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盛宴下半场,我们普通人的机会 | 牲产队

最近,一直在思考,实现阶层跨越,于我们普通人,到底有多少机会。

首先,先定义什么是阶层跨越。

狭义而论,身份地位的转换,特指向优势阶层转变。当然,优势阶层也随着时代大势而变。

拿工人举例,若干年前,工人可类比于如今的事业编,是优势阶级的基本盘,旱涝保收,无关冻虞。所以,锄头换扳手,是巨大的阶层跨越。

张华考上了北京大学;李萍进了中等技术学校;我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

说的就是,在特殊的年代,掌握稀缺商品流通渠道的供销社员工,社会地位几何。

广义而言,分两类:一是指从无产者,变成有产者,即拥有不通过个体劳动而生存下去的物质基础,或称食利阶层;二是劳动形态的转换,由体力无产者,升格为脑力无产者。

第二种方式,之所以为大家所忽视,甚至被许多声音批判。是因为,类似微弱的阶层改变,入不了一些人的法眼。

另一方面,码农们也热衷于自嘲。

但,你真的觉得把月薪3万+,能够在二线以上城市快速置业的算法工程师,定义为“脑无”合适吗?

到底是时代矫情,还是我们人类自身。

所以,给阶层跨越下定义,简单理解,是生产方式的进步与生产环境的改善。

譬如队长我,当农民那会儿,忙上一年到头,挣下一份口粮外,余下的部分,也只够再生产的投入。

后来上大学,参加工作,能够在键盘上啪啪啪赚钱,预示着我生产方式以及生产条件的改观。

这就是阶层跃升。

只不过,它所带来的改变,将将同步于社会之发展。所以,难以给个体造成强烈的心理冲击。进而被主流媒体所忽视。

有人肯定要说了,未被取代的被剥削地位,这算哪门子的阶层跃升?

提这种问题的,在于遗忘了一大批,原地踏步的人群。

时至今日,小农经济所承载的群体,仍以亿计。多年来,他们的生产生活方式,变化甚微。

纵向对比,新时代农二代出身的码农,掌握着更先进的生产技术,同时离核心生产资料越来越近。那么,则有理由认为,他们的阶层,已经发生了质的改变。

上面举的这个例子,是教育对个体命运的改观。不知道你有没有思考过,对教育的投入,是一个加杠杆的过程。

这层逻辑,放之眼下,许多人不好理解。

不妨把时光往前推一推,封建时代,所谓的耕读世家,往往是一家之壮年长年累月的劳作,以换取家族中某位成员赶考的盘缠。

毫无疑问,成功的概率低,回报率高,也意味着杠杆率高。

另外一个例子:婚配。

是的,这也是一个充满着杠杆的过程。门当户对,暗指资产相当,优势互补,以及合力撬动更大资产的机会。

随着社会的发展,于普通人而言,在改变一人之命运,一家之命运上,方式逐渐丰富了起来:二级市场,楼市,择业……

但这一切,都离不开杠杆的参与。

最近二级市场,一路阳春。但真正赚钱的,不是散户,却是来去汹涌的北上资金们。

他们有太多太多种方式,来放大收益,同时规避风险了。

而远离杠杆的散户,能跑赢大盘,已然可观。甚至,散户用配资的方式来加杠杆,无论牛熊,结局多半是爆仓。

A股对散户不友好,散户对A股也是时冷时热。没有千金马骨,便难以撬动菜场大妈们的账户。

与之截然者,是楼市。

十数年的驯化下,普通人发现,世界上最可信的人,是售楼小姐。

整个二十一世纪,重仓楼市,而失意者,从来寥寥。

无法统计,有多少人,单纯地通过投资房产,把家庭财富,带到了新的高度。

换种说法,这部分人,占有相当大的数量。

为什么不是你?

安得广厦千万间,普通人的思维,是利用较低的杠杆率,获得少量的住房,安稳度日。

因为,未来的不确定性,使得我们主观上回避高杠杆的发生。

而投资是反人性的!

好的投资,需要克服太多人性中糟糕的部分:恐惧,忧虑,犹豫,贪婪……

所以,我们不理解组团到上海炒房的温州人,不理解在货币化棚改进行中all in的朋友,也不理解今年卖房炒股的侠客。

我们以为,我们是不理解他们的风险偏好。其实,这是两类人对生活的两种截然相反的态度。

加杠杆,Or No!

