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的她们都老了(续完) | 瞎爷

昨天把《我爱的她们都老了》贴出来,有人点赞,也有人笑话。

其实,十年前的游戏之作,我自己一向不当回事。有人说是自传体小说,实在是夸奖我了。我好像还没有那么滥情。

至于里面有没有我生活里的印痕,自然有。不然写不出来。

被人笑话,我倒是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被人表扬,倒是没想到。因为实在是写得太随意。

本来应该昨天一次贴完的。但是,系统提示,一次只能是5000字。所以,余下的第三部分,就留在了今天。

其实,03部分也没有写完。为什么没有写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隔了十年的时光,回望过去,一切都渺茫了。

有很多的情感,是我当时不明白,其实今天也不明白的。就像金庸在《倚天屠龙记》后记里说的,因为那时候我还不明白。其实,即便是今天,很多事情,我也还是不明白。

所以,不要问我后面怎么样了,我也不知道。也不要说什么,

03

收到苏柚的短信,是在一个静静的午后。

她在短信里告诉我,她在医院顺利产下一个女婴,母子安好。孩子重6斤9两,看起来很可爱,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还说孩子满月后,就发照片给我。

我为这个短信,兴奋了一下午。

苏柚的样子,还有我们在一起的时光,就渐渐地在眼前浮现出来。

认识苏柚的时候,我28岁,她正在上海某所财经大学里读大二。

那年的农历二月十九日,是我生日,也是观音的诞辰日。外婆说要去普陀山向观音进香还愿。因为去年的这个时候,妈妈来上海住了一段时间,她和妈妈一起去的普陀,曾经许过愿。

老太太的愿望,我必须满足,就开了车,一早带上她,往普陀赶。

那天路上下起了小雨,本来一个半小时的路程,我走了将近三个小时。怕路滑是一个方面,外婆不要开快也是一个原因。说实话,我也害怕车开得太快,老太太受不了,一路上就慢悠悠地往前赶。

快到的时候,天晴了,外婆就说是观音菩萨显灵。我笑她痴心虔诚,她说我小赤佬不信菩萨,要遭报应的。好在有她和妈妈烧香许愿,菩萨才会保佑我的。

我故意和她打嘴仗,逗她玩,跟她讲那个关于观音信自己的故事:

有个人很虔诚,日日烧香进贡礼拜观音,观音感其心诚,就现了真身,问他有什么愿望。他说,菩萨啊,人人都求你,你要是有了愿望求谁呢?

观音说,求自己。

问,为什么?

观音说,求人不如求己啊。

外婆说,小赤佬,说这个没用的。我信菩萨,不信你。

认真说起来,我算不得有信仰的人,即便有时候信什么,也不虔诚,不像我外婆。都说有年纪的人才信命,才虔诚,也未必。我的一个同学,在北京天津做生意。倒是很虔诚,有一天,他突然电话告诉我,自己在上海。我问怎么来了,他说是周五晚上突然觉得想拜观音,就订了最近的机票飞到上海,周六一早就去了,晚上回来,和我一起吃了顿饭,又飞回去了。

我还笑他这样虔诚没用,因为圣经上说,生意人要进天堂,比骆驼穿过针眼还难。

他不和我争辩,说圣经是圣经,观音是观音,不是一路神仙。

我们是在那个观音广场认识苏柚的。

据说,“南海观音”铜立像是普陀山当时的首任全山方丈妙善大和尚倡建的。工程于1996年农历九月十九日奠基动工,其观音立像工程浩大,为普陀山开山以来之空前大事。至1997年农历六月竣工,农历九月二十九日(公历十月三十日)举行开光大典。“南海观音”铜立像总设计高度33米,其中佛像18米,总重70吨,而仅面部就重1.42吨,含纯金6.5公斤,据说,在南海观音开光那天观音菩萨面部的黄金是当场铸上去的。

开光那天发生的神奇事情,至今还让普陀山当地的人们津津乐道,他们经常眉飞色舞的向过往游客热心的做介绍。我们在普陀山的不同游览景点游览时,多次听到不同的人在讲述不同版本的这个传奇故事。其版本一:南海观音开光那天本来是阴天,蓝蓝的天空见不到太阳,当主持人宣布开光仪式现在开始,与此同时盖在南海观音铜像上的红布被揭开的一瞬间,突然光芒万丈——太阳出来了,一缕阳光正射在南海观音的头上,照的观音闪闪发光、金光灿烂。还有一种更神奇的说法:那天,八时十五分大会司仪宣布,“观音菩萨铜像开光典礼开始”,奇迹瞬刻出现了,天空中显现银白色观音菩萨立姿圣像,在场信众仰天狂呼赞叹,掌声如雷,达数分钟之久,许多信众感动得泪流满面,真是充满法喜,不一会又见天空观音菩萨显迹下方,数度出现荷花般浅红色云彩,并未移动,亦达数分钟之久。人们都说那是观世音菩萨显灵了。

