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分记事 | 瞎爷

今天是农历的二月十五,月圆之夜,春分。

1092年,距今900多年前的一个春分月圆之夜,时任颍州太守的苏轼和他的夫人王闰之看到院子里梅花盛开,月色鲜霁,两个人都心情很好。王夫人说:春月胜如秋月,秋月令人凄惨,春月令人和悦。苏轼觉得夫人的发现是前人所未曾言过的。于是点赞说:子诚知言!

于是,苏东坡赶紧请柬给朋友们,让下人去邀请他们来聚星堂饮酒作诗。

聚星堂是苏轼的老师欧阳修1049年做颍州太守时修建的一个所在。苏东坡觉得自己能步老师后尘,到颍州做太守,是一种天意。自称是“以老门生继公后”。去年的十一月,天降大雪,苏轼曾经邀请一种宾客和欧阳修的两个儿子,效法欧阳修当年,在聚星堂聚会吟诗。当时,欧阳修已经去世20多年了。

一年后,苏轼转任扬州太守。

在颍州的这场春分夜宴,苏东坡填了一首词《减字木兰花》:

春庭月午。摇荡香醪光欲舞。步转回廊。半落梅花婉娩香。

轻云薄雾。总是少年行乐处。不似秋光。只与离人照断肠。

王闰之是苏东坡的第二任妻子。第一任妻子是王弗。而王闰之是王弗的堂妹。王弗去世后,苏轼又娶了她的堂妹。有资料记载,王闰之出嫁之前,家中称其“二十七娘”。性格温和,知足惜福。

苏轼填过这首词的第二年,也就是公元1093年,王闰之去世。

这一年,苏东坡56岁。

01

昨天,青岛中山公园梅花怒放,八戒带着媳妇去赏梅花,恰巧遇见前女友也和朋友去赏梅花。

前女友老家是东北那嘎达的,特拿得起放得下的那种,非常爽朗,看见八戒两口子,主动过来打招呼:

“马哥好,好久不见了啊,得有好几年了吧。这是嫂子吧,真漂亮,马哥你真有福气啊。”

八戒前女友众多,有些八戒交代过,有些隐瞒了。

媳妇不认识这位前女友,因为没听八戒提过,不知道是谁,所以就礼貌地问:

“这位是?……”

八戒还没来得及解释,前女友主动说:

“马哥你居然没跟嫂子说咱俩的事啊,你嘴真严啊!怎么说呢,嫂子,这么说吧嫂子,没你之前,我以前是你嫂子。”

02

这几天,网络上一个叫沈巍的流浪汉走红。这位在上海的流浪汉,50几岁,虽然一副流浪汉打扮,但口才很好,喜欢读书,谈起来头头是道,很有见地的样子。

网络上先是传说他是复旦大学毕业,属马,本来是上海的公务员,后来因为妻女死亡,所以看破红尘,开始做流浪汉。

然后又有人说这些都是假的,除了做过公务员是真的。而且他拒绝救助,因为他喜欢现在的生活。

昨天有人留言,要我谈谈我的看法。

我心里感慨,我们这个时代的中年人,终于在油腻和佛系之后,推出了一个新的偶像。看破一切,但又没有放下尘世生活的流浪汉。

这个被称为流浪大师的沈先生,不管过去的经历如何,都是一个卢瑟。

我们不可能像他那样,放弃自己在尘世的责任。在这个人间的修罗场,我们没有放弃的理由。

03

我倒是更想谈谈这两天的一个新闻,著名的财经作家吴晓波,把他的吴晓波频道卖给上市公司全通教育。

很久以来,吴晓波的人设是财经作家、出版人、青年领袖、时代的弄潮儿,投资人、演讲家、创业者。

昨天看到的一篇文章说他同时还是一房产投资家。很多年以前,他就开始一年买一套房,他的偶像是台湾女作家林海音,就是写《城南旧事》的林海音。林海音做出版,曾经买过很多房子,后来把出版社易手,一套一套房子渐渐卖出去。

其实,我们也可以看看去年去世的金庸,他也是后来把自己一手创办的《明报》出版集团易手,安度晚年。

我印象里见过吴晓波三次,一次是在青岛,一次是在南通,还有一次是在广州。在青岛那一次,他去为他的新书做宣传,简单聊过几句。

我以为,吴晓波无疑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聪明人,总能发现机会,总能站立潮头,也总是知道见好就收。他是知识英雄,也是财富英雄,而且是把知识和财富打通的英雄。

他毕业于复旦,和曾经的秦朔、邱兵是大学同学。

很多年可能会记得2014年邱兵作为新创刊的澎湃的CEO,操刀写的发刊词。此前,他在文汇报工作13年,是东方早报的社长总编辑。

我心澎湃如昨

文|邱兵

谨以这段文字和这个互联网产品献给我们恋恋不舍的1980年代。

1990年是那种莫名其妙的年份,有时它是80年代的终结,有时它又作为90年代的开始。谁知道呢。我只记得1990年暑假复旦大学6号楼大概就住了我一个人,那是我人生最后一个暑假,连空气里都嚼得出别离的味道。

