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年轻人不愿意生孩子,但问题的根源不在年轻人身上 | 赵皓阳

去年写了篇关于人口问题的文章,两天阅读量五十多万然后就被删了,如果正常发酵几百万不成问题,也说明了大家对这一问题的关注度之高。在这篇被删的文章中我是从宏观的角度来分析:为什么人口增长陷入了一个低速瓶颈。那么在本文中,我会从微观的角度入手,来分析为什么作为一个个体的年轻人,丧失了生育抚养下一代的动力了呢?

这篇文章中我粗略地画过一个图,讲不同财富水平群体的生育倾向的高低:经济水平最低的群体中,往往更倾向于生育,如“养儿防老积谷防饥”之类的观念深入人心,同时也是因为在最贫穷的群体中并没有优生优育的观念甚至于避孕的条件,他们根本就没有少生孩子的这种意识。而当财富水平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养孩子也并不成为负担,许多豪门家族都将“人丁兴旺”作为很高的期待值之一。现实生活中,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港台明星嫁入豪门之后迫于生育的压力,不得不打催卵素,这也是许多嫁入豪门的女星生育双胞胎甚至多胞胎的原因。

但问题就在于,我们绝大多数人都处在脱离了赤贫但还远远称不上富的区间内,这就是为什么整个社会的生育率普遍降低的原因。那么为什么这一群体没有很强的生育动力呢?还是要从经济学找原因,这个根源就在于,在当今社会,众多普通劳动者们养活自己就要竭尽全力了,多一个孩子对他们来说就是泰山压顶般的负担。

经济学讲究对于人行为的分析要从机会成本入手:机会成本(Opportunity Cost)是指决策过程中面临多项选择,当中被放弃而价值最高的选择(highest-valued option foregone),又称为“替代性成本”。举个简单的例子,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养活孩子要多少钱不是问题,节衣缩食吃苦耐劳咱一般年轻人也做得到,但是这其中耗费的精力和时间呢?我天天996加班,公司给我养娃带娃的时间么?我作为一个女性,因为生育丧失了可能的晋升机会怎么办?更不用说在北上广深孩子的户口问题、入学问题、家庭教育问题等等,这一切一切都是生育的成本。

 

因此,这一现象的核心问题就是,生育和抚养孩子这一选项,对于普通劳动者来说——尤其是女性和底层男性——机会成本太高了。机会成本高的首要原因,就在于这个社会对于女性、尤其是选择生育的女性来说,太不友好了。

 

第一个层面,从家庭的再生产角度,女性从事家务劳动、抚养孩子的劳动,并不被社会承认。社会学家安东尼·吉登斯指出:“近几十年来,虽然女性地位已经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包括女性进入男性控制的专业领域,但是一个工作领域仍然远远滞后:家务虽然比起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现在的男性做了更多的家务,同时女性做家务有轻微的减少,但依然存在高度不平等。若干英国的调查就发现,女性仍然主要负责家务和照顾孩子的工作,在这些活动上平均每天花费4小时3分钟,而男性则是2小时17分钟。在女性已经在付薪领域工作的情况下,这样额外家务相当于‘第二班’。”

 

从这话题继续延伸下去,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就是:女性的家务劳动是无法得到社会承认的。换句话说,家务劳动也是劳动,也创造价值,但是不会有人给女性的家务劳动发钱。这个我在以前的文章里讲过,美国女性社会学家沙伦·海斯(Sharon Hays)提出了一个密集型母职(intensivemothering)的观点,认为母爱与母亲对家庭的付出,同资本主义利己价值观是违背的——资本主义讲究用钱衡量一切,付出劳动获取报酬,但是母亲抚养子女这种人类最伟大的感情,如何用钱来衡量呢?但是,我们这个社会又是金钱异化了一切的社会,就算不能衡量,那就会被剔除在社会评价之外,让伟大的母亲无法获得应有的社会地位——因为她们无法创造肉眼可见的金钱财富。那这样女性,尤其是能够获得高社会评价的高学历女性,选择不生育也是时代性的困境。《共产党宣言》里这段话我引用过无数次了,但是依然应景:“资产阶级在它已经取得了统治的地方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诗般的关系都破坏了……它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资产阶级撕下了罩在家庭关系上的温情脉脉的面纱,把这种关系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

 

我们伟大的恩格斯早就分析过这一问题。恩格斯认为,资本主义加强化了父权制。首先,资本主义创造了大量财富,而通过剥削工人剩余价值的财产所有者和继承者,往往是男性。其次,资本主义经济想要成功,必须将人——特别是女性定义为消费者,用消费主义洗脑她们,让她们相信自己的价值只能通过剁手买买买、通过日益增长的物欲与消费——而不是在生产劳动中去实现,某种程度上针对女性的消费主义也是父权制的精神奴役,比如京东美妆的那一句广告语:“不涂口红的你,和男人有什么区别”。最后,资本主义依靠女性作为家中的无偿劳动力,承担抚育儿女和家务劳动,来组成资本主义再生产的一部分。恩格斯一针见血地指出:“资本主义通过支付低工资来剥削男性,也通过不支付工资来剥削女性。”

