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与厨子 | 瞎爷

钱钟书在《围城》里讲过一个段子,说一个人,本来活得好好的,在各种场合都可以见到他,出各种风头,可是有一天,他突然不见了,找不到他了,人们就会猜测,这个人要么死了,要么去当老师了。

钱钟书聪明,聪明人难免因为智商过高而高蹈,所以也难免尖刻。这个段子算是一个例证。

应该是前年还是去年,我的一个在中学里当校长的哥们突然在微信上发给我这个段子,说我艹,谁这样缺德冒烟?我都当了半辈子老师了,都熬成校长了,居然告诉我和死了没有什么差别?

我只好安慰他,这个不怪你,谁让你是数学老师出身没有读过《围城》呢。城里的人想出来,城外的人想进来,你这个也符合这个定律。

像我,算是早死早托生的一个,自从不当老师,开始混各种场合,住各种星级酒店,在浮华世界里小小地牛逼过一把。所以,也曾经在各种房地产论坛上吹过牛逼,给人讲过课,不管是北京的钓鱼台,还是深圳的会展中心,还是上海、昆明的各种会场,装模作样地给人分享自己(企业)的成功经验,混不吝地接受记者的采访,甚至给记者们讲过课,照样拿车马费。

至于企业内部的培训,这些年,我也没少干过。现在想来,有点俱往矣,数风流人物都随雨打风吹去的感觉。

前几天,有人问我愿不愿意给某家企业讲课,我说讲什么,我没别的本事,就擅长瞎说,对方就说那你就瞎说,然后又要我一个简介,我就随便给他拟了一个:

瞎爷,鲁人,居广州,括弧郊区。读过大学,有证。做过教师,有证;编辑记者,无证,属无证上岗;房地产行业从业人员,有若干证。人粗心细,喜好附庸风雅,舞文弄墨,网络有佚文,无纸版著作。理想是去新西兰放羊、当厨子,有专业厨师证书。

我把这段话发在朋友圈里,有人留言,问是真的吗,真有厨师证吗?我说真有。

问为什么有。我说如果有朝一日,连房地产都救不了命的时候,有一技压身,可以走到世界各地都安身立命啊。遍布世界的中餐馆,不都是这样的原因么。

02

我曾经多次说过,我写这个微信号,本来是写给自己玩的,是为自己找一个出口,也是为了锻炼脑子,我怕哪一天老年痴呆了,遭人嫌弃。

没想到看的人越来越多,连遭两次封号,很多人还能再找回来,不离不弃,这让我惊喜,也让我惶恐。

我整天胡说八道,没一点正形,还有人打赏,赏钱,心里有点小得意,也难免瞎猜思:我自爆自丑,这些围观的人,都是些什么人?我甚至在某篇文字里,问过,并且要求在后面留言,报自己的坐标和职业。有人留言了,我才算是心里多少安稳了一下。

我能从后台看到区域分布,男女,能看到有多少人用什么型号的手机,但不知道谁是男,谁是女,多大年纪,什么样的经历,什么样的职业,这些,都是谜。

我虽然财迷,但更关心灵魂的事。

有了钱眼群,我才和一些人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在此之前,谁和我留言,我都是把对方默认为男性模式。除非人家说的很明白,报告首长,我是女兵。

后来知道了一些人的职业,我常常会大吃一惊,啊,你怎么也喜欢看我胡说,然后常常会不安。不应该啊,你们不应该啊。

然后在心里说,世界真奇妙啊,网络真奇妙啊。

真的很奇怪,也很奇妙。

我前几天在《唯有进步值得信仰》里提到过我的朋友李黎明兄,他算是一个类型,因为三观比较接近,走到一起,成为朋友。

也有些人,我总觉得,不应该喜欢读我的文字的,但居然也成为我的铁杆读者。

我在青岛时候的朋友,青岛著名的青年作家、媒体人、资深DJ、西餐馆老板加肥猫,他的老爷子曾经是青岛下面某个市的宣传部长、组织部长,好像是还当过市委副书记,按理说,这样的人,该不会是我的读者,但他偏偏是。

那个时候,我写博客,加肥猫也写博客,老爷子看儿子写的博客,然后从链接上看到我的博客,居然迷上了。儿子好不容易回趟家,老爷子就几次三番凑上来,想和儿子聊他的“损友”写的不正经没正形的文字。

闹得加肥猫很不忿:你居然看这个家伙写的东西!那个时候我们互相损对方,我说他骚贱,他说我骚贱。

他愤愤地告诉我这个消息:我爹,他居然喜欢看你写的东西!

