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大势 | 瞎爷

01

应该是昨天,我在家无聊,就翻我过去写的东西。我向来没有敝帚自珍的爱好,过去写的东西,大多是放在了网上。网在,就能找到,网不在,就只能徒唤奈何了。

然后,在豆瓣的小组里,看到了07年写的一篇文字。我当年也是闲极无聊,在豆瓣上创办了中国左撇子协会,自任小组长。

这段文字叫《恶心》

25路公交车始发站,一辆车开过来,等车的人蜂拥而上,挤着上车,车上门口第一排的座位,是个怀抱一岁多孩子的妇女,上车的人都要从她们母子身边走过,当一个年轻女郎走过的时候,小孩子突然一撅小鸡鸡,开始尿尿了,正好尿到那年轻女郎的因穿裙子而裸露在外面的小腿上.

女郎自然不愿意,嗓门高亢响亮:

你怎么弄的,怎么让孩子在车上尿?怎么能尿到我腿上?!

抱孩子的妇女开始还还觉得理屈,道歉说对不起.但架不住那女郎老不依不饶,也恼了,两个人开始吵架.开始互相攻击对方是BI。

一开始是女郎占上风,但慢慢地,就不行了,因为她毕竟没结过婚,好多恶毒的词她骂不出来.那抱孩子的妇女,自然是什么事都经历过了,自然是什么词都可以骂出来,凡是和生殖器有关的概念,她都可以熟练自如地骂出来,渐渐的,那女郎就招架不住,败下阵去。

红楼梦里,贾宝玉说女人是水做的,男人是泥做的,女人一沾男人,就变污浊了.这话未免太污蔑男人,但好多女人,一旦结婚生子,就变得粗俗,切也是不争的事实.

据说,赵树理为了写农村妇女骂街,曾经专门爬上接头的大树,躲在树上记录农村妇女骂人的话.至于农村的小媳妇,刚结婚还知道羞涩,一旦有了孩子,就可以当街掏出自己的奶子喂自己的孩子,在好多描写农村的小说里都可以看到.

有人说,那是农村的妇女,城里的不这样.也未必。

好象有人写过,说在北京的公交车上,一个年轻的姑娘,和一个徐娘半老的售票员不知道什么原因吵起来了,很快,那售票员就显示了自己的泼辣劲,可着劲儿把所有关于生殖器的恶毒的字眼往女孩子身上骂,羞得女孩子赶紧下车.落荒而逃.

“MLGBD ,XIAO BI YANG DE ,敢和老娘我斗,你也配!呸!”看着那女孩子的背影,售票员还不解气,吐口痰,继续骂,而且对自己的胜利很得意.

老话说,世间最毒妇人心.有人分析说,女人对女人的仇恨,可能是最恶毒的,这个可以用来解释大奶和二奶的斗争,两个奶一旦碰上了,其恶毒,其必欲置之死地的狠毒,很多电影电视剧都有表现.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三十到四十岁的女性看待比自己年轻的女性的复杂心态和复杂眼光.

人分两种,一种受了屈辱和苦难,依然保有自己的单纯和善良,就像一只美丽的鸟儿,绳索捆绑束缚了它,它挣脱出来,站在绳索上,唱着世界的美丽.还有一种,受了苦难和屈辱,却把它变成仇恨的毒汁,不仅染黑了自己的心,也丑陋了自己的面孔,还像阴险的蛇一样,时刻准备要把仇恨的毒汁喷向不小心冒犯自己的人.