 

在印度经典电影《摔跤吧!爸爸》中,阿米尔汗饰演的父亲认为男人能办到的事,女人一样能办到——这是很难能可贵的平权思想,而女性走向社会的一大先决条件,就是要把妇女从家务劳动中解放出来:

这句台词是一针见血,非常有价值。《摔跤吧!爸爸》一部思想性观赏性俱佳的电影,很不能理解一部分人为何要打着“女权主义”的旗号来批判这部电影。电影中女儿态度的一个转折点就是看到了早早嫁人的朋友未来的生活,被家务和生育绑架的生活:

所以说,这件事情的根本是父亲带领两个女儿去反抗印度根深蒂固的父权社会,这其中反复提到的就是“家务劳动”就是父权社会强加给女性的枷锁。这是一体两面的事情:女性要获得独立和与男性地位的平等,就必须要从家务中解放出来而从事社会劳动;而女性能够从家务劳动中解放出来的条件是,社会的生产劳动中要有女性的一席之地——这才是真正的女权主义者为之奋斗的目标。

简而言之,脱离家务劳动、或者说男女平等承担家务、或者说女性家务劳动能够获得市场层面和金钱层面的认可,与女性社会地位的提高和男女平权是互为表里的事情。所以这个问题的反面也可以是:既然女性的家务劳动几乎无法获得平等地对待和资本主义层面的价值兑现,那么女性生育欲望低也是情理之中,是被资本社会异化的结果。现实社会中,男女对于孩子的抚养付出是完全不平等的,这也是为什么会流传着“丧偶式育儿”的说法——就是说父亲完全不承担养育子女的责任,孩子好像就没了这个爹。还有统计显示,60%到80%的女性在孕期和产后会有不同程度的抑郁情绪,接近20%会发展为临床抑郁症。这一切一切都是生育的“机会成本”,女性生育的付出无法得到应有的“补偿”,那么作为一个市场中的理性决策人,我放弃生育这一高机会成本的行为,也是题中之义。经济学有一个名词来形容这种现象叫做“子宫贵”,就是在说女性生育的机会成本太高了。这里不是物化女性或是如何,在经济学中不管男女都是“物”,就是可量化的劳动力嘛。

 

另一个层面来讲,从工作生产角度,众多女性为了获得平等的地位选择脱离家务从事社会劳动,但是社会劳动中依然存在着对女性很严重的性别歧视。

 

2010年一项来自英国的调查显示:在女性占最主要就业人群的职业中——如护士、社工、保姆等,女性工作者的比例均在90%左右——但是这些职业中女性高管的比例仅有19%,即便在这些具有鲜明色彩的职业中,女性依然难以获得相应对等的晋升渠道。这份调查还显示:在英国,女性从事“个人服务性职业”的比例达到了83%,其中77%的女性担任行政或秘书职位,65%的女性担任销售职位(equality and human RightsCommission 2010)。我在《生而贫穷》里也讲过类似的话题,政府、银行、国企这些相对比较固化的机构中,往中上层望一望,处局级干部、支行分行行长、部门经理总监之类的职位,男性比例远远高于女性。

 

英国学者雷克提出了“女性代价”这一概念:指一位女性的一生中,跟她同等学力、同等能力、同等资历条件的男性相比,少挣多少工资——即便她不生孩子。据雷克的统计,20世纪90年代女性一生的平均“代价”为240,000英镑——这可以作为两性不平等的另一个量化考证。同理可得,女性想要一个跟男性持平的事业成就,就必须付出更大的努力——“与你们男性不同,我们做到这一步已经竭尽全力了”。换句话说,女性在社会工作中已经有这样大的“代价”了,你还能指望她再去做一个没有任何金钱可衡量的“生育工作”吗?那真的是为爱发电啊。

 

我之前用一张图形容劳动者在生产领域和再生产领域面临的资本主义剥削,同理可用作女性的困境:她们在家庭再生产领域面临着“不支付工资的剥削”,在社会生产领域又面临着严重的性别歧视,在这样双重的困境中,女性的生育欲望自然会无限的降低。

 

母爱的伟大并不是能用金钱所衡量的,但这又是一个金钱能够衡量一切、异化一切的社会,这就是矛盾核心所在。

所以说在资本主义社会中这一大矛盾是不可调和的:女性的经济独立和做一个“好”母亲。资本青睐那种成为工作狂的劳动者:自愿拥抱996,成为放弃年假放弃加班费的“奋斗者”;而你选择成为一个优秀的母亲/父亲,则不会有任何社会评价的提升,相反很可能在工作中寸步难行。

 

