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情关 | 瞎爷

昨天下午,外面在下雨,我躺在沙发看《笑傲江湖》,看到令狐冲因为岳灵珊移情林平之,内心里处处备受煎熬的情节,想起来徐佳莹这首《身骑白马》

之所以想到这首歌,是因为令狐冲为情所困,困得苦,还有就是里面有闽南话唱词,而林平之是福建人,小说里有林平之教岳灵珊唱闽南民歌小调《姊妹上山采茶去》的情节。

令狐冲飘在江湖,却常常为情所困,触物生情,想起岳灵珊。有一次是令狐冲在孤独地喝酒还是和恒山派驻扎野外时,金庸不经意地描写了一句:“他想,小师妹不知这时候在干什么呢。”

在他和任盈盈在一起的开初,他还是忍不住在内心里作对比。在《倾心》这一章里,金庸写到:

盈盈顿足道:“都是你不好,教江湖上这许多人都笑话于我。倒似我一辈子……一辈子没人要了,千方百计的要跟你相好。你……你有甚么了不起?累得我此后再也没脸见人。”令狐冲又哈哈一笑。盈盈怒道:“你还要笑我?还要笑我?”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她这么一哭,令狐冲心下登感歉然,柔情一起,蓦然间恍然大悟:“她在江湖上位望甚尊,这许多豪杰汉子都对她十分敬畏,自必向来十分骄傲,又是女孩儿家,天生的腼腆,忽然间人人都说她喜欢了我,也真难免令她不快。她叫老头子他们如此传言,未必真要杀我,只不过是为了辟谣。她既这么说,自是谁也不会疑心我跟她在一起了。”柔声道:“果然是我不好,累得损及姑娘清名。在下这就告辞。”盈盈伸袖拭了拭眼泪,道:“你到哪里去?”令狐冲道:“信步所至,到哪里都好。”盈盈道:“你答允过要保护我的,怎地自行去了?”令狐冲微笑道:“在下不知天高地厚,说这些话,可教姑娘笑话了。姑娘武功如此高强,又怎需人保护?便有一百个令狐冲,也及不上姑娘。”说着转身便走。盈盈急道:“你不能走。”令狐冲道:“为甚么?”盈盈道:“祖千秋他们已传了话出去,数日之间,江湖上便无人不知,那时人人都要杀你,这般步步荆棘,别说你身受重伤,就是完好无恙,也难逃杀身之祸。”

令狐冲淡然一笑,道:“令狐冲死在姑娘的言语之下,那也不错啊。”走过去拾起长剑插入剑鞘,自忖无力走上斜坡,便顺着山涧走去。

盈盈眼见他越走越远,追了上来,叫道:“喂,你别走!”令狐冲道:“令狐冲跟姑娘在一起,只有累你,还是独自去了的好。”盈盈道:“你……你……”咬着嘴唇,心头烦乱之极,见他始终不肯停步,又奔近几步,说道:“令狐冲,你是要迫我亲口说了出来,这才快意,是不是?”令狐冲奇道:“甚么啊?我可不懂了。”盈盈又咬了咬口唇,说道:“我叫祖千秋他们传言,是要你……要你永远在我身边,不离开我一步。”说了这句话后,身子发颤,站立不稳。令狐冲大是惊奇,道:“你……你要我陪伴?”盈盈道:“不错!祖千秋他们把话传出之后,你只有陪在我身边,才能保全性命。没想到你这不顾死活的小子,竟一点不怕,那不是……那不是反而害了你么?”