所以,有时候,你观察动物,凡是那些面孔扭曲,面貌丑陋的,大多很毒,也很阴险,常常是在阴暗的地方,冷不定给你一口,置人于死地.比如蛇,甚至老鼠,等等。

所以,你看人,面相也很重要.我和人接触,在内心里就很看重相貌,但凡遇见那些尖嘴猴腮.面相不良善之辈,赶紧敬而远之,退避三舍.惹不起,躲得起。

文字里的25路是青岛的25路。那个时候我还住在青岛的芝泉路,出门常常会坐25路。

02

然后我想起来我还参加了两个小组,不过没当上组长。一个是毛尖老师的小组,还有一个是小宝老师的小组。海内写专栏写的好的,毛尖老师算一个,小宝算一个,香港的陶杰算一个。

然后我又晃到了小宝老师的小组。看到了他的两篇旧文:

两只老虎  小 宝
美国奇谈大家斯蒂芬·金写过一个短篇故事《厕所里有老虎》:一年级的小男孩查理一直被老师白德小姐戏弄惩罚。有一天查理去小便,看见厕所里躺着一只又饿又凶的斑斓猛虎。吓到魂飞魄散的查理拦不住气势汹汹的白德小姐闯进厕所——一去无归。查理只好悄悄地回到教室,“拿出一本漫画书,开始看了起来”。
这个故事十分简单,简单到无须分析评论,就是奇怪有趣。读过的人都会留下一些印象。作者说,“我上一年级时,老师范布伦太太很恐怖,我就很希望看到有只老虎把她吃掉。小孩子嘛。”成年后的作家算是力所能及地实现了儿时心愿。
老虎故事的写法,叫作志怪述异,当下的中国人看着新鲜,其实它是中国传统文学的大项。子不语怪力乱神,子亦不禁怪力乱神。《山海经》以下,传统文库里志怪述异的小说笔记数不胜数。有意思的是,现在被奉为经典的长篇小说,在古代的地位不高,流传至今,连作者是谁都无法确定。而志怪之书,或入子部,或入集部,刊布堂皇,声闻不废,代有名作。比如宋朝洪迈的《夷坚志》,四百二十卷谈神说鬼,风靡当时盛传后世,陆游题诗评说:笔近反离骚,书非支诺皋。岂惟堪史补,端足擅文豪。驰骋空凡马,从容立断鳌。陋儒那得议,汝辈亦徒劳。
把《夷坚志》看成《离骚》一类的大手笔,补史有余,陋儒禁议。
志怪的古人,岂但陋儒不配妄议,他们的才华,比之于今日西方的玄幻作家,也各擅胜场。乾隆年间的吴县人沈起凤——多少也算上海人的大同乡,作《谐铎》十二卷。一百多个故事,各得其妙。其中《虎痴》一篇,说的是中国西北秦川的老虎。
