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星期里的七天 | 瞎爷

今天是周一,焦虑症又犯了。不知道写什么。于是翻看去年这个号写的文字,一直翻到去年5月的28日。

我原来一直这样絮絮叨叨的,把很多陈年往事,一遍又一遍不停地说。

01

美国作家爱默生晚年失忆了,他读到自己以前的作品说,我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他无疑应该是一个伟大的人。

我们不要做上帝抛弃的世界里的孩子。我们要爱,要夏娃,要亚当,要神奇的伊甸园,要流淌着奶和蜜的地方,要智慧的苹果。

风景这么好,我们的生命还有很长的一截,路的确是弯曲了一点,但有什么关系,我们最终会到达罗马。

玛丽亚•杜埃尼亚斯说过:我们的命运可以是这样,也可以是完全不同的结局,因为我们的生活没有在任何地方被记载下来。也许我们甚至没有存在过。或者存在过但没有人知道。不管怎么样,我们永远都在历史的背面,在密密麻麻时间的针脚中,真实而隐形地活着。

三毛在《雨季不再来》里说:总有一日,我要在一个充满阳光的早晨醒来,那时我要躺在床上,静静的听听窗外如洗的鸟声,那是多么安适而又快乐的一种苏醒。

“我们从QQ躲到了微信,从微信躲到了微博,从大号躲到了小号。问自己究竟在躲什么,大概没有在躲什么吧。大概只是想要一个能不被评价对错究其是非、尽情挥洒对这个世界的感受、不打扰别人也容得下自己所有情绪的地方。”

鸿鹄志,是一种帝王志,我们很多人,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都是燕雀志,只能是燕雀志,甚至是爬虫志。

02

詹迪·尼尔森 说:遇见灵魂伴侣的感觉,就好像走进一座你曾经住过的房子里——你认识那些家具,认识墙上的画,架上的书,抽屉里的东西:如果在这个房子里你陷入黑暗,你也仍然能够自如地四处行走。

俄罗斯有一本《金蔷薇》,里面说对生活对周围一切的诗意理解,是童年时代给我们的最伟大的馈赠。如果一个人在悠长而严肃的岁月中,没有失去这个馈赠,那他就是诗人或者作家。

周晓枫说:“我一直是一个欢乐的悲观主义者,因为悲观,我格外珍惜过路的喜悦和欢乐。我在生活中没太多情绪的剧烈反应,既不手舞足蹈,也不垂头丧气……困境就像深海,但深海里动物自己会发光。不要觉得我写困境就唉声叹气,苦大仇深,其实我特别在意压力之下绽放的那种光亮。”

我知道我的成就不过普普通通,我不是唯一一个,也断不是第一个远离家园追寻幸福的人。很多时候,我仍然会为我走过的每一英里路、吃过的每一餐饭、认识的每一个人、睡过的每一个房间而迷茫不解。这一切尽可以显得平平常常,然而总有一些时候,它们却是超乎我想象的奇迹。裘帕·拉希莉 《解说疾病的人》

03

有个段子说:普京在梦中遇到斯大林。就问斯大林如何才能使俄罗斯崛起?斯大林提到两点∶1,把全部反对派全部捉起来枪毙!2,把克林姆宫的墙壁全部涂成蓝色。

普京惊问:为什么要把墙壁涂蓝?

斯大林笑道:我就知道你不会质疑第一点。

私人生活场景里要遵循的几条基本原则:

①永远不要和一头猪摔跤。如果你这么做,你们两个都会变脏,但是猪会乐在其中。这句话是芒格说的,我去世多年的奶奶有一句同样智慧的话:好鞋不踩臭狗屎。

②不要动不动给别人贴标签,都在油锅里,谁油腻谁不油腻,你说不清。

③人永远都是自己观念的井底之蛙,万不可以己度人,更不可以人度己。

④不聋不瞎,难当大家。世界有美好的一面,也有丑陋的一面,就像你吃饭拉屎一样。玻璃心的结局不是世界碎了,是你的心碎了。

⑤最大的蔑视是无视,连看都不看,因为不值得,因为它们不配。

读中国史不能有怨妇情绪,要有全球视角——马勇

那里的人们心满意足,大家都顺流而下。——杜马兰

04

有人说,这首诗是在模仿哈代的《一个星期中的七天》:

