牲产队与困难群众 | 牲产队

牲产队半岁了,有点感慨。

于知识分子而言,这是最好的时代,一台电脑,一个手机,观点能够带来真金白银。

大师沈巍面对采访讲到,从没说过自己喜欢流浪、喜欢捡垃圾,都是被逼的,有房子住谁不愿意?

他后来还说,流浪时,睡在街上、绿化带里或大桥下,一睡就着。但现在不行,在软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做社群的这半年,我也经常难以入眠。因为,作为公众号作者的那点能耐,须臾泼洒,便不见踪影。

如何做到持续高频输出有价值的内容,成为了衡量一个社群品质的根本。

这方面,群友们帮了我大忙。

百年修得同群渡,有时候,新群友加盟,我会虚伪地来一句“破费了”,像我这样客客气气的小V,应该不多。

群友说,生意嘛,赚钱,不寒碜。

一来二去,把群里大佬的信息打听得一清二楚,谁谁是私募,谁谁在体制内:组织口的,政法口的,烟草,石油,电信,卫健委,进出口,谁谁是常青藤出身,谁谁是证券从业者,谁谁是制造业老板,谁是二代,谁处庙堂之高。

谁与队长我一样,是困难群众。

有了这些信息后,面对多数刁钻的问题,我尚能应付。类似的场景一旦重复,便会有不明真相的群友认为:咦,队长似乎真有料。

其实,我也是不久前才知道:在这个知识付费爆炸的时代,抱着试探性加群目的的读者,比想象中多得多。

他们进过的神棍群,也比我们想象中多得多。

偶尔碰到一个,群主人不错,还能坚持群内更新的,感觉捡到了宝。

于是,牲产队里,大家互相捧。你唤我大佬,我呼你高人,队长捧群友,群友捧队长,互相捧杀,极少撕逼。

偶尔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叽叽歪歪个不停的话,队长我还会在一旁“劝架”:怼他,往死里怼。

事与愿违,整个世界安静了。

安静后,大家会没脸没皮地坐下来讨论:怎样才能把群费赚回来。

方式方法就比较传统了:信息差,人脉,再加一个侃大山的去处。

前两条,是大多数付费社群的噱头。

与“成功学”类似,为了拉足够多的人头,就需要制造出相应体量的诱惑。

其中,没有什么能强过一列股票代码的。

对于这个要求,我曾数次驳斥:你怎么能寄希望于从一个写公众号的人这儿,打听二级市场的操作指南呢?

你见过徐翔写公众号吗?

群友虽然觉得有道理,但多少会失望。毕竟,不能指导炒股的时政群,何脸面立于互联网?

圈子里,牲产队可能是独一份。

再说说人脉,同样的逻辑:真正的大佬,没事混微信群做甚?

这话,略有毛病。因为,大佬是相对的。

闻道有先后,于刚刚公考上岸的朋友而言,科长随便唠两句,胜千言。

券商、律师、码农、电商、职场小白,每个人的路,道阻且坚,需要交流。

类似的人与事,构成了牲产队的日常。

而八卦才是人类最真实的精神刚需,老队员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贵群是我窥探上流社会的唯一途径。

老油条都是这样,一边抚摸着自己数千万的持仓,一边伪装成困难群众,跟着大伙一起讨论基本盘问题。

在最初的一次问卷中,队员年收入的中位数,接近四十万。

而就是这些人,每天还煞有介事地扮成底层人民,粪土当年万户侯。

对了,也有有选择困难症的名校海龟,贴出两份offer:一份985教职,一份大厂。仅安家费这一项,都教我垂涎三尺。

让我指导指导?

在心胸狭窄的队长我心中,这特么就是炫富,是小资产阶级向无产阶级群众发动的猛烈的进攻。

吁……

这也是牲产队的日常。

而接触的人越多,越发觉自己的边界之禁锢。术业有专攻,高手在民间。

这种情愫带来的恐慌,时刻萦绕着我。你可以想象,师范实习生站在讲台上,面对着一大帮名师,手脚哆嗦,支支吾吾,讲不出一个字。

所以,我只好把容易被他们忽视的基本盘,讲给大家伙听:落幕的农民,失意的工人,消失的手工业者,忐忑的伪中产,无所适从的基层公务员,漂泊不定的小商小贩。

吃惯了山珍海味猛禽珍馐,几盘萝卜丝,也可能清冽可口。

底层最懂底层,底层不懂底层。

这话分两层意思,一来,四体不勤者,五谷不分。二来,底层久了,难免管中窥豹,误解了世界的精彩,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而恰好,我这个农民出身,混过体制,进过实验室的非典型工程师,既曾如挑夫般穿梭于石阶,又有幸登东山而小鲁。