在CCTV2制作的一个关于“互联网+”的纪录片中,展示了京东集团一位怀孕四个月的副总,向刘强东请产假的情形。这样高级别的精英女性,高龄高危产妇,在老板面前通报这一喜讯时,还要强调“不会耽误工作的”:

一直把员工的当“兄弟”的东哥可能无法体谅“姐妹”们怀孕的辛苦,女高管还没有提请假的事情,东哥的“敲打”马上就来了:先说什么你们请假也是给“兄弟们”机会,不要以为你们不在公司就散了;又说我们有老员工休息了三年了,你也知道;最后话锋一转“你休息啊,赶紧休息,我没有让你不休息”。这里话中有话背后是什么意思,稍微有点职场经验的人都不会不明白。

 

说实在的,本来怀孕这样一个值得庆贺的事,在饭局上气氛陡然凝重,并且两分钟对话只有十几秒在谈论怀孕、身体这个最本质的问题,剩下一分多钟全部都为照着“工作”“请假”展开,所以大家都心知肚明什么才是真正的“重点”。

 

女性在家庭和工作中的进退维谷,是当代劳动者困境的一个缩影。从经济学的机会成本原理来分析,资本家对劳动者的剥削越狠,女性生孩子的预期损失就越大,女性生育的机会成本就越高,女性生育欲望就越低。男性虽然情况要比女性好得多,但是对底层男性劳动者来说,抚育下一代的机会成本依然可以类比,道理是相通的。这就是当代年轻人为什么不愿意生育的根本原因。我发现人们在谈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几乎没有人把原因往资本剥削与压迫,那都是没有触及到问题核心的。

 

我在《生而贫穷》里画了一张图,讲女性的上迁婚现象:

这个社会就是对女性的自然价值评判大于社会价值,很明显是不合理的,是一种遗留落后观念的惯性,毕竟我们社会早已经走过了农业体力劳动时代和暴力战争年代——需要对男人的蛮力赋予极高评价的。然而在现代社会中,诸如污名化女博士、职场女强人等现象非常普遍,认为女人的价值就在于生育和相夫教子的观点同样非常普遍,这是对女性的不公平。

 

这也就解释了这样一个社会现象:为什么女性会更多地选择“上迁婚”——即在选择配偶的时候,倾向于寻找社会价值优于自己的男性。在男权社会中,女性的上升通道更加狭窄,而婚姻就成为了许多女性最重要的阶级晋升途径。现代社会中工作不同于农业工业生产的重体力活,女性对于男性来说并无劣势,然而我们可以看到在普遍的工作中,女性工作者受歧视的现象是很普遍的,虽然这种歧视通常表现的很隐形,最集中的表现就是这种(相对于男性)的上升通道狭窄,看一看政界精英、商界领袖中女性占的比重多少,一目了然。

 

所以当今社会就出现了这种普遍的女性“上迁婚”现象,就是因为他们不得不通过婚姻选取社会价值高于自己一个等级的男性来实现阶级晋升。在这其中就形成了普遍的“剩男”与“剩女”现象。我们看上图,最底层的男性无法满足女性对于高社会价值的需求而被自然选择淘汰,尤其是在男女比例失调的状态下,最贫穷的农民群体成为了最直接的受害者,诸如“光棍村”等现象早就十分普遍,这也成为了拐卖女性的罪恶土壤。同样,我们想象一下把“剩男”以上的男性三角平移过去,如果每个女性都选择高出自己一个等级的男性,那么理论上讲男性是不够用的,于是那个阴影部分就形成了无法匹配到高价值男性的“剩女”。很明显,现在作为一个社会现象的“剩女”们,他们不是找不到配偶,而是找不到符合自己高要求的“配偶”,尤其是越高价值的女性(诸如女高管、女博士),他们需求的配偶价值就更高,自然就很难匹配了。

 

在普遍的“上迁婚”社会中,婚姻市场的集中表现为底层男性之间的竞争与上层女性之间的竞争。在底层男性中,最缺少竞争力的男性被淘汰出局,成为婚姻挤压的牺牲品,只能寻找更贫穷落后地区的上迁婚女性,诸如买越南新娘等社会现象就源于此。但是并不代表着女性社会地位的相对提高。在上层女性的竞争中,直接表现为自然价值的竞争,因此我们会看到女性对于自己身材外貌的要求远高于男性,她们会苛求与自己的身材(明明很瘦,非要说自己胖),对自己的外貌不吝投资(前一阵很火的猜化妆品多少钱)。说白了在男权社会中,婚姻就是一次女性的自然价值与男性的社会价值的交换。考虑到国家社会对女性生育成本补偿不够,主要靠家庭,也就是男性。所以男性必须有一定超额收入,这是对女性生育成本的补偿。

 

我们可以得到一个结论,在一个阶级分明的男权社会中,整个社会的获益阶层是这样的:上层男性>上层女性>底层女性>底层男性。所以说“男权社会”只是一个表面现象,根本的还是这个阶级分明的金字塔体系,女性的解放永远是跟全人类的解放联系在一起的。