星期一那晚上我关上了我的门,
心想你满不是我心里的人,
此后见不见面都不关要紧。

到了星期二那晚上我又想到,
你的思想,你的心肠,你的面貌,
到底不比得平常,有点儿妙。

星期三那晚上我又想起了你,
想你我要合成一体总是不易,
就说机会又叫你我凑在一起。

星期四中上我思想又换了样,
我还是喜欢你,我们正不妨
亲近的住着,管它是短是长。

星期五那天我感到一阵心震,
当我望着你住的那个乡村,
说来你还是我亲爱的,我自己人。

到了星期六你充满了我的思想,
整个的你在我的心里发亮,
女性的美哪样不在你身上?

像是只顺风的海鸥向着海飞,
到星期日晚上我简直的发了迷,
还做什么人这辈子要没有你!

05

知乎上有人问:如果灯灭了,光去了哪里?

有个回答是:如果灯灭了,光去了哪里?灯灭了,光沉入黑暗中,变成了黑暗的一部分。灯开了,光会再次醒来。就像灵魂,沉睡,或者被唤醒。

有的人,身上是有光的,光芒万丈。而有的人,则是万丈深渊。

还是知乎上的问题:

知乎上有个问题   “突然不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有个回答是 “他本来浑身是光。有那么一瞬间,突然就黯淡了,成为宇宙里一颗尘埃。我努力回想起他全身是光的样子,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后来发现,那是第一次见到他时,我眼里的光。

06

景素奇老兄在微博上发了段文字,说他的感悟:

见过很多学历羞涩的老板,却把企业做得很好,主要特征有六:一是自信满满,积极的人生态;,二是穿透力非常强,直指事物的本质;三是勤奋工作,状态激情澎湃;四是有胆有识,无知无畏。五是成功之后总以为无所不能,其实只是支离破碎的穿透。六是把朴素的人生哲理和生意经,视为放之四海而皆准。

07

安妮宝贝在《春宴》里说:生活足够拥挤精彩,也就没有空档来思考人生的缺陷。

《伍尔夫读书随笔》里说:一个人要把自己灵魂弄个水落石出,非得用毕生的精力才行。这种自我探寻,也许有损个人的世俗功名,但其乐无穷,足以补偿那一点点损失。因为一个人一旦有了自我认识,也就有了独立人格;而一旦有了独立人格,也就不再浑浑噩噩、虚度年华了。换言之,他一生都会有一种适度的充实感和幸福感。我觉得,世上只有这种人才真正地在生活,至于其他人,我认为他们只是做了一辈子习俗的奴隶而已——他们的生命、他们的灵魂,全都像幻影一样似有实无。因为他们习惯于随波逐流,遇事总无主见,人云亦云;他们的灵魂早已为怠惰、萎靡之气所充塞,早已变得徒有其表,而实质上是麻木不仁、冥顽不灵的。

08

去年的5月28日写的一篇文字《我愿意懂得永恒两个字的意义》

星期一照例是忙。

开例会,要把上一周的事情捋一遍,要把这个周要做的工作理清楚,要做好心理准备迎接这一周你永远无法知道会发生哪些王八蛋事情。

所以常常会觉得特别疲惫。甚至有时候会有坍塌的感觉。

记不得谁说的了,好像是王小波说的:人的愤怒,大多数时候是源于自己的无能。

有人在微信上问:瞎爷,可否推荐几本书,我的家人治疗抑郁症后记忆全没了,医生说要看能让自己开心的书,有助于恢复记忆。

我小心翼翼地问,请问是您家里什么人啊?