令狐冲心下感激,寻思:“原来你当真是对我好,但对着那些汉子,却又死也不认。”转身走到她身前,伸手握住她双手,入掌冰凉,只觉她两只掌心都是冷汗,低声道:“你何苦如此?”盈盈道:“我怕。”令狐冲道:“怕甚么?”盈盈道:“怕你这傻小子不听我话,当真要去江湖涉险,只怕过不了明天,便死在那些不值一文钱的臭家伙手下。”令狐冲叹道:“那些人都是血性汉子,对你又是极好,你为甚么对他们如此轻贱?”盈盈道:“他们在背后笑我,又想杀你,还不是该死的臭汉子?”令狐冲忍不住失笑,道:“是你叫他们杀我的,怎能怪他们了?再说,他们也没在背后笑你。你听计无施、老头子、祖千秋三人谈到你时,语气何等恭谨?哪里有丝毫笑话你了?”盈盈道:“他们口里没笑,肚子里在笑。”令狐冲觉得这姑娘蛮不讲理,无法跟她辩驳,只得道:“好,你不许我走,我便在这里陪你便是。唉,给人家斩成十七八块,滋味恐怕也不大好受。”

盈盈听他答允不走,登时心花怒放,答道:“甚么滋味不大好受?简直是难受之极。”

她说这话时,将脸侧了过去。星月微光照映之下,雪白的脸庞似乎发射出柔和的光芒,令狐冲心中一动:“这姑娘其实比小师妹美貌得多,待我又这样好,可是……可是……我心中怎地还是对小师妹念念不忘?”

一个男人最深的心思眼神是无法掩藏的,当小师妹跟着林平之去找青城派报仇时,令狐冲紧紧跟随。林平之嫌弃的女人,却是他曾经最珍惜的女孩。小师妹最终的结局是被她所爱的人一剑刺死。金庸以极其伤感的篇幅描写了这一幕:

只见岳灵珊倒在大车的车夫座位上,胸口插了一柄长剑,探她鼻息,已是奄奄一息。令狐冲大叫:“小师妹,小师妹。”岳灵珊道:“是……是大师哥么?”令狐冲喜道:“是……是我。”伸手想去拔剑,盈盈忙伸手一格,道:“拔不得。”令狐冲见那剑深入半尺,已成致命之伤,这一拔出来,立即令她气绝而死,眼见无救,心中大恸,哭了出来,叫道:“小……小师妹!”岳灵珊道:“大师哥,你陪在我身边,那很好。平弟……平弟,他去了吗?”令狐冲咬牙切齿,哭道:“你放心,我一定杀了他,给你报仇。”岳灵珊道:“不,不!他眼睛看不见,你要杀他,他不能抵挡。我……我……我要到妈妈那里去。”令狐冲道:“好,我送你去见师娘。”盈盈听她话声越来越微,命在顷刻,不由得也流下泪来。

岳灵珊道:“大师哥,你一直待我很好,我……我对你不起。我……我就要死了。”令狐冲垂泪道:“你不会死的,咱们能想法子治好你。”岳灵珊道:“我……我这里痛……痛得很。大师哥,我求你一件事,你……千万要答允我。”令狐冲握住她左手,道:“你说,你说,我一定答允。”岳灵珊叹了口气,道:“你……你……不肯答允的……而且……也太委屈了你……”声音越来越低,呼吸也越是微弱。令狐冲道:“我一定答允的,你说好了。”岳灵珊道:“你说甚么?” 令狐冲道:“我一定答允的,你要我办甚么事,我一定给你办到。”岳灵珊道:“大师哥,我的丈夫……平弟……他……他……瞎了眼睛……很是可怜……你知道么?”令狐冲道:“是,我知道。”岳灵珊道:“他在这世上,孤苦伶仃,大家都欺侮……欺侮他大师哥……我死了之后,请你尽力照顾他,别……别让人欺侮了他……”令狐冲一怔,万想不到林平之毒手杀妻,岳灵珊命在垂危,竟然还是不能忘情于他。令狐冲此时恨不得将林平之抓来,将他千刀万剐,日后要饶了他性命,也是千难万难,如何肯去照顾这负心的恶贼?

