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VS苏州,宿命对决 | 老蛮

南京与苏州,乃是江苏省的一对老冤家了,这两个城市互相以对方为竞争对手,在几乎所有经济领域都是针锋相对。在本文中,老蛮我将以2018年的数据为基础,让这两个城市做一次深度的对决,看看这两个城市谁更具有发展潜力。

首先是非常关键的财政数据,我们从地方债数据看起,2018年底南京地方债余额2419亿,对比2017年底的2357亿,增幅仅2.6%。这是一件非常非常奇怪的事,要知道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全中国都开启了大基建模式,并鼓励地方政府大规模举债。南京2018年的基建动作也不小,7条轨道交通与6条过江隧道同步建设,把南京建得满城都是工地。就这种基建力度,居然地方债规模没有显著扩大,这背后当然会有原因。然后我又去翻了一下南京的财政收支数据。2017年南京国地税总收入2334亿,加上当年度非税收入227亿,合计全口径财政收入2561亿,再扣除2017年南京公共财政支出1354亿,2018年南京实现的财政上缴规模为1207亿;2018年南京国地税总收入2584亿,加上非税收入227亿,合计2811亿,再扣除其公共财政支出1533亿,实现的财政上缴规模为1278亿,较2017年的增幅5.9%

这两组数据合在一起,意味着2018年的南京一边开展大基建,一边实现了自身的财政支出规模扩张,一边控制住了地方债膨胀, 一边还向中央和江苏省上缴了更多的税收,四管齐下,这简直就是人间奇迹。更有趣的是,南京财政对房地产的依赖还在下降,2017年南京土地出让金收入1548亿,到2018年下降到1469亿,降幅5.1%。就这样的数据摆在眼前,老实说,我个人是非常震惊的。这在财务上,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这世上是绝无可能做出无米之炊的。这个问题唯一的解释,就是南京的基建投入可能并不高,所谓的南京满城挖,可能只是一个假象。在工程围挡背后,政府的实际投入比例可能非常小,工程进度很慢。

支持我这个猜测的,是南京的固定资产投资数据。2018南京固投总额4718亿,虽然南京市统计局宣布的增幅为9.4%,但是对比其2017年6215亿的固投数据,实际上的降幅为24.1%。2018年以来南京不再公布详细的固投分项数据,仅仅只给了其中的房地产投资数据,不过由于其2018年的房地产投资还实现了8.5%(2354亿/2170亿-1)的增幅,在扣除地产投资之后,南京基建投资的实际降幅可能达到了30%以上,远高其宣布的-2.5%。也就是说,南京很可能是通过压缩实际基建支出,拖延工程进度,维持住了表面上的财政数据平衡。

接下来我们来看苏州。苏州2018年地方债余额为1363亿,对比2017年的1211亿,增幅12.6%。这就是第一项比拼了,在地方债务控制这一项上,南京比苏州要强

2018年苏州全口径财政收入为:国地税收入3663亿+非税收入191亿=3854亿,扣除当年度公共财政支出1953亿,苏州向上级财政上缴的规模为1901亿。这个上缴数据当然要与2017年进行对比。2017年苏州的财政上缴数据为:国地税收入3334亿+非税收入235亿-公共财政支出1772亿=1797亿。这样比较下来,苏州2018年的财政上缴规模增幅为5.8%。在这一项上,南京与苏州的财政上缴增幅几乎一致,两边算是打平

在固定资产投资方面,苏州与南京的情况类似,处于实际上的负增长状态。虽然苏州市统计局宣布的增幅为正值的4.5%,但实际上的比值为-19.1%(4556亿/5629亿-1)。不过苏州统计局发布了详尽的分项数据,其中基础设施建设数据出现了大幅下调,数据为-35.5%(488亿/757亿-1),而房地产开发投资则与南京类似,依然维持持续上升趋势,2018年的增幅为11.0%(2558亿/2305亿-1)。这样看起来,在固投萎缩方面,南京与苏州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基础设施建设规模剧烈下滑,而地产投资维持增长,这俩就是一个模子套出来的难兄难弟。不过南京的固投萎缩幅度要较苏州大,所以这一项,算是苏州打赢

整体来说,南京和苏州在财政上做出了非常类似的选择:为了维持财政上缴规模和财政支出规模,两地政府不约而同的压缩了基建开支。接下来我们来看消费数据。

如上表所示,2018年,南京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幅仅4.0%,低于苏州的5.6%。这两个增幅都不算好看,要知道南京和苏州都是知名的旅游城市,都是可以吸纳外地的消费力的,维持10%左右的消费增幅,对这两个城市来说本来应该都不难做到。不过不管了,在消费数据上南京的增幅更低,因此这一项算是苏州打赢

接下来,是两边的金融数据。我们重点来分析两边的居民存贷款数据,因为这项数据代表了城市的消费潜力和经济发展潜力。2018年南京居民存款7106亿,贷款9137亿,存贷比(贷款/存款)128.6%。在苏州这边,2018年居民存款9168亿,居民贷款9922亿,存贷比108%。两边居民的负债比例都超过了100%,因此当然也就逐渐丧失消费能力。这就是两个城市的消费数据在2018年一起变得不好看的原因。比较起来,南京居民的负债比例显著高于苏州,苏州打赢了这一项,这当然也就是南京的社会消费品零售规模增幅低于苏州的原因。在这里我顺带解释一下,居民负债,基本上都是用于购房了。南京居民的负债比例太高,底子都掏空了,因此2018年年中之后南京房价就处于持平状态,同时销售面积开始逐月下滑,市场的火爆局面一去不再,2018年商品房销售面积整体萎缩了16%。而在苏州这边,由于隔壁上海楼市处于冰冻状态,完全丧失了增长性,于是有一部分炒楼党转战苏州,在这股力量的支撑之下,所以苏州的地产市场在2018年勉强还能维持,销售面积增幅虽然只有3%,房价倒是普遍上涨了10%-30%。当然了,这种无量上涨的情况,肯定也是不能持久的。

再接下来,我们来看净出口数据。毕竟多挣外汇,乃是城市经济发展的终极大招。

2018年,南京的净出口规模,一扫此前的持续低迷状态之下,转为剧烈上升,增幅达到惊人的33.8%。而一贯以外资出口型企业作为城市经济支撑的苏州,则在净出口这一项上表现得不尽如人意,增幅仅2.1%。在净出口这一项上,南京打赢

最后一项,是人口数据。2018年南京的常住人口增量为10万(844万-834万),而苏州的人口增量为4万(1072万-1068万)。南京的人口增量显著超过苏州。在这一项上,南京打赢

综合而言,总共7项比拼,南京赢了三项,苏州赢了三项,还有一项打平。这两个城市半斤百两,算是互为镜像,你强我就弱,明月照大江,呵呵,呵呵,呵呵哒。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