一到那里,老太太就忙不迭挤进人群里,去烧香,等出来,身边就多了个叫苏柚的女孩子。

老太太的说法是,这个囡囡是上海某大学的学生,一个人来拜观音,结果拜观音的时候,包让人给偷了,所以我们要帮帮她,顺路带她回家。

老太太看我有点不乐意的样子,偷偷对我说,做好事是行善积德,别把脸拉那么长。

她自己说是叫陈苏柚,是福建晋江人,在上海某个大学读会计,替她妈妈来还愿的,没想到一心向佛,被小偷偷了个精光,连回去的路费都没有了。

老太太听了这样的话,泪水涟涟,连说多好的囡囡,多有孝心,多好。

我听了想笑,对老太太说,既然你们那么信菩萨,还一心拜她,她怎么还让小偷偷你们啊。

老太太说,不兴这样说的,菩萨要怪罪的。

说实话,我对现在的大学生一向没什么好感,前一阵子参加一个活动,看见一群群的男女大学生,那感觉,似乎他们身上一点书卷气和斯文气都没有,说句不好听的话,男的像悍匪,像街头小混混,女的,像鸡,风尘味特别浓。

我曾经把这种印象告诉一个朋友,朋友说,你没听人家说一句话吗,现在的大学生,像鸡,现在的鸡呢,像大学生。

我第一次去香港的时候,第一站是香港大学,看人家那大学生,气质打扮,让人立即想起四个字:书香,斯文。

昨天在网上看见一新闻,还有照片,说某大学的学生拍毕业照,女的穿短的开叉的旗袍,搔首弄姿,简直就是鸡。

当然,这个叫苏柚的不是这样,认真说起来,她该是个很淡雅的有国画韵味的美女。

只是,这个美女怎么这样傻呢,拜观音,在观音眼皮子底下,让小偷给偷了,真是笑话。

我有时候会想,像我的外婆,这样一个平凡的老太太,一生中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为什么对人,对这个世界,还依然是那么善良真纯,而我,为什么却总是对这个人间世,那么悲观呢?

好像是有人说过,人世苦难,就像一条条绳索,捆绑人心,有的人,在苦难的捆绑下,渐变丑恶,渐渐也把自己变成了绳锁一般的蛇,对世界充满了仇恨。而有的人,在苦难的捆绑下,依然保有一颗纯净晶莹的心,他们从绳索中挣脱出来,化成一只美丽的翠鸟,飞落在绳索上,歌唱的不是苦难,而是吐露对这个世界的真挚的爱。

我想,我的外婆,就该是这样一个人。

我是说,我很难去像外婆那样,去相信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

回去的路上,她和外婆坐在一起,两个人聊得很欢。好像忘记了丢失钱包财物的不快,她开始变得很欢快。

我从后视镜里看她,发现她其实应该算是一个很好看的女孩。

等到快到家,外婆开始要认人家为孙女了。如果不是我阻拦,说不定这个孙女就认下了。

我本来想,回到家,先把外婆放下,然后再送她回学校。但外婆说,为什么不让她在家里住一夜呢。

她似乎很愿意住下。

我也觉得累了,懒得再开车。就早早洗漱了,去自己房间里睡下了。

第二天早上,我醒过来的时候,都忘记了家里来了一个陌生人,正躺在床上发呆,外婆敲门进来,说要我赶紧起床吃饭,然后送苏柚回学校,我才想起来,昨天还拉回来一个大活人。

我从自己房间里出来,看见她正坐在那里吃饭,好像是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的,有点散乱,但也有点让人心动。

我承认,女孩子刚洗漱完稍微有点凌乱的样子,很能打动我。反倒是过于精致的那种美丽或者打扮,会让我觉得不安全,有侵略性。

她的学校在杨浦区国定路上,快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我把她放下,她说要先去学院办公室开证明,然后回宿舍拿身份证,去补办银行卡什么的。

我说那些我也帮不了你,自己去办吧。

她下了车,说谢谢哥哥,然后往前走,等我把车掉过头来,发现她又站在车前面,在哭。

我心里一软,摇开玻璃,对她说,哭什么啊,那么大的孩子了。

她走过来,说,我能再去看你和婆婆吗?

能啊。为什么不能啊。我说。

她听了我的话,就擦干了眼泪,脸上出现欢天喜地的样子。

我突然觉得,这个孩子有点可爱了。

我出差一个周,本来周末能回来,但带队的副总说大家都辛苦,不如在这个地方休闲两天,等周一再回去,算是辛苦一阵子的犒劳。几个听吆喝的一听这话,本来想回去的,也不好说回去了,于是去当地的一个旅游名胜大山里玩了一天。晚上回到住的酒店,前台给我个纸条,说有电话找我,家里的,因为我手机接不通,就给前台留言了。。

我担心是外婆病了,赶紧回过去,是一个陌生的女声,自己说是苏柚。我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想起来是外婆要认孙女的人。她说是外婆病了,已经送到医院打针回来了,不用担心了。

我让她把电话给外婆,外婆说真亏了苏柚,要不是苏柚,说不定老命就没有了。

我一听,归心似箭,赶紧和带队的头儿一说,提前买机票飞了回来。

因为是最后一班航班,在虹桥机场落地,然后到家,快12点了,开门的是苏柚,看见是我,就用手指放在嘴边嘘,不让我说话,意思是老太太睡着了,怕我发出的动静大,惊醒了老太太。

