按风俗来说是新郎官骑着高头大马走在前面)轿子到了大门口,等了半天西门庆也没去迎接,晚上也没进她洞房,次日晚上,西门庆提着鞭子,进了李瓶儿房里去了,李瓶儿正在床上哭泣,西门庆心中几分不悦,指着她大骂道:“淫妇!你跟那矮王八过便了,谁请你来的,你流那尿(泪)怎的?”

李瓶儿越发痛哭起来,西门庆大怒,取出不鞭子就抽,抽了五鞭子,怒气稍微消了些。

西门庆坐下来又问道:“淫妇,你过来,我问你,我比那蒋太医那厮谁强?”、

李瓶儿道:“他拿甚么比你!你是个天,他是块砖,你在三十三天之上,他在九十九地之下,莫要说他,就是花子虚在日,若能比得上你,怒也不人恁般贪你了,你就是医奴的药,你经你手,叫奴没日没夜只是想你。”

自这一句话,把西门庆旧情兜起,欢喜无尽,即丢了鞭子,用手把妇人拉起来,穿上衣裳,搂在怀里,说道:我的儿,你说的是。”

西门庆对李瓶儿究竟有情无情呢?按作者的意思估计还是有些情的。
问情为何物?— 却道无情也有情

在李瓶儿成了西门庆第六太太之后,西门庆行贿京城的蔡大人,谋取了一个官位,李瓶儿为西门庆生下了西门官哥,西门庆就对她百依百顺,要一奉上,从此便冷落了潘金莲,这潘金莲嫉妒呀,于是她便设下一条毒计,欲害死这个独种小孩儿西门官哥,使李瓶儿失宠。

话说潘金莲养了一只白狮子猫儿,调养的十分肥壮,每日不吃牛肝干鱼,只吃生肉,潘金莲甚是爱惜它,终日躲在房里,暗暗用红絹裹着生肉,令猫扑过挝食,所以那猫儿,只要一见到红娟,就扑上去抓,抓开了就有肉吃。

不料这雪狮子正蹲在护炕上,看见西门官哥在炕上,穿着红衫一动一动的玩耍,就猛地扑了过去,抓开红衫寻肉吃,把身子都抓破了。

只听到那西门官哥 “呱”的一声,倒咽一口气,手脚也抽搐起来,最终因过度恐吓和严重误诊,半个月后夭折了。

自从西门官哥死后,李瓶儿悲痛官欲绝,夜夜噩梦缠身,不觉着了重气,把旧病又发了起来,血崩不止,太医请了个遍也治不好,身形日渐枯瘦,西门庆见她胳膊瘦的银条相似,只守着房内哭泣。

李瓶儿道:“你男子汉,常绊在我房中做甚么!”

西门庆哭道:“我的姐姐,我见你病不好,心中舍不得你。”此时,西门庆不仅喜欢她白净的身子,更喜欢她的好性子。西门庆对李瓶儿已有了真爱,从肉体进入到灵魂。

可是,好景不长,李瓶儿身底下流血一洼,还是死了。

西门庆也不顾底身底下什么血债,两只手捧着她香腮亲着,口口声声只叫:“我的没救的姐姐,有仁义好性儿的姐姐!你怎的闪了我去了?宁可教我西门庆死了罢。我也不久活于世了,平白活着做甚么!”在房里跳的有三尺高,大放声号哭。

西门庆儿子死的时候,只是坐在椅子上叹气,还没见他哭。但李瓶儿死了,西门庆却哭得昏天暗地!

西门庆也有眼泪,也会为情流泪。

这西门庆对李瓶儿,可谓情之深,意之浓。

但是,人,是一种非常奇妙的动物,什么是情?什么是爱?好像并不能简单定义,一定义就会出错,非常奇妙的。

所以,《金瓶梅》的作者笑笑生,先写足西门庆的苦与痛苦,接着笔锋一转:

话说这天晚上,西门庆吃了酒,把客人们都送走了,他又独自一个人来到李瓶儿的房里,睡在灵床对面的炕上,思念着她最爱的人,睡到半夜要茶吃,如意儿(西门官哥的奶娘)便来递茶,因西门庆的被子拖下炕来,便去帮他扶被。

这西门庆一时兴起,搂过脖子就亲了个嘴,递舌头在她口内,如意儿就咂起来,一声儿不言语。

西门庆令她脱了衣服上炕,两个就搂在被窝里,不胜欢愉,云雨一处。

你看,转眼间,西门庆就欢喜的要不得的,就在最爱的人灵前,那还管李瓶儿的什么灵床不灵床。因此作者在原文中写道“正是: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也有情”。

西门庆事业的高潮

西门庆原先只有父亲留下的几间卖药的门面,在两年左右的时间里,西老板巧发女人财,连娶了两个富婆,终于完成了原始资本积累。

小富婆孟玉楼(三老婆)带来的的嫁妆是:两张南京拔步(名牌床,一张估计十万人民币)、头面衣服、首饰、绸绢之类约有二十担,和一些神秘箱子,箱子里的现金估计也有100万以上。

