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幸福之路 | 瞎爷

今天是2019年的5月16日。醒来的时候想到这个日子脑子里立即就跳出“516通知”这个词。然后我就立即提醒自己,人多可怜啊,老是被自己的记忆捆绑。516这个词,对出生在这个概念产生之后时间段的人来说,有意义吗?

我这样想的时候,就自己给出了答案,有。

之所以这样说,就是因为有些人,总喜欢用自己的记忆去捆绑别人的思想。比如“中华民族5000年的历史,什么样的风浪没见过”这一类的话,一方面是阿Q老子祖上比你们阔过来的自然或者不自然的表达,一方面难道不是一种自我捆绑,或者自我束缚嘛?

从这个意义来说,人没有记忆,是不是就会变得快乐或者悲伤?就像对着一条河,你还会想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这样永恒的问题吗?没有了记忆,自然了就没有所谓的第一次。每一次都是第一次。

就像金鱼,如果真如某种说法说的那样,只有七秒钟的记忆。那么,他的痛苦或者欢乐,自然也只有七秒。因为七秒之后,一切都翻篇了。

据说,老年痴呆症的特点是记不得眼前发生的事情,但对过去久远年代发生的事情念念不忘。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要判断一个人,或者一个国家、族群是不是老年痴呆,只要看他的记忆什么,炫耀什么,对眼前刚刚发生的事情和对古往发生的事情的态度,自然就很清楚了。

这就像一个孩子,他没有过去,只有未来,他自然不会天天念叨过去。而一个没有未来的人,才会对过去充满怀念和向往。

因为存了这个心,我就在想,去年今日,我在想什么?我在思考什么?我在向往什么。好在去年今日的这篇文字没有被封。他还在。所以我转帖出来。

我认真读了一遍,发现这样的文字,放在今天,居然还有一点价值。反过来说,我的思想,今年和去年比,居然没有什么进步。这篇文字的题目是《通往幸福之路》

01

大早上读到罗素的一句话:通往幸福之路,在于有计划地减少工作。

读到这句话,我就笑了。妈蛋,我昨天半夜从北京飞到深圳,全是为了工作。谈何幸福可言?

罗素说过很多话,被很多人传诵,就像王小波最喜欢背诵的那句话:参差多态,乃幸福本源。

有句话说的是,你最关心的问题,可能常常就是你最缺乏的。罗素说了这么多关于幸福的言论,我有点怀疑,在他活着的时候,有可能生活是不幸福的。

02

昨天,天气原因,航班延误。候机。这边是飞深圳的航班,另一边是飞哈尔滨的航班。仔细观察,会发现很有意思的地域特色。一个金链子大哥,用那种三星2018翻盖手机讲电话,躺在椅子上。旁边一大姐,赤脚,腿平放在行李箱上,做葛优瘫的架势,再旁边一小哥,穿整个T恤上一苍鹰图案的衣服,感觉极尽夸张之能事。再一边,一家三口,老两口,中间估计是孙女,在吃黄瓜,还带了豆瓣酱,不亦乐乎地边蘸边吃。再旁边,一位短裤白人女孩,躺在椅子上,看手机。倒是飞深圳这一边,三位白人年轻人,一直站着,低声聊天。

类似的事情,只能是用罗素的话理解:参差多态,乃幸福本源。尽管旁观者觉得不幸福,但最起码当事人觉得幸福。

03

出差随身携带的电动剃须刀,可以水洗。今天早上洗完澡,刮胡子,随手就打开刀头,用水冲,洗脸盆里一下子就变黑了。平常人感觉不到脸皮这样厚,胡子会扎破脸皮长出来,会这样黑。

我把上面这段话发在朋友圈里,有人问,下面不是白了吗?不道这些人都是受谁影响的,这样污。

04

有个段子说:普京在梦中遇到斯大林。就问斯大林如何才能使俄罗斯崛起?

斯大林提到两点∶1,把全部反对派全部捉起来枪毙!2,把克林姆宫的墙壁全部涂成蓝色。

普京惊问:为什么要把墙壁涂蓝?

斯大林笑道:我就知道你不会质疑第一点。

瞎爷想起以前讲过一个故事,有个段子说,当年美国要打伊拉克,时任总统小布什拉着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鲍威尔召开记者会,宣布要杀死100万伊拉克人和一个修车匠。记者们纷纷问为什么要杀死一个修车匠,这个修车匠是谁,在哪里,为什么要杀死他?小布什挣脱了记者们的纠缠,回到办公室,拍着鲍威尔的肩膀说:卢瑟(鲍威尔全名科林·卢瑟·鲍威尔)你看,我早说了吧,你不用担心了,根本就没有人关心100万伊拉克人的生死,对吧?