我到现在没见过加肥猫的老爷子,一则是瞎忙,到处流浪,以至于离青岛越来越远。再则是我有点惶恐,对这个父执辈有敬畏,不敢见。

再就是,我的读者里,居然有很多体制内的人。

这个也是出我意料之外的。我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人,行文恣肆恣意惯了,难免对体制有畏惧,但没想到有很多,很多体制内的人,喜欢阅读我的文字。警察、纪委干部、甚至还有个哥们居然是城管大队的大队长。

我说这些,没有不恭敬的意思。

其实我知道,每个人都喜欢自由的呼吸。

昨天还是前天,有人留言,祝我“天地庄周马,江湖范蠡船”,把我一惊。

在这个尘世间,谁能如庄子所写的“野马也,尘埃也”自由充斥天地间,如范蠡累聚豪财携美人西施飘然于江湖,那才是得真自由。

当今中国,恐怕没有。即便是马云,估计也整天是战战兢兢,如律薄冰,如临深渊。

03

那天写了一篇《一如少年模样》,里面贴了一张初中毕业时的合影。那应该是我现存的最早的照片影像。

我把这篇文章的链接发给提供这张照片的当年同学,当年的小姐姐。她在微信上写回来这样一段文字:

你只是那个少年,一个人孤傲的靠在墙角或树干上,乜着眼,嘴角带着似有似无的微微有点邪气的笑,看着别人嬉笑玩闹。你很少加入他们,好像没有要好的玩伴,也可能是不屑。有时下课也不出教室,自己趴在课桌上写些不让人看也看不懂的文字。不记得也可能不知道你那时有好朋友,直到初三你身边有个跟班尹,还是别班的。

还好像你有段时间喜欢篆刻,不懂,不认识,直到今年才知道那是古老的艺术。

不记得叫你名字,那时四香(注:我堂姐,和我一起上学)喊你小名,觉着很亲切,也想跟着,但喊不出。你叫她姐,我说我是六月你是腊月也要叫姐,终究还是没叫。

看你的文字,依然还是似懂非懂。但文后看到这么多人关心你喜欢你,很是欣慰呢。

看你微信头像,不觉那是你。睁眼闭眼,你还是那个少年。

小姐姐不复再是当年的小姐姐。她的公子,都已经在前年,从美国留学回来,加盟万科,在深圳总部工作了。

04

一生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对夕阳。是陈寅恪的诗句。在这首诗里,我好像更喜欢后面两句:松门松菊何年梦,且认他乡作故乡。

王小波在《黄金时代》里说:我只愿蓬勃生活在此时此刻,无所谓去哪,无所谓见谁。那些我将要去的地方,都是我从未谋面的故乡。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我不能选择怎么生,怎么死;但我能决定怎么爱,怎么活。

真是恣肆快意。可惜死的的太早了。

但生活的经历告诉我,我更认同夏目漱石晚年在写给芥川龙之介的信中的一段话:

“戒骄戒躁,戒无度用脑,人生唯有依靠耐心与毅力。世间最怕的,便是耐心与毅力这二者。火花虽美,却只留一瞬记忆。”

昨天晚上读到北大张颐武教授的一段话,很有感触:

年轻时常什么都想做,什么都想有所成。往往不可能。常常平均用力,最后都不理想,都难成。一是每件事真做好都很难,很不容易。需要大量的琐碎重复的练习。全专精不可能。二在一件事,一个方面做好了,才会旁及其他的。一个事没做好,就想其他的,往往不成。古语说:“右手画圆,左手画方,不能两成。”

我忍不住在后面跟着留言:

想起小时候,听说书,说一个人学问大,是日断阳,夜断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双手会写梅花篆字。

之所以把双手会写梅花篆字专门拿出来,可能是当时我故乡的人们,觉得这个属于很厉害的技艺了吧?

05

微博@数羊指南上有一则文字:

有某个瞬间,你会明确此时的光景在未来的岁月里会不断地被记起。我们称这种封存完好、并且永不过期的时刻为「罐头时刻」:高考结束后走出校门时的那一抹夕阳、离乡之际与家人告别时车站旁的刺眼远光灯、第一次牵手时路面响起嘀嗒声的雨天。

想起过去,我有时候就会想起,那个说书人口中所谓双手会写梅花篆字的人,他到底有多拽?

香港的专栏作家陶杰在《杀鹌鹑的少女》里说:

当你老了,回顾一生,就会发觉:什么时候出国读书、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何时选定了对象而恋爱、什么时候结婚,其实都是命运的巨变。

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眼见风云千樯,你作出抉择的那一日,在日记上,相当沉闷和平凡,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但一场巨变,已经发生了,地动山移,浑然不觉,当时是道是寻常。世上的生死荣衰,不就是在空寂之中缘起缘灭的么?