那个夏天非常闷热,电台里每天都放着苏芮的新歌《风就是我的朋友》,可是,一直没有风。我在某一天想,大概这就是我的80年代的收尾画面了。

但是第二天那个叫GB的人出现了,他才是来压轴的。

GB也毕业了,他不是新闻系的,但因为很会写东西分配到家乡的省报。他滞留在宿舍的原因是为了送他那个叫小叶子的女朋友去美国留学。美丽而温柔的小叶子是上海女生,留着林青霞一样好看的头发。

至于同样留着长头发每天哼着崔健的GB,我完全没有看出他是凭什么成为小叶子男朋友的。这家伙什么都没有,特别是钱,包括饭菜票。他每天躺在对门他老乡那张脏兮兮的床上,读着一本叫《北方的河》的书。

GB每天都来顺两根“高乐”烟去抽。有天下午又来偷了两瓶汽水,说小叶子又来了,明天就去美国。

第二天下午GB那张脸肯定是流过很多眼泪的,不过GB说他俩已经约好奥兰多迪士尼乐园门口碰头,接头暗号“上帝保佑美国!”“毛主席万岁!”

GB还说,他把两个汽水瓶装上小石头,沉在复旦燕园的水底了,因为里面各放了一张他们写给对方的字条。

“很多年后我们再捞出来看看这个夏天我们写的话,会不会很浪漫?”GB说这话的时候象个白痴一样。

然后我就说了句不知道是好话还是坏话的真话:“浪漫个屁,估计明天就被清洁工捞走扔掉了。要我说现在就应该捞出来看看她写了些啥。”

那天晚上GB回来的时候,拎了一堆啤酒,据说小叶子临走塞给他一张百元大钞。“来,喝酒。”我非常无耻地参与了分享小叶子的馈赠。我们一人干了一瓶,这哥们就喝高了,放声大哭起来。我还没有发问,他就掏出了一张纸条。

“GB,亲爱的,再见了,也许,是永远不再见了。因为我们已经离开象牙塔了。我们爱了四年,我无法确定我是爱着你,还是爱着我爱你的这些岁月。可以确定的是,我不爱一无所有。我这些日子觉得,我好需要钱啊,我甚至都不够钱买张去美国的机票。原谅我,没有勇气当面告诉你。但是,GB,你知道吗?我们真的已经离开象牙塔了。

那个酷热的夏夜,感觉有一千九百九十只知了在我们窗口叫着,巨大的声浪里夹杂着一些无法辨别的诡异的声音,仿佛说一个宁静的年代结束了,那些嘈杂的年代即刻就要来临。

第二天我从宿醉中醒来时,对门那个长发男生已经走了。我的床头放着《北方的河》。

在这本书里,夹着燕园水底的另一张纸条。

“小叶子,亲爱的,我在你对面写这几行字,我生怕你会偷看一眼,我都会流出泪来。因为,我想,我是不会去美国的。你们都说,理想主义已经被埋葬在80年代了。可是,我去美国除了端盘子我还能做什么呢?如果我能用我学到的东西,为我的父母,为我的家人,为我的山山水水做点什么,改变些什么,你和我一定都会感到自豪的。我只拉过你的手,你还是完整的。相信我,你曾经爱过的是一个好人。”

后来,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我们的男女主人公,再后来,后来嘈杂的年代就来了。我们从理想主义来到了消费主义,来到了精致的利己主义,我们迎来了无数的主义,直到我们彻底没有了主意。暗夜里抬起头的时候,发现星空里写着,“你正位于混沌的互联网时代”。那个夏夜,回忆起来,纠缠着,像无数个世纪,而之后的24年,却短得像一个杂乱无章的夜晚。

GB,如果我没有记错,我们酩酊大醉的日子,就是今天,7月22号。其实我至今都不知道,燕园水最深的地方,到底有多深,你跳进水里捞出瓶子的时候,是多么滑稽的一幕。

我只知道,我心澎湃如昨。

网络上的消息说,2016年,邱兵离职,自己开始创业。

网络上流传着他的三篇文字,号称邱三篇,有心的朋友可以找来看看。

某一篇,他这样写到:

26年里,很多次从长江尾的上海飞往长江头的重庆,忍不住透过飞机舷窗寻找那片长江边的鱼塘,还有那个在延庆和我争吵的青年的身影,还有他的思想记者的梦。每一个清晨,那个人会不会把海贝贴在他的耳边,倾听这个星球和这个国家惊心动魄的声音,让他忘记延庆县绵延的山路,和我们曾经无望的忧伤。