陕西姑娘秦小媖,是漂亮女子。父亲与豪门争地,被勾结官家的豪门诬陷,死在当地派出所。小媖跟着母亲去西山哭告天地,说家里已无男子,谁为父亲复仇?有谁能杀了仇人,小媖愿意嫁其为妇。一天,仇家去县城为县官祝寿,路经西山,一虎蹿出,咬死仇家。消息传来,母女正在高兴,忽然一只老虎摇着尾巴闯进家来。母女开始惊吓,后来见老虎没有恶意,壮着胆子问,仇家是你杀的吗?老虎点头称是。母亲说,你替我们报仇,我们会献花致谢,你来这里想怎样?老虎怒目而视,似乎谴责她们食言。母亲说,你在指责我们吗?我可以招你做女婿。但你和我女儿不是一路人,如何结为夫妻?我老了,想招个女婿养老送终。你能替我亡夫报仇,为什么不再施恩我们未亡人呢?求求你。老虎听了垂头丧气,准备离去,“一步九顾,依依不舍”。
小媖此时拦到身前说,你不用走。我以身相许,不会昧心。不过你也知道,我们无法行夫妇之实,如要履约,我可以和你共居一室,“终身相守,存夫妇之名”。老虎同意。从此,小媖老虎吃在一起,住在一起。小媖早上起来化妆,老虎在一边偷看。晚上睡觉,小媖睡床上,老虎睡床下,老虎彻夜不眠,怕打呼吵醒小媖。小媖生病,老虎会弄些鹿脯羊羔替她进补。日子一长,母亲越来越烦恼,觉得女儿很失策,对老虎也越来越失礼。一天晚上,老虎竟离家出走。母亲逼着女儿再寻佳婿。女儿垂泪坚拒。不久便抑郁而死。小媖停尸堂上,老虎“嚎哭而来,泪下如雨,进殓者皆见之”。小媖埋骨西山,老虎天天巡视,节节祭奠,三年不变。老母贫病无靠,老虎每天送去山獐野兔。
沈起凤在《虎痴》的篇末批道:“有情痴者,必无傲骨;虎而痴,是失其虎性矣。然一言不合,掉头竟去,不依然虎性之难驯乎?痴而能傲,是为真傲;傲而能痴,是为真痴。”
《虎痴》对决《厕所里有老虎》,以立意、布局、情节、人物论,《虎痴》领先何止一步。放进当今的娱乐工业,《厕所里有老虎》最多拍成九分钟的微电影;如果请来《阿凡达》的导演卡梅隆,《虎痴》完全可以制成一部票房十亿的人虎恋大片。
志怪之作,是对想象力的考验,也是原创力的展览。高人谈鬼,妄语欺世,骇人听闻,细究其实,何尝不是“以妄驱庸,以骇起惰”,刺激心智,保持精神生活的活泼和健全?回首百年中国,伟大丰富的志怪传统被科学的威权审判,以迷信的罪名问斩,雨打风吹,现已荡然无存。讽刺的是,一个世纪过去,仔细推考,中国原创的科学,有多少进步?还不是跟着美国亦步亦趋。遥望大洋彼岸的美国,文坛上鬼怪横行魔妖当令僵尸出没精灵复生,与此同时,它世界科学中心的地位雷打不动屹立不摇,其中奥妙,愚蠢的当代人不知能否看懂。

