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潮汕为啥这么穷? | 老蛮

潮汕地区穷得让人难以置信。2017年,潮汕四市的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依次为:汕头27175元,揭阳24100元,汕尾24086元,潮州22695元。这组数据是什么意思呢?2017年全国城镇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6396元,潮汕地区相对最富裕的汕头,人均收入水平较全国的平均水平,低了25.3%;至于最穷的潮州,足足低了37.6%。要知道全国的这种3.6万的年收入水平,月均3000块钱,已经谈不上有钱花了,日子也是过得紧巴巴的,结果潮汕地区更惨,月均刚刚两万出头,最穷的潮州月均收入还不到1900块钱。单纯看数据的话,这恨不得整体没能实现温饱,还在饥饿线上挣扎。

然而潮汕地区本来不应该穷。恰恰相反,它本来应该是代表型的富裕地区才对。汕头是中国最早的开放区,早在清代末期就是通商口岸。1981年刚刚开始改革开放,汕头就被确定为经济特区,走在了改革开放的前端。这算是天时。汕头港是广东难得的深水港,拥有万吨级的泊位18个。潮汕地区有铁路,有机场,在交通方面无论如何都谈不上封闭。这算是地利。更关键的是,潮汕地区自古以来就有经商和出海的传统,对中国的大陆文明国家来说,潮汕地区说得上是为数不多的海洋文明地区,即便最普通的潮汕人都能谈几句生意经,因此潮汕籍的富豪遍布天下,李嘉诚先生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这算是人和。然而,就这样一个集天时地利人和于一体的潮汕地区,却活生生的将自己发展成为了广东的贫困地区。在这背后,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原因?

潮汕四市在古代统属于潮州府,新中国建国后,潮汕地区的行政管理体制几经波折,改革开放前大致上是以大汕头地区统管今天的潮汕四市。1983年汕尾地区被分割出来,单独建市。再到1991年,又分割出潮州与揭阳,最后汕头市面积变成潮汕四市中最小的一个,仅2064平方公里,而其它三市的面积分别为:潮州3614平方公里、揭阳5240平方公里、汕尾5271平方公里。如此四分潮汕的结果,就是潮汕变得群龙无首,并且再也不可能进行统一的产业规划。面积最小的汕头固然一直是潮汕地区的带头大哥自居,总希望自己能够占据所有产业链的龙头。揭阳地区还好一点,对汕头还算有些向心力的意思,揭阳人也挺愿意去汕头买套房定居,潮州和汕尾那边对汕头根本就是不屑一顾,不要说统一的产业的规划了,连条路都不愿意痛痛快快的跟汕头拉通,两地之间的断头路比比皆是。四分潮汕,算是给潮汕地区的落后埋下了伏笔

在这里必须说明的是:一直到2000年,潮汕地区的发展并不落后,恰恰相反,在本世纪之前,潮汕经济还很过得去。以汕头为例,1991年,汕头的工业总产值107亿,对比当时全广东2524亿的工业总产值,占比4.2%。到2000年,汕头工业总产值占全广东的比值提升到了4.8%(814亿/16904亿)。当时的汕头在产业布局上并没有任何的落后迹象,它算是全国最大的音像制品生产中心,比如说,2000年全国生产了297亿米的磁带,而汕头生产了125亿米,占全国的比值高达42.0%。并且,当时汕头的工业门类非常齐全,通信电缆和电话、半导体电器以及配套零部件,都干得有声有色。

必须注意的是,当时的汕头并不以出口为产业导向,对外商投资也没有依赖。2000年汕头出口规模仅26亿美元,折约215亿人民币,占工业总产值的比值仅26.4%。2000年汕头外资工业企业(含港澳台企业)总产值仅134亿,占总产值的比值仅16.5%

然而2001年我大中国加入世贸,全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为之一变:出口型经济模式成为了最强大的经济发展模式吸纳外商投资成为了促进经济发展最强劲的动力源。珠三角地区经济在此之后突飞猛进,然而到了这个时候,四分潮汕的问题开始发作了:潮汕地区已经无法再针对现实的情况做出城市经营策略上的改变了。表现在数据上,2005年汕头工业总产值占广东省的比值下降到3.1%(1285亿/41662亿),2010年下降到2.8%(2652亿/93463亿),此后就稳定在这个2.8%附近,2015年的数据为3883亿/135308亿=2.86%。与2000年时期相比,汕头市的工业产值占全省的比值下降了足足2个百分点。

今时今日潮汕地区已经没有代表性产业可言了。外资企业一如既往的没有进入潮汕地区。汕头2017年外资企业总产值490亿,占当年度汕头全部工业总产值4606亿的比值仅为10.6%。而这个时候全广东的外资企业产值占比为38.1%(51664亿/135722亿)。这种鲜明的对比,也就是汕头经济发展不起来的核心原因:一线沿海的潮汕地区,恰恰就没有将外向型经济发展起来。2017年的汕头已经没有代表型产业了,音像产业已经整体消亡,剩下可以拿来一提的只有一些最基础的服装和玩具代工了。这些东西没有利润可言,挣的就是辛苦钱。然而更可怜的事情在于,潮汕地区还没有外来民工可供剥削,在这些最吃出的代工企业里工作的,都是潮汕本地的平民百姓。他们挣着最低廉的薪水,干着最基础的工业,不知道未来的希望何在。

然而奇怪的事情在于,虽然潮汕地区的产业经济一塌糊涂,但是它的消费并不显得弱。2017年汕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683亿,对比其561万常住人口,人均年消费额3万元(恰好整除,好神奇),虽然这个数据依然低于全省人均3.4万的年消费额,但却显著高于当年度汕头2.72万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汕头居民的全部收入拿来消费都不够支撑这样的消费市场数据,考虑到汕头毫无外向型经济特征,并没有多少外来消费力,所以,要么就是汕头统计部门瞎编了一个消费数据,要么就是汕头人民另有台底下的黑色或者灰色产业。我估摸着或许这与传说中的汕头走私有关,毕竟走私行业以及相应收入是上不了台面也进入不了统计的。

但是,走私毕竟不能造福于大众,它始终都是一个小众产业,不可能造福大众。并且,最关键的是,一旦一个地区沉溺于走私不可自拔,将偷鸡摸狗视为区域文化和产业上的骄傲,那么,这个地区将会越来越走向封闭和落后,越来越贫困,越来越缺乏核心产业支撑。所以,在继续走地下经济之路,还是从地面之下爬出来,走出一条光明正大的产业之路,这将是摆在新一代潮汕居民面前的重大抉择。

阅读 1.7万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