 

所以一个普遍的结论是:在父权主导的阶级社会中,底层男性是比底层女性还惨的存在。举个极端的例子,封建社会底层女性还可以通过当老爷的小妾这种“上迁婚”来生存下去,底层男性的下场就是要么当牲口一辈子要么饿死,而且注定是要绝后的。这也是为什么普通男性要支持女权主义、支持两性平权的道理。但是很多“中华田园屌丝”没有想明白这个问题。

 

根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公布关于“终生未婚率”的调查数据现实,2015年50岁之前从未结过婚的日本男性比例约为23.4%,女性比例约为14.1%——男性超过了女性50%之多。负责这一调查的荒川和久表示,经济环境恶化、收入下滑是导致很多人不想和不能结婚的重要原因,尤其是男性的收入下降导致很多男人无力结婚。他说,在日本3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8万元)的年收入被认为是结婚的一道门坎。没有较高收入的男性没有自信结婚养家,而女性也不太看得上那些低收入的男性。调查显示,单身女性多认为结婚的好处是“获得经济上的宽裕”;而单身男性多认为单身的好处是“金钱上比较宽裕”。荒川和久总结说:“女性为了金钱选择结婚,而男人因为金钱选择不婚。”

 

日本NHK有一个纪录片讲现在年轻人的婚恋观,有一个现象很有趣,就是纪录片中所采访的男性不婚和丁克的数量远高于女性。按理说女性会承担怀孕和生产的痛苦,选择丁克很容易理解;而男性为何会比女性有更强烈的欲望呢?就是因为在男权社会中,男人挣钱养家被认为是天经地义,而底层男性又养不起孩子,无法给孩子提供一个优越的环境——于是他会被认为没本事,获得低社会评价,而日本又是一个很在意社会评价的文化氛围(日漫《哆啦A梦》中就有一集,大雄的父亲因为生活工作压力太大而精神崩溃,最后通过时光机找到了奶奶来安慰他)。那么,所幸我就不结婚、不生孩子了呗——反正也没女人愿意嫁给我,那我不如说自己是不婚主义面子还好看点。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在这样一个父权资本主义剥削主导的低生育率的困局中,女性因为太艰难了而选择不生育,男性因为太艰难了连愿意给他生育的人都找不到,这就是问题根本所在。

更何况,不仅仅是生育孩子的机会成本高,把孩子抚养成才的机会成本更加惊人。就拿一线城市来说,孩子的户口、入学、教育哪个不是天大的困难。就是因为这是一个固化的社会,阶级晋升的上升渠道已经越来越狭窄,想培养一个精英难上加难,大家都在为一点点可能的渠道和教育资源挤破头。我有个朋友的孩子今年四岁,就被孩子她妈拉着去学古琴,那个古琴老师一节课就要800块——这是一节课啊,不是一学期,而且一个班有六个孩子一起学。没办法,资源就是这么“紧俏”,市场经济公平竞争,你想让你孩子成精英,我也想让我孩子成精英,那物价就这么哄抬上来了呗。

 

前年爆出了虐童丑闻的红黄蓝幼儿园,算是高端民办幼儿园了,看新闻报道每个孩子一个月学费没有外教的是5000,有外教的是7500,还有一个所谓的“兴趣费”也有1000。平均一个班30-40个孩子,月收入就有约15-20万。但是老师的工资是多少呢?根据招聘网站和每日财经网的报道显示:事发前红黄蓝幼儿园基层幼师平均工资2570元,最高不超过一个月四千,很多刚入职的老师学历仅仅是初中毕业,月收入甚至在两千元以下。虽然包吃包住,但这在北京也是一个侮辱性的价格。所以你们看资本家有多王八蛋一个班月收入近20万,只肯拿出人均三四千块钱去招老师;你好歹拿出一两万的待遇去招聘,何愁找不到疼爱孩子的高素质教师?丑闻曝光后,红黄蓝幼儿园股价腰斩,随即触底反弹节节攀升,因为冷血的投资者们从公布的财务数据中看到了幼儿园巨大的营收潜力。这就是资本,没有人性,永远以增殖最大化为目的,你小孩子被虐待不关我挣钱的事。而作为劳动者有的选么?不把孩子托给市场中的幼儿园还能怎么办,带着孩子上班?老板同意么?再说,携程这种大公司幼儿园虐童的丑闻可是在红黄蓝之前啊。

很多青年男女都有过类似的念头:既然现在孩子很难成为“精英”,想有一个不错的生活就得从小竭尽全力了,而我有没有足够的实力给他们提供一个优越的生活,更没有办法让我的子女成为“世袭的资本家”,那我就不生孩子了呗。毕竟社会现实就是如此,尼玛我现在996,我的孩子就算从小争气能吃苦学习好一路过关斩将考上985或者出国留学之类,工作了还尼玛是996,想想就难受,那何苦呢?

