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认识你,也不想认识你 | 瞎爷

今天是2019年的1月31日,是一月份的最后一天。如果上帝在一年里只给你12张牌,那么,你现在只剩下11张了。当然,你如果是个乐观主义者,也可以说,哈,我还有11张牌。

冯唐说:时间是身外的流水,逝者如斯夫,一点不等人。性欲是体内的流水,水浮万物,花开鸡鸡大,花谢鸡鸡塌。

 

01

“半小时后,阿宝走进云南路一家热气羊肉店,叫了两斤加饭酒,一盆羊肉,一客羊肝,其他是蛋饺,菠菜等等。李李进来了,面色苍白,嘴唇干燥。阿宝一指菜单说,浑身发冷,现在可以补一补,来一盆羊腰子。李李轻声说,要死了,这几趟夜里,阿宝已经这副样子了,我已经吓了,再补,我哪能办,不许吃这种龌龊东西。铜暖锅冒出热气,两个人吃了几筷羊肉,两盅加饭酒。李李说,总算热了。李李摸了摸阿宝的手,笑笑……阿宝看看四周,夜半更深,隆冬腊月的店堂,温暖,狭窄,油腻,随意”。

这是金宇澄《繁花》里的一段。

我不认识金宇澄老师,但这段文字,尘世、温暖,慈悲,怜悯。让我觉得,让我也相信,金老师应该是一个慈悲怜悯的人,一个内心温暖的人。

02

我相信一个人文字里,是可以读出很多信息来的。

也许是一两年前,我无意中浏览到一个人的微博,一口气看了十几页。之所以对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好奇,是因为此人微博文字里那种偏执、疯狂和自毁倾向让人印象深刻。

前几天,这个人的微博再次出现在我的时间线,但这回的原因太特殊了,她的弟弟当着孩子的面,残杀了弟媳妇。

她介绍弟弟案情和评述自己父母的文字,我读来颇感震惊,这倒并不是因为她的描述中,弟弟有多残忍,父母有多冷血,而是她始终对自己是个怎样的人毫无知觉。

我依稀记得她以前偶尔讲过自己的父母,看她的文字,我觉得她有个如此残忍的弟弟一点不奇怪,这家人身上流淌的是一样的血,她身上还更强烈些。

就像眯蒙离婚的消息传出,我确实还惊讶过,因为看眯蒙的文字,我一直以为她是个单亲妈妈。

这是前不久读到过的一段文字。

03

昨天,很多人在做一个测试:

我知道这是个玩笑,是一个游戏。

昨天,我在朋友圈里说,我之所以说咪蒙恶毒,是因为你读了她的文章,不仅没有感受到力量,反而更绝望了。就像一个江湖骗子,看见你说脸上有晦气,是凶兆。你给我200块,我给你个符。江湖骗子好歹还给你个符,让你有希望。但咪蒙连这个符都不给你,就要拿走你那200块。

人之所以和动物不同是因为人有同理心。没有比“消费公众情绪和本能里的善良”更大的恶了。

我曾经做过语文老师。我常常给我的学生们说,在文言文里,饥比饿程度更深,就像怨比恨程度更深一样。

不信你可以试一下,我饥,和我饿,你觉得哪一种更饿?所以,你说饥饿,可能给你的感觉就是一般的饿,但如果你说饥饿交加,饥寒交迫,那就是可能是三天三夜没吃饭了。

同样,我恨你,你听了可能不会觉得太诧异。但怨,在文言文的语境里,则可能是怨恨,怨毒、恶毒的诅咒。怨比恨更毒,就像宫斗剧里的扎小人,就像暗夜里的怨毒妇人发出的诅咒,就像荒林古墓里的阴暗闪烁的磷火。

这个世界可能丑恶,黑暗,但你不能拿更黑暗丑恶的东西来对抗黑暗丑恶,这是我们人之为人的根本。更不能以此来牟利。这是更大的恶。

有人说,你不要当真,现实生活里的真实的咪蒙,未必就是这样,对她来说,这其实是一种生意。

我不能苟同。也永远无法苟同。

我不能因为饥饿,你说吃屎可以填饱肚子,然后我就可以安然地吃屎。也不能因为这个世界的丑恶和对我的不公,我就用更恶毒的东西更丑恶的东西来对抗这个世界。更不能迎合这种情绪,并作为牟利的工具。

如果这个逻辑成立,那么,每一个老鸨都不应该被批判。因为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因为社会有这种需求,因为老大都管不住老二,因为男人都听自己的小弟弟的。

康德说:世界上有两件东西能震撼人们的心灵:一件是我们心中崇高的道德标准;另一件是我们头顶上灿烂的星空。

这是我们人之为人的基础。

04

泰国还是缅甸,有个传说:

有一条恶龙,每年要求村庄献祭一个处女,每年这个村庄都会有一个少年英雄去与恶龙搏斗,但无人生还。又一个英雄出发时,有人悄悄尾随。龙穴铺满金银财宝,英雄用剑刺死恶龙,然后坐在尸身上,看着闪烁的珠宝,慢慢地长出鳞片、尾巴和触角,最终变成恶龙。

我知道人心的险恶,我也知道世道的艰难。但这不是理由。我也不能否认有些所谓的英雄,其实就是恶龙,但我还是愿意相信,这个世界,需要英雄来拯救,恶龙必须被斩杀,而不是与恶龙同流合污,甚至以变成恶龙为荣。

教人作恶,比作恶更不能容忍。

05

史铁生说:人生有三种根本的困境:

第一,人生来只能注定是自己,人生来注定是活在无数他人中间,并且无法与他人彻底沟通。这意味着孤独。

第二,人生来就有欲望,人实现欲望的能力,永远赶不上他欲望的能力。这是一个永恒的距离。

第三,人生来不想死,可人生来就是在走向死。这意味着恐惧。

这是我们的宿命。也是我们为自己在心里创立一个上帝的根本理由。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需要救赎,自己救赎自己。

06

我们是怎样为了获得一切而失去一切的?