我放下包,蹑手蹑脚地走过看,看看老太太睡得很香甜,就回到客厅,在沙发上坐下来,向苏柚询问事情是怎么回事。

 

她说她星期六不上课,就赶着过来看老太太,没想到老太太病了,趟在床上,脸通红,呼吸好像很困难,她就打了122,把牢太太送到瑞金医院,医生说,老太太是急性肺炎,可能是前几天感冒引起的。

经过医生抢救,打了点滴,医生说没事,就回家来了。医生还说,老人年纪大了,难免有个头疼脑热,最好身边有个人。

听苏柚说完,我说,谢谢你。

 

为什么要谢啊,她说。外婆对我好,我也没说要谢啊。

她倒是很实在。

从那以后,周末的时候,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她就来家里,陪老太太说话,看那样子,两个人真有点祖孙俩的味道。

我反倒像是个外人。

 

我知道,老太太是孤单寂寞,而苏柚又长得可人,惹人疼爱。我乐得她们在一起。毕竟,我和外婆虽然亲,可是没话说。

如果有段时间苏柚没来,老天太太就会问,小囡囡怎么没来了,你赶紧打电话问问。

我常常就反问,为什么要我问啊,为什么你自己不问啊。是你认下的孙女,又不是什么人。

老太太就来劲了,说,我觉得人家孩子挺好的,给你做女朋友蛮合适的。

我赶紧说,你饶了我吧。

老太太不依不饶了,我和你妈妈说了,你妈妈说也不错。

我一听这话,吓得赶紧跑自己房间里,从里面把门锁上了。

听老太太在外面叹气,我就觉得好笑。但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想想这个叫苏柚的姑娘,开始感觉,是蛮可爱的。

 

又过了一个周,苏柚还没来的时候,老太太就当真了,担心她病了,或者出什么事情了,要我周六开车带她去看看她的囡囡去。去之前,我给她们宿舍打了个电话,接电话的人正是她,我没说什么,只是说老太太想她了,准备明天一早去她学校看她。

她忙说还是她过来吧。

 

我说都说好了老太太去,就当是让老太太参观你们学校吧。

 

老太太还真是疼人,做了好多好吃的带过去。

 

不知道现在外来的车子能不能开进学校去,那时候,是不可以的。我们在门口不远的地方找了个泊车的地方,就打电话给她,她就出来,迎接我们。

那时候是夏天了,她从老远的地方跑过来,穿过熙熙攘攘学生的人群,像一只轻盈敏捷的跳鹿,我掺着老人家,站在那里,看她跑过来的姿势,心里开始觉得,好像是什么被唤醒了。

印象里,那是我自己大学毕业后,第一次回到大学校园里,突然一下子充满了新鲜感。

她跑过来,抱住外婆,在外婆脸上啪啪亲了两下。嘴里说着,我说要去看你的,你怎么来了呢?

老太太心里乐开了花,嘴里却说,你不去看我,我不就得来看你吗!

那天天气很好,校园里很明亮,我和苏柚一边一个,搀扶着老太太,在学校里走了一圈。苏柚说,可以让老太太去她宿舍看一看。

老太太那天有点返老还童,说好啊好啊。于是我们往她宿舍走。

 

结果到了门口,宿舍管理员说我是男生,不让我上去。说是女生宿舍,男生禁止出入。我说我不是学生,宿舍管理员根本不信,说有很多像我这样的,冒充亲戚,昨天还抓了一个,总之就是不让我进去。

 

那我就不进吧。

 

等她们出来,就到了吃饭的点儿。苏柚拿了个相机出来,在她的宿舍前面的草坪前,我们三个,老太太在中间,我们一边一个,拍了一张照片。

我印象里,那是我们在一起,和外婆唯一的一张合影。

中午饭是在一家沪菜馆子里吃的,按老太太的说法,是她请客,我买单。老太太开始关心人家毕业以后去向,还自作主张地说,毕业以后不要回福建了,就留在上海好了。好语气,好像她是上海市长,她说留下就可以留下的。

 

其实我知道,苏柚家里有一个生产运动服装的工厂,还有一个酒店。是她父亲和哥哥在打理。她被安排学会计,就是希望她回去以后做财务管理的。

 

在福建晋江那个地方,到处都是这种家族企业,这种现象很普遍。

从那以后,苏柚还是经常来,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不再是专门为了外婆来了。来了以后,她更多的时间是和我腻在一起。

 

这种变化,好像很自然,自然到不知不觉,水到渠成,好像本来就应该是这样似的。

 

外婆一点也不“吃醋”,她看在眼里,乐在心里。苏柚,好像是老人家在她生命最后一段时光,送给我的最后的一件礼物一样。严格来说,用外婆后来的话说,她是观音菩萨送给我们的礼物。

 

这个虔诚的,善良的老人家,越老越善良,越老越透明。时光,让她变得日益透明,像一只琥珀,晶莹剔透。

 

