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风水局的拆毁 | 风响林间 混沌天涯客

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人的审美不一样,有人喜欢拆,有人喜欢建。

两千年前,楚霸王来到秦川,看到始皇帝精心建造的庞大宫殿群,大怒,一把火烧了起来,那时候没有汽油,为了让火烧得旺一些,就让当兵的把干柴往里面抱。大火熊熊燃烧,三月不灭;看着火光,楚霸王哈哈大笑。

杜牧在《阿房宫赋》中叹曰:嗟乎!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

往事越千年,现代科技的高度发展,拆房子不用放火了,有挖掘机、破壁机。远远望去,排成一列的机械车张牙舞爪的进攻一大片别墅群。破壁机先上,捅破别墅的主体框架;挖掘机跟进,哗啦啦把别墅铲成垃圾。

壮观的场面,有点像好莱坞大片《变形金刚》里的机器人捣毁人类的城市。

正如电影中的机器人有好有坏,在这场运动中,别墅是坏的,挖掘机是好的,开挖掘机的师傅干一天可以领到上千元,现金结算。

01

挖掘机师傅的开心,映衬着画家江文湛的伤心。

以往每逢春天来临,他都要在红草园里忙个不停。园子很大,工作量着实不轻,除了指挥工人干活外,画家自己也要亲自动手,翻地、施肥、修修剪剪。

等到修整完毕,阳春三月到来,这园子就是终南山里最美的风景,亭台楼阁在绿树中若隐若现,泉水淙淙有声,池塘里游着白鹅,草地上狗在跳跃。

那时候,每日总会有贵客临门,或是文人墨客,来此谈诗论艺,高兴处浊酒一杯。或是富商大贾,逛游一圈后,临走买几副山水画;画家声名在外,作品沾着终南山的仙气,自然价格不菲。最可喜的,是府县的父母官到访,借用红草园的会议室,享着满园春色,为这一年城市和乡村的发展建设费心谋划。

三年前,就是在这里,西安市秦岭生态办组织召开了一场“问道终南山守望大秦岭”的座谈会,会议主题是保护大秦岭,推进“山青、水净、坡绿”的生态保护任务。

在领导们做完指示、表完决心后,画家也跟着发言,谈起他建园的初衷,就是为了和大自然融合,创作出不同古人、不同他人、不同自己的好作品。

会议开的其乐融融,与会者达成共识,画家的红草园,就是秦岭生态保护的活标本。要以此为榜样,把更多文化名人请进山里,他们既会开发,也懂保护,山水和文化合二为一,就能把终南山打造成一个旅游胜地。

三年后,当画家接到违建拆除通知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33年前,这里是鲜有人烟的荒山,没有水、没有电,没有半间茅草屋;他租下来,一点一点的建造,山路难走,那些砖、瓦、石板、木材,都要用骡子驮上来,不知累死了多少代畜生。3年前,这里是当地打造终南山文化的样本,领导的鼓励仍在耳旁,签发的文件还在抽屉。如今,此山已经不容他了。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韩愈的一句古诗,道出了今天的悲欢,许多人的山水梦在这场秦岭生态保卫战中破灭,红草园只是其中最璀璨的一个。

红草园在山谷里,距离盘山公路还有一段山路,挖掘机开不上去,又只能雇佣骡队,先把家具陈设往外运,清理一空后,再动手拆房子。当地卖苦力的人,又得了一大票好买卖,应该感谢谁?

出生在青山绿水中的人,不甘贫困,一心向外讨生活,打工半辈子,就为换得城市幢幢高楼中的一小间。城市里营养过剩的人,治不服饱暖带来的淫欲,躲到大山里修身养性。

小隐隐于山,大隐隐于市。收拾包裹回归城市的画家江文湛,经历这一番波折,悟道或不远矣。

02

终南山被看作是仙山,因为它背后靠着秦岭龙脉,古都长安,就在其怀抱。自古及今,文人在长安做官久了,总喜欢来终南山悟道,做过大官的王维、韩愈、杜牧,都曾隐居于此。

不是所有的官人都是文化人,对于另一部分胆大心细的官人来说,与其到终南山附庸风雅,不如到另一侧的秦岭北麓找处风水宝地,享受龙脉滋养。

距离红草园几十里路,另一处藏在山里的大宅子更加壮观:总面积14.11亩,建筑物占5.4亩,鱼塘两处逾千平方米、狗舍面积就有78平,房子造得四四方方,马路直通门前。

仅看建筑风格,就知道主人不同于画家江文湛,没有红草园的艺术气质,透着一股日进斗金的阔气。

根据知情人透漏出的信息,宅子的外表是阔气,里面是豪气:“一进别墅大厅是两米多高的达摩像,黄花梨木的,墙上贴着名画家送的八骏图,大得很,一个房间专门唱歌,安的是一套雅马哈的卡拉ok系统,卧室房顶是橡木的,酒窖里都是茅台、五粮液。”

