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的小黄文 | 叶三

我喜欢读小黄文超过看视频。

启蒙,应该是初三那年在物理课上读《水浒》,读到西门庆故意把筷子掉地上弯腰去捡,顺便握住潘金莲的脚,那香艳缠绵,不禁魂为之夺,不惜被老师轰到教室门口罚站。过几年读到了全本《金瓶梅》,魂魄才算归位。后来看多了,才知道《金瓶梅》的性描写其实不怎么样,除了姿势多也没什么太新鲜的,动不动就“达达”。

看到“亚洲第一美胸”杨思敏可是上大学时的事情了。杨思敏老师当然很好,但我还是怅然若失。想象空间被限定了,十万淫棍心中的十万潘金莲便具象成一个,那胸虽然号称亚洲第一美,但A就是A,C就是C,再也没法变化多端。

《少女的心》也称《曼娜回忆录》可能是我最早读完的小黄文。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是有原因的。这篇文奠定了我的小黄文审美原则:最爱女性第一人称叙事。其中曼娜对青春肉体的赞叹,对性欲的大胆坦荡,在我读到的当时(九十年代初)实在是太先锋了。不过我怀疑作者还是男的,因为审美太恐怖,不穿衣服还好,只要穿衣服,必是“短、透、露”,鹅黄柳绿粉红的好嫁色系,再加上黑丝。这套审美后来在《少妇白洁》中又遇上一回。虽然白洁的心理描写算不错,但我有审美洁癖,还是没读完。

《曼娜回忆录》有许多续书,大多粗陋不堪。有一篇我喜欢,讲曼娜的小女儿勾引大学老师,脱得光光地躺在宿舍里装肚子疼,年轻男老师去给她揉肚子,三把两把被拉到被窝里成了好事。最讨我喜欢的是春风一度之后,俩人并排躺在宿舍小床上互诉性饥渴的寂寞难耐,说得情投意合,互相摸了又摸,姑娘不禁翻身而上,又来了一个回锅趴。这才是阳光灿烂的日子啊!

在牛博网混的那几年,有几个朋友开了个讨论性话题的博客“靠博客”,有次的话题是“你最狂放的性幻想”。呼声最高的投稿我至今忘不了,是个姑娘说她幻想被武林高手捉住,点了全身穴道,浑身瘫软,神志清醒,被高手百般挑逗轻怜蜜爱,最后含泪高潮,成就了宇宙阴阳大和谐。我不禁也看得成就了大和谐。之后再读《倚天屠龙记》,纪晓芙向灭绝师太坦白自己被杨逍诱奸,“弟子……不能拒”,“不能拒”!马上想起这段狂放的性幻想。

其实小黄文我看得不多,口味也刁钻。SM口味太重的我来不了,伦理梗来不了,科幻外星来物和其他物种我觉得没必要,人类群P的话,多过三个我也忙不过来,最好是俩人办一人看,多角度叙事。

自“武林高手点穴说”之后,我就情有独钟,专攻武侠和经典文学作品同人。看多了发现自有道理,意淫明星名人的那些太具体,读完再看到真人总觉得不忍直视。完全虚构又太依赖于文笔,人物描写不好难以入戏。最好的就是在已有的经典形象上再加工,有虚有实,特别过瘾。

金庸人物应该是同人小黄文里写得最多最好的。我专找我喜欢的人物看。有一篇写木婉清被山贼抓住捆在树上,挑逗了一番,木姑娘不禁“粉面泛红,酥胸微挺,双腿暗搅”,兀自银牙紧咬,忍住娇喘,山贼两手一分将其外衣撕开,顺手扯掉蒙面布,木姑娘自知无幸,两行清泪直流下来,山贼道:“啊哈!喜极而泣!”我读到这儿忍不住非常政治不正确地哈哈大笑。

