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鬼刘立荣,致金立财务崩盘三次,正将最后一笔资产转移 | 金角财经

刘立荣是个自比古龙的人。

有一年我做一个关于山寨手机消亡的报道,由人牵线采访时任金立董事长的刘立荣。待刘立荣开完会出来后,他说,走,别在办公室采访了,我们去个馆子边吃边聊。

在一家川菜馆,我们吃着撒满花椒的火锅,手机行当诸多神话和黑幕都在这顿火锅里纷纷说起又收住,待酒到深处话才到深处。我问他,你觉得金立算山寨手机吗。他说算啊,但我们是有品牌的山寨手机。我第一次因为吃太多花椒,醉得走路摇晃。刘立荣则因为喝了不少啤酒,走起路也摇摇晃晃。

到今天,金立已经立不起来了。但其实从一开始,金立也是摇摇晃晃地往前走。

01,

刘立荣一开始是做学习机和VCD的,这些发家故事早已满网皆知。由于这些经历积累的供应商资源,2002年刘立荣联合广东阜康投资等几家专业投资机构和一些经销商、供应商,成立金立通信,进军手机行业。

阜康投资的引入方,就是与刘立荣曾是同事的胡海。2005年,金立发展势头强劲,不过胡海忽然退出金立。一年之后,阜康投资全线撤离金立。

这些退出行为,并非行业变动带来的。而是他们亲眼目睹刘立荣的恶习,不止一次地让金立的财务彻底失控。“根本就不是失控,简直可以称作崩盘”。该时期在金立担任高管职务的一位人员称,2006年的金立财务崩盘危机,已经是第二次,第一次是在2002年金立刚成立不久。

自由随性、奔放洒脱、快意恩仇、喝酒,古龙的小说塑造的人物,大多都会有这样的性格特征。除此之外,是不是还觉得缺了点什么?是的,但刘立荣不缺,他打一开始就嗜赌如命。并且屡次将金立至于死亡边缘,最后都是股东们一致批判,再而和解,待金立重新回到行业前端的位置,事情好像就没发生过。

2002年金立刚赚到第一笔钱,刘立荣就把他给输了个精光。“当时我们气得够呛,他表达出歉意,也写了保证书。不过这没用的,一开始是几千万几千万地赌,后来都上亿上亿地输了。”这位前高管说,刘立荣赌钱的恶习,也都传染到了供应商和经销商,“刘经常会跟供应商们赌钱的啊,所以这次出事了,他自己都承认了自己赌钱,因为随便找几个经销商一问,就知道他嗜赌如命的习性了。”

确实,不少供应商承认,每次经销商或者供应商聚集的大会,基本都要成了赌徒年会。2006年,刘立荣一次性输掉了6亿。阜康及数名股东忍无可忍,撤资离开金立。严格来说他们并不是想离开金立,只是想离开刘立荣。但金立早已不是他们的金立。

正所谓事不过三,过三之后,凡事无法回头。2017年11月,金立爆发资金危机,2018年坊间风传系因刘立荣海外赌博输了100亿。这次则直接击垮了金立。对此,阜康投资及当年一些老股东们早已不感稀奇,反倒觉得自己的退出相当明智。

为什么股东、董事会等无法限制他从财务直接使用公款进行赌博?因为金立是刘立荣自己的金立。

如果你认为刘立荣就像是古龙书中的陆小凤,性格豪爽,不攻心计,喜爱赌钱,赔得血本无归也在所不惜。那就大错特错了。刘立荣从不是一个只留恋风月之人,他终究是个商人,商人有的心眼和精明,他一点不缺。

长期以来,刘立荣和财务负责人何大兵,通过借款方式挪用金立的公款。此次赌博,有16亿的款项,是刘立荣经何大兵手借出。当前,何大兵正被要求偿还金立公司欠款。两人持有的各个公司股权皆已被冻结,甚至连公积金账户也被扣划,分别扣划两人住房公积金32.94万元。

这些都还只是明着欠下的借款。多年下来,金立公司财务输出到刘立荣个人的渠道,早已遍布了各种关联公司。甚至直到今天,金立将进入破产程序了,都还能顺利地向关联公司转移资产。

2,

4月2日下午,金立破产清算一案,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举行了第一次全体债权人会议。这个会议,主要是为了让债权人们对金立的财产管理方案、财产变价方案、选举债权人委员会等三个议案进行表决,按照现场投票结果看。目前前面两项议案已经通过。这意味着,金立将进入最后的破产程序。

不过,虽然投票通过了议案,但这个债权人会议并不像表面看起来的成功。以供应商为主的中小债权人,直指这些议案疏漏了金立集团及其董事长刘立荣转移资产的行为。

从去年12月到今年3月期间,法院指定的金立管理人对金立的债权人进行整理。截至2018年8月31日金立的总负债为202.53亿元。进入破产清偿的金立无力偿还这笔巨债。从调查数据来看,金立资不抵债。

资产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金立的账面资产总额约为85.38亿元,清查后的资产总额约为38.39亿元。账面总额和清查后的资产总额共计只有123.77亿元。如果按金立现在这样的资不抵债的情况下进入破产程序,最终这些以供应商为主的中小债权人最终必定是亏损的。

但事实上金立真的已经资不抵债了吗?