我还是经常出差,只要一出差,就告诉苏柚,有她在,我就很放心,不用担心老太太怎么样。

记得有人说过,生命其实是礼物,是上帝给我们父母的,给我们亲人的,给我们朋友的。如果我们虔诚,善良,知道珍惜和呵护。

 

其实,每一天都是礼物,对我们的生命来说,TODAY IS A GIFT。就像此刻,阳光透过窗帘,蹑手蹑脚走进来,照在我的身上,我从心里,流泻出这些文字一样。

 

我用文字的晨祷,来献给每一个来临的日子。

正如米沃什在《礼物》那首短诗里写的那样:

如此幸福的一天。

雾一早就散了,我在花园里干活。

蜂鸟停在忍冬花上。

这世上没有一样东西我想占有。

我知道没有一个人值得我羡慕。

任何我曾遭受的不幸,我都已忘记。

想到我曾是同样的人并不使我窘迫.

在我身上没有痛苦。

直起腰来,我望见蓝色的大海和帆影。

五月四日那天,是苏柚阳历的生日。那天,她要在学校里和同学们庆祝。三号那天晚上,她来到家里,外婆亲自下厨,为她做了生日面,我买了一个蛋糕回来,还有一个小熊,毛茸茸的小熊。

 

吹灭了蛋糕,苏柚的脸蛋红红的,像天上的月亮。在我的房间外面的阳台上,我第一次亲吻了她。

 

那一晚上,就着月色,我为她朗诵了一首诗,一首法兰克•艾许的童话

 

你好,月亮

 

一天晚上,小熊抬头望着天空,心里想:

送一个生日礼物给月亮,不是挺好吗?

 

可是,小熊不知道月亮的生日是哪一天,

也不知道该送什么才好。

 

于是,他爬上一棵高高的树,

去和月亮说话。

 

“你好,月亮!”

他大声说。

 

月亮没有回答。

小熊想:也许我离得太远了,月亮听不到。

 

于是,

他划船渡过小河……

走过树林……

爬到高山上。

 

小熊心里想:

现在我离月亮近多了。

 

他又开始大叫:

“嗨!”

这次从另一个山头传来了回声:

“嗨!”

 

小熊高兴极了。

他想:哇,好棒,我在和月亮说话呢!

 

“告诉我,你的生日是哪天?”

小熊问。

“告诉我,你的生日是哪天?”

月亮回答道。

 

“嗯,我的生日刚刚好就是明天。”

小熊说。

“嗯,我的生日刚刚好就是明天。”

月亮说。

 

“你想要什么礼物?”小熊问。

“你想要什么礼物?”月亮问。

 

小熊想了一会儿,回答说:

“我想要一顶帽子。”

“我想要一顶帽子。”

月亮也这么说。

 

小熊想:太棒了,现在我可知道该送什么生日礼物给月亮了。

 

“再见了。”小熊说。

“再见了。”月亮说。

 

小熊回到家,就把小猪储藏罐里的钱钱部倒了出来。

然后他上街去,

为月亮买了一顶漂亮的帽子。

 

晚上,他把帽子挂在树上,好让月亮找到。

他在树下等着,看月亮慢慢地穿过树从,爬到枝头,戴上帽子。

 

“哇!”小熊高声欢呼着,

“戴起来刚刚好耶!”

 

在小熊回去睡觉的时候,

帽子掉到了地上。

 

第二天早上,

小熊看见门前有一顶帽子。

 

“原来月亮也送了我一顶帽子。”

他说着,就把帽子戴了起来。

 

他戴起来也刚刚好耶!

 

 

就在这个时候,

一把风把帽子吹走了。

 

小熊跟在后面追着。

但是,帽子却飞走了,飞得远远的。

 

那天晚上,小熊划船渡过小河……

穿过森林……

去和月亮说话。

 

小熊等了好久,也没见月亮先开口。

小熊只好先开口了:

“你好!”

“你好!”月亮回答道。

 

“我把你送我的漂亮帽子弄丢了。”小熊说。

“我把你送我的漂亮帽子弄丢了。”月亮说。

 

“没关系,我还是一样喜欢你。”小熊说。

“没关系,我还是一样喜欢你。”月亮说。

 

“生日快乐。”小熊微笑着说。

“生日快乐。”弯弯的月亮说。

那晚的月色,真好。我朗诵完那首诗,看见苏柚哭了。两行泪水,顺着脸颊,静静地流淌。

 

我拥抱着她,觉得像拥抱着整个世界。

苏柚赤裸着躺在床上,月光照下来,她的肤色是奶色的象牙白,那么细腻,那么紧凑,莹洁,光润,没有一点赘肉,没有一点多余。

 

她躺在那里,像一只赤裸的小兽。

 

我觉得我的心里,有悠远悠远的潮汐在开始澎湃,它从远处的地方,慢慢袭来,越来越近,越来越强大,越来越让我不由自主。

 

我开始战栗,开始觉得,自己被一种力量左右,变得不再是自己。

 

外婆的房间里,传来老人的咳嗽声,然后我看见,灯光息了。

 

