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五乱札 | 瞎爷

01

今天是初五,有些地方的风俗是接财神。

之所以说有些地方,是因为中国太大了,各地的风俗不一样,同样是过年,也是有各种过法。

就像有些地方过年要磕头,有些地方女的不能和男的同桌吃饭,有些地方是初二回娘家,有些地方是过年期间出嫁的闺女不能回娘家。有些地方初六才能出远门,有些地方没有这个忌讳。我前天就看到路上、地铁上有人拉着行李箱出远门了。

再比如,菊花,尤其是白色菊花,在北方一般是用在很庄严肃穆的场合,就像新闻联播里,常常说,某某同志安卧在鲜花翠柏间,但在岭南一带过年,几乎家家户户门口要摆放几盆菊花。

参差多态乃幸福之源。多元,包容,才是过年之道。

就像接财神,殳俏说得特别有意思:财神,永远是你身边的某个人。

02

这几天看了各路网友在微信朋友圈里的信息,常常会让我起疑惑,到底哪里才是更真实的中国?

南北的差异太大,东西的差异太大,一线城市和四五线甚至十八线城市差异太大,富人和穷人的差异太大…….

经济条件的不同,阅历见识的不同,地方风物的不同,让人生也不同。如果不是过年,不是正常生活的这种突动,就不会让我们看到这种不同。因为我们总是以自己的见识来度量眼前的世界。也正是因为有这种不同,才让我们有了所谓的远方和诗,也有了所谓的眼前的苟且和茶杯里泡枸杞。

看到有个微博是这样说的:

过年返乡,见各类奇事,有三点心得: 一是寿多则辱,非一般的辱;二是没钱是家族一切矛盾之源;三是恨人有笑人无乃是乡间基本价值观。

他说的是不是真的?肯定是。但你不能因此说中国广大的乡村没有人伦温情和温暖了。

在春节的喜庆之外,这个国家该存在的那些,其实都还在,只不过,被过年的氛围掩饰住了。但有些东西,偏偏可能借助过年,又被强化了。

所以,有时候,你不得不感慨,所谓感同身受,是一件很虚妄的事情。

就像评价春晚一样,有人说好,和喜庆欢乐,挺好,也有人说傻X才看春晚。还有人用来用新的视角来解读,好像都有自己的道理。

03

一个出生在甘肃平凉,生活在长沙的人,可以在回到故乡的时候,用他的视角写一篇他眼里的中国:

一个西北五线小城的城乡风貌

著名的微信公号格隆,也可以在美国著名的高校里走马观花一圈,然后隔着太平洋回眸,写一篇他眼里的美国和中国:

穿越历史的河流——格隆走马美国新年随笔

哪里更中国?都是中国,各种碎片集合起来,才是更真实的中国。

04

有一篇文章,我印象里,最近的几年,每年过春节,都会改头换面被人发出来,引发人们的争论和关注,也由此可见其生命力:

过年参加同学聚会,亿万富翁与普通人之间的差距,全在这2件事

而另一段故事,也在微博微信里流传,女演员彭丹,在过年期间,在北京某知名酒店门口,自己的车和另一辆车撞了,一辆是价值千万的迈巴赫,另一辆是800万的劳斯莱斯,双方下车,交换名片,说幸会幸会,变成了一次社交活动。有人感慨,有钱人的世界,你不懂!

也有一则新闻,说大年初二的某地车站,一位老乡已经出门了。他的妻子有病,孩子要读书,他大年初二要出门去打工,为妻子治病和孩子读书换来钱。

高晓松则在某篇文章里说,他了解到四川某个的一个孩子,家里穷困,想要资助她。孩子的成绩,可以考浙江大学。高晓松表示,只要你考上浙江大学,打电话给我。

某一天,他的电话被打通了,孩子告诉他,她如愿考上了浙江大学。高晓松很高兴,说孩子你赶紧把卡号给我,我打钱给你。孩子说,叔叔,我告诉你这件事,我不是为了要钱,我是想让你放心,我考上了。因为我已经接受了宁波一个叔叔的资助,就不要您的资助了。高晓松说,你家里困难,多一分资助不是更好吗?