 

讲道理,没有其他条件限制,谁不想儿女绕膝、子孙满堂,享受亲情和家庭的天伦之乐?这是人的本性啊,富豪们想我们也想啊,还不是因为日子过得太辛苦了吗?但是客观现实就是如此,我现在被剥削就算了,将来我的孩子还得受二茬罪、吃二茬苦,长大了走向社会再被资本家的儿子们剥削,闻者伤心,见者落泪。搁谁谁愿生?这样的社会,多生一个孩子岂不就是多生一根资本家的韭菜吗?

看看留守儿童有多惨,他们和下岗职工一样,都是时代发展的牺牲品,我们不能忽视这一群体的存在。我之前在讨论大凉山儿童的时候说过,留守儿童的核心问题不是父母进城务工——劳动力资源正常流动是经济发展的必要条件,这无可厚非。这个问题最关键的一点是,他们进城务工、去讨一个更好生活的父母,无力把孩子带在身边抚养,只能丢在老家农村,造成一系列社会问题。为什么无力带在身边抚养?因为被资本剥削地太惨了。换句话说,资本家们把他们本应该用来抚育儿女的剩余价值剥夺了,他们既没有时间,也没有经济实力。马克思讲的“资本仅仅会支付劳动力用于再生产的工资”——这个“再生产”在这些体力劳动者身上,不是能让他们养儿育女过正常人日子级别的再生产,而是让他们不饿死不累死第二天还能爬起来干活的“再生产”。程序员996辛苦,这些体力劳动者已经996二三十年了,甚至996都是轻松的了,普遍还都是697这种级别的工作。没人在意他们,因为他们是“看不见的底层”,没有话语权,他们甚至都“不配哀嚎”,只能默默忍受。

 

还有更多客观条件的限制,我在《不是“逃离北上广”,而是廉价劳动力注定被驱离》这篇文章里写过我“采访”的一个保洁阿姨,跟老公一起在北京讨生活,她自己做保洁,老公在施工队,攒下来的钱多寄给老家的孩子,因为北京打工子弟小学关得都差不多了,只能把孩子寄养在老家,她跟我讲讲如果不是没学上不会让孩子当一个留守儿童。

生育率雪崩,国家很着急,出台了各种政策鼓励生育,但是有用么?我这篇文章说得就是根本问题,相当多的普通人过得这么惨,生孩子机会成本这么高,你再怎么鼓励我愿意吗?用马克思的话讲,“无产阶级已经被剥削的一无所有了”,自己一辈子挣的钱可能连个一线城市的房子都买不起,用啥去养孩子啊?你就国家白送他们个孩子也养不起啊。

 

不仅仅是社会性的剥削,强大的工作压力已经让年轻人普遍出现生理上的反应了。前几天看豆瓣一个帖子,姑娘讲自己连续996三年,卵巢早衰,无法生育了。男性也好不到哪去:根据发表在学术期刊《生育与不孕》(Fertilityand Sterility)一篇报告显示:这项历时超过15年的研究发现,2016年中国男性青年精子合格率不到20%,而2001年的合格者超过一半;研究者分析,缺乏运动、熬夜、工作压力大都是男性精子质量退化的原因。什么是异化,这就是赤裸裸的异化啊。

看各种关于鼓励生育的新闻,甚至有专家建议,对不生育人口收取“单身税”,这彻彻底底搞反了方向好不好?现在年轻人身上背着太多东西了:住房、养老、医疗、996……国家不想着怎么卸下点东西来,反而还想着要继续加码,毛主席说得好:“你要母鸡多生蛋,又不给它米吃,又要马儿跑得好,又要马儿不吃草。世界上哪有这样的道理?”(《论十大关系》)

 

所以大家看明白了没,真正让这个社会陷入低生育率危机的,是吸血的资本家啊——经济发展的果实其中大头都被他们享有,劳动者想要生儿育女就得竭尽全力了。这些资本家就好像封建社会疯狂兼并土地的大地主:地主们吞并农民土地,农民无法生活下去成为流民;地主凭借其士大夫特权不向国家纳税不服徭役;国家需要大量财政投入去解决流民问题……一方面税收越来越少,另一方面支出又越来越多,那国家不出问题才怪。基本上任何一个封建王朝都逃不过土地兼并导致国家根基动荡这一命运,外族入侵、自然灾害只是直接诱因。经典电视剧《雍正王朝》中,雍正帝推行缙绅一体纳粮当差,为的就是解决这个问题:

当然这一政策自然招致了特权阶层的反扑。我这里有个预言,当代的“士族阶级”也早晚要露出自己的獠牙,与国家和人民争夺资源:

所以说我们现在这社会也类似,资本家疯狂压榨劳动者,但是就连足额缴付社保这种问题都要怨声载道。劳动者身体早早被摧毁,承担医保成本的是整个社会;劳动者无力抚育下一代,这个代价是国家和民族的未来。资本家就是当代的士大夫,鲸吞蚕食肥了自己,受损的是广大人民和整个国家。年轻人生育意愿高低只是一个表象,背后则是更加深刻的经济社会问题。