05

古罗马哲人西塞罗说:假如一个人能升到天上,清楚地看到宇宙的自然秩序和天体的美景,那奇异的景观并不使他感到愉悦,因为他必须要找到一个人向他述说他所见到的壮景,才会感到愉快。

鲁迅也说过,有的人的理想是这个世界上只留下三个人,他,他心爱的女人,还有一个卖大饼的。

06

史景迁给《太平天国》写的序说:“本书卷首语引了济慈的诗,它就是由《启示录》而来,有些人相信自己身负使命,要让一切‘乃有奇美新造,天民为之赞叹’,而洪秀全就是其中之一。那些从事这等使命的人极少算计后果,而这就是历史的一大苦痛。

对有些人来说,是通往幸福之路,对有的人来说,可能就是通往奴役之路。

就像鲁迅说的,人的悲欢并不相同。


精选留言
  • 9
    果然胸不平不足以平天下。有人占尽各种特权的光。未来还是用这种特权做公务员。说做了公务员后,理想就是消除这种特权。然后就有人跳出来捧臭脚,说,你看。这些有特权的人的特权不是罪恶的,钱也不是罪恶的,理想是美好的,我们应该赞扬它。 我呸………
  • 早呀瞎爷! 又看到了“瞎爷下面白了”这一段,不经感慨时间过的真快呀。
    5
    作者
    说的真瘆人啊!好像你见过似的。
  • 哈尔滨戴大金链的大哥现在还好吗?
    3
    作者
    现在在青岛。改名叫八戒
  • 2
    昨天正巧读到鲁迅的文,一篇是“杂感”,另一篇是“一点比喻” 我不知道别人看了这两篇是什么感觉,我当时看完就惊了。如果是在家,我估计是怎么也要拍案并控制不住“怪叫”几声的。(在公共场所,算了,还是要装下淑女的) 这应该几乎是鲁迅100年前的作品了(1925 1926年间的),为什么现在读来还是有直刺心脏的剧痛感,为什么还有被窥探到华袍底下破败的尴尬和羞耻。 勇者的愤怒,怯者的愤怒,不可救药的民zu,血书,挽联;胡羊,山羊,“往哪里去?!”。。。。有哪一条是不符合的?还是只要有“社会”,只要有“群众”,就永远都存在? 试问当今谁能拿起“那支笔”(键盘吧)写下这样的字句。how dare?!Who dares?! 没有hero了吧,直面也好,正视也罢, 可是,也许~~~一切都会好的,就像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就像黄梅天再长,夏天总会接踵而来,就像再沮丧的人也会有希望~~~ ———胡说八道胡说八道胡说八道
  • 2
    照片胸太平了,为国家省布料。
  • 2
    咱们这个族群已经习惯了被奴役,甚至对此浑然不知,乐在其中。
  • 1
    鲁迅说:我可没有说过这句话。 三观不同,纯属正常。但是偏要揶揄一下不同的人,或者因为不同就要民主之后把人家挂路灯就不对了,还不如把人送去夹边沟和牛棚体验生活更人道。什么是幸福?做精英阶层的传教士是幸福的。上可以入庙堂,下可以割韭菜,顺带收点智商税。
    1
    作者
    想起来看过以外国电影,是野鹅敢死队还是什么。上一个镜头是特工和女士热烈地为爱鼓掌。下一个镜头是有人闯进来。女士你受惊了?什么,我没有受精!
  • 1
    好在上月26号没想起什么“射论”,万幸。
  • 1
    这是翻译或者配音的问题吧?外语的受精和受惊发音不会那么接近吧?中国语言和文化博大精深。
  • 1
    一胸不平何以平天下
    作者
    你胸大,你先说。
  • 1
    某一天,看到一根白了,慌忙拨下来,后来,后来就习惯了
  • 1
    通往幸福的路上,随时可见的是演着猴戏的棋手和被绑架的棋子组成的一幅户县农民画。
  • 1
    瞎爷早 那把茶壶好像是水晶棺的陪葬品哦
  • 瞎爷上午好,那个老年痴呆对人对社会对国家的比喻很赞哦!
  • 为啥我看到几千年的悠久历史这些字眼,就想到十斤牛肉九斤牛x,哈哈哈哈
  • 就是不知道为啥,看到通往幸福之路,脑子里浮现的却是通往奴役之路
  • 有时候想想真的要感谢金毛大叔,没有他的折腾,我们现在或许已经走在回到516的半路上了,美帝咋就不能领导干部终身制呢?
  • 文末的美照以及瞎爷的冬雨小妹妹,不禁瞎猜思,瞎爷应该很喜欢看平凡的世界。
  • 瞎爷,以后长文章就分两天发。这样短小精悍,意犹未尽
  • 据说在过去的上国,满朝文武衣服上都是布满了各种禽兽,脖子上也被拴着隐形的大金链。现在那些穿着禽兽花衬衫的东北哎嘛哥,那是缅怀过去的荣光啊。 这泡泛黄的陈年老尿,滋不醒他们的。谈,不想谈,能动手就不BB;打,我也奉陪到底。
  • 一个画大饼+李春鸡,齐活了
  • 虾爷您早💛
  • 古往今来南来北往,北上皆光复南下皆平叛,从这点看来三高皇帝远文化自然开明……但瞎爷关键字太多需自重
    作者
    好吧
  • 虾爷好🌹
  • 瞎爷早!卖大饼真是老先生说滴?如果是的话倒是很想知道出处!
    作者
  • 万一他心爱的女人喜欢那个卖大饼的怎么办?抑或她本是卖大饼的老婆。
  •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爷早
  • 人类悲欢不同,所以了解一个人,爱一个人很难
  • 凌晨4点多就醒了,此时在机场候机去西安。努力通往幸福之路
  • 对有些人来说,是通往幸福之路,对有的人来说,可能就是通往奴役之路。 就像鲁迅说的,人的悲欢并不相同。 早啊,同志们?
  • 最近让人担忧,虾爷文章的读者可能越少越安全吧
  • 从权谋角度讲幸福,果然是刮完胡须的脸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