世道人心,世道即人心。因为以上的原因,所以有很多时候,我相信看相,因为我相信相由心生,我相信尘世间的一切都写在脸上。我相信文字的力量,我敬畏文字的力量,我xian相信尘世的力量,我敬畏人心,也相信报应。

但凡一个人,如果内心不纠结,内心不纠结,都会在面貌上体现出来。

很多年前,我的一位兄长,告诫我说,你在尘世行走,一定要注意,在和人交往的时候,一定要对畸人,也就是残疾人,有更多的尊重。因为世间的畸人,多是异人,就像武侠小说里写的那样。因为残缺,上帝就会拿别的东西来补,所以畸人,才会是异人。问题的关键是,如果他是拿善来补,那是最好不过了。如果他是拿恶来补呢?

我的奶奶,小时候常常告诫我的一句话是,好鞋不踩臭狗屎。明明知道狗屎臭,你还去踩,你不是犯贱吗?

这也是我这么多年来,行走江湖,一贯遵循的原则。远离狗屎,远离小人,远离权力。尽管有时候,你怎么远离,都会遭遇暗箭、中伤一样。

天地那么大,总有一块光明之地吧?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犯不着和狗去抢一盘狗粮吧?

所以,在日常的交往里,我如果见一个人,第一眼见了,觉得这个人值得交往,才会有下一步的第二次的交往。反之,如果第一眼就没有眼缘,恐怕就不会再有第二次的见面了。

世界那么大,何必呢?我不招惹小人,也不得罪小人。因为不值得,因为你不配。

我不是看不起你,我是真的看不起你。就像鲁迅说的,最大的蔑视,是连看都不看你一眼。

因为你不配。

07

网络上看来的一段话,我觉得值得认同:

因为了解到世界的广大与多元,并觉知到自我的局限与狭隘,所以允许自己不懂得他人,也允许他人不懂得自己。所以不试图凌驾他人的意志,也不轻易投身于他人制定的评价体系,这大概就是最自由的孤独,最温柔的叛逆。

08

很多年前,黄建新导演拍过一部电影,叫《埋伏》 ,主演是冯巩、江珊。里面还有一位男演员,不出名,当时叫张小童的,演警察。后来这个人改名叫张嘉译,然后迎来了他的黄金时代。

电影是在青岛的老城区拍的,所以,满眼都是青岛的旧时的小洋楼、菠萝油子路,和上坡下坡的街巷。

电影的结尾,张嘉译、冯巩、江珊三个人从龙江路的一所院子里出来,走在斜坡的路上,张嘉译和冯巩握手告别,一个人向下面的街口走。冯巩说,如果这个人回头看我一眼,我就和他交朋友。然后是下一个镜头,张嘉译走了一段路,回头看着他俩,冲他们笑。然后挥手。然后镜头切回来,是冯巩和江珊的笑脸。

那是他们的黄金时代。

我一直觉得这个情节很美好,所以念念不忘。


精选留言
  • 16
    本来6:00就写完了。没保存,嗯,不知道怎么按了一个按钮,然后全消失了。没办法,只好重新写 。结果写出来的第二稿,和第一稿比,大相径庭。本来想放弃的。想了想还是发出来吧。就是你现在看到的样子。
  • 8
    我想说认识虾爷真好
  • 如果没有先读过虾爷的文字,而是先见到虾爷的人,我是决计想象不出虾爷这么一副面相的人能写出这么好看文字的人。虽然几经波折,但最后总能相遇。谁虽未谋面,但觉得心交已久。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三观不同,不必相融。 我不认识你,但我想认识你,认识你。真好。
    3
    作者
    你的意思是你选秘书,给你三个选项,结果你最后选了胸大的那个。
  • 2
    突然就期待虾爷回头看我一眼。
  • 1
    我要反思一下我的含咪率比含虾率高一半不过因为虾比咪绝对有营养
  • 1
    所以,我们冷冷地走着,冷冷地相遇,然后冷冷地分开。直到遇见某个暖暖的掌心。
  • 消费人之善心乃穷凶极恶! 辛苦了,爷晚了也比不更新好,这也是报个平安,何况还有一篇好文章那
  • 04段少了一个”不”字
  • 关键一个字,不。
  • 而’不’是与恶龙同流合污
  • 您说的微博那人,是林毛毛吧
  • 超哥怎么还没来评论呢?
  • 5点几醒来没见到虾爷更新又模糊睡着了,心念念…最终,还好,可以蹲在厕所里看虾爷文章,也舒畅
  • 瞎爷早,你写的就是我想说的,区别就是我写不出来,更写不了这么好
  • 嗯,还有11张…
  • 这标题,怎么看怎么适合我
  • 瞎爷早
  • 祝虾兄身体的某一部分永远只有饥渴,没有饥饿
  • 说说这张照片吧,头发让我想起八十年代,那是美好的记忆。
  • 人之所以和动物不同是因为人有同理心。没有比“消费公众情绪和本能里的善良”更大的恶了。——有些事情上,倒是“旁观者迷,当局者清”了
  • 瞎爷早上好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