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师《毛选》金正恩 | 牲产队

18年4月,朝鲜七届三中全会通过《集中一切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进一步加快我国革命的前进!》的决议,人民日报海外版惊呼:朝鲜三中全会会是“春天的故事吗?”

半岛杰出的80后,让人好奇。

 

原子弹,听说就是这么大一个东西,没有那个东西,人家就说你不算数。那么好,我们就搞一点。搞一点原子弹、氢弹、洲际导弹,我看有十年功夫是完全可能的。——《毛选》第六卷

朝鲜三中全会宣布:在贯彻党的并举路线的斗争过程中,亚临界核试验、地下核试验、核武器小型化和轻量化、开发超大型核武器和运载手段工作依次完成,从而可靠地实现了核武器兵器化;

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指出: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东风在手,方能以德服人。

更早之前的1955年1月,毛主席指示解放军解放大陈岛。美国立即通过《美台共同防御条约》,约定若台湾海峡安全受到威胁,他们有权使用原子弹。

朝鲜之所以千方百计发展核武器,因为,有核就是牛逼。

 

 

金正恩说,由于我们党的并举路线取得胜利,我国人民为拥有维护和平的强大宝剑勒紧腰带艰苦奋斗的斗争圆满结束,我们的后代有了能够过上世上最尊严而幸福生活的可靠保证。

1951年,诺贝尔奖得主约里奥·居里(居里夫人的女婿,法国共产党员)让从法国回国的中国科学家传话给毛主席:“请转告毛泽东,你们要反对核武器,自己就应该先拥有核武器。”

1956年,赫鲁晓夫访华,中方提出,苏联能否在制造核武器方面给中国以援助。

赫鲁晓夫每次都是以搞原子弹要花费很多钱,有苏联的核保护伞就行了,中国不必再搞为借口,未予同意。

60年,中苏关系破裂,苏联专家撤出,核武研制遇到瓶颈。

高层论证时,陈毅提出:就是当了裤子也要把原子弹搞出来。最后,毛主席亲自拍板,研制原子弹还是继续进行。

为了给罗布泊的工作人员做好保障,聂帅在号召全国征粮时说:我们的科技人员太苦了,他们能不能活下来,是关系到国家前途和命运的大事。

其实,能否尽早研制出核武器,也是关系到朝鲜人民能否过上尊严和幸福生活的保障。

去年,朝鲜劳动党七届二中全会承认,“当前的形势严峻,我们的前进面临着困难”,号召“以自立的姿态克服当前严峻困难局面(国内饥荒)”

突然想起了我国60年代的饥荒,唏嘘不已。

 

 

从本质上看,从长期上看,从战略上看,必须如实地把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看成纸老虎。从这点上建立我们的战略思想。——毛泽东《关于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是不是真老虎的问题》

金正恩说,只要不受到核威胁或核挑衅,朝鲜将绝不使用核武器,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转移核武器和核技术。

二战后,从古巴导弹危机,入侵越南、格林纳达,空袭利比亚、巴拿马,炮轰南联盟,出兵阿富汗、伊拉克,再然后是利比亚、叙利亚。

美军捏遍了世间的“软柿子”,可为何在朝鲜问题上,翻来覆去的经济制裁和军演。

前年11月,朝鲜外务省通过朝中社发表声明,指责美国的做法是对朝鲜的严重挑衅和侵犯,称“美国给一个国家贴上或撕下‘支持恐怖主义’标签的做法,不过是出于其利益考虑,是为了扼杀不向其屈服的国家”。

这个世界的丛林法则,一天都没有消失过。

老虎究竟是不是纸糊的,不是看你敢不敢亮剑,而是看利剑是否在你之手。

 

 

我们要不要搞原子弹啊,我的意见是中国也要搞,但是我们不先进攻别人。别人要欺负我们,进攻我们,我们要防御,我们要反击。因为我们一向的方针是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不是消极防御的。——毛泽东1955年1月15日在中共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的讲话

1960年,蒙哥马利:我读过你关于军事的著作,写得很好。

毛泽东:我不觉得有什么好,我是从你们那儿学来的,你们学过克劳塞维茨,我也学过,他说战争是政治的另一种形势的继续。——《毛泽东外交文选》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朝鲜劳动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宣布,从4月21日开始朝鲜不再进行核试验和洲际火箭发射。

一贯看金正恩不顺眼的特朗普,一改态度,马上更新推特回应:他期待与金正恩的会面。

何也?不是朝鲜不再进行核试验和洲际火箭发射。而是,朝鲜已实现了核武器兵器化,并成为了拥有核武的国家。

回想72年中美建交,不也是在相同历史背景下完成的吗?至于核试验,一旦受到威胁,随时可以进行嘛。

这不正是老毛所说的,积极防御吗?