孩子在电话那头说,叔叔,谢谢您,我妈妈说了,人一旦一次不要脸,就会有很多次不要脸。

但我昨天也在微博上看到一段话,是这样说的:

“人生的要点就是不着急、不要脸、不害怕,其中最重要的是不要脸,因为你不要脸就不会着急,不着急你就不会害怕。”

05

对同一部电影,,也是有不同的评价,就像《流浪地球》,就像《飞驰人生》昨天,我读到了两篇,觉得对我有启发的两篇:

一篇地蔡伊珊珊写韩寒的《飞驰人生》:

我认为韩寒不懂电影,你从他的镜头使用就知道他压根不明白这门语言,他也不太懂叙事,小说写的就欠缺叙事。但他的电影和小说都不难看,就是一股气撑着,读者会感受到这是个有意思的作者,因为他有真的爱和恨,真的相信和不屑,哪怕样子装得再好看也藏不住,他那股出世的灰心劲我就特喜欢,不是丧哦,是灰心。

很多人说这就是开心麻花的路数,还真不是,开心麻花成员在这个电影里清新多了,我一直不喜欢麻花就是因为世故、起哄、俗气还装纯。

里面的所有角色都很天真,我一看尹正那个人物就热泪盈眶,你总需要一个像傻逼一样信任你的朋友,你的对手并不仅仅是希望你死,你的孩子哪怕跟你没血缘关系你也全心去爱,这个电影我能记住每一个人。

韩寒,你给我打一万块,最少。

这部电影我没看,但这段文字打动了我,它让我觉得有益处。

再就是和菜头评价《流浪地球》:

总结一下:关于刘慈欣,有两种倾向我都非常不赞同。一种倾向认为刘慈欣就是科幻界的二月河,这种俏皮话漂亮恶毒刻薄,但不真实,也不准确。在中国这样一个没有科学传统的社会里,刘慈欣的工作是开创性的。在极度缺乏文学母题的情况下,他根据有限的质料,独立创造了他的文学世界。资深阅读者诟病他的写作水准,尤其是人物刻画,这是的确存在的问题。诟病他作品的世界观和价值观,我觉得不是很有必要。萨德也是一种流派,为什么刘慈欣不行?他做好了他自己发展出来的那一支,做到有鲜明个人风格,那就应该承认,雨果奖也应该是基于这一点颁发给他,而不是基于作品里的世界观和价值观。简单说起来,读者不赞同社会达尔文主义,不赞同丛林法则,但不意味着作者不能以此构架一个故事,讲述信奉这种价值观的人群发生的故事。事实上,任何这样的作品,都可能构成一种批判。

另一种倾向,就是刘慈欣粉丝对于他本人及其作品的盲目崇拜,和毫无道理的网络捍卫。本质上来说,他们最大的问题是见识太少,读书太少,但是体力太好。属于王小波当年笔下缝扣子的傻妞,一定要随时嚷嚷着捍卫缝扣子的至高地位。这样的人多了,并不是好事。因为一方面刘慈欣的作品对于他们而言,不是科幻小说鉴赏的入口,却成为了科幻小说的顶峰和终结,这有悖于任何阅读的初衷。另一方面,他们极为糟糕的审美配以极大的声量,对于其他审美偏好造成了挤压,甚至因此封闭了文学批评的可能,哪怕是民间的讨论。我觉得最为讽刺的是,他们如此狂迷刘慈欣,但丝毫没有意识到他们的行为正是小说《流浪地球》里要求处死科学家的那批无脑暴民。

说到我自己,作为一名中年辣妈,白领丽人,两个孩子的母亲,我看过刘慈欣的作品,能看到他的问题,但我也依然能够欣赏她的作品。毕竟,我在豆瓣那么多年,基本极少挑剔译本,外文书无论翻译成什么样子,我都能看下去,因为我看的是意思,不是译文文笔。又不是人人都可以成为彭怀栋。

