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风口,在哪? | 牲产队

下一个风口在哪儿?

先出给我的思考:产生在技术变革与政策共振的交集地带。

18世纪70年代,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启了机器代替手工的时代。蒸汽机的伟大,是催生了工业资产阶级与工业无产阶级。

同时,客观上改变了整个英国社会的生产关系。

当然,也有广为人诟病的地方:圈地运动,殖民扩张,环境污染。

半个多世纪后,一位英国化学家的学生,灵光乍现,发现了电磁感应现象,并开创性地得到了产生交流电的方法。

这位“以生为平民为荣,并不想变成贵族”的科学家,为人类带来了“电气时代”。

他的名字叫法拉第。

随着西门子们实现了发电机的量产,电灯、电影、电车、电话相继问世。

两次工业革命的交叉融合,实质上促使了英法德等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焕发出了强大的生产力。

过剩的生产力在寻求市场的过程中,表现出了其“喋血”的特性。

东印度公司们,凭借着坚船利炮,不断打开各个古老国度的通商口岸,又诱发了西方脆弱联邦以及东方帝国的瓦解。

伟大的马克思,通过科学的分析,预言到了“生产过剩&需求不足”下世界性大战的爆发。

他还认为“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将不可避免。

只是,技术的变革所能辐射到的群体,以及其带来的足够大的蛋糕,并没有迅速埋葬资产阶级,人类的历史蜿蜒向前。

就像“电气时代”创造了难以估量的就业一样,每一次技术的革新,消灭一个“邮递员”的同时,会创造>1个岗位。

人类似乎真的可以在不断竞争与追逐中,完善和调节生产关系。

可那些伟大的国度,终究逃脱不了马克思的预言,纷纷堕入了“帝国主义”的泥淖。

至此以后,“先军政治”成为了帝国们的大纛,一大批根植于军事应用的技术,雨后春笋般,遍地滋生。

其中,便包括航空、核物理、无线电、船舶工业、计算机、材料学等。

借助于国家垄断,电力工业、石油工业、化学工业、汽车工业等,通过调整生产关系,焕发出了强大的生产力。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生产力的跃迁,又促使了殖民浪潮的肆虐。人类的命运,走向了“民族主义”的丛林,万物肃杀。

1932年,德国著名的和平主义者奥西茨基被定为叛国罪,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毕业生提出抗议。

后离开德国,前往美国。

他的论文,为人类跨过“蒸汽机”与“电气化”,提供了理论基础。

“先军政治”的遗产,客观上诞生了原子能技术、航天技术、计算机技术、材料科学与遗传工程等一大批应用突破。

后“世界大战”时代,昌盛者过剩的生产力,剑指太空。

而技术的不断迭代,又造成了有“格局”的大国重新定义“人力资源”。

囿于犹太难民接受计划的意外收获,1946年开始,《富布莱特计划》落地,美国政府利用真金白银,不断从世界各地吸纳“尖子”。

而后知后觉的日不落帝国,待到了19世纪60年代,方才醒悟,急忙出台一系列措施,以遏制“尖子”外流。

人类历史从来如此,生产力的跃迁对生产关系的改善,需要付出惨痛的教训。而去纠正老路子,总是绕不过一大批食利之旧族。

古老的大国,牵绊太多,篱笆太多,纠葛太多,城堡太多。

所以,古老的大国需要新鲜的血液。新中国政府不惜以释放11名在朝鲜战争中俘获的飞行员表达诚意,加州理工大学喷气推进中心主任方才历经艰难险阻,回到了故土,旋即扎进了茫茫的戈壁滩。

一年后,他给康奈尔大学航空研究院的顶梁柱写信,用人民的名义召唤其归国。

同样是历经艰险,郭永怀携夫人而至,并与王淦昌、彭金武一道,站在了中国研制核武器的最前沿。

枪杆子里出政权,枪杆子里也出尊严。

随着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推进,一些第三世界的政治家意识到,完备的工业体系,是免遭“二次殖民”的唯一金牌。

于是,东方卓越的政治家,拿出了“焚书坑儒”的气度,组织全国人民,发展民族工业。

至于身前生后名,也只能任人评说了。

另外一个层面,这一轮技术革命意外地把“军民融合”这个崭新的话题,推上了时代的舞台。

科技进步对传统衣、食、住、行的改造,间接导致了一大批“旧动能”的谢幕。

其中“集成电路”的发展,使得硅基生命与碳基生命连接的技术红海,好似找到了一叶扁舟。

至此,不少哲学上的命题,纷纷通过人类思维的扩展,而进入到现代实验室。

甚至,我们开始展望,人类可以找过“压榨”同类之外的路径,而充分享受工业文明的成果。

倘若前两次工业革命,完成了人类生存环境的“基建”,那么第三次工业革命,则找到了人类发展的“动能”。

而尚未完成“基建”的国度,注定会“一步慢步步慢”。

至于未来发展的“新动能”,第二梯队以外,注定汤水全无。

在此逻辑下,完成“第三次工业革命基建”的国家,才有资格拿到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门票。

2013年,德国汉诺威,“工业4.0”成为了会议焦点。

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家官方机构给出“工业4.0”的完整定义。

蒸汽、电力、信息时代之外,单纯地用“AI”为之命题,总归太过单薄。

“智造与制造”的区别,则需要人类长时间的探索,方能找到清晰的表达途径。

在这个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将会出现大量无效的投入。人类在找到准确的通道之前,山重水复疑无路。

风口在哪?