黄蓉是出场频率特多的人物之一。大概小黄文作者心理阴暗,特别喜欢找大侠的老婆下手,我也心理阴暗地特别爱看。有一篇写少女黄蓉舟上与少年郭靖初试云雨,那心理拿捏得十分精准,姿势是女上位,老实木讷的郭靖虽箭已上弓,奈何对蓉儿又爱又敬,不敢动作。黄蓉只好轻叹一口气,横下心来将蜜臀下坐……闭目咬牙呼痛,傻佬郭靖惊慌欲撤,黄蓉将之用玉臂搂过,耳边叫一声“靖哥哥~~”,动作起来……与之互文的另一篇中年黄蓉,写郭靖为国为民荒废房事,黄蓉深闺寂寞,本已点穴制住了来犯的流氓,又看着流氓竖起的重型武器心痒难搔,矛盾多时,终于忍羞带惭地跨坐上去……

金庸人物同人小黄文里还有一个骆冰系列也写得好(又是大侠的老婆)。不得不承认作者有眼光,骆冰在原著里就娇俏性感。虽然我对于黄文作者把书里所有男性角色都跟她配一遍表示不满,但有些细节真是过目难忘。比如写骆冰跟金笛秀才余鱼同,余鱼同救出中了毒神志不清的骆冰,落马滚在墓地里,肌肤相亲情难自已。阴森墓地,清冷月光,少妇肉体红红白白,少男情炙如火,意象一流,场景描写特佳。最佳是完事后写骆冰痛骂余鱼同一顿上马离去,临走又忍不住调侃一句,回眸一笑——原著里的骆冰也是爱笑,笑得人心都化了。

小龙女的篇目,我最喜欢的是一个短篇,题目好像叫小龙女与家丁。写小龙女酒后被挑逗起兴,勾搭成奸。也是结尾传神,小龙女望着家丁提剑欲杀,凝视半晌下不去手,冷冷说,你以后别再让我见到。然后笔锋一回,又写小龙女此时高潮刚过,面若桃花,写衣襟掩不住的美好肉体起起伏伏,写家丁怕死想跑,看了这样子又舍不得跑。真是欲仙欲死,抵死也要缠绵了,所谓禁欲系,挑逗得高级,让我想起林语堂说“半脱不脱最淫”。

我还读过《红楼梦》的同人系列小黄文,作者文字功底不错,有三分神似高鹗。写王熙凤的热辣,秦可卿的袅娜,宝玉和碧痕共浴闹了屋子里一地水,文笔十分老道。可惜后来再找怎么也找不到了。

留学那几年,除了网上看小黄文解闷,我也找了些英文的《阁楼》看。可能是审美体系不同,看来看去也没看出兴致,大都是寂寞主妇碰到健壮的水暖工之类。我一边看一边算,这边的水暖工可是一小时二百以上澳币起计费,这时间算不算在工时里呢。只一篇有印象,是个富家太太在泳池边日光浴,勾搭来清理泳池的少男。写日光热辣,太太一边动作一边给自己解说,“大XX在磨你啦”、“大XX进去了”、“大XX出来了”……看得我恨不能给这毫无情趣的话痨一个大嘴巴——“少废话,专心办事!”

去年,我一个好朋友给我推荐了《媚者无疆》,全篇第一人称口述到底,很合我口味(而且我怀疑作者是女的)。最喜欢的那章是女主听琴自慰,最后星眸半展,感叹“我竟然被一支曲子诱奸了!”哎呀,好想试试。

结果今年就听说《媚者无疆》已经被拍成了电视剧。我惊呆了!不过想也知道能拍成什么屌样——肯定没有屌。

自己开始写小说后,也绕不过性描写。但我发现当代作家写性都不行,壁垒过多,笔下写着鸡巴,心里挂着文学,既没有肉也不带腥气。DH劳伦斯云里雾里啰嗦得很,看他写搞一炮跟看场歌剧似的。亨利米勒是过于坦白,写性写得像美院学生围着裸女练素描——那种环境,很难当众竖起旗帜来吧?王小波是写着写着就神游天外了,比如他写女的脱光了翻身过来,“用大腿乳房阴毛一起对准我”。此情此景,我想就是冯唐老师也会软下去的。

我自己写黄段子也是不行,每每被人说“看饿了”,只有出版社当回事,勒令我把“阴茎”删掉换别的,我想了好久,换成“家伙”。

还是正经的小黄文好看。性和爱都应该是坦诚的,真实的,充满乐趣的。也许性还要更坦诚一些。

歌颂优秀的小黄文作者。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