我慢慢地躺下来,在苏柚身边躺下来。

 

她的柔软的手臂,她的细长的腿,缠绕过来,我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我听见有个声音说,抱紧我,抱紧我。

那一夜,似乎很漫长,当我后来的日子回忆起来的时候,但在当时,那一夜,似乎很短暂。

 

不知道怎么结束的,不知道怎么睡着的。

 

是外婆在外面起床的声音惊动了我,我醒过来,看见苏柚在身边,睡得很熟,密合的睫毛,小巧的鼻翼,还有香甜的呼吸。

 

我静静死躺着,想留住这样的时刻,留住这样美好的清晨时光。

那年的暑假似乎来得很早,苏柚老早就说要回家过暑假,并且希望我也能和她一起回去。

 

外婆也鼓励我和苏柚一起回去一趟,去见她的父母家人。老太太还信誓旦旦地保证自己会好好地照顾自己,保证不会生病。

 

正好我有一个周的假期,再加上两头的周末时间,我完全可以有十天左右的时间和苏柚在一起,和她一起,去看她长得的地方,把她当年走过的路,走一遍,就像东京爱情故事里莉香要去完治的家爱媛县一样。

 

我们订了上海飞厦门的飞机,准备从那里转晋江。其实我们可以飞福州或者泉州,特别是泉州,离晋江更近一些。但我们都没有去过厦门,想在那里停留两天。

有人说,上天想宠爱一个人,想温暖一个人的心,就把这个人轻轻地放到厦门去。

 

早上8点05的飞机,一个小时20分钟后,就到了厦门高崎机场。一下飞机,就感觉天特别蓝,白云特别白,绿色特别葱茏。这样蓝的天,这样葱茏的绿,好像呼吸也畅快了。

 

我们提前预定了厦门大学的招待所。等我们到的时候,苏柚在厦门大学的同学,已经在大堂等着了。

苏柚在厦门大学有三个高中时候的同班同学,两个女生,一个男生。听说苏柚要来,三个人都在大堂等。

 

三个人,男生有一个很奇怪的姓,姓戢,叫戢程。如果不是他写给我看,我真不知道这个字读什么。

 

两个女生,一个叫朱玲玲,一个叫马伶。

 

三个小女生一见面,自然是表现得那种亲热,让男人看了觉得肉麻。所以,我和戢程的话旧多了些。

 

安排我们住下,三个人说要请我们吃饭,请我们吃他们的食堂。据他们说,在厦门的大学里,他们的食堂是最好的。

 

还是我做主,去了校门外面的一家小馆子,点了一堆海鲜,犒劳他们。学校的食堂毕竟油水不多,再说他们都是学生,还是我请她们吧。

 

看得出来,两个女生,对我印象很好,很快被我表现出来的魅力征服。倒是那个戢程,好像越来越对我有点敌意了。

 

我很快发现了这一点。

他们几个在一起,讲闽南话,我一句也听不懂,但我看得出来,说的内容和我有关。

 

有些话,苏柚会翻译给我听,有些话,就不翻译了,三个人只是笑。戢程显得有点寥落,我也是。

 

他们三个约定,明天陪我们一起去鼓浪屿。

 

为了避嫌,我们要了两个房间,自个住自个的。

 

两个女生要留下来多陪苏柚一会儿,戢程自己就先走了。

好像很晚了,三个小女生的约会才结束。我听见有轻轻的敲门声,打开门,是苏柚,穿着短短的睡裙,赤着脚。

 

她看见我,就扑上来,抱着我的脖子,缠绕在我身上。

 

她刚刚洗过澡,身上头发上,是淡淡的清香。

 

我们倒在床上,倒在时间的某一个点上,倒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

印象里,我去过很多城市的大学,比如北大清华,比如南京大学,比如复旦同济,印象最深的,也许就是厦门大学。

 

就如同某位先贤说的那样,大学,不是大楼之谓,是大师云集的地方。在我的观念里,除了大师,大学还要是一个优美的所在。

 

而厦门大学,就是这样一个优美的所在。

 

当苏柚的同学陪我们游览厦门大学的时候,我的心里就这样感叹。

 

那个叫戢程的男生没来,三个女生,叽叽喳喳,和她们走在一起,我似乎是个不相干的外人。

 

去轮渡的路上,那个戢程出现了,自己解释说是上午学院里有个活动,现在可以了。

 

他似乎只对苏柚一个人说话,和昨天不一样了,完全不当我的存在。

 

我知道了,这个孩子,是喜欢苏柚的。如果没有我,他今天应该是一个特别快乐可的孩子。

 

可是,傻孩子,没有我,也可能有别人啊。你不该这样敌视我的。

 

我在心里这样对他说。可惜,他不懂我的心,也不懂我的眼神传达的意思。

去鼓浪屿的轮渡频率很密集,很快,我们就到了对岸。回过头来看厦门,有点像在对岸看鼓浪屿,距离才是一种美。

 

但不管怎么说,鼓浪屿的美还是令人难以忘记的。

 