精选留言
  • 1000
    你娶不上媳妇,资本只会说你不努力,市场经济,资本主义是显学,资本怎么会允许大家议论低生育和他有关呢,它只会提个人奋斗,,悲哀的是还有一大群煞笔信了。
  • 41
    不能享受了资本带来的现代化,就翻脸不认人
    824
    作者
    现代化是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几代人奋斗的结果,管它资本什么事?前三十年的重工业基础、铁路公路建设、农田水利建设、医疗教育普及,才是现代化的基础,也没见没了资本就不成啊?
  • 736
    韩国就是一个典型例子,生育率奇低,韩国大资本家下一代已经无人可供剥削……
  • 723
    父母自从他们25岁后就基本不是为自己而活了,辛辛苦苦只为了给我攒钱,为了付首付……爷爷也在为了我攒钱,两代人为了我一个……现在想让他们休息,多放松,他们却仍然坚持,他们说还能再干好几年……我不愿意要孩子,真的感觉养不动。我只希望我的亲人们健健康康的活着,别给自己太多劳累了
  • 594
    结婚4年没有生孩子,默默的承受着他们不能理解的压力,也不敢转朋友圈,害怕被攻击
  • 548
    生个孩子,孩子也要996,何必呢。想收单身税就收呗,交税反正比养孩子便宜。
  • 432
    毛主席真是伟大!
  • 427
    女儿读大学了,我经常灌输她不要结婚不要生孩子的观念,当然我也知道她的人生她做主。但是回想起一路成长的经历,从我孕吐吐到生,阵痛十几个小时生产,宝宝小的时候不能睡一个整觉,家里老人帮忙一起带,所有人都围着她很辛苦。等要上幼儿园和小学了,开始到处托关系,小升初最坑人,学生不考试,凭谁的奖状多,课外补习面广,还有就是凭谁的关系硬,当时实在没人好托,只能进了一个普通初中。好怀念我的小升初考试,大家凭本事考,什么成绩进什么学校。托不到人的时候非常绝望,真恨自己,没有能力让她上好学校。所以我现在和她说不要轻易生孩子,如果你没有给他准备好,他以后说不定还会抱怨你为什么生他出来吃苦。这就是我们普通人的人生,无法抗拒只有逃避!
  • 390
    中国特殊的在于,用传统的伦理道德压力来压迫年轻人必须生!这么说吧80后到95这批人,谁没被父母亲戚逼婚过?生活已经如此艰难了,还得不到父母的理解,说是不孝,上哪说理?很多人就从了。 我就不从!誓死不从!除非在我有生之年能让我看到这个世界的希望,但根本没有可能
  • 329
    社会主义才是出路。前三十年,农村的人民公社,城市的集体企业、托儿所,解放妇女。
  • 319
    劳动者身体早早被摧毁,承担医保成本的是整个社会;劳动者无力抚育下一代,这个代价是国家和民族的未来。资本家就是当代的士大夫,鲸吞蚕食肥了自己,受损的是广大人民和整个国家。 说的好!
  • 306
    写出了广大青年的心声,不想结婚,结婚了女人找工作受歧视,公司会问你什么时候要孩子,如果没有孩子,公司面试就直接被刷,生个孩子又变成丧偶式育儿,要工作,要带孩子,还要照顾自己的父母,男方父母,生了孩子,男人还会说身材走样,不注重打扮,可是从来不给钱打扮,自己花钱打扮又说花钱,看见漂亮女人,眼睛盯着看,还要洗衣服做饭,还要忍受男方父母的说教,爸妈辛辛苦苦把女儿抚养成人,大学毕业,然后嫁给别人日子过得并不好,每天要挣钱,要带孩子,要做家务,要做饭洗衣服,要注重身材要保养皮肤,要有衣品,还不让花钱,要孝顺公婆,我干嘛要活的那么累,要不断的学习,发展自己,男人不值得
  • 304
    社畜觉醒!“人人皆输,输家就会重新定义规则。”
  • 270
    看各种关于鼓励生育的新闻,甚至有专家建议,对不生育人口收取“单身税”,这彻彻底底搞反了方向好不好? 还有那个频繁跳槽上征信的那个,这是把社会往明朝末年整啊。
  • 257
    一线年轻人,那有什么生活,先要考虑的是生存
  • 233
    只有资本家才适合繁衍后代,北上深房子都没,首付还得六个钱包,哪来的勇气生孩子呢。
  • 202
    好几年前就和朋友说过,假如以后我有了孩子,在资源日益集中的趋势下,他如果走高考或者类似高考的路,还能考上和我一样的学校就算他人品爆炸了,清北想都不用想。
  • 200
    资本家的算盘打的啪啪响,用996剥削男性,再让男性通过婚姻剥削女性家务劳动的剩余价值,从而维持社会稳定。普通女性劳动者同时受到资本市场和婚姻市场的双重剥削,真是惨的一批
  • 198
