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是越南? | 猛哥

电影《情人》剧照

越南宣布了一项史无前例的措施。

据越南官方媒体《人民报》称,从中越边境至河内的170公里公路将从2月25日晚7点开始对10吨及以上卡车、9座及以上车辆进行限行,26日早6点至下午2点,该路段将禁止所有车辆通行。

因为两个谜一样的男人都盯上了那片土地——第二次特金会将于2月27日、28日在河内举行。

如果说第一次特金会选在新加坡,美朝双方还是在试探,那么此次选择越南,则是想深入洽商。

美国要给朝鲜一根“萝卜”。

早在2008年7月,美国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迈克尔·奥汉隆(Michael O‘Hanlon)就明确提出越南改革对朝鲜的借鉴意义。

改革后的朝鲜会是什么样子?就是今天的越南。

10年后,2018年7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结束对朝鲜第四次访问后在越南河内直接向金正恩隔空喊话:“难以想象如今越南竟然如此繁荣,美越关系如此融洽……你的国家(朝鲜)也可以复制他们的成功之道。”

这是美国高级官员首次公开将“越南模式”作为一种选择提供给朝鲜。

越南进行“革新开放”政策(Doi Moi)之前,与现在的朝鲜相似:施行国有企业控制的指令性经济,受到长期的经济制裁,面对普遍的贫穷和失业。

2018年4月,朝鲜宣布改革开放,让人猝不及防。朝鲜人站在命运的三岔口上,至于最终如何选择还得看朝鲜自己。

不管如何,越南都是第二次“特金会”的最大赢家,可以帮其“出售”经济成功的故事。

 

 

 

1990年9月3日,四川成都,有一个高级别的秘密会晤,江泽民总书记与李鹏总理联袂出席。

这非比寻常。

来访的是越共总书记阮文灵,部长会议主席杜梅,以及越共中央顾问范文同。

两天的会晤结束后,两国领导人签署了“会谈纪要”。

这在中越关系上是历史性的转折。江泽民总书记还意味深长地吟了两句诗:“渡尽劫波兄弟在,相见一笑泯恩仇。”

当晚,阮文灵也激动地写了四句诗:“兄弟之交数代传,怨恨顷刻化云烟,再相逢时笑颜开,千载情谊又重建。”

一年后,两国发表联合公报,宣布关系实现正常化。越南对外开放进入快车道。

改革开放,前因后果勾连繁复,看似波澜壮阔,实则暗流汹涌,成即蔚然大观,败或流血牺牲。

 

2

 

如今回望,1979年是一个极为特殊的年份。某种程度上可以说,该年若干大事敲响了“冷战”的丧钟。

那年,邓公决定对越南的挑衅还以颜色。

越南,不仅米粉好吃,姑娘漂亮,还与华夏有羞答答的关联。

先秦古籍对南方部族,统称为“越”。吕思勉先生说:“自江以南则曰越”。

因支系众多,《吕氏春秋》称“百越”。其中,“骆越”(又作“雒越”)就指生活在越南北部的部族。

越南人也编制出一套神话,自称龙的传人。实际上,有文字记录的历史是从中国的秦朝开始。

秦始皇派赵佗把两广及越南北部都给征服了,老赵还没来及回中央述职,秦朝覆灭。他一看,嘿嘿,自立为王。

自后,越南就陷于王朝更替。还不时与中原王朝干一仗,不过败多胜少。

简而言之,越南历史上长期分两块,北方一大块,是主体部分,深受汉文化影响。南方一小块,属独立的占婆国,深受婆罗门文化影响。北方歧视南方,不带南方玩,偶尔还欺负南方。南北分歧,影响久远。

当中原进入明代时,越南北方的黎朝把占婆国给灭了,统一全国。

黎朝君主很衰,内政被郑阮两大家族把持。越南北部归郑家,南部归阮家。两家经常打架,君主只能干瞪眼。

北边过去就是中原,郑家还老实,不敢出界。南边下来是湄公河三角洲,阮家对外扩张,占领高棉。

南方长期作战,百姓受不了,爆发起义,领头的是阮家三兄弟。请注意,这三兄弟,虽然姓阮,但是屌丝阮家,不是贵族阮家。

这屌丝三兄弟,还真能打,突突突,把南北给统一了。黎朝傀儡君主跑到中原求救,那时候已经是清代了。

清王朝自己一屁股烂账,还装大款,派出一支部队去干涉,结果被阮家三兄弟给击败了。

就这样,越南正式进入屌丝阮家时代。但,王位还没坐热,就被轰回去种地了。

原来,贵族阮家有个后代叫阮福映,躲在泰国。他是个狠人,跟拿破仑勾搭上了。

拿破仑志在欧罗巴,瞧不上越南,双方有个协议,法国不派兵,只给枪炮。很多年后,法国以此协议为借口,侵占了越南。

话说,阮福映从泰国借来兵,又从法国搞来炮,杀回来,把屌丝阮家灭了。

清朝的嘉庆皇帝册封阮福映为“越南国王”,这就是越南国名的由来。

没几年,法国舰队开到越南港口,来要账了。

清朝派出刘永福带领他的黑旗军,把法国人给揍了。诡异的是,打了胜仗,清政府却跟法国议和,放弃宗主国身份,把越南给了法国。

法国蚕食越南的路线是从南至北。

 