恰在经济环节吗?并不是。

倘若你混过体制,你会发现,也有两类人,一类人只顾干好自己的活,一类人很早便想方设法去站队。

第二类人,代表着亲近杠杆的那一方:虽然可能攀不上,或者攀上了,一损俱损。但是,他们敏锐地意识到,这条路代表着高收益。

至于风险,那是失败以后的事儿。

历史的长河中,面对生活环境的极端恶化,第二类人更容易表现出强烈的反抗意识:走西口,闯关东,下南洋,赴北美。

言外之意,人类但凡是在选择面前,都有机会拥抱杠杆。

天南地北,飘洋过海,几锭盘缠加一条命的事儿。

乱世中,搏条生路。

而朗朗乾坤,我们聊加杠杆,意指通过选择放大努力。以前我们说同一批人,毕业五年,就能瞧见变化。

现如今,这个周期在不断的缩短。

男怕入错行,择业,择者平台。这个平台,可以是行业,是城市,是职位。

而留在北上广深高精尖领域获得的超额回报,本质上,是对高杠杆投入的奖赏。

在这个过程中,贫富的区别,是家庭条件优渥者,使用杠杆的机会多,同时容错率也高。

是的,咱们普通人,能够加杠杆的机会,就那么几次。前些年,周天王说,人生发财靠康波。

翻译过来就是,在合适的机会,加杠杆。

那么留给我们普通人的机会到底是什么呢?

高杠杆投资自己。

分三块论述。

一,是驱使自己进入高竞争力领域,并做成一件事儿。

怎么理解呢?先要进入某个前沿的圈子,然后在这个圈子里站稳脚跟,方式必然是通过具体事情的落实而实现的。

考研,奔985,奔C9,奔常青藤。发文章,怎么也得弄篇一区。公考,铆住了省直往上。就业,紧盯大厂。

方法论方面,高杠杆投入:时间,金钱,身心。

总之,欲得其中,求其上者。

二,理解大势。

理解我所处的时代,一直是一门充满挑战的学问。

在牲产队,我常说,聪明人需要用历史的眼光,去审视我们这个时代。

何为历史的眼光?

首先,你需要了解这个国家的基本盘。其次,读懂统治阶层意志及其行为。最后,在纷繁的世界时局下,理解各种政策的大致逻辑。

眼下,我们所能接触到的信息,是丰富的。难点在于,如何从浩瀚的信息中,抽丝剥茧,厘清脉络。

终极目的,抓住周期。

类似能力的培养,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正因此,解读时政成为了一门新兴的功课。似乎谁都可以侃几句,似乎谁又都讲不明白。

在这个背景下,一批自媒体诞生,并收获了各自的拥趸。

至于大家如何辨别平台们的优劣,考验的是读者的眼光与心力。

三,顺势而为。

此步骤,因人而异了。

拿楼市举例,我们若是认可,楼市的下一桶金诞生在“新钱”涌现的地方。那么,只需杀伐果决。

科创板,土地流转……

或者,你若坚信,政策层面对国内市场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在做选择前,只需要反复咀嚼中央会议文件。

时间久了,字里行间,总能悟出珠玑。

而假使你笃信,世界范围内的经济萧条已然来到。那么,避险的路子从来是开启的。

所有的理论,只有在实操中,方能升华。个体也只有在不断的试错中,拨开密云,见到太阳。

有没有容错阈更大的路径呢?有。

晚清赴美华人,从猪仔,铁路工人,饭店老板,工程师,到医生律师,四代甚至五代,方能实现。

在这个过程中,还需经受移民政策,街区治安,种族歧视,家庭内部矛盾等多番考验。

我们看那一代人的美国梦,对东亚民族,并不友好。

而中国近四十年巨变,展现给国人的,是充满诱惑的漫天机遇。

旧时王谢,寻常百姓。七十年代末,一直贯穿到九十年代初的包分配,是“学而优则仕”的极端形式。

84年阅兵,“小平您好”横幅的书写者,是湖北仙桃的农民子弟胡圣虎。全国高等院校统一招生考试的重启,为他的人生打开了另外一扇门。

游行队伍所讴歌的,当然还有他们自己的命运。

春风得意,看尽繁华。

往后,有《大江大河》里的乡镇企业,壮大者:江阴,顺德,晋江,萧山,温州。

再往后,小平同志南巡后,郑州二院的陈泽民副院长辞职下海,当起了个体户。

离职前,50岁的陈副院长利用每个周末,到德化街刘胡兰副食品批发市场推销速冻汤圆。

这便是三全食品的苦难史,发迹史。

类似种种,亦非个例。

然而,大浪淘沙,“92派”的成功,背后或多或少,有着官方的影子。

作为对比,02年开启的楼市周期,以及始于12年的互联网浪潮,是对普通人最友好的改变命运的方式。

几张PPT,一个路演,就能吸引到大量的资本。说明的是,阶层跃迁的门槛,没了。

而这样的机会,随着时代滚滚向前,悄然逝去。随之而来的,是“New Money”固化为“Old Money”。

护城河与围城阻隔下,万千蝼蚁。

但此种固化,本质上是社会发展的必然形态。城墙下,未及关闭的铜门,就是留给我们普通人加杠杆的机会。

“进城”的过程,不同的时代,有着不同的周期。

或急骤,或缓慢。

能否抓住,在命,在运,在自己。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