    六七十年代,父母双职工,生五个孩子,单位有一位医生和一位护士,还有托儿所在岗两位阿姨照顾小朋友,那个年代不拼爹,单位有房住,不当房奴。生养孩子是顺其自然的事。美好的福利
  • 196
    有时候觉得专家都是博士海龟之类的 分析问题能力也是头头是道 有些道理大家也都明白 但是不知道为啥总是一些特定的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说明我们这些平民 甚至是一些学术专家 跟这些特定的人利益还是不一致
  • 189
    看完作者的文章,我感慨万千,激动得热泪盈眶。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就是扫除一切牛鬼蛇神,批倒批臭一切资本家,不要说美国那种两极分化的邪恶国家,就算是挪威瑞典那样假社会主义之名麻痹奴役普通民众的政权,也必将被淘汰进历史的垃圾堆。我推举朝鲜做社会主义话事人,坚定户籍制度,保证城乡二元化发展,坚决消灭私有制,这一资本家生存的肮脏土壤。在座谁赞成,谁反对?
  • 187
    写得很好,虽然我也想过原因,但是写不出来…
  • 186
    可是不生孩子的话,将来养老怎么办?现在养老变成商机了,也就是说生孩子的话孩子是资本家的韭菜,不生孩子老人自己是资本家的韭菜。反正怎么都是资本家的韭菜,总不能自杀吧。
  • 173
    作为995的程序猿,已经放弃结婚,自己分分钟都想辞职,结什么婚啊,照顾好自己就不错了
  • 172
    还真是这样。就说我吧,我们家货真价实低收入家庭,培养我这么一个普通到掉渣的大学生已经拼尽全力了。而我自己也已经抑郁很久了。精神上和物质上都很痛苦。我知道世界上有很多人快乐地生活,但那不是我。我已经很痛苦了,何必祸害另外一个人呢。把一个人带到世界上,又不能让他/她快乐,很有可能是像我一样挣扎痛苦,这有什么意思。痛苦就让我一人承担,以后不会有人像我这样痛苦了
  • 163
    我妈前段时间一直催我结婚,目的就是为了早点抱孙子。我就跟她说了,我一个月就几千块钱的工资,就算找了个有工作的对象,工资也高不到哪去,我们俩的工资加起来,还还房贷,车贷,除去日常消费,基本上也剩不下多少钱。万一生个病什么的,就要借钱才行,我们为了养活自己就已经拼尽全力了,生个孩子怎么养?我妈说那你就不能省着点花?多留点给孩子啊。我就这么回答她了。 大家都是头一回做人,凭什么我要为了下一代的生活糟蹋自己。我自己挣的钱都不够花生个孩子不也是受罪吗?养不起他,为什么要生他?我妈说我说的都是歪理,她说不过我。 我就想问问我这样的说法是不是被资本的利己主义洗脑了?
  • 155
    已经转发长辈,并建议打印阅读。
  • 143
    生活太艰难了,虽然人是应该经历苦难,但不忍心让他来受这些苦
  • 140
    无奈精神资本家太多啊
  • 138
    大大,这样子是不是正好符合那些资本家所谓的消灭垃圾人口的想法,平民绝后了绝后了,是不是变相的实现了当年希特勒的想法
  • 121
    很中肯哦…现在我们国家并不承认家务劳动是一种工作,付出了各种时间事业等代价却得不到任何升值和法律保护,但是普通男性在选择配偶的时候一方面对配偶的工作有要求,另一方面又认为家务劳动是女性分内的事,对于女性来说选择结婚生育的话风险就很大,家务要承担大部分,如果生育的话又会面临天花板甚至变相被开除,而且还不被社会所理解,另一方面男性压力也很大,因为女性生育承担风险较大所以普遍希望能够从男性那里获取更多的经济利益…然后男性就觉得女性家务也不做还各种要钱………
  • 118
    即将而立之年,想明白了此生丁克的问题。
  • 116
    前面说这样就能消灭“垃圾人口”的,别忘了阶级是有流动性的。当现在的底层阶级“被消灭”了。原次一阶级就成了新的底层了
  • 104
    看了许多年的知乎,赵皓阳是三观最正的,
  • 100
    也有本身真的就不喜欢孩子的女性,比如我。给我多少钱我都不会生,这代价太大了,改变命运了。而且怀孕多难受,那样的罪,只想让人分分钟安乐死。。。
  • 99
    母爱的伟大并不是能用金钱所衡量的,但这又是一个金钱能够衡量一切、异化一切的社会,这就是矛盾核心所在。
  • 89
    我喜欢小孩子,以前总想着结婚生三四个。现在看自己活的这么累,我其实在思考很多问题。究竟有没有文化和金钱能力带好一个孩子,在这个一点点疯狂的世界里让他们快乐自足的成长。答案是我现在根本没这个能力。