头号玩家  小宝
天下大势,变动不居,物换而后星移——物质环境一变,明星也会跟着变。远的不论,单说情场故事,原来的调情圣手风月英雄都走才子路线,从唐璜到卡萨诺瓦再一路到孙甘露。才子基本上是餐馆文化的产物。那时候的风月路线和餐饮路线重叠而行,中国有文酒之会,西方有咖啡厅社交圈,才子们以美食中心为风月中心,坐在那里吃吃喝喝,聊天吟诗弹琴作画,顺手拿下绝色女子。那时候生活比较单调,美女们眼界不宽,心气那么高的林黛玉最隐秘的非法爱好也就是看看黄色手抄本《西厢记》。才子们要么是写《西厢记》的,要么是《西厢记》作者的作协同事。
二次大战结束以后——中国还要往后挪三五十年,改革开放以后,情况大不一样——风月中心不再据守一地,而是连成一线,讲究的是昨天米兰,今日东京,明晚纽约。风月线和航空线联为一体,坐而言完全不敌起而飞。于是,欲海情天,才子出局,玩家当道。玩家要有闲,有钱,能玩,能干。情场当然不废餐饮,但用餐的浪漫指数现在有专门记法。如果你在巴黎,与女友去米其林三星五叉的餐厅吃一顿大餐,固然不错,但浪漫分数不高。如果你带着女友坐私人飞机中午去泰国清迈喝一碗鲜花汤面,喝完即回,那才是玩家手段,浪漫十分。做一个十分的玩家,何其之难!不过还真有玩家中的玩家,能拿十分里的十分,被各国同好公推为世界第一花花公子——他是多米尼加人鲁维罗萨。
今年7月5日,是他去世四十七年的忌日。1965年7月5日凌晨,一夜狂欢之后,他驾驶法拉利250GT撞毁在巴黎街头,随即死亡,终年五十六岁。他的死法很合花花公子的身份。他当时的妻子(第五任)和其他密友都觉得他有自杀的可能,他死前几个月一直在说他害怕慢慢老去。
他生前曾经很有钱。他的全部财富来自女人。他有过五段婚姻。两个太太是法国女演员,两个太太是美国大富婆。两个美国富婆每人送他一架改装的B25轰炸机,让他开着玩。婚姻之外,和他有染的女人不计其数,大多是国际级的白富美,比如庇隆夫人、玛丽莲·梦露。如果他晚生三十年,从麦当娜到戴安娜,肯定都会进他的花名册。
鲁维出生在多米尼加一个军人之家,父亲后来去巴黎当领事。他没留什么钱给儿子,留给他的是好色的天性,以及一个花花公子的教养。鲁维在法国长大,十七岁回多米尼加上大学,结识了大独裁者特鲁西略,后三十年,特鲁西略成了他的恩公和庇护人。他当过特鲁西略的保镖、女婿,大半生是浪迹全球的外交官。特鲁西略喜欢鲁维,有点像金庸笔下的康熙喜欢韦小宝,他对记者说鲁维是个“绝妙的骗子”。
鲁维说:“女人是我的全职工作。”他一生所爱是“运动、女人、冒险、名人。简而言之,生活”。因为尽职和热爱生活,他每年至少要花掉两百万美金,按照通货膨胀率计算,就是现在的一亿美金。他说他不赚钱,只管花钱。据说,正是鲁维挥金如土醇酒美人的生活激发了弗莱明的想象,这才诞生了娱乐历史上永垂不朽的人物○○七詹姆斯·邦德。
按照西方人的标准,鲁维的身高偏矮,才一百七十五厘米。但他瘦削结实,肤色黝黑,散发着“危险、迷人、冒险的气息”。他礼貌周到风度翩翩,能说五国语言。他的一个女性友人说,他和任何一个女人说话都全神贯注,无论她是八十老妪还是四岁女童,这时候哪怕世界第一美女从边上走过,他都不会看一眼。他令所有的女人觉得自己是天下无双的尤物。女友感叹,床技了得的炮友易找,贴心殷勤的玩伴难寻。
弗洛伊德说,人类异性间勾引的招数日新月异与时俱进,但最后一击从古至今却变化无多。最后一击决定玩家品质。玩家要器宇不凡,更要器具不凡。鲁维能成为当年欧美上流社交圈的传奇,绝不是靠他的礼貌和外语,而是靠他下流的天赋异禀。他是西方的嫪毐。他的首任妻子,特鲁西略的女儿晚年在口述回忆录里忆及他们的新婚之夜:“他把我抱上婚床,那个大家伙突然跳出来对准我。我吓坏了,吓得满屋子乱跑。”
关于鲁维胯下之物的具体长度,当年就有各种流言。最夸张的说法是鲁维经常拿它当卷尺来测量餐桌的大小。他死后他的朋友纷纷出面驳斥这种说法:鲁维是个绅士,不可能在公共场合那么失礼。那把尺谁也没见过。