在那些安静的街道上行走,看一座座被绿树和鲜花掩映的小院子,那些三角梅伸展出来的花朵,你会觉得,好像有一个多情的人,在挽留你。

 

我后来去很多地方,都习惯拿这一次的印象做比较,比如有一次,我去香港石澳,在那个小渔村,我看那一所所房子,就觉得,好像有点鼓浪屿的感觉。甚至后来在衡山路散步,也会这样想。不过,现在的衡山路,商业味道太浓了。

五个人在一起,我成了专职摄影师。

 

戢程他们几个,一会儿三个女生在一起合影,一会四个人合影,一会儿他要和苏柚合影,好像过了一夜和一个上午的休整,这个小男孩要夺回阵地,不断挑衅。

 

呵呵,我只是笑,装糊涂。我在心里劝自己,也许我应该体会这个小男孩心里的苦恼。看得出来,他真的是爱苏柚。

日光岩俗称“晃岩”,位于鼓浪屿中部偏南的龙头山顶端,是鼓浪屿的最高峰。我们爬上岩顶的圆台,凭栏远眺,厦门合鼓浪屿风光尽收眼底,只见山中峰腰怪石嶙峋,在疏疏落落的树林中,石洞、古城和历代摩崖石刻隐约可见。

 

从日光岩往下看,鼓浪屿像一艘彩船,停泊于万顷碧波之中,时浮时沉,波光闪烁;是不是像一座盆景,放在翡翠盘里,错落有致,玩赏不尽;是不是像一个睡美人,仰卧于轻雾帐里,风姿绰约,风情万种。

 

我们在那里吃饭,几个人拿出来带来的火腿,面包,水果,矿泉水,围坐在一个供游人休憩的石桌前,大家都吃的很香。

尴尬的事情发生了,那个叫戢程的小男生,总是把原本放在我面前的食物拿走,放在苏柚的面前,而苏柚又总是拿过来,重新放在我的面前。两个人在那里倒腾来倒腾去,很有意思。

我依然装傻,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倒是那两个女生,看出了端倪,好像没经过这种阵势,开始变得脸红起来。

往下走的时候,我开始故意走在前面,或者故意落在后面,这样看来,其实也很正常,因为我要照相。

 

苏柚看出了我的故意,也故意和戢程拉开距离,我在前,她就到前面,我在后,她就到后面。

 

没有别人的时候,她悄声问我:怎么,有危机感了吧?

 

我把镜头靠近她,对着她说这句话的脸,使劲拍了好几张特写。

凭良心说,如果没有我,戢程和苏柚挺般配的。年龄,阅历,未来的发展。这样想的时候,我就开始怀疑,我出现在这里是不是多余?

 

那一年,我28岁,苏柚,20岁。戢程该是和她一样的年龄。

 

我知道戢程不是我的对手,但和这样小的孩子争夺爱情,我好像有点胜之不武的感觉。

 

这个时候,我就开始想,我真的爱苏柚吗?我爱她什么?是她青春的肉体,还是她青春的激情?

 

回过头来想,苏柚,她又爱我什么?是年长于她的成熟,还是别的什么?

 

我不知道,即便后来我们不再在一起,甚至在后面再见面,我也没有找到答案。

 

爱情,可能就是这样,当你遇见,你就该珍惜,等她消逝,你除了伤感,也只能伤感。

 

我知道,在当时,苏柚是无法想到这些的。那个时候,她在爱着,幸福着,甜蜜着,是不可能去想这些的。

有时候我会想,为什么有很多优秀的人,走不进围城,或者不愿意走进围城,他们究竟是因为什么?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但哪一个是正确的呢?对每一个人来说,让自己心安的,就是正确的。

 

在上海一周上写专栏的作家连岳在他的我爱问连岳专栏里,写了一段文字,可能对每一个相爱的人,都有益处:

 

在《纽约时报》看到美国的婚姻专家开列出的婚前必问的15个问题,我觉得相当好,技术性地排除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婚姻痛苦,我就偷个懒,把它给译出来,它适合父母、情人及一切成年人阅读。

1、我们要不要孩子?如果要,主要由谁负责?

2、我们的赚钱能力及目标是什么?消费观及储蓄观会不会发生冲突?

3、我们的家庭如何维持?由谁来掌握可能出现的风险?

4、我们有没有详尽地交换过双方的疾病史?包括精神上的。

5、我们父母的态度有没有达到我们的预期?会不会给足够的祝福?如果没有,我们如何面对?

6、我们有没有自然、坦诚地说出自己的性需求、性的偏好及恐惧?

7、卧室能放电视机吗?

8、我们真的能倾听对方诉说,并公平对待对方的想法和抱怨吗?

9、我们清晰地了解对方的精神需求及信仰吗?我们讨论过孩子将来的教育模式和信仰问题吗?

10、我们喜欢并尊重对方的朋友吗?

11、我们能不能看重并尊敬对方的父母?我们有没考虑到父母可能会干涉我们的关系?

12、我的家族最让你心烦的事情是什么?

13、我们永远不会因为婚姻放弃的东西是什么?