最后,我也想说一个悲哀的事实:批评者认为刘慈欣的作品不行,缺乏西方科幻小说的科学素养和人文关怀。国内也有小说家能写那样的作品,但是,满足了科学素养和人文关怀的要求,这样的作品却卖不动。就算是科幻大师的名著,阅读者也远远少于《三体》。批评者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现实因素:好的审美和好的阅读品味,建立在学识、见识和阅历的基础之上,拥有跨越文明和文化的理解能力,从来就是小众的事。他们所称许的科幻文学,并不具备大众接受的基础,更不用说是欣赏。

想一想电影《降临》的原著小说,对于中国读者而言,这就是个离婚女人带着孩子搞科研的故事,有什么劲啊?思考符号的意义就已经勉为其难了,何况是思考一种表征过去现在和未来的符号?能欣赏的人觉得性感无比,不能欣赏的人觉得奶子小了,而且还带着个拖油瓶,这有什么好看的?

每个人都披着一件人皮,相同的结构和构造,甚至有相同的语言和行为。但从根本上来说,大家其实并不是一种人类。

这部电影我也没有看,但这段文字,还是给了我很多的启发。

06

知乎上上有位叫tombkeeper的作者,写了一段文字,回答一个问题:

高层次的人往往不愿意与低层次的人交流,那么低层次的人怎么进步?

姚期智说:我看不出你的证明有什么错误,你的证明是对的。你要的杨振宁先生和张益唐先生的邮件地址分别是:xxxxxxxx、xxxxxxxx,你自己去跟他们联系。

张益唐说:这件事还是由你自己定夺,你说你证明了黎曼猜想就证明了黎曼猜想,你说你没有证明黎曼猜想就没有证明了黎曼猜想。

梦参老和尚说:我走的地点多,有的人曾经跟我说:“能像弘一法师、慈舟法师、虚云老和尚、倓虚老法师那些大善知识,在哪里有?老法师你给我介绍一个,我去跟他学习。我说:“就是弘一法师在,你这个样子,他理都不理你。”

弘一法师,不是那么容易亲近的。他寮房的门永远是关着的,你想跟他说几句话,他没有时间跟你说。

慈舟法师,整天披着衣,讲完课,他就围着佛堂转: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倓虚老法师,他的事务多,接触的政府官吏多。我们这里有几位道友,曾经跟着他到过华南,如果你们想跟他多亲近,多说几句话,他没有那个时间,并不是他不慈悲。

虚云老和尚,他在禅堂讲开示,就是你亲近他的时候。不过一个月他才讲两次,你可以到得了他身边吗?即使他真的在你身边,你能得到他的智能吗?