寻找这个答案,我们需要回归到技术本身。

因为,没有任何一次工业革命的推动,是能够脱离技术而独行的。

譬如,我们打开《自然》、《科学》、《细胞》、《物理报道》等等,关注最前沿的自然科学,便会意识到,技术进步,正以雷霆万钧之势,滚滚而前。

其中,医学、材料、量子力学、遗传学,极有可能诞生下一个时代的“西门子”。

拿最近大家聊得比较多的“特高压”举例。

我国,76%的煤炭分布在北部和西北部;80%的水能分布在西南部;绝大部分风能、太阳能分布在西北部,而70%以上的用电需求却集中在中东部。

能源资源与电力需求分布极度不平衡,能源基地与负荷中心的距离长达1000到3000公里。

过去的几十年,高层的主要基建重点一直是放在交通上的,比如1990年代的公路网,2000年代的高速公路和铁路网,2009年之后的高铁网。进入2018年,交通网络基本成型,我国的基建发展进入补短板阶段。

十二五期间,“特高压”命题首次进入国家计划。2018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新基建横空出世,成为2019年的经济工作重心。

而上峰阵前点将,华能&三峡办双经历的寇大人接掌国网公司帅印,宣告特高压成为新基建的主力之一。

而如此前瞻性的规划,既得益于我国电力人才的储备,也归功于国家资本的倾注。

缺一不可。

类似的表述,我们细读各次高级别会议的报道,总得嗅到国家资本行为的端倪。

只是,时与运,相辅相成,大国政策上的复杂考量,总是要置于彼时之环境。

有朋友在问,未来可能爆发式发展的高新行业,该如何押注?

说实话,能押中,一定是小概率事件。

因为,对于任何一个可能产生“裂变”的行业面前,需要纳入考量的体系太过繁复:技术本身,资本持续投入的耐性,时,运。

也因此,我们从国家战略中,能找到的,远远还称不上风口。

08年前后的光伏,则是最好的教训。

往前数,还有“运10”们的坎坷身世。

可问题是,不从在文件里明确的方向寻找突破,则更容易找不着北。

伴随着人口周期的转变,规模拐点降至,“零和博弈”与“负和博弈”纷至沓来,数量经济被扭向质量竞争。

80后中3500万高等院校毕业生,90后中超7000万人受过高等教育,未来将有2.5亿人受过高等教育,而这部分高质量人口的迁移路径决定了城市发展的兴衰,其沟通方式、消费习惯将深刻改变中国的经济格局,也决定了未来5年的风口。

这也是,5G热有如此恢宏的时代印记的原因。

在高阶的预期下,即便5G 的研发及部署进展不及设想,也难以阻碍政府采购主导下的智慧城市成为资本瞩目之焦点,智慧政务、智慧环保、智慧安防、智慧交通、智慧教育、智慧医疗、智慧生活、智慧企业等场景,教人浮想联翩。

5G之外,还有一部分资本聚焦土地流转下的金矿。

2017年来,中央农村经济工作会议定调,全国耕地确权基本完成。2018年,农村土地的三项改革试点和土地法修正完成。

“十九大”明确提出了乡村振兴战略的时间表:到2020年,乡村振兴取得重要进展,制度框架和政策体系基本形成。

循着官方立论之足迹,我们可以想象,本届政府将会把国内农村改革的顶层设计问题彻底解决,而土地资本化也一定是今后农村发展的破局点。

我在牲产队里私下交流时,对农村的事儿,土地的事儿,介绍的比较多。归纳起来一句话:为什么我的眼中饱含热泪,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跳不了三尺高”的小农经济,若要焕发生机,一定离不开生产要素的资本化。

听起来很残酷。

因为,没有土地资本化,则一定没有土地规模化。而离开土地规模化谈农业现代化,都是扯淡。

悲观的是,东北亚型的小农经济,拥有着极强的生命力。日韩等现代国家久拖未决,总是能说明问题的复杂性。

所以,未来一段时间,农业概念的火爆,并不意味着土地生产力的质变。

资本大佬们,定能明白我之所指。

那么,在明眼人都能瞧见的风口之外,是否会诞生新的动能呢?

答案是肯定的。

若我预测无误,那么下一代的弄潮儿则属于在基础研发上,有着核心实力的团队。

这里,既包括对传统衣食住行的升级换代,也包括创新人类视界,或全新体验。

无论哪种方式,总是少不了计算机科学的全方位支持。

前天,还有朋友聊到,纯做技术而言,靠自己本事在京沪能买房的,程序员的比例最大。

他还讲了个笑话,一算法工程师,观望之际共接到了247个猎头的电话。然后,他建了一个群,让猎头们互相絮叨,互通有无。

结束促使了一大批猎头的转行。

工业4.0时代,基础科学领域,人类智慧陷入了长时间的瓶颈,计算机科学是技术本身,还是“工具”,已愈发模糊。

阿尔法狗打败的,是生物智慧触及的极限。

循着这个逻辑,AI机器人的广泛应用,必然会消灭人类大量的重复劳动。

不远处,失业潮的警笛重鸣?

人类不被时代淘汰的办法,不锈钢饭碗之外,是进入“创造性”工作领域。

我知道许多这样的例子。

它们是风口吗?Who knows!

而开篇提到的技术变革与政策共振的交集地带,毫无疑问,会引领下一个百年。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