大富婆李瓶儿(六老婆)带来的财产是:一百颗西洋大珠,二两重一对鸦青宝石,六十锭大元宝,三千两银子(约人民币300万元),还有四箱柜蟒衣玉带,帽顶涤环,另还有四十斤沉香,二百斤白蜡,香料水银等,这些加起来至少有五六百万吧。

西门庆在完成原始资本积累后,从此便进入了资本的扩张期,开始了集团化经营之路,也从原先的药房,迅速扩张成为生药铺、缎子铺、绸绢铺、典当铺等多元化的大产业。

书上写道:西门庆自娶李瓶儿过门,又兼得两三场横财,家道营盛,外庄内宅,焕然一新。米麦成仓,骡马成群,奴仆成行。

有了钱之后,西门大官人更意识到了权的重要性,只有权才能生更多的钱。一年后,西门庆上京为蔡太师送生辰礼物,蔡太师一高兴,赏封他一个官职,叫山东提刑所理刑副千户(五品),西门庆由此混迹于官场,展开了人生的又一波高潮,在谋得官位后的一年里,西门庆迅速抱上了大腿,在谋得官位后的一年里,西门庆迅速抱上了大腿,这个人,叫蔡状元,时为蔡京干儿子,后来,这个人给他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财源,到了第五十四回,西门庆已成为“山东第一个财主”,五六年时间,从清河县财主摇身一变成了山东省的首富。

西门庆死亡之谜

话说有一天,西门庆在永福寺遇到一个云游至此的西域天竺胡僧,西门庆便请到家中一番厚待,临走时,胡僧取出宝葫芦,倾出百十颗药丸,吩咐道:“每次只一粒,不可多了,用烧酒服下。”

西门庆双手接过:我且问你,“这药有何功效?”

胡僧说:“王母亲手传方,老君三次炮炼。比金金岂换,比玉玉何偿!任你腰金衣紫,任你大厦高堂,任你轻裘肥马,任你才俊栋梁,服用此药后,飘身入洞房。洞中春不老,丹田夜有光。一战精神爽,再战气血刚。不拘娇艳宠,彻夜硬如枪。服久宽脾胃,滋肾又扶阳。恐君如不信,拌饭与猫尝:三日淫无度,四日热难当;白猫变为黑,尿粪俱停亡;每服一厘半,阳兴愈健强。一夜歇十女,其精永不伤。老妇颦眉蹙,淫娼不可当。快美终宵乐,春色满兰房。赠与知音客,永作保身方。”

哈哈!看这广告词,够厉害的吧!

且说西门庆当时得到胡僧药,如获至宝,一日在情妇王六儿家“一道—口儿饮酒喝下”,又“相搂相抱”,待回家时已经醉得“下马时腿软了,被左右扶进”。进了潘金莲房内,“倒头在炕上鼾睡如雷,再摇也摇他不醒”,然而潘金莲“欲火烧身,淫心荡漾”,于是迫他吃了过量的春药。可正当云情雨意正浓时,却见西门庆突然“昏迷去,四肢不收”,后来方醒。次日清早“起来梳头,忽然一阵眩晕,望前一头抢将去”。由此得病,日渐加重,最后“喘息了半夜,挨到已时分,呜呼哀哉断气身亡”。

西门庆最后还是死在了他最中意的性伙伴——潘金莲的床上。由此可见,潘金莲确实是《金瓶梅》中的第一肉弹。

在《金瓶梅》中西门庆从27岁出场,在他事业最鼎盛时期,乐极生悲,于女人床上欢乐死,方时33岁,作者塑造的西门是个很立体化的人物,不算严格意义上的好人,也不是绝对纯粹的坏人,包括《金瓶梅》的其他人物角色,笑笑生只是让我们见识到了众生的人性恶,并不需要读者用习惯了的是非分明的价值观去评判,而是需要一种正常心去“理解”这些人的人性。

只有理解,方能生怜悯之心,所以古人说得好:“读此书而生怜悯心者,菩萨也”以怜悯之心去理解他们的是非事,“理解”他们的荒唐事,报以轻松地心态去读,自然也会明确自己的取舍方向,增强自己的辨别能力,提升自己的是非观念。

如此,见识必长,于人于己,善莫大焉。


精选留言
  • 3
    到今天还有很多人对《金瓶梅》不了解,模模糊糊地觉得它就是一部淫书、黄书、坏书,甚至在说起《金瓶梅》这个书名的时候,都觉得难为情。这可能因为很多人对《金瓶梅》的了解完全来自于错误的信息源……
  • 3
    《红楼梦》某种程度上是一种描写青春期的诗意作品,而《金瓶梅》扎扎实实地扎根在现实土壤之中,它是写给成人看的,和青春期无关。从某种意义上说《金瓶梅》比《红楼梦》更辛辣、更自然,也更虚无。
  • 9
    宣传(西门庆),对青少年没有好处。
    3
    作者
    少儿确实不宜
  • 2
    红楼梦不过是高阶仿版金瓶梅,但没有金瓶梅有市井气,有史料价值。
  • 1
    还是多了解下历史好,呵呵。。。
  • 金瓶梅旷事奇书,红楼梦次之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