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理想是去新西兰放羊 | 瞎爷

01

昨天下午,有朋友从北京过来广州,出差,我们约了在太古汇见面聊天。

之所以在太古汇,是因为那里有方所书店,有吃饭的翠园,再就是那里是个浮华所在,有无数的美女和奢侈品,倍有面,能满足我对浮华世界的美好想象。

其实最根本的原因是,整个广州城,我就熟悉那里。还是就是,整个地方对见面的双方,都是个相对中立的好选择。

所以,我常常开玩笑,那是我的会客厅。

02

正聊着的时候,朋友看着手机,说有人在学校里伤害孩子,网上传开了,用锤子,很多孩子。

我也赶紧看了一眼钱眼群,果然有人在说这件事。

我说到年底了,那些失业的人,衣食无着的人,年关难过的人,特别是底层的人,心中的戾气出不来,难免向更弱的人施暴。现在这样的人太多了。可怕。

和朋友告别,回程的地铁上,我看微博,有人隐约在说这件事,估计是不让说,怕引起民众的恐慌和愤怒。

然后看到张扣扣案被宣判的消息。他的死刑,在我的意识里,是早就明确的。在当今社会,不管是否冤屈,自然是不鼓励血亲报仇和冤冤相报的。否则我们就真的回到了《水浒传》的时代。

一想到水浒时代,就觉得可怕。可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迹象和给人这样的恐慌呢?我们可是口头上天天喊法制治国的啊?突然意识到,法制治国,和法治治国,居然也不是一回事儿。

03

我从前的一位学生,通过偶然微信公号联系上了我。

他很谦虚,在向老师汇报这些年的成绩的时候,自谦说过着平凡的生活,我问他何谓平凡,他说学生时的理想且不说了,现在在一家企业做管理工作,多年中层。我说这不挺好,中国大学本科学历占人口比不到4%,专科以上不到7%。你已经跑赢了中国93%的人。

我知道我说的是废话。

想起早看到的梁文道的话:千万不要把理想与前途混为一谈,所谓“前途”是指你想做什么样的工作,所谓“理想”是你想做什么样的人,现在的人关注前途远远超过理想。

我把这段话发在了盆友圈里,有位在厦门做图书出版的年轻朋友和我在微信上讨论这个问题。

他是河南人,本来有机会在河南做公务员,因为他有这个机会和资本,但他跑去北京做北漂,然后又漂去厦门,在厦门买了房子,但心里有失落感。

我不知道怎么和他交流,因为安慰没有用,再说,我拿什么安慰这些聪明人?

想起上海的另一位朋友,有天说他的理想是不做公务员,因为他适应不了。然后他问我还有理想吗?

我没过脑子,直接就说,不要轻视我们老年人,我当然有,我的理想是去新西兰放羊。

再说,理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04

我的这个去新西兰放羊的玩笑已经开了有将近20年了。每每说,但从来没当真过。有过移民新西兰的朋友,向我认真建议过,不过我因为一直没攒够钱,也真心对移民的生活有恐惧,所以一直停留在开玩笑的阶段。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我是一直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05

想起来一个关于初心的故事:

06

在微博上看到段纲的两条微博:

昨天是周相忌日。这个人身上,隐藏着当代中国最多的隐秘。

他恐怕也是当代中国最明白自己身后事的人,所以把骨灰洒遍江河,不留任何回忆文字。

万科王石说江苏人最适合为相,所以他选择郁亮。

反观与之相邻的我们鲁省,适合为吏。所以多王林清这样的人。

世联行的陈劲松,喜欢女兵,手下女干将多。有人说,多用女将的人,多是对男性不信任,如晚年太祖。

我把这段话发在了朋友圈里,有人在后面评论说,他前几日去见了某位大佬,某地的首富,他手下的六大金刚,全是女将。

07

当年的电视剧《编辑部里的故事》,有这样一段耍贫嘴:

葛优:“你说咱长这么大容易吗。”

张国立:“说别人我不敢说,反正我是真不容易。”

葛优:“可不是。打在胎里,就随时有可能流产,当妈的一口烟就可能畸形。长慢了心脏缺损,长快了就六指儿。好容易扛过十个月生出来了,一不留神,还得让产钳把脑子压扁。都躲过去了,小儿麻痹、百日咳、猩红热、大脑炎还在前面等着。哭起来呛奶,走起来摔跤;摸水水烫,碰火火燎;是个东西撞上,咱就是个半死。钙多了不长个,钙少了罗圈腿。总算换到会吃饭能出门了,天上下雹子,地下跑汽车;大街小巷是个暗处就躲着个坏人。你说赶谁都是个九死一生。”

张国立:“这都是明枪,还有暗箭呢。势利眼、冷脸子、闲言碎语、指桑骂槐;好了遭人嫉妒,差了让人瞧不起;忠厚的人家说你傻,精明的人家说你奸;冷淡了大伙儿说你傲,热情了群众说你浪;走在前头挨闷棍,走在后头全没份;这也叫活着,纯粹是练他妈一辈子轻功。”