回答是他太太,因为抑郁症,电击治疗,记忆全都没有了。

上午开完会,我觉得自己快要累趴下了,喘口气,才又小心翼翼地问,具体是怎么个情况。这位老兄,37岁,有一个12岁的孩子,他的太太,原来在外企工作,因为个性的原因,也因为各种压力,抑郁,然后是前面他说的情况。

我突然觉得,对这位老兄,内心里充满了佩服。换了是我,可能就崩溃了。

所以对他说,这种情况,一定要有针对性,因为不了解情况,真不敢乱推荐什么。

我只能一再表达我的佩服,说他不容易。

他回答:人没有前后眼,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只能一步步走过来了。总算过来了,一切都会好的。

真的,我真心佩服这位兄弟。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就像你说的那句话:就像重新谈一次恋爱吧。

知乎上有个问答:「你从出生到死去所发生的一切早已注定」这句话是成立的吗?

有个回答是这样的:

一个朋友曾经告诉过我一段话:“因为阶级原因,事实上99%的孩子成年后都是一样的普通,女生要担心嫁人、男生要担心柴米油盐和房车,还要忧愁孩子教育和父母养老,会为了琐事而终老一生。

而剩下那%1的人群要么是堕入到深渊的,比如杀人犯、吸毒者,要么就是实现了阶级跨越,比如,我国的核心党成员们。

所以,按照大数据角度来看,人与人的本质是没有区别,一生基本上都为俗事所苦恼,没有例外,这大概是生而为人的悲哀或是幸事吧。”

后来我发现,知乎上一位哲学家的思想其实和她这段话是完全契合的。

从理论上,这种想法适合于99%的绝大多数人类,几乎可以无缝接入了,实际上大家都可以说是失败者。

这也是为什么我越发觉得我们都是失败者,都是普通人。

得票最多的是这样一段话:

我记得香港有个作家陶杰曾经说过:“当你老了,回顾一生,就会发觉:什么时候出国读书、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何时选定了对象而恋爱、什么时候结婚,其实都是命运的巨变。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眼见风云千樯,你作出抉择的那一日,在日记上,相当沉闷和平凡,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

我倒是更赞同下面这个回答:

人最大的认知障碍,就是认为世间万物的发生是有开头、有结尾的,即认为时间是一条线,是一个常量,有开始、有结尾。大多数人谈论因果论的时候,也通常把因理解为开头、果理解为结尾。

但打破了认知障碍的人知道,时间是一个变量。就像相对论说当物体接近于光速运动,时间变慢。时间的分辨率可以被放大、足够大,并且十分精确。所以当你凝聚“当下”,当下这一刻的思维意识便可以超越三维空间。每个人的内在都有一个连接时空的通道,唯有意识能量可以穿越时空。所以宗教会有内观、入定的存在。

测不准原理、观察者效应、量子纠缠,甚至弦论,表明世界的本质是能量。所以意识能量可以影响物质世界。

人的意识(念),是可以带来后果的,但为什么世界总能保持平衡?因为是动态平衡。

好和坏是对立的,在不断地动态平衡下,趋好和趋坏可以互相转换。

这就是老子的对立统一论告诉大家的。图像化表达就是道教的太极图。

神秘主义里的“蛇咬尾”也象征了永恒、轮回、变化,开始亦是结束。

回到人的一生是否是注定的。

是的,因为一个人的出身、性格是注定的,我们不能自主选择。

但也有“变化”。自己的意识能量、念的转变,是可以逐步掌握和提升的。也就是掌握改变自己的变量因素。当下的你变了,未来的你会随之变化。这种变化的时刻,有些人称之为“选择”,有的人称之为“机会”。

这世界包含了无限可能,然而无限的可能性都被包含在了其中。我们能把握的只有当下。

一生快结束的时候,回过头来你会说这是注定的,因为注定代表着一种“理所应当”。而多少人能发现我们生活在一种变化的规律中?