精选留言
  • 10
    虾爷,当年那个小姐姐对你挺留心吖,有空约约吃个饭
    21
    作者
    我有一段情,唱给诸公听。
  • 21
    我怎么觉得这个小姐姐,人到中年,开始对你变得粘糊起来
    3
    作者
    滚,炮决你
  • 15
    “不管昨夜经历了怎样的泣不成声,早晨醒来这个城市依然车水马龙 。开心或者不开心,城市都没有工夫等,你只能铭记或者遗忘,那一站你爱过或者恨过的旅程,那一段你拼命努力却感觉不到希望的日子,都会过去 。”​​​
  • 6
    突然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翻手机看虾爷是否又开讲啦,每天多了一份幸福的期冀,谢谢虾爷。不知何故,今天的读后感是感慨万千,喜忧参半,还夹杂着丝丝悲从中来。古罗马哲学家塞内加说:何必为部分的生活而哭泣,君不见,全部的人生都催人泪下————哈哈,先自怨自艾一小会儿。
  • 2
    我怎么觉得这个小姐姐,人到中年,开始对你变得粘糊起来,+1+1+当年或现在其实爷你也有点喜欢那个小姐姐
    5
    作者
    我喜欢世间一切美好的情感。
  • 5
    看到八戒的留言,好欢乐
  • 1
    上联:煎炒烹煮,识得人间疾苦。 下联:嬉笑怒骂,做得一手好菜。 横批:不会写一手好文章的厨子,不是一个好厨子
    4
    作者
    有这样长的横批?
  • 4
    俺作为一个厨子告诉虾爷,专业厨师证好拿,但成为一个真会做菜的厨子有些难
    1
    作者
    你是什么厨子?
  • 4
    先生早~今天的“虾迷”们都对小姐姐格外感兴趣~
  • 4
    六月小姐姐和腊月小弟弟的朦胧回忆
  • 1
    看见瞎爷有厨师证时着实受了一惊,我辈不仅身无旁技,又不像瞎爷还会瞎说,今后怕要乞讨维生了。
    3
    作者
    你身体好,可以当牛郎
  • 3
    虾爷,我没有你的阅历丰富,也没你风趣幽默诙谐,所以写不出来你的文章,看似潇洒阔谈,实则铿锵有力!我的理想就想有能力和父母分担一些,多照顾家人一点,有个可爱的孩子,有个疼爱自己的老公,这一生足矣,小小女子一枚!
  • 3
    不用老了,回顾一生,才会发现人生许多大事都是命运的巨变。我一直都信命,当时的你眼看着有两种或更多的路可以选,其实你就只有一条路可以选。人们常说,早知道到当时xxx就好了,如果再把你放回当时,你还是会选择那条路。因为当时的你根本没得选,这就是命。
  • 2
    瞎爷可与蔡澜媲美
    2
    作者
    这是捧杀一个厨子
  • 2
    向您报告一下:粗人一个,来自湘楚之地,寄居东莞(郊区)。没读过大学,待考证,每日必读您的文章。
  • 1
    只看到前面一小段,马上就想给虾爷报职业和坐标,啥心理?。我:初中未毕业,卖一小点铝单板,云南广东两地跑来跑去,算是ZF眼里的低端人口。这样的粉,会不会拉低虾爷身价呀
    1
    作者
    为什么这样说
  • 1
    小姐姐的文字有民国风
    作者
    你真难得
  • 以前都是早上醒来看完瞎爷的文章再起床,最近改到中午看。最近迷上了坐公交车,过了十来年远离尘世的日子,因为限号偶然选择公交车,车上那些年轻人一个个都特别阳光,坐公交车的女孩应该很少有被包养的,也见不到打扮特别妖艳的类似风尘女子,普通的人干着普通的工作。虽然现在房价高,生活压力大,我还是觉得现在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比九十年代的时候好。那种自然流露的青春不羁如盛开的鲜花,哪个过来人不留恋?不必纠结人生的终极意义,朝气蓬勃的生活本身就令人留恋。 瞎爷的文字也是充满了意外的惊喜和留恋。南方多才子,南方文人大多纤细文雅,看着就像文人写起来当然不错。偏偏北方人也能写,至于山东原本就是一山一水一圣人的文化大省,看瞎爷的照片,果然和没看前想象的一样,人高马大如北方的大地雄浑宽厚,看外貌和文化人似乎不沾边,偏偏比南方人更能写。我每天关注每天看的公众号只有这么一个。遇见你真好。
    1
    作者
    敢情你坐公交车,就是未来去看没被有钱人包养的女孩子嘛?再者,瞎爷就长得这么没文化?
  • 1
