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的艺术(二) | 顾子明

感谢你点开次条,本篇文章大概几天后,以及几十天后,会被拿出来吹牛逼的。


全球交易,从交易双方身份的角度,有两种主要方式

第一种,是双方当事人之间的直接交易。

第二种,是双方委托代理人进行交易。

过去几十年以来,全球的主要交易模式,都是第二种。

这就像之前网上流传的一个段子。

儿子问爸爸,为什么好好的马路拆了修,修了拆,爸爸说,冰箱里面有块肉,你把他拿过来,儿子拿过来之后,爸爸说,你再把他放回去。

来来回回几遍之后,爸爸问儿子,看你手上是不是沾了很多油?

委托代理人进行的交易,就会出现这个问题。

就像20年前,赵本山小品《拜年》里面一样,赵老蔫和范县长的交易中,过去是范县长的姑父还不是小舅子啥的,在中间做代理人,赚的脑满肠肥。但是,中间的很多误判,导致赵老蔫和范县长之间的亲情都被搅乱了。后来,范县长把中间的代理人剔除之后,双方直接进行交易和承包,就成了一个圆满的大结局,赵老蔫拿到了承包权,范县长从乡长升职为县长。

目前,随着特朗普上台之后,全球局势的一个大变幻,就是交易方式的变更,很多的交易方,都不再委托代理人之间进行交易,转而搞的是当事人之间的直接交易。

直接交易有两个好处,一个是避免了相互之间的误判,能够一边交易,一边促进双方之间友谊,然后进一步合作。另一个则是“没有中间商赚差价”,能够极大的降低双方的交易成本,过去原本无法达成的交易,能够实现了。

当然,当事人和委托代理人之间,是无法交易的,所以我们目前能够看到的交易,并不多。

但是,特朗普还是给我们打了好几个样,上一个《叙利亚撤军》系列中介绍了,特朗普与沙特的交易,与土耳其的交易中,大家都能够看出来这种交易的有利之处,沙特让特朗普损失惨重,土耳其更是坑了特朗普无数次,但是特朗普依然“朋友虐我千百遍,我待朋友如初恋”,只要是跟他做直接交易,一切都好谈。

而这个风气,随着特朗普的上台,已然在全世界蔓延……..而且,未来特朗普至少还有两年的时间,这股风气只会进一步加剧,甚至会出现“直接交易者联盟”这种默契的组织。

找个图真不容易

而这种默契,会将所有国际时政分析员过去几十年构建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全部打碎,就像过去五年,所有的时政分析家只要一分析就全错一样,未来如果不明白这一点,所有的国际时政分析家们,也都会南辕北辙。

而政事堂无论是《叙利亚撤军》系列,还是《交易的艺术》系列,虽然写的是逻辑,但是如果把这个逻辑稍微向前推一下,让自己的思维新生,开启新纪元,就会得到资本市场上的答案。

而政事堂今天的文章,也算给了大家打了一个提前量了。

最后,Happy Birthday & Happy New Year!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