  • 87
    房价bx一遍,通胀bx一遍,二胎威慑下企业压低女员工工资bx一遍,富人偷税穷人缴税又bx一遍。这么重的bx,穷人采用不生娃的方式打破被bx循环,这很公平。
  • 79
    今天文章下面的广告“女人请别直性子,要学会说话”,看完觉得真可悲,每次参加相亲都觉得那么多优秀女性就像待宰的羔羊,男人们则像是精明的猎手,而被猎到的猎物,还因为得到青睐,仿佛十分幸运似的。
  • 77
    反正生不起,住不起,病不起,死不起,一切的不起都是因为同一个原理在运作。生儿贫穷。 对了主席今天明尼苏达赛亚人冤案貌似出反转了,写一篇评论员文章没准能从它们友商那拿点儿赞助~
  • 72
    想起了著名的“六个钱包”理论,资本家真是涸泽而渔啊!出生人口的继续崩塌是可以期待的。
  • 67
    结婚四年不生孩子+1,生了养不好,对孩子也是一种不负责。这跟本质上好耍好懒是两回事。 感觉不生孩子的原因也是两极分化严重。
  • 58
    错的并不是我…错的是…这个世界…——金木研
  • 56
    写的太透了,卧槽
  • 56
    大多数男性都应该支持女权主义,但你也得先保证中国网络土壤下那些被宣称的是真正的“女权主义”而不是“女利主义”,米格道是一种比较极端的方式,但也有他的原因。
  • 54
    婚前男方买的房子、车,彩礼,会不会也可以认为本质上是男性支付的一次性的家务/生育费用?如果从这个角度看,恩格斯说的对,婚姻就是长期的卖淫
  • 51
    加急读完,过不了一周怕是又没得看了
  • 50
    小时候姥姥爷爷他们照顾我,父母忙于工作,而从我初中开始,妈妈和我调侃过很多看我家孩子。父母养我一个就够累了,我要有孩子自己看不了十有八九父母要看,何苦呢?真的要不起啊……虽然我知道为人父母感觉就真的不一样,但是没钱……干嘛再让我的父母再遭罪呢
  • 49
    当年说国营企业没有经济效益,他们只看到帐上的利润。国营企业所负担的医院,学校,幼儿园,职工住房这些大头,不知是否算入利润中。后来抓大放小,减员增效,把工人送结资本家剥削,甩包袱。先锋队不再代表工人阶级,到现在,996,将来二十年内顶不下来怎么办?
  • 45
    写得真透彻!在“迁婚三角形”里我属于那种底层男人,现在不婚、不生,在家被骂不孝、出门被讽妈宝。前几天身体不舒服去做体检,医院一定要让人陪护,我一时找不到朋友帮忙,只好找老妈过去凑数。进了体检室被医生冷嘲热讽,真是扎心!一则心疼老妈被医生斥责听不懂医学术语,二则联想到自己将来老了孤苦伶仃怎么看病?要孩子,痛苦;不要孩子,也痛苦啊!
  • 44
    现在的无产阶级如此温顺,主动躺下叉开腿让资产阶级随意阉割,真乃士大夫之盛世也!
  • 41
    老赵把我心里的想法,很学术的表达了出来 丁克真的是没办法的办法
  • 36
    明明是资本家的问题,却净拿底层人开刀。
  • 35
    我很喜欢da大浪淘沙,第一次留言,对于今天这个话题,我想说几句,我跟我先生是大学同学,毕业后两人一起在深圳打拼,14年结婚,17年买房,是18年装修,19年结婚婚礼,全部费用全程靠我们两个支付,工作五年,存款基本为零,都是负债,现在就是有人把刀子架在脖子上,我也不敢生,财富积累的速度远远赶不上结婚生子的花费力度,对养育孩子,自己理解的是不能隔代教育,所以一直不敢生了给家人带,这个社会对女性的不公平,对生育这件事体现的淋漓尽致,找工作前看到已婚就让你签协一年内不能怀孕,这个社会的人权在哪里,即使我想生,面对孩子以后成长在这个大环境下,真的有点担忧!
  • 31
    很深刻的观点,剖析的相当透彻
  • 26
    说到点子上了,太沉重了
  • 24
    杀鸡取卵,竭泽而渔,资产阶级看来已经忘了历史教训
  • 23
    快看哭了。我去找一篇安全的文章下赞赏。
  • 22
    国企就很少加班,福利待遇和人文关怀就做得很好,虽然工资少了些,也经常被黑是低(剥削)效率的典型,但据我所知很多国企员工家庭幸福感还是比较高的,是不是说明了TG至少还是有那么一点底线?
  • 18
    先锋队!
  • 17
    不愿生孩子体现出对物质层面的较高追求,无可厚非,但从精神层面讲,是不是含有家庭情感上的缺失,对国家与民族也会有较深的影响!
  • 12
    先存下来再继续观看是好习惯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