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中美能够达成协议 | 老蛮

话说中美之间的这场已经持续了一整年的纷争,按照各自的时间安排来看,很快就要出结果了。这事的一开始,是老美已经无法忍受美中之间的达到300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他们认为这种逆差并非是其本身经济竞争力不行,而是由于双方之间的贸易规则不公平,老美吃了巨大的亏。在这个事情上,美国的两党立场出奇的一致,甚至在野的民主党在言论上比执政的共和党更加激进。

于是,从2017年底开始,川普开始对中国发难,在推特上,以及在各种演讲和会议场合,向中国发出的诸多责难。双方在此后见了一面,达成一个暂时的共识:中方会安排多多的进口美国牛肉、大豆以及其它各种产品,以减少美国方面的逆差。但是这个共识后来并没有得到执行。美国方面忍到2018年3月份,终于启动了“加关税”大战,一开始是加500亿美元商品的25%关税,然后对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关税。中国这边也是寸步不让,对美国1100多亿美元的商品加了25%的关税,算起来加的幅度也差不多。只不过按双方的贸易规模来看的话,中国对美出口高达4800亿美元,自美进口只有1500亿美元,美国那边除了能把原来的2000亿商品的加征关税幅度从10%提升到25%,还有另外2300亿美元的中国出口商品可以继续拿来加税,而中国这边,就已经算是快加到头了。

最关键的是,在双方的生产和消费领域实际表现来看,中国的企业的根本优势就是廉价,根本无法承受加关税之后丢失美国市场的后果,于是去年下半年抢了一年的对美出口,美国西海岸的货轮密集到几乎都找不到码头停靠了。而对于从美国进口的商品,我大中国国民早已习惯了人家的东西就是物美价贵,再贵个两三成也无所谓,所以一点抢进口的意思都没有。加了美国商品的关税?加就加吧,再加也要继续进口。无论是美国出口的粮食还是芯片,那都是中国生产和消费领域的必需品,是不可或缺的。在这种市场表现面前,我大中国剩下的唯一选择,就是妥协

所以从去年十月份之后,从双方的谈判内容来看,就是我大中国开始逐步的妥协与撤退。去年年初开始的谈判内容,只是单纯承诺更多的进口美国商品,这当然不能让美方满意。到去年十月份,已经逐步同意进行贸易体制上的改革,最典型的表现就是取消外资在绝大部分行业准入上的股权比例限制,包括此前视为禁脔的金融和汽车行业,现在基本上已经没有了股权限制,外资可以全资入境。再到今年4月份刚刚完成的这一轮谈判,我大中国已经承诺要在撤销非关税壁垒方面做出实质性变革,剩下的最大争议点仅仅在于:美国方面提出要对中国的这一次制度变革进行实时监测和效果评估,一旦未达到美方要求就要启动惩罚性机制。对于这个争议,相信以双方的政治智慧,总能找到折衷的处理方式,让双方都能体面的签署协议,从而结束这一场震撼世界的贸易纷争。

从结果上看,如果谈判结束在去年十月份的节点,那么对于我大中国的平民百姓来说,其实也没啥重大利好可言。开放外资限制,无非就是进来一批新的美国资本来收割我大中国国民的财富罢了。唯有启动真正的实质性变革,才算是给我大中国,带来了一次真正的进步。

要知道老美固然是对所谓的“非关税壁垒”深恶痛绝,认为这玩意就是造成中美之间巨大贸易逆差的关键,而在另一方面,我大中国国民自己,其实也是深受其害。非关税壁垒的实质,就是行政壁垒。它的定义是指相关政府在各种行政审批环节,为极少数的权贵或本国国有资本保驾护航,对其它类型的本国平民企业或外资企业,则设立各种隐形门槛,让人动辄得咎,根本摸不清状况。举例来说,我大中国所有的实体企业,在消防审批这一块都处于实质违规状态,韩国的乐天集团在中国遭遇的终极困境,就是其卖场的消防统统不达标,最终只能黯然撤离。这种困境当然绝不仅仅是外企的困境,同样也是我大中国民企的困境。如果这些非关税壁垒如果能够彻底清除,那么,可以想见的是,我大中国饱受桎梏的民营企业,将会爆发出巨大的能量。

虽然说自此之后,国企无法再享受各种明里暗里的补贴,只能以公平竞争的姿态下场,所以大宗商品领域那些效率低下的国企可能就是一个扑街的结局。不过我相信,一定会有更多的市场化程度较高的国企,将会在这场淘汰赛中争夺到更多的资源,迎来一次爆发性的增长。比如南方电网,比如中建集团,在老外面前根本一点畏惧之心都没有。更关键的是,在公开透明的竞争环境之下,华为与政府之间的牵连嫌疑可以被洗干净,它能够放开包袱,敞开了竞争,以它强大的资源整合能力,基本上全世界的信息网路的基建工程,就没其他人什么事了,华为可以打出一个事实上的垄断出来。

至于我大中国的民营企业这边,原本乃是捆上了一只手和一只脚跟美国人竞争,在国内的原材料供应基本上被国企以垄断价格食利的基础之上,在承受着极高的税费成本和各种隐性社会成本的基础之上,居然还能以“廉价”优势横扫欧美市场。如果现在给他们把手脚上的镣铐解开,让他们敞开了跟欧美人过招,他们可以随意自行购买便宜的原材料,方便快捷的完成各种行政审批,我跟你们讲,也就是十年之内,全世界各大商贸码头的通用语就会变成中文,在进出口贸易这一块,欧美的懒人根本就不用指望可以跟勤劳并且善于变通的中国人过招,双方完全不在同一条水平线上,说过招,那都是在欺负他们

把这个道理想通了之后,我对于解除壁垒开放市场,一点担忧都没有。恰恰相反,我对此充满了期待。如果川普觉得逼迫我大中国解除行政壁垒,是他即将获得的一场重大胜利的话,那么,我相信我大中国国民很快就能让他意识到,这是他人生中犯下的最大的错误!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