就像有人说的那句话:即便相信了命中注定,过马路的时候,还是要左右看看。

还是在知乎上,看到这幅照片:

有一段说明的文字:前段时间在档案馆翻到的。三十七年前,洪水过后县文工团的演员们给抗洪战士慰问演出,真芳华。

隔了三十七年的时光,看照片中的人,现在想来应该是6、70岁的人了。她们活在哪里,有着怎么样的故事。没有人知道。

有人推荐一本书:《地球上最后的夜晚》,里面写到:

人类的青春期是短暂的,在彻底的死亡之前,还留存着漫长的走向衰老的时间。于是轮到我们这一代人的时候,就只剩下中间这段熬不尽的麻木和虚无。虽然说,在度过怎样的一生这件事上,本质上说,哪一代人都没有太多的选择,但是就反抗平庸而言,我们这代人到目前为止,可能是“最差的一届”。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好像渐渐跟这个时代的脉搏有了共振。对于使用过于激烈和外露的方式表现生活和命运的文本,已经基本迈入共情无能的阶段。生活是平庸的,生活里的一切——失意的,得意的,都是平庸的。这时候读到《地球上最后的夜晚》,是件缘分使然的事情。关于“失败”任何诗意或愤懑的呐喊,全部被解构了,在波拉尼奥码新闻稿似的表达方式里,消解得干干净净。

莎士比亚的翻译者朱生豪说:我愿意懂得永恒两字的意义,把悲壮的意味放入平凡的生活里,而做一个虔诚的人。

我必须始终直面黑暗。如果我挺直腰板去面对,就有机会战胜恐惧;如果我只会闪避躲藏,恐惧就会战胜我。——[美] 莉安侬·纳文  《剩下来的孩子》


精选留言
  • 3
    焦虑是一种幸福病,是一种刚吃饱了撑的之后对未来的不可知。饿肚子的时候没时间焦虑,家里有矿的时候也没时间焦虑。都言瞎爷痴,谁解此中味。瞎爷给自己熬的鸡汤,总有人要拾点残羹剩饭再来品品,并且吃出了海参鲍鱼的味道。
  • 1
    佛在《四十二章经》中说人有二十难:“贫穷布施难,富贵学道难……”很多人锦衣玉食之后,一样不会悲悯,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存在巨大缺陷。悲天悯人或者说使命感是天生的,后天教育不出来,我觉得。
  • 竹帛烟销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又曰:秀才造反,三年不成。
  • 人永远都是自己观念的井底之蛙,万不可以己度人,更不可以人度己。 周一出差日
  • 我们终其一生就在等生活给一个好脸色。就像等待一个女子的一个回眸,有人看到到了十七岁的,有人看到了七十岁的,有人守到背影消失。有那么一瞬间,我们都以为自己懂得了生活,就像男人觉得征服了女人一样,结局却是自己软塌塌。
  • 37年文工团那张,那个时代的人看起来真是简单而美好
  • 我记得有人这样说过: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对人来说只有一次.因此,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一个人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这样,在他临死的时候,能够说,我把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人生最宝贵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奋斗。
  • 读完旧文如新文,只因道理真常在
  • 早ノ☀,虾爷,我一直看您,都是背后有光的
  • 总是翻来覆去回忆过去说明人年龄大了,但是瞎爷您人老心不老
  • 又是星期一,期待着再次上班
  • 既然人生都是注定的,你让我996又如何?
  • 别来春半,触目柔肠断。砌下落英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 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 吃着窝蛋牛肉粥您的文,既有蛋,也有牛…
  • 春光灿烂。阳光明媚
  • 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
  • 星期一,阳光明媚。 早,瞎爷
  • 又是一个星期一,虾爷,早!
  • 猫宁sir
  •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知鱼之乐焉知鱼之痛。一早起来就开始这么的脑力体操。
  • 今天是星期的第一天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