3

 

俄国革命一声炮响,不仅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也给越南送去了。

1930年代,越南活跃着三个党组织,都说自己是正宗的,互相攻讦。

那时,胡志明正带领一些年轻人在广州学习。共产国际看不下去,就派他回国,料理内务。

胡志明名义上把不同派系给整合了,但实际上内部还是分裂的。没办法,他真搞不定,还被视为亲苏派,给排挤走了。

1940年,反法起义失败,各个派系的老大被抓。共产国际再派胡志明回国,就剩他一个老资格,说一不二,重组“越南独立同盟”。

同年,日军横扫东南亚,法国人跑了,越南落入日本之手。

1945年,二战结束,胡志明领导的越盟,宣布在北方成立越南民主共和国,即北越。当他们试图南下,解放全国时,法国人卷土重来,再占西贡,并扶植一个傀儡政权。

北越开始抗法,历时九年。

中国给予了大量援助,陈赓还应邀去北越训练军队,他有一个迷弟,叫武元甲,后来做了越南军总司令,号称“红色拿破仑”。

1951年,越盟改名越南劳动党,形成了“四驾马车”:胡志明、长征、黎笋、范文同。

客观地讲,北越领导层中,胡志明能力一般,更多是扮演精神领袖,象征意义大于实际作用。论掌控整体,他不如黎笋。论管理党务,他不如长征。论理政治国,他不如范文同。论军事素养,他不如武元甲。

不过,胡志明会做人,能到处刷脸,拉来赞助。

长征在越南土改中,被黎笋为首的南方派给打倒。范文同,只是一个“事务主义者”。所以,胡志明名义上掌握党权,但实际权力在黎笋手中。

1955年,美国支持吴庭艳在越南南部发动政变,自立总统,建立越南共和国,即南越。

起先,美国只是派遣军事顾问和提供军事装备。1964年8月,“北部湾事件”后,美国时任总统约翰逊做出让越南战争全面升级的决定。

美军开进越南作战。

说个八卦:特朗普1968年大学毕业后,要服兵役,去越南打仗。但这个富二代想法搞到了一份膝盖有骨刺的诊断书,成功地免除了兵役。50年后,他作为美国总统,活蹦乱跳地踏上越南,进行国事访问,也许暗想,当年好险!

4

1969年,胡志明去世,黎笋接任。

美国原以为能速战速决,哪里想到,继朝鲜战争后,又一次陷入战争泥潭,国内反战情绪高涨。

1973年,美国不得不签订停战协定,撤出越南。徒剩南越朽木难支。1975年,北越发动总攻,解放全境。

1976年,南越并入北越,越南劳动党改名越南共产党,并改国名为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黎笋成为越共总书记,国家最高领导人。

赶跑了日本人,击退了法国人,打败了美国人,黎笋觉得越军不可一世,而且背后还有大哥苏联,他妄图在中南半岛建立一个印度支那联邦,范围包括越南、缅甸、老挝和柬埔寨。

当时,中苏关系已经破裂,黎笋在苏联的怂恿下,先是出兵占领柬埔寨,继而在中越边境挑起事端。

黎笋估摸着,中国忌惮北方边境的苏军,肯定不会在南边有大举措。

很快,他就哭了,因为他的对手是邓公。

 

5

 