刘立荣个人与金立集团其他股东、高管开设的公司东莞市金众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是金立集团的重要供应商,在大多数金立人的概念里,这就是金立开设来给自己供货的兄弟公司。不过,这家公司并没有受到金立资金危机爆发的影响。2018年底,金众电子公司还进行了8000万元的分红。这对债权人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刺激。

要说金众电子与金立集团之间缺乏法律上的关联,金立创投可是实打实的金立集团子公司。不过,金立创投在金立资金危机爆发前,忽然进行了工商变更,与金立集团进行了彻底的剥离。这顿操作,让债权人心里落下了刘立荣在转移资产的实锤。

金立创投曾有“小钢炮”美誉,从2008年到2018年,金立创投共投资跟进过10个项目,其中两家在A股上市,一家登陆新三板,还有一家的股权通过同行转售退出。“十投四中”的成功率在私募股权投资领域里实属不易。

金立创投的工商变更登记信息多达26条,主要集中于金立集团爆发资金危机后的十几天。

2017年12月29日,金立集团对金立创投的的出资比例为75.34%,刘立荣个人出资6.68%;而在短短的十几天后,2018年1月9日,金立创投改名,同时变更投资人变更明细中,金立集团和刘立荣显示“退出状态”,同时退出的,还有财务负责人何大兵。

经过密集的工商变更后,金立创投已经更名为深圳市新基地创新投资有限公司,股权极其分散。从表面上看,这时的金立创投和金立集团无论从股权结构、公司名称、争议人物等各方面都已经毫无干系,至少在法律上已经切割开了。另外,原金立旗下的深圳市奥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也进行了同样的操作。

金立的资产可不止这两家公司。比如像地处东莞的金立科技园房产地块等,最后都未纳入清查后的资产总额。

截至2016年12月31日,金立的净资产为68.12亿元;但在2018年11月的债权人会议上,对外披露的资产数据净负债175.47亿元;从净资产和净负债两项数据相加,共计243.59亿元。这些钱,早已通过各种财务输出方式,抵达了关联公司、子公司、渠道公司手上。而这些关联公司,本身与金立在法律上就是绝缘状态,如果子公司还有资产,则通过工商变更等方式进行法律切割,至于渠道公司,“花出去的营销费用”,这个名目本来就名正言顺。

财务负责人何大兵的账务操作,成为了债权人关注的焦点。不过,金立的公司账目,早已被刘立荣和何大兵一起销毁了。而切割了盈利子公司与金立的关系,债权人们明白,他已经转移完了最后一笔资产。

他的操作可不会留下什么痕迹,不只是说物理销毁证据,从规则的规避上,他就做得很好。上述前高管说,即使管理层或股东明知道刘立荣拿了一大笔钱去赌博,可这些钱从财务出去的账,从明里说都没什么问题。“你只会看到钱输了这个结果。”

为什么刘立荣赌博十多年,因赌博导致财务崩盘三次,还能牢牢掌控着公司财务?刘立荣作为金立的董事长和总经理,个人占股比例达41.4%,是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并且刘立荣与何大兵占据了董事会多数席位。

在后来的几轮融资谈判中,对方的首要条件都是——刘立荣、金立财务总监何大兵要离开金立董事会。刘立荣此前一直不愿放弃金立的控制权,到后来积重难返时,他表示愿意放弃控制权。不过,由于金立账目被毁,财务一团乱麻,没有人会愿意接盘。

至于会不会有传说中的“白衣骑士”来搭救金立,金立一位股东说,“垂死的人,还可以人工呼吸,都已经死了的人,做人工呼吸有用吗?顶多诈个尸。”

(完)


精选留言
  • 13
    这顿操作猛如虎,总算是明白,其实刘是在洗钱…
  • 3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赌徒不可信,借给一个已经“改邪归正”朋友的钱,每次要都客气,有钱就不给!
  • 在下有一个大胆的想法:通过赌博的方式洗钱怎么样
  • 除了唏嘘,还能咋样咧!当年金立的elife系列手机还可以,,,是非成败转头空,为啥我一读临江仙,就觉得反正都是空,还拼个球咧???!!!不是在讨论刘立荣吗咋得出个拼个球的结论?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