14、如果我们中的一人需要离开其家族所在地陪同另一人到外地工作,做得到吗?

15、我们是不是充满信心面对任何挑战使婚姻一直往前走?

 

如果把婚姻的形式看得高于一切,不结就会死,那么糊涂结婚,清晰受罪就是难逃的命运之诅咒。如果把婚姻当成是得到快乐与消除孤独感的手段,那么就会跳脱中国式婚姻里那种男女送做堆即可的小农思维,会把它当成科学,双方尽量问清楚,把婚后的幸福保障最大化,到我们习惯这种方式后,不快乐的婚姻才会少一些吧?

 

在很多的时候,我们承认我们在爱着,但爱究竟是什么,上面的这15个问题,应该值得我们思考。

 

在厦门的最后一天,我们一起去游览南普陀。

 

南普陀紧挨着厦门大学,非常近。一定要去,是外婆的意见,在离开上海在这几天,我每天都和老人家通电话。她总是说自己很好,要我放心。还说既然到厦门了,一定要去南普陀,替她老人家为观音烧一炷香。

同是观音道场,南普陀和北普陀比起来,好像有很多不同,具体那里不一样,还真说不上来。

 

我和苏柚在观音前的垫子上跪下,双手合什,拜了两拜,各自许愿。我先为外婆和爸爸妈妈许愿,希望她们身体健康,然后为自己许愿,希望我能一直爱苏柚。这样想的时候,我就扭头看苏柚,她跪着那里,一脸虔诚,闭着眼,嘴里好像在说什么。

 

那一刻,她的脸色肃穆,庄严。

在别人博客里看到的,转过来

 

往事和旧人

 

我心怀感激,充满了善意,对于那些爱过我和我爱过的人。我忘不了那些曾经美好的时光,作为我人生成长中一步步走过来的印痕,我也不应该忘记。即使后来我们不能在一起,可是我们曾经那么亲密过,这注定将他和其他陌生人区别开来。所以,相爱过的人,如果不能在一起的话,起码也是一个重要的亲人吧。我们就算做不了爱人,也可以做很好很好的朋友的。”

 

我相信这番话是真心的。我看着坐在我对面的女子,很显然她也被自己感动了。我之所以那么相信她说的是真心话,原因在于我也曾经这么想过。尤其是无聊的晚上翻看邮箱,突然看见密密麻麻的过往情书往来,瞬间就会被一种惆怅而感伤的情绪击中。真的,怎么会变成这样,我们曾经那么好,那么了解,那么相爱。到底是什么让我们后来冷漠的分开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呢。每每想到此处,就觉得到底意难平。

 

假如不是因为狗血剧情上演了欺骗或背叛,大多数人的恋情告终还是因为不一样的生活和不一样的价值观。就因为是这样,所以我们往往还心存爱意。更不希望对比强烈的从爱人变陌路,宁可按捺一切不现实的想法佯装和对方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我深深的理解,那种放手和割舍的过程……实在是太难受了。可是你们真的可以一直做那种无关痛痒的好朋友吗?在MSN上聊天,对方带着女友请你吃饭抑或是你带着男友和他吃饭要么干脆就是四人行?还要参加对方的婚礼?就算我能理解那种美好感情,可是我依然做不到。

 

大部分人都经历过这个过程。其实我赞同一句话:男女间分手,若没有新人出现那么就不算分手。在空窗期里大家都会延续一个惯性,如果不是分手闹得死去活来的那种,总归还是可以暧昧着做“朋友”。当然,这里面一个是余情未了,另一方面是必然还有另一方面没有放下爱。直到对方有了新欢,只剩你一个人在被彻底遗弃的荒原上默默发呆,才知道事情不是这样的。

 

我的女朋友和我讲那些话的原因是他的前男友要结婚了,给她发了结婚请柬。那个男人一定觉得自己做得特体面,估计他也真的没什么恶意,不过是出于一种“大爱”的心情在想“我的幸福要让你知道以后我一样会祝你幸福的”这样的想法。可是偏偏这才是最不靠谱的,既不尊重前人,也不尊重新欢。大家简直要恶意的猜想他是为了多骗一个红包了。而前面说了那么多冠冕堂皇的话的姑娘,她居然真的想去参加前男友的婚礼。那么请问,你到底应该坐在哪一张台子上呢?

 

想明白此处,我就深深的知道,无论多么爱的爱情多么爱的人,若不能在一起,就只能相忘江湖。往事和旧人,请封印吧。

 

上面是北京女病人的博客里的文字,读完后,我就想,如果一切都只能尘封,我还在这里碎碎念做什么?