歌德说:读一本好书,就是和高尚的人谈话。

07

微博上有人说,人的戾气百分之五十来源于误以为自己有对一切指手画脚的权利。另外的百分之五十来源于被别人指手画脚。

《最好的态度》里有一段话,是这样说的:在喜欢你的人那里,去热爱生活。在不喜欢你的人那里,去看清世界。

一个心虚的人,会对世界有恐慌,有敌意。而一个虚心的人,才能拥抱世界。


精选留言
  • 9
    好一锅鸡汤,温馨炙目,屏有余香。细看来,鸡头枕一条鸭腿,全聚德真空包装。鸡腋夹一扇羊排,澳洲空运保鲜。造型很出位,味道不错。一直拜读,未曾留言。今日初五,受益如大补。
    3
    作者
    新年好
  • 8
    为什么最后两名是广西和海南,我觉得主要是那里离央视太远,收不到信号。
    7
    作者
    有道理
  • 4
    瞎爷早上好,一个虚心的人,才能拥抱世界。
  • 3
    今天的妞儿有点村儿
  • 3
    今天的文章写的棒极,我只有五块钱了,全发给瞎爷,财神其实就在你身边!你总得有一个傻逼一样的人信任你,跟着你,你才有勇气面对困难,人字的结构就是相互支撑,一个傻逼一样的人相随,一个就足够走遍天下,历遍山河,圆满人生。新年快乐!
  • 2
    人的戾气百分之五十来源于误以为自己有对一切指手画脚的权利。另外的百分之五十来源于被别人指手画脚。瞎爷你看咱俩合在一起戾气就百分之百了。我是前者,别挣!新年快乐,恭喜发财!
    1
    作者
    好吧。欢迎对号入座。
  • 2
    王小波说过————我对自己的要求很低:我活在世上,无非想要明白些道理,遇见些有趣的事。倘能如我所愿,我的一生的就算成功。为此也要去论是非,否则道理不给你明白,有趣的事也不让你遇到。 话虽简单,活明白却不容易。人生如梦是从我四十五岁有了的感觉。体制内的工作一眼看到底但总能从种种明争暗斗波谲云诡中生出恶搞的趣味,也还不算乏味吧……婚姻生活有个无话不说知根知底没有琴瑟和鸣却可以成为好旅伴的partner,也还有意思吧……虾爷,瞅瞅您,一篇闲聊文字,搞得我大年初五追古抚今酸甜苦辣咸了好一会儿,哈哈。谢谢您,虾爷。
  • 2
    拥抱图尾的小姐姐,噢耶
  • 2
    自己都活得不明不白就不要要求这个世界和别人百分百的完美,放低一点标准,你会发现:哇,原来这个世界这么美好。
  • 2
    昨天一口气看了《飞驰人生》和《流浪地球》两部电影,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从画面制作上已经算得上气势恢宏,但内容总是少了那么一根能人人攥住的筋,不解恨,不饱满,不入内是我的总的看法
  • 2
    人世间皆是如此
  • 2
    两处不要脸,不一样;语言表述很多时候很难准确让人理解
  • 2
    瞎爷,早
  • 2
    嗯,今天的文字像及了一锅东北乱炖……
  • 1
    本来准备打赏,一看瞎爷今日进账不少,便忍住了。我的赏留待瞎爷急用之时吧。
  • 1
    再忙也想打卡一下:原产地广西的我,路过留言板进行智商充值,欢迎各位老板对我进行精准扶贫,共圆中国梦。
  • 1
    虾爷今天写的超好
  • 1
    正如刘谦换壶 虚假总会穿帮 虚幻总会破灭 春晚的吐糟正是人民觉醒和拒绝谎言的开始
  • 1
    悲是大部分,温暖很少,是希望
  • 1
    三观不同,不必强融。
  • 1
    广西民智很开放么?是我的刻版印象太深了?
  • 1
    看看你周围的朋友,就是你自己的模样
  • 《降临》的原著是《你一生的故事》吗?这部小说确实性感,非同凡响
  • 以后多谈谈自己的答疑解惑过程,很好。
  • 这些“千真万确的事实”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历史已经给出了足够清楚的答案。明白人无需太多的解释,因为他们天生喜欢越过表象深入实质。不明白的人离开符号和标签就无法思考,犹如残疾人依靠轮椅。如果“千真万确的事实”扰乱了他们宝贵的标签,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斥之为谎言和阴谋,逃回自己舒适的轮椅上。事情大概只能如此,因为这就是世界的隐秘法则~刘仲敬
  • Just say hi!
  • 哈哈,不会的,人之本性,不论错对,哪那么容易扭转呢。同一句话,积极的人,看到的全是积极的意思。只是所谓积极,也可能只是一生为其所累
  • 跟住瞎爷的尾巴,阅尽祖国大江南北的美女
  • 谢谢瞎爷让我又关注到几个有营养的公众号
  • 看到一半,先评论一句,怕忘了,哈哈哈:文中两处“不要脸”指代的意思不同吧,应该都算对的,能坚守一辈子不容易
    作者
    小心带沟里去了。
  • 飞驰人生感觉很好看,韩寒把我们做不了的做了,就是心里的英雄
  • 能够让人多思考的就是好文章
  •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民智不开,千万人同声,听起来,看起来很开心吗?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你还没鼓掌,他跑了,把谁砸了?看热闹的和家里的下人…
  • 瞎爷过年好🍾️🎆
  • 今天的文章我很喜欢,我也想学着这么叨叨叨叨。
  • 财神,一定是你身边的某个人。说的好啊!谢谢瞎爷,你的文字以及群里各位大神的思想和讨论,就是我不断争取时间和财务自由的源动力之一。第一次打赏,感谢我的财神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