 

但是极目之中,只有那条悠远的河流,仿佛是岁月的眼泪汇成,清澈着、混沌着、奔腾着、遗忘着、燃烧着、毁灭着,长流不息。

我曾经认识不少的媒体人,有些还是朋友,但是,我内心一直觉得,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时代,其实真的不适合做梦,反而对进入中年的人们来说,是一个梦想破灭的年代。对现在已是中年的人们来说,梦想的年纪是上个个世纪的80年代。那是梦开始的地方。

对很多聪明人来说,这是一个套现离场的时代。就像吴晓波。

也有很多人,像流浪大师,在看破放下之后,还在梦呓庄子,老子,三国演义。

当然,也有更多的堂吉诃德,拿着长矛,冲向不可知不可见的风车。

吴晓波是一个标杆,而流浪大师是一个隐喻。

04

骆以军在《我们》里这样写到:

“在我这样的年纪,绝对不少一些因为细故而成为陌路的昔日故交。他们像是鱼身上的鳞片,在我年轻时不以为意地从身上刮除,刮除的同时,我也将那交缠编织在一起的某一段时光的自己,从记忆的光滑肚腹上刮除了。那些鳞片缓缓地下坠,沉进最黑暗无光的海底。”

而日本人松浦弥太郎在《今天也要用心过生活》里是这样说的:

只要想着今日自己遇见的每一个人,都是能带给自己某些启示的老师,你便不会再去计较对方的服装或外貌,性格是好是坏,因为从温柔的人身上我们学得到东西,从心眼坏的人身上,也有东西可学。

还是忍不住想重复一遍庄雅婷说过的一段话:朋友都是我们的镜子。因为我们太相似。

风就是我的朋友苏芮 – 东方快车谋杀案


精选留言
  • 11
    姑娘,你就再把衣服往上撩点。虾爷瞎了,可我们不瞎。
  • 7
    先生早~多少男士会因为文末图片看了又看而忘了春分记事。
  • 3
    手,藏不了岁月……
  • 3
    老师,学生愚钝,今天这图没看懂,二师兄请来留言解读下
  • 2
    赞建军同志,在都看腿时,注意看手。就那双手,全提起,也够呛
  • 2
    文尾图是标杆,流浪大师才是终极
  • 1
    配图,作为一名女孩纸,都觉得很撩人
  • 1
    今天的配图感觉是迄今为止水准最高的!
  • 1
    原先我对粉丝跟偶像互动后粉丝的反应趋之以鼻, 昨天我的留言被瞎爷写进文章里,内心即有古代妃子被翻牌子的欢娱,又有发号施令的,指手画脚的错觉,令人细思极爽 昨晚更新的吴晓波我也看了,几年前也读过他的大败局,如今除了名字记得到内容是一点点都没有印象,反倒是昨晚看到文章我还在想他不是把小三弄到监狱,现如今被人打上马赛克了吗?怎么还能套现离场?哎一字之差一字之差! 波太多了,波波太多了。。。
  • 1
    瞎爷早上好,这种对比的人生,每个人都感触良多。
  • 我该拿什么来套现?
    1
    作者
    杜蕾斯?冈本?
  • 1
    流浪大师是流量的需要,流浪大师被流量大师们拉着刷流量去了。在修罗场里,流浪大师被称为神经病,其实谁不是神经病?
  • 1
    流浪汉也罢 穆斯林也罢 我们都是被牵着视线 没有灵魂的木偶 千年之后徒有其名的梅州东坡肉罢了
  • 1
    今天是个重要日子
  • 1
    文字读起来沉重些,还是赞图吧
  • 嘈杂的年代,我们从理想主义来到了消费主义,来到了精致的利己主义,我们迎来了无数的主义,直到我们彻底没有了主意
  • 穷治百病
  • 今天虾爷的文章和图片都很走心
  • 图把人带偏了,虾爷一定说不是风动幡动,是你的心动。
  • 好想知道GB和小叶子后来怎么样了?
  • 瞎爷早! 今天的配图让人精神!
  • 本来看了文章心里蛮堵的,结果看到文末图片心里一下不堵了,但下面堵了。
  • 晓波从不买股了得,任大炮神也了得,很多人错过的仍然是见识。
  • 张老师早,今天美女图很合时宜
  • 今天的文章看下来,越来越蕉绿,直到最后露出大腿的美女出场,心情平静了。
  • 今天文章还是很好,配图尺度很开
  • 哇,这张文末配图,啧啧。真是桃花盛开的地方。
  • 三人行,必有我师,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是我们的朋友。 春天来了,可为什么我并不觉得雀跃?
  • 高胀
  • 虾爷春风撩人心儿醉吧
  • 流浪大师火了,顺带旁边那个痴心流浪法师的阿姨也火了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