袁蕾在南方周末某一期上写许鞍华拍《天水围的日与夜》。里面写道:

 

1978年,许鞍华从伦敦回来,发现了张爱玲,看她的《倾城之恋》,还有《第一炉香》,许鞍华大吃一惊:“怎么搞的?讲香港讲得那么好。”她赶紧找了张爱玲其他小说来看,陆陆续续看了《连环套》、《惘然记》、《半生缘》。

1984年,许鞍华开拍《倾城之恋》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好多香港文化人都喜欢张爱玲,听到自己要拍《倾城之恋》,他们都很兴奋。

 

许鞍华是把《倾城之恋》当成才子佳人的浪漫小说来看的,后来宋淇跟许鞍华见面,提醒她:这是一对狗男女的故事。

 

许鞍华表面应付着,心里完全不同意,她认定这是一个非常颠覆的、恋爱伟大到倾城的爱情故事,她决定要拍出张爱玲的“精髓”。

直到影片公映,许鞍华坐在戏院,越看越觉得不对,这好像不是自己从书上看到的《倾城之恋》。

 

张爱玲在《自己的文章》里,对《倾城之恋》进行自我解剖:柳原与流苏的结局,虽然多少是健康的,仍旧是庸俗。

许鞍华终于明白自己错大了:范柳原和白流苏虽然不至于是狗男女,但最多只是饮食男女在互相较劲。

读到这一段的时候,我想起钱钟书的《围城》,里面写方鸿渐的感情波折,和鲍小姐在船上调情,和苏文纨若即若离,和迷恋唐晓芙,最后却被孙柔嘉暗算,不得不结婚。爱情似乎没那么美好,完全是狗男女的架势。

在一般人心目里,沈从文和张兆和的爱情,该是完美的,但有本叫《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的书里,言之凿凿地说沈是个很滥情的人。

那天在飞机上,看一本杂志,里面说,所谓生活,其实就是饮食男女。说狗男女,可能有点过分,但认识到人生其实就是饮食男女,也不容易。很多的时候,很多的人不愿意承认自己是饮食男女,更不愿意承认自己是狗男女。

从南普陀的大殿里出来,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妈妈打来的。她的语速很急促,问我在哪里。我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妈妈说,你别急,外婆病了,住在医院里,是居委会发现后送到医院的,然后通知了他们。

 

爸爸妈妈第一时间赶到了上海,现在守候在医院,而我,却在千里之外的地方,和苏柚在一起。

 

我立即打电话订票,要回去。

 

苏柚要和我一起回上海。我劝阻了她,告诉她没什么事情,让她安心回家。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当时没同意她和我一起回上海。后来我曾经设想,如果我当时同意她和我一起回去,那么,我们现在是不是会在一起?

……….


精选留言
  • 4
    第一次为你篇未人物图像点赞。
  • 4
    人的前半生总是不如后半生过得仔细 ,年轻时没有荒唐就等于没有年轻过,可后半辈子活得仔细了也未必有意思。
  • 3
    怎么瞎爷睡的都是象牙白的女生?
  • 2
    幼本学历的我只能说:牛B,牛B,牛B
    1
    作者
    幼儿园本科?
  • 2
    瞎爷早上好,认真的对待感情,爱出者爱返。
  • 2
    曾经相爱过,足矣!每段感情的来临和发展都有它的必然性,彼时,你是成熟的年纪,而她还是成长的阶段,两个人的想法截然不同,等待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等到她也到了成熟的年纪,可能你给予她的爱情不是她心里想要的。
  • 2
    昨晚忽然就傻傻的想起了东京爱情故事,于是大半夜的稀里哗啦的居然又看了一整遍,眼睛肿的,早饭看爷的文章,又被勾得眼泪一把。丸子说:因为未来的未知所以会觉的害怕。莉香说:就是因为未知,才更有意思,才要打起精神。看神雕次数多了,慢慢觉得杨康也不是那么十恶不赦,看东爱一次再一次,十几岁二十几岁三十好几岁,依然无法喜欢里美。怎会有人笑话爷呢,这样美好的小情感,是值得于心里最柔软的地方珍藏的啊。
  • 2
    想看过程……结果不重要。
  • 1
    青春年少的时候 没把一瞬间的决定想得太仔细。其实 当时的决定基本导向了后半生。这么重要的时刻 却放在了那么轻松的年龄。 早 张老师。
  • 1
    缘分天注定
  • 1
    谢谢,把我带回了三十年前。年轻真好
  • 1
    现实生活里,timing有时候果真是一切,错过了就错过了。
  • 1
    若不能在一起,就只能相忘江湖。往事和旧人,封印。 还能怎样
  • 1
    躺在床上看完了,上班要迟到了
  • 1
    早瞎爷!
  • 1
    青春期的爱情
  • 1
    爱情也是旋转木马,你坐上了会发现,永远跟不上前面那匹
  • 1
    吕方,别了秋天
  • 1
    阅尽人间春色。
  • 1
    我们都老了
  • 1
    这个时候,我就开始想,我真的爱苏柚吗?我爱她什么?是她青春的肉体,还是她青春的激情? 现在想来,两个都是。
  • 1
    文艺起来同样赞👍
  • 1
    喜欢虾爷浪漫故事
  • 1
    张老师早,啊,昨天写的不是你自己啊
  • 1
    虾爷早。在您的文字里,有时能读到自己的某些影子,引起一些回忆和思考,所以很喜欢看,谢谢虾爷。
  • 1
    爱的人老了,可悲的是我还没爱过别人
  • 瞎爷对上海好熟悉啊,常驻过一段时间吗?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