我懂底层。

偶尔,队里也盘盘历史,闲话世家本纪,抑扬顿挫之当代,扑朔迷离在今朝。权力,体制,色系,纷争,初心,主义。

类似的文章,写一篇封一篇。闲文野史,草蛇灰线,不过如此。

而所有把这部分内容,当做其核心价值的社群,都会在越来越严格的审核下,自挂东南枝。

随着公众号野蛮生长时代的结束,如何留住用户,成为了一个恢宏的话题。答案倒是简单:持续输出高阶内容。

对待这个问题,不妨回到问题的源头。愿意写时政类公众号的,大多是什么人?

穷人,或者是籍此改善生活环境的人。

若干年来,实现这个目标的,屈指可数。并且,成功者,往往是从传统纸媒转型过来的。

这部分天才选手,总是要出人头地的,或早或晚,互联网只是加速放大了这个效应。

而于绝大部分平庸如我一般的作者而言,单就政经信息分析,非科班出身,极易闹笑话。

怎么办?

包装呗,用一个又一个噱头,去寻找新鲜的血液。但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

美其名曰,打造高端社群,实则玩庞氏骗局。

倘若把社群的营销单纯的看作一门生意,此类模式,无异是成功的。

而牲产队之所以不这样干,多少还是大家处得久了,会有感情。队长我几斤几两,都清楚着。一个业余时间写公众号的,能有多少见识嘛。

所以,我反复念叨着,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

群友提醒我,这句话叫: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出自《论语》。

欺负我读书少。

倒也好,所有加“V”的作者,或多或少面临着维护人设的需要。

我没有人设,故无担忧。不存在,便不会消亡。

今年,是戊戌年。我刚刚在朋友圈发了一条状态:

赌国运吗?

当然。

不然呢?

当下,世界时局动荡,风云诡谲迭起。我们普通人,除了将自己置身于历史的战车上,又能何如?

做空国运者,前些年被消灭了几箩筐,大家都看见了。你谁谁谁,刚在哈佛激扬文字,几经辗转,世事变迁,不也乖乖地去了趟陕北吗?

切实关心困难群众,方能与国运捆绑。

明亡,非亡于李自成的铁蹄,实亡于大户家中壅积的金银细软油米钱粮。

这层道理,不敢不懂。

换句话说,时政群应该传递的,是以事实与辩证唯物主义为基础下,凝聚共识。

兄弟阋于墙,御辱其外。而难就难在,事实与辩证唯物主义。

多数场景下,人类只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其内在情绪,易挑拨,难理性,易发散,难聚焦,易追随,难持恒。

在信息泛滥的当下,媒体供给侧的改革,必然是加强先进产能的供给,源源不断提供优质内容。

所以,观点切磋、逻辑引导与交叉验证有其价值内核。虚拟空间大大降低了交流沟通的门槛,这便是付费媒介的生存之道。

是正途。

而这条路,高度依赖作者的输出能力与自律,依赖作者的匠心。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再回到最根本的问题:“高端”社群能够为个人B格与level的提升带来帮助吗?

大概率上,不能。就像,进入酒会与融入圈子之间,隔着万水千山。

他人的生活,永远是他人艰苦尝试过后所到达的段位。至于路上的风景,结实的人,说过的话,咽下的盐巴,从不会轻易告知。

成功各有不同,失败套路统一。

另一个层面,信息差倒是可以帮助个体认清真相。譬如,群里好些基层公务员,压力大,事多,钱少。于是,有人张罗着辞职。

然后,被老哥几个轮番教育。

何也?

我之前写到过,一个人一辈子,翻身的机会就那么几次。抛开历史进程,绝大多数折腾都是徒劳的。而在存量博弈的时代,阶层跃迁比跌落,要来得困难得多。

世道不易,旧时王谢,亦成寻常百姓。砸公家碗于当下,无疑是愚蠢的。

后来,他私下给我说,家里的公司,冲刺上市在即,想着回去帮辛苦操持的老父亲一把。

我说,滚。

他说,还有半年就要续费了,给留个位置,要作为困难群众,继续潜伏下去。群里的世界,比外面精彩。

我说,你个狗r的困难群众。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