 

 

多少一点困难怕什么。封锁吧,封锁十年八年,中国的一切问题都解决了。中国人死都不怕,还怕困难吗?……比起过去三年来已经松一口气。过去三年的一关也闯过了,难道不能克服现在这点困难吗?没有美国就不能活命了吗?——毛泽东《别了,司徒雷登》

我们是主张自力更生的,我们希望有外援,但是我们不能依赖它,我们依赖自己的努力,依靠全体军民的创造力。——《毛选》第三卷

金正恩说,贯穿党的新的革命路线的根本核心、基本原则是自力更生。要将一如既往发挥自力更生、坚韧不拔的精神,打开繁荣的康庄大道,早日迎来美好的未来。

他还说,将集中一切力量开展全部动员国家的人力和物力资源,建设强大的社会主义经济、划时代地提高人民生活的斗争。

从先军政治,核经并行,到独立自主,发展经济,自他接班,不过六年。

至于如何自力更生,核武在手,还有比改革开放更光正伟大的路吗?

 

如果进攻之敌在数量上都超过我军甚远,我们要求强弱的对比发生变化,便只能等到敌人深入根据地,吃尽根据地的苦楚。如同第三次“反围剿”时蒋介石某旅旅长所说的“肥的拖廋,廋的拖死”,又如同围剿军西路军总司令陈铭枢所说的“国军处处黑暗,共军处处明亮”之时,才能达到目的。——《毛泽东读书笔记》

2018年6月中旬,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新加坡圣淘沙岛的嘉佩乐酒店正式举行会面。

两位领导人举行简短历史性的握手仪式后,在笔译员陪同下进入会议室,开始展开“一对一”会谈。这是朝鲜战争之后美朝领导人首次举行面对面会谈。

 

 

毛主席:如果有这样的候选人,可就很危险了。讲老实话,这个民主党如果再上台,我们也不能不同他们打交道。

尼克松总统:我们理解。我们希望我们不使你们面对那样的问题。

毛主席:我们也不威胁日本和南朝鲜。

尼克松总统:我们不威胁任何国家。

当双方起身结束谈话的时候,尼克松握着毛泽东的手说:“我们在一起可以改变世界。”毛泽东没有回应,只是说:“我就不送你了。”——《尼克松访华会谈备忘录》

2018年6月,新加坡。

特朗普说,他感觉“真不错”,“我们将作了不起的讨论,建立非常棒的关系”。他认为会晤将取得“巨大成功”。

金正恩表示“来这里不容易”。他说:“拖后腿的过往和错误做法有时蒙蔽我们的视听,但我们克服一切,来到了这里。”

 

 

“就朝鲜战争的发展前途问题,我想听听毛泽东主席的意见。”中国最高领导的看法和打算,这是金日成迫切关心的问题,也是他此次来京的主要目的。

“据我看,战争有可能迅速解决,但也可能出现意外情况,拖长时间。”毛泽东掸了掸烟灰,呷了一口茶望着金日成说,“我们准备至少打一年,朝鲜方面也应作长期的打算,并且仍应以自力更生为主,争取外援为辅。”——《志愿军援朝纪实》

于是失败主义的亡国论者跑出来向人们说:中国会亡,最后胜利不是中国的。某些性急的朋友们也跑出来向人们说:中国很快就能战胜,无需乎费大气力。这些议论究竟对不对呢?我们一向都说:这些议论是不对的。——《论持久战》

2019年1月。

金正恩表示,去年朝鲜半岛形势出现缓和,中方为此发挥的重要作用有目共睹,朝方高度赞赏并诚挚感谢。

习主席称,中方坚定支持委员长同志带领朝鲜党和人民贯彻落实新战略路线,集中精力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相信朝鲜人民一定会在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不断取得新的更大成就。

掌权7余年,从内部整肃,到篮球外交;从核武在手,到围点打援;从非正式访问,到狮城历史性会面。

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路漫漫其修远兮。

你道杰出的80后没有偷师《毛选》,鬼才信呢!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