03

看了小宝老师的文,想起来八戒,以前开玩笑,说金莲老师私下叫他小针针,群里还有人说八戒应该做飞针门掌门。意思是嫌弃他没有男子汉的气概,气得八戒去纹身。纹身师傅建议他纹在下面。

为什么纹在下面,有讲头:

说有一个二货青年,女朋友单名一个“芝”,他便把“芝”字纹在丁丁上,变大的时候会变成“艹之”,甚是得意。一次上厕所,瞥见一个文艺青年丁丁上也有一个“芝”,便问他,“你女朋友也叫芝吗?”

文艺青年说,“不不不,我纹的是鲁迅先生的‘花开花落两由之’,平时只能看见‘芝’。”

这时走进来一个爱国青年,丁丁上纹着一个“茜”,文艺青年就问,“你纹的是纳兰容若的‘落尽梨花月又西’吗?

爱国青年说,“不不不,我纹的是‘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

众皆叹服。

接着又来了一个有志青年,丁丁上纹着一个“告”字。问为什么,有志青年说,我纹的是诸葛亮的《出师表》:

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然侍卫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盖追先帝之殊遇,欲报之于陛下也。诚宜开张圣听,以光先帝遗德,恢弘志士之气,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义,以塞忠谏之路也。宫中府中,俱为一体,陟罚臧否,不宜异同。若有作奸犯科及为忠善者,宜付有司论其刑赏,以昭陛下平明之理,不宜偏私,使内外异法也。侍中、侍郎郭攸之、费祎、董允等,此皆良实,志虑忠纯,是以先帝简拔以遗陛下。愚以为宫中之事,事无大小,悉以咨之,然后施行,必能裨补阙漏,有所广益。将军向宠,性行淑均,晓畅军事,试用于昔日,先帝称之曰能,是以众议举宠为督。愚以为营中之事,悉以咨之,必能使行阵和睦,优劣得所。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先帝在时,每与臣论此事,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桓、灵也。侍中、尚书、长史、参军,此悉贞良死节之臣,愿陛下亲之信之,则汉室之隆,可计日而待也。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咨臣以当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许先帝以驱驰。后值倾覆,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尔来二十有一年矣。先帝知臣谨慎,故临崩寄臣以大事也。受命以来,夙夜忧叹,恐托付不效,以伤先帝之明,故五月渡泸,深入不毛。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当奖率三军,北定中原,庶竭驽钝,攘除奸凶,兴复汉室,还于旧都。此臣所以报先帝而忠陛下之职分也。至于斟酌损益,进尽忠言,则攸之、祎、允之任也。愿陛下托臣以讨贼兴复之效,不效,则治臣之罪,以告先帝之灵。若无兴德之言,则责攸之、祎、允等之慢,以彰其咎;陛下亦宜自谋,以咨诹善道,察纳雅言,深追先帝遗诏,臣不胜受恩感激。今当远离,临表涕零,不知所言。

04

我有时候觉得,喜欢说天下大势的人,都有点像八戒,银样镴枪头。就像司马迁,虽然去了势,但很精神。就像小宝老师在前一篇文字了说的那样。

下面的文字,也是读来的。

最近看了不少赞美牺牲的文字。牺牲是必须的,否则人类无法进步。但牺牲是残忍的。很多时候,被牺牲者是无辜的。特别是当他们被摆上祭坛的时候。


精选留言
  • 老护士看到“一流”,小护士看到的是“一江春水向东流”。
    2
    作者
    我们看到了月少。
  • 小姐姐真好看
  • 从女人吵架的恶毒到人虎恋的义气,再从世界级花花公子的天赋秉性之大到八戒纹丁丁之小。留恋万丈红尘的凡夫俗子多,跳出三界的少。眼花缭乱的世界,不变的是人性,虾爷好文章,哈哈哈
    作者
    八戒今天很伤心吧?
  • 九十年代,我们初中教语文的老师,下班回家出校门见有卖西瓜的,是个模样可以的小媳妇,就问人家多少钱一斤,回答说五毛,老师说,这鸡巴西瓜小的还不如我的蛋子儿大,还五毛。小媳妇的丈夫在车后蹲着数钱,听话茬不对站起来,原来是老师同村本家的侄子。小媳妇老公见了语文老师,说,是你呀叔,来吃瓜吧,小媳妇也说吃瓜吧叔。语文老师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臊着一张大红脸走了。后来传遍学校,好几届的学生都知道那个蛋子儿比西瓜大的语文老师。
  • 我恰巧在25路上,距会嚼:bi yang di的城市180公里
  • 风云际会,小宝老师高!
  • 有志青年我最长,二货青年有点短。 若问两者谁胜负,要听隔壁芝姑娘。
  • 清明已过,元神归位,天马行空,瞎爷吉祥!
  • 呜呼,文中那似乎不应该是文身而是微雕范畴,一粒米上刻数千言
    作者
    给你个放大镜
  • 早 虾爷 芝麻开门
  • 这妹子看我的这一眼,是有光的
    作者
    波光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