岳灵珊缓缓的道:“大师哥,平弟……平弟他不是真的要杀我……他怕我爹爹……他要投靠左冷禅,只好……只好刺我一剑……”令狐冲怒道:“这等自私自利、忘恩负义的恶贼,你……你还念着他?”岳灵珊道:“他……他不是存心杀我的,只不过……只不过一时失手罢了。大师哥……我求求你,求求你照顾他……”月光斜照,映在她脸上,只见她目光散乱无神,一对眸子浑不如平时的澄澈明亮,雪白的腮上溅着几滴鲜血,脸上全是求恳的神色。令狐冲想起过去十余年中,和小师妹在华山各处携手共游,有时她要自己做甚么事,脸上也曾露出过这般祈恳的神气,不论这些事多么艰难,多么违反自己的心愿,可从来没拒却过她一次。她此刻的求恳之中,却又充满了哀伤,她明知自己顷刻间便要死去,再也没机会向令狐冲要求甚么,这是最后一次的求恳,也是最迫切的一次求恳。霎时之间,令狐冲胸中热血上涌,明知只要一答允,今后不但受累无穷,而且要强迫自己做许多绝不愿做之事,但眼见岳灵珊这等哀恳的神色和语气,当即点头道:“是了,我答允便是,你放心好了。”

盈盈在旁听了,忍不住插嘴道:“你……你怎可答允?”岳灵珊紧紧握着令狐冲的手,道:“大师哥,多……多谢你……我……我这可放心……放心了。”她眼中忽然发出光彩,嘴角边露出微笑,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令狐冲见到她这等神情,心想:“能见到她这般开心,不论多大的艰难困苦,也值得为她抵受。”

忽然之间,岳灵珊轻轻唱起歌来。令狐冲胸口如受重击,听她唱的正是福建山歌,听到她口中吐出了“姊妹,上山采茶去”的曲调,那是林平之教她的福建山歌。当日在思过崖上心痛如绞,便是为了听到她口唱这山歌。她这时又唱了起来,自是想着当日与林平之在华山两情相悦的甜蜜时光。她歌声越来越低,渐渐松开了抓着令狐冲的手,终于手掌一张,慢慢闭上了眼睛。歌声止歇,也停住了呼吸。令狐冲心中一沉,似乎整个世界忽然间都死了,想要放声大哭,却又哭不出来。他伸出双手,将岳灵珊的身子抱了起来,轻轻叫道:“小师妹,小师妹,你别怕!我抱你到你妈妈那里去,没有人再欺侮你了。”

盈盈见到他背上殷红一片,显是伤口破裂,鲜血不住渗出,衣衫上的血迹越来越大,但当此情景,又不知如何劝他才好。令狐冲抱着岳灵珊的尸身,昏昏沉沉的迈出了十余步,口中只说:“小师妹,你别怕,别怕!我抱你去见师娘。”突然间双膝一软,扑地摔倒,就此人事不知了。——《笑傲江湖 伤逝》

小说里的令狐冲是情种,写小说的金庸自然也是。在一九八零年五月写的《笑傲江湖》后记里,金庸这样写到:

令狐冲是天生的“隐士”,对权力没有兴趣。盈盈也是“隐士”,她对江湖豪士有生杀大权,却宁可在洛阳隐居陋巷,琴箫自娱。她生命中只重视个人的自由,个性的舒展。唯一重要的知识爱情。这个姑娘非常怕羞腼腆,但在爱情中,她是主动者。令狐冲当情谊紧缠在岳灵珊身上之时,是不得自由的。只有到了青纱帐外的大路上,他和盈盈同处大车之中,对岳灵珊的痴情终于消失了,他才得到心灵上的解脱。本书结束时,盈盈伸手扣住令狐冲的手腕,叹道:“想不到我任盈盈竟也终身和一只大马猴锁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盈盈的爱情得到圆满,她是心满意足的,令狐冲的自由却又被锁住了。后续,只有在仪琳的片面爱情之中,他的个性才极少收到约束。

郁达夫有诗说: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浅喜似苍狗,深爱如长风。人心白云苍狗,尘世何尝不是。

昨天读《笑傲江湖》里风清扬在玉女峰教令狐冲武功那一段,突然想到一个破字。破门户之见,破模式之见,破正邪之见,破程式之见。破我执,破他执。贪、嗔、痴,都是执。人,无执不行,但人只有不断打破固有的“执”,才能行得更远。

今日读来,还应该有一个破,破情关。

金庸在《倚天屠龙记》后记里说自己当时还不懂。问题是,懂了又如何?难道是当时只是已惘然?