    中午好,虾爷,我咋觉得你是抬出读者身份,自擂你的身价啊,鄙视你
    作者
    好吧,被鄙视了。我哭会去。
  • 1
    我虽然财迷,但更关心灵魂的事。 就喜欢瞎爷这么实在~
  • 好吧
    1
    作者
    很多人也就是端个饭碗
  • 1
    生活嘛,就是找到应许之地和应许之人!
  • 1
    虾爷,啥时候开个讲座吧^_^我们都去,粉丝之间相互认识下,一群因虾爷的文字而相识的人,想想都蛮有意思的
  • 1
    昨天看你的文章,我老公的梦想就是开餐馆,让我做大厨,我却想让他做牧羊人,我做农场主!今天看你的文章,我想去考个厨师证,因为我也做老师,做过房地产,也做金融,回头想想,还是男耕女织的生活好,我是不是可没志向?
    作者
    你更厉害
  • 虾爷,你是鲁菜厨子嘛?会做九转大肠吗?
    1
    作者
    你这是针对八戒吧?
  • 1
    据说瞎爷喜欢周冬雨,但我读瞎爷的文字时常觉得遇见了苍井优。也会有那种在暖气房里吃凉皮的感觉。
    作者
    这是什么感觉?
  • 1
    我怎么觉得这个小姐姐,人到中年,开始对你变得粘糊起来,+1
    作者
    炮决你+1
  • 1
    天地庄周马,江湖范蠡船。真是让人向往的生活啊!
  • 1
    虾爷,早上好
  • 1
    瞎爷早,越来越沧桑了……
  • 这是第一顿饭时候吧?老板病了 书上说:“那些孤魂野鬼,他们所渴望的,不过是转世为人,再得一具皮囊。温暖的、逸乐的、疼痛的、脆弱的、可耻的皮囊……”
    1
    作者
    昨天张小龙说过,喜欢用捂脸符号的,是90后
  • 1
    坐一把沙发
  • 1
    沙发
  • 小姐姐人很好啊
  • 普通的一次饭局,当时是道是寻常,结果改变了我的职业生涯,改变了我的人生,感谢上苍厚爱
  • 不是说瞎爷没文化。北方好多能写的人肩宽背后,看着像保镖,写起文章来秒杀南方人,比如瞎爷。
    作者
    好吧
  • 看美女有啥不好,你也没少看啊。
  • 虾爷好
  • 说到厨子 推荐瞎爷看看常小琥的《收山》 我都没想到我会那么喜欢这些厨子
  • 平生不快枉少年!
  • 瞎爷的文章只留言,不点好看😊
    作者
    好吧
  • (岁月轻狂)你插过两次,推荐首铃木重子的(TEARS IN HEANEN),声线懒慵,性感撩人之外又有些令人思绪飘散崇往中国梦
    作者
    我听听。谢谢
  • 如若不是瞎爷如今成了瞎爷,小姐姐也不会再记起这个少年。 究竟是瞎爷的少年令人难忘,还是如今的瞎爷让人难忘呢。 答案恐怕连作为小姐姐佐茶的瞎爷也难猜思。
    作者
  • 瞎爷,明年想去流浪了,我也需要祝福的力量
    作者
    嗯。祝你快乐
  • 哪天房地产都救不了命的时候 安徽饭店欢迎瞎爷
  • 瞎爷,我们不做厨子了,我突然有个伟大的想法,做个美食家
  • 一篇经文,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
  • 百战归来仍是少年,战斗力真强,似有大补之法门
  • 八戒真是猪队友
  • 生而为人,想来只要是心里留着一份真心和善意的,应该都喜欢你的文字,谢谢xia爷。
  • 想起影响虾爷的2001
    作者
    911
  • 不会写文章的厨子不是好🦐
  • 瞎爷早上好,感谢他人的记忆,可以在旧日时光里微笑,喜欢这种感觉。
  • 瞎爷人生四大乐:读闲书、乱写作、看美女、当厨子
  • 哈哈,细分芥末墩儿是北京菜
  • 北方菜系说的过去的只有鲁菜
  • 呵~虾爷也看陶杰
  • 虾爷如果杀马毁车,做了厨子,江湖上只会多了一个有情怀而且喜欢喃喃自语的特立独行的厨子(就像古龙小说里的异人),行藏必会暴露……
  • 作为瞎爷老乡,当然鲁菜为主的老丝儿啦
    作者
    我突然特别怀念芥茉墩儿。
  • 当时只道是寻常。据说鱼的记忆只有7秒,所以她可以畅快得游来游去。人要是也像鱼一样随时失忆随时记忆,只记得眼前也许烦恼就会少很多。
  • 俺是拿了厨子证的略会做菜滴厨子
    作者
    哪个菜系?
  • 第一时间看到推送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