黎笋有苦头吃了。

苏联更是没想到中方会反击。当时,苏联军队在中苏、中蒙边境是部署了54个师,但都不满员。

苏联要想大规模进攻中国,至少要从欧洲调100万军队,仅凭西伯利亚铁路,完成上述调兵需要半年。

这个时间差是中方决定打反击战的主要依据,同时也是不能逾越的时间红线。仅用半个多月,中国就狠揍了越南一顿,将他们赶了回去。

黎笋还寄希望于苏联出兵协助,但希望落空。

苏联的根基在欧洲,不在远东。长途调兵,不仅成本巨大,而且会造成苏联在东欧的“保护国”兵力空虚。

之前,波兰、匈牙利和捷克斯洛伐克,都想摆脱苏联控制,被苏军残酷镇压,不满情绪压抑久矣。大批苏军运抵远东,东欧很有能再次爆发危机,丢了东欧,苏联就没法跟美国对抗。

但苏联不想栽面,必须保越南,不能出兵,那就出钱。

可战事即起,就如诺米骨牌倒了一样,苏联阵营里的小伙伴们开始跃跃欲试,打算单飞。

第一个是埃及。第四次中东战争后,埃及对苏联很不满,悄悄与以色列勾搭。以色列是美国在中东的代言人,这相当于,埃及与美国有染。

中国击退越南后,看到苏联不出兵,埃及的胆子就肥了,与以色列签约,结束敌对状态,叛出苏联阵营。苏伊士运河从此牢牢地掌握在美国手中。美国投桃报李,给了埃及大批经济援助和军事援助。

阿富汗一瞅,也坐不住了,国内亲美派干掉亲苏派,准备加入西方阵营。

阿富汗毗邻苏联,苏联忍不住了,10万大军开进阿富汗,镇压亲美派。美国暗地里给游击队提供武器和金钱,让苏联陷入阿富汗战争的泥潭。

阿富汗战争更恶劣的后果是,成为滋生恐怖主义的瘟床。本拉登、奥马尔等人都是当年参加阿富汗战争的老兵。

随后,紧邻苏联的伊朗也爆发革命,亲美的国王被推翻,苏联本有机会去拉拢伊朗新掌权者,但抽不开身,给了美国机会。美国鼓动萨达姆执掌的伊拉克攻入伊朗,两伊战争爆发。

两伊战争,持续八年。伊朗恨死了苏联,苏联失去了一个与中东大国结盟机会,进而南下印度洋,染指波斯湾。

苏联的算盘就这样都落空了,一盘输,盘盘输,全盘皆输。

6

 

常年作战,越南工业基础近乎无,为了维系庞大军队,开支都得仰仗苏联。越军每日军费约需250万美金,拖死了苏联。

还不算苏联在阿富汗的军费支出。

于是,苏联只得找东欧小弟们“收保护费”,这让本就经济基础薄弱的东欧国家雪上加霜,反弹一触即发。

波兰再次闹独立,被苏军强压,但东欧小弟们从此再也不跟苏联大哥一心一意了,苏联阵营名存实亡。

黎笋不会想到,他在1979年的一个疯狂举动,无形中带来一串效应。

苏联能给军费,但不给生活费呀。越南国内经济频临崩溃,国外还空前孤立。

1986年7月,黎笋病逝。同年12月,阮文灵当选为越共总书记,他提出改革开放,要同所有国家成为朋友,但根基不稳,话事权不足,推动缓慢。

他认为最急迫的两件事是从柬埔寨撤军和改善对华关系,于是托老挝总书记给邓公带话,中国能否邀请他访华。

邓公回话:

我早就认识阮文灵同志,我知道他思维灵活,很有理智,工作很能干,胡志明主席很器重他。我希望他当机立断,把柬埔寨问题一刀斩断。现在我年龄已大,快要退休,我希望在我退休之前或退休后不久,柬埔寨问题能得到解决,中越关系恢复正常,这就了却了我的一件心事。

经过信使多轮磋商,中越高层决定在1990年会晤。鉴于亚运会即将在北京召开,会晤地点定在成都。

大门始开。

7

中越关系正常化后,越南全面复制中国的改革开放经验,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达7.7%。

1995年,在越南战争结束20年后,越南和美国实现邦交关系正常化。从1995年到2016年,美国和越南之间的贸易额从4.51亿美元增长到近520亿美元。河内现在是华盛顿增长最快的出口市场之一。

越南改革开放30周年时,《经济学人》杂志还专门刊登一篇文章《越南将成为另一只亚洲小虎》。

如今看来,这可不是一直小老虎。

2017年,GDP增长高达6.81%,吸引外资创纪录达358.8亿美元,股市涨幅48%的。2018年GDP增长率更是达到7.08%。

越南事实上已成为东南亚的经济引擎,新的世界工厂。

特朗普怼天怼地,唯独钟情越南。此次“特金会”选址越南,越南的经济发展模式无疑会全球瞩目。

当金正恩在河内与特朗普会晤时,会晤地点本身就会向这位朝鲜最高领导人传递一个信息:真真切切地改革开放,就可以像越南一样进行经济转型。

所谓历史变迁,实则一句话:顺势而为。

参考资料:

1.《什么是“越南模式”?朝鲜有兴趣吗?》,澎湃新闻,李怡清等

2. 《和平 发展 合作――李鹏外事日记》,李鹏, 新华出版社

3.《回顾——越战的悲剧与教训》, [美]麦克纳马拉,作家出版社

4.《三十年战争终结》, [越]陈文茶,世界知识出版社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