懂是结论,不懂才是过程。很多人都是这样走过来的。只不过金庸把它艺术化了,写了出来。更多的人,最后懂了懂了,只是叹口气而已。当年的那份意气,那份决绝,那份痴心痴情,那份一往情深,才是这一辈子最值得怀念的。


精选留言
  • 8
    年纪大了看什么都想哭,这可如何是好?
  • 5
    都说过程才是最值得珍惜的,结果却往往不得人意。但结果就是结果,因了过程而“果”。 “破”情关~~是过程还是结果,但“破”总是铭心的吧。。。 活在当下。。。而已 怀念。。。也只能是怀念。。。。而已 ———乱语
  • 4
    谁说许晴是公共汽车,你们又没买过票?!
  • 3
    吾辈基本都是跟着金庸学习爱情的啊。 那时就想着自己哪天也有个可爱的小师妹才好。可如今的女孩都深知“防火防盗防学长”,我至今也没认下半个可人的小师妹。扼腕叹息!
  • 3
    看来上了年纪的男人就能欣赏许晴的美了
  • 2
    作为老男人,瞎爷可谓世事洞明,情关未破。
  • 2
    “懂是结论,不懂才是过程。很多人都是这样走过来的。只不过金庸把它艺术化了,写了出来。更多的人,最后懂了懂了,只是叹口气而已。当年的那份意气,那份决绝,那份痴心痴情,那份一往情深,才是这一辈子最值得怀念的。”触人心菲,耐人寻味。
  • 2
    早,瞎爷 听着骑白马,看着文章中笑傲江湖的片段,不知怎么的,竟有些动情了,伤感… 周末愉快!
  • 2
    虾爷周末好🌹🌹
  • 2
    破,就是进化和创造,不固守已见
  • 2
    今日的是许公主
  • 1
    当年深情喂为猪狗,如今情深误此生。
  • 1
    额一心只想,王宝钏
  • 1
    许晴没有以往照片女子美
  • 1
    痴情总被无情伤, 烦恼皆因太勉强, 他人怎知心所累, 情关不破终难忘。
  • 1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浅喜似苍狗,深爱如长风。人心白云苍狗,尘世何尝不是。(我记忆中的那版令狐冲是李亚鹏,任盈盈是许晴。)
  • 1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人的一生似乎总在错过
  • 1
    在一段失败的感情里,我不希望成为你的错误,我情愿自己是孕育你成为蝴蝶的茧。
  • 1
    向前走,别回头。
  • 1
    早上好
  • 1
    虾爷今天起晚了。我的手机铃声就是用这首《身骑白马》
  • 问世间情为何物?
  • 凡人哪有勇气去破,烦恼都抛给了时间?
  • 当时只道是寻常……
  • 虾爷的情关难破,谁又不是呢?
  • 还是李亚鹏版本的笑傲江湖好看啊,文末是彼时的任盈盈罢
  • 千言万语,想来还是和有情人做开心事。
  • 情也是执念。看破,放下,拿起。还是那句看山还是山的老话了。人生不易,众生皆苦啊!
  • 爷,今天这文甚合我心情
  • 张老师好,今天偷懒了,90%复制粘贴的笑傲江湖
  • 情关能破?
  • 同在厦门,有机会煮酒论世界。总觉得世界观接近的人可能会更好相处吧。方便留个微信。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