葛优:“是个人就饱经沧桑。”

08

作家袁哲生说:他忽然希望时间就这样静止在一个点上,在这样的一个平凡的时刻里,美好尚未到来,悲伤还没有开始。

沈从文说:“自然光景的沉默,启示我,教育我。蕴籍、温和,又深厚悲悯。”

好姑娘是母亲,是妻子,是女儿,是用来爱的。


精选留言
  • 1
    我只愿蓬勃生活在此时此刻,无所谓去哪,无所谓见谁。那些我将要去的地方,都是我从未谋面的故乡。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我不能选择怎么生,怎么死;但我能决定怎么爱,怎么活。| 王小波《黄金时代》 ​​​
  • 1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理想。其实真正的理想是放,至于在哪里放,放什么不重要。放不下心里所念所执所思所想,到了新西兰也只能当只羊,而成不了羊倌。能放得下虚妄嗔痴怨妒忧惧,深处喧嚣尘世都可心游万仞,神兀八荒。貌似扯到隐字上去了,瞎扯瞎扯吧!
  • 2
    余生努力做一个蕴籍、温和,又深厚悲悯的大傻瓜
  • 1
    虾爷早
    1
    作者
    你也早
  • 1
    1
    作者
  • 好多人都是背负着理想又和现实妥协着过日子。有着“牧羊曲”却无奈在攒着钱。
    1
    作者
    对,今天应该配上牧羊曲:日出嵩山坳,晨钟惊飞鸟~
  • 1
    有什么可纪念的,正是由于猫、粥的死,国人才有好日子过,难道没有明白人
  • 1
    每天早起看你的留言成了一种习惯,也是一种力量,一种与千疮百孔,饱经沧桑的生活和解的力量。希望时间就这样静止在这个点上,在这样的一个平凡的时刻里,美好尚未到来,悲伤还没有开始。
  • 1
    昨天那新闻,我第一反应是折叠。
  • 虽然好姑娘是用来爱的,可是好姑娘难找。 我的理想是在新西兰看虾爷放羊。
    1
    作者
    你是农场主,我是牧羊人
  • 为瞎爷的新西兰之行捧个场
  • 我一直觉得高文谦先生的书才是真正的历史。
  • 你不是当厨子么?咋改了初心
    作者
    去新西兰当厨子,烤羊排,烤你的蹄
  • 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鲁迅
  • 周带走了很多秘密,我们也为了形象故意隐藏了很多秘密,一句我来晚了。能管几年?好多好多的事,不是他签字的?晚年不说是不是不敢说?当然从正面的说,他能称得上一个真正的儒将,算是个忠臣吧。好像儒家是不需要对人民有啥交待的
  • 努力地做好女儿,好妻子,好母亲,好多个角色…好累!是爱别人,没人爱你的,自爱!
  • 周相大概就是官僚的巅峰了
    作者
    别胡说。
  • 牧羊人辛苦,怕是吃不消的。还是去悉尼开餐馆吧。
    作者
    所以考厨师证啊!
  • 我一女同学,在深圳查出癌症,治疗好以后,卖了宝安的房子,去澳洲买一小型农场养🐑。上个月刚刚回来处理国内的事情,说深圳空气污染厉害,不习惯啦……
    作者
    我以前一同事,老公是某地政协主席,女儿定居澳洲,去探亲住了一段时间,回来酒生病,北京上海查不出来病因,有个医生心细,一了解,说你回澳洲吧。回去,果然好了。是不是很矫情?
  • 我的理想也是不做公务员,不做又会干啥呢?这是围城啊!鲁省的人适合做吏,更适合做衙役。
    作者
    叫嚣乎东西,繸突乎南北。
  • 宛如明灯每天必读
  • 看完好想跟着虾爷去新西兰放羊
  • 瞎爷早上好,我也想去新西兰放羊,有个念想也是好的。
  • 虾爷你这是要进小黑屋的节奏啊
  • 虾爷早!着迷于您的文字,四两拨千斤,幽默又生动,有些事,说得隐晦,但心领神会……这样的好处就是,每天早上满怀期待地读您的文字,有那么一会儿能静心思考动脑子,还有这一刻的精神愉悦感……千万句汇成一句,谢谢您。 放羊想想就好啦……不忘初心,贵在坚持。
  • 总觉得现在人总把所谓的理想或目标叫做初心,比如大佬的讲话就这个喻意。其实我倒感觉初心并不等同于理想,所以也不存在非得去实现自己的初心。
  • 结尾好突然,中间少点什么
  • 昨天写文章写的脑子停不下来,直到凌晨一点才睡,想睡睡不着也很烦人,我也希望张扣扣从轻发落,错不是他一个人的。
  • 理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先生,早安
  • 虾爷好 正在新西兰的我看见了当地人如何放羊的以后表示放羊真是太辛苦了!
    作者
    你的意思还是在国内,薅羊毛
  • 早,一夜未眠
  • 虾爷最钟意这个姑娘了,我看她有点像小燕子
  • 正在新西兰放羊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