喝酒唱K,城市夜生活最俗气的部分,被宅子的主人搬到了山里,由此可见,俗气的人,住到哪里都脱不开俗。

不过,主人并没有忘记重金修建这块风水宝地的意义。地是跟村里租的,一亩地年租金400元,租期70年,每十年付一次租金,租金十年一递增,第二次租金600元,第三次800元。。。

地虽然不值钱,但风水是无价的,要获取龙脉滋养,不是人睡在里面就行了,还得请一些能镇住风水局的神物:宅子前有一尊汉白玉观音像,门上挂的是同治年间的古匾,走进大门后,步行道两侧竖立着各个朝代的石刻、石雕、石碑、拴马桩、石鼓等物件。

后来,经当地文保单位鉴定,确认宅子中有文物211件,可流通文物30件,不可流通文物181件。这些东西是从哪里挖出来的?不得而知。

这些年流行盗墓小说,最有名的是”鬼吹灯“系列,其中的一部《龙岭迷窟》创造了400万网络点击的“天量纪录”。故事就发生在秦岭群山间,摸金校尉进入一座废弃的唐代大墓,没想到墓中套墓,里面竟藏着西周的幽灵冢。

唐朝强盛冠世界,周朝基业八百年,从风水学来讲,这都是沾了秦岭龙脉的光。沐浴在秦岭怀抱的宅子主人,真的渴望修成正果。

据说,年代久远的东西,不仅有灵气,还有晦气,摆弄不好反遭其害。当这所宅子在Google地图上被放大,暴露在世人眼前时;当这所宅子的冠名从“支亮别墅”变成“陈路别墅”时;当陈路的父亲被媒体猜出,相关报道若隐若现时;这所大宅子,已经变成这位前长安府尹的一大害。

害人的宅子,很快被夷为平地,重新种上花花草草。宅子的主人,还在惶恐中等待,悬挂在头顶的剑,晃晃悠悠,不知何时落下来。

03

巴菲特说过,要把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世界上有多少好事,就是被一些假模假样的二道贩子搞坏了。

比如北宋末年,汴京被金兵围困,危急之中,一位大侠站了出来,宣称身怀佛道二教法术,能施道门“六甲法”,又懂佛教“毗沙门天王法”,可杀退敌兵。皇帝深信不疑,将守城重任交给了他。

这位大侠名叫郭京,跟射雕大侠郭靖一字之差,却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他的法术遇见金兵就失灵了,导致城门大开,汴京不攻自破。

所以,“请神送神”这种极其专业的事,一定要找到专业的人。

学佛多年的海航掌门人陈峰,结交的就是专业人士,他自称是大师南怀瑾的弟子,常跟名山大川的高僧来往,日常手持一串佛珠,飞机上也要盘腿打坐。

除了自身修行,他还让佛光照耀整个公司。位于海口的总部大楼,建成释迦牟尼盘腿而坐的造型;大堂正中供奉一尊木雕佛像,比陈路别墅里的那尊大多了;就连海航员工的胸牌,也统统找高僧开过光。

如此专业的陈老板,自然不会放过古都旁边的秦岭龙脉,终南山里的千年古刹净业寺禅堂,就来自他和兄弟的捐赠。兄弟姓王,情同手足,也信佛。

当有人劝他到秦岭山麓盘下一块地时,他同意了。海航是大公司,来到西安自然颇受优待,海航西安“草堂山居”项目应运而生,占地近500亩,已建成别墅142栋281套。

到了2018年9月,已经售出大半的别墅,因为违反了关于秦岭北麓生态环境保护的相关规定,所取得的许可证被撤销,别墅群被判为违法建筑。

事到如今,陈老板没什么可怕的了,即便在秦岭龙脉上安了处钉子,也无法阻止海航两年来的厄运:资金断了,王兄弟死了,项目能卖的也卖了。地处西安的这个地产项目,本就远离航空主业,拆就拆了吧。

这可苦了一些西安市民,有人给市长写信,说自己一年前便宜卖掉市区的房子,过来买下“草堂山居”别墅,买的时候找相关部门确认过,五证俱全,怎么交钱一年多后变成了违建。即便钱可以退,但是这一年来西安房价大幅上涨,损失谁来赔?

这就是觉悟不高的表现了,瞧瞧别人,画家江文湛割爱的红草园,是他33年的心血;二代陈路丢弃的大宅子,事关家族的安危;还有一些别墅的主人,在挖掘机面前,不露面,不吭声,不愿跟别墅沾上一丁点关系。

历时三个月,开挖掘机的师傅们大干快上,捣毁一千多栋别墅,口袋鼓鼓,笑眯眯的走了,直叹真是个丰收年。渣土车跟着进场,把碎成一地的建筑垃圾运走。地基也被挖干净,运来新土壤填掉一个个的坑。

一番休整后,重新载树、种草,熬过这个冬天,待到山花烂漫时,放眼望去,好一片绿水青山。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