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打字员的花样年华 | 猛哥

 

1

陕北,自古穷。

直到1984年,新华社发了一条电讯:“陕北有煤海,质优易开采”。

原来两年前,陕西185煤田地质勘探队报告说,陕西榆林“北六县”7894平方公里的土地下蕴藏着877亿吨煤。

煤,“黑金”是也。

地下挖个洞,扒拉扒拉,日进斗金。

神木、府谷、定边、靖边和横山五个县,以及榆阳区,都位于榆林北边,合称“北六县”,因为矿产资源丰富,被称作“中国的科威特”。

而绥德、米脂、佳县、吴堡、清涧和子洲等榆林“南六县”穷得叮当响。

人生就是这么不公平,同属一块地儿,就因为住不同角落,经济境遇天上地下。

可即使在“北六县”,矿产怎么分,也是一笔糊涂账。

 

2

 

1996年之前,榆林“北六县”的村子把位于本村地界的矿山一圈,去县里或市里搞个采矿证,就开张了。

名义上说是集体经济,其实最后都被村长或村书记等地方强人把控。

这些人是中国第一批煤老板。

1996年,国家修订了《矿产资源法》,明确规定“国家实行探矿权、采矿权有偿取得制度”。

什么意思呢?

所有的矿产都属于国家。但国家可以通过有偿和无偿划拨或审批两种方式转让矿业权。

但实际上大都是无偿转让(即使有偿,也是收取象征性费用)

可想而知,能取得矿业权的都不是一般人/企业。

 

3

 

赵发琦就不是一般人。

他是行伍出身,转业到到榆林一家国营物资公司做采购员,后来下海。

这种人在地方属于能人,见过世面,有胆量,路子野。

老赵做起“倒爷”,钢材、木材、汽车等,啥都卖。到1990年代中期,就是千万富翁。

了不得。

有钱后,老赵就想搞个煤矿。

他看上了占地279.24平方公里的波罗井田。

 

4

 

其实,这块井田最早是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简称“西勘院”)看上的。

西勘院隶属于陕西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很容易就从陕西省国土厅取得波罗井田的探矿权。

依据国土资源部《矿业权出让转让管理暂行规定》,作为探矿权人,西勘院对波罗井田的探矿权依法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权,还将优先取得采矿权。

西勘院拿到了“通行证”,但是没钱。

西勘院起初找到山东鲁地矿业公司,打算一起开发。

但是陕西省政府第21次常务会出台了一个规定:取得煤田探矿权的单位,无权处置探矿权,其探矿权是否转让,转让给谁、如何转让,一律由省政府拍板。

山东鲁地觉得水太深了,不玩了,退出。

煮熟的鸭子眼瞅要飞,西勘院肯定不爽,波罗井田的潜在价值至少超过千亿呀。

这时候,赵发琦找上门来。

双方一番合计后,签订了合同,但在签订日期上做了文章,比陕西省政府第21次常务会议早半年(这也是后来官司一波三折的缘由之一,本文略去)

 

5

真是富贵险中求,更有舔血者。

一个女人断了老赵的发财梦。

她叫刘娟,祖籍陕西泾阳,父亲曾任陕西安康平利县委书记,后任陕西省科协秘书长。

这么看,刘娟大大小小也是一个“二代”,初中毕业后,她进了安康文工团,练就了能歌善舞的好本事。

接下来她的人生开始百变。先到陕西广播电视大学中文系拿了一个大专文凭,再到深圳经贸大学涉外经济系拿了一个本科文凭,然后进入陕西省农业机械化领导小组办公室,两年后调入陕西省政府办公厅做打字员。

在陕西省政府,她认识了一个刚分来的大学生赵大新,两人都是“活跃分子”,结为夫妇。

赵大新离开陕西省政府办公厅后,升至省直机关团委书记、党委副书记,再调往西安市雁塔区挂职,是雁塔区唯一个副厅级副区长。

老公仕途顺畅,刘娟选择了下海,承包游戏机厅,赚了不少钱。

随后,她去了香港,摇身一变,成为港商,担任陕西省海外联谊会副会长、香港陕西省联谊会副会长。

起初,她做服装生意,后来在老公的“点拨”下,玩起资本运作。

赵大新在雁塔区副区长的位子上干了11年。当刘娟以港商的身份回陕西投资后,涉足旅游地产,主要集中在拥有大雁塔风景区、曲江旅游度假区的雁塔区。

西安北大街新时代广场也是她的手笔。

卖房子挣钱,但刘娟显然不满足。

那阵子,陕北的煤老板们到西安买房,一出手就是一个单元,阔绰至极。

刘娟觉得做煤老板更挣钱。

正好,她知道了波罗井田。

 

6

 

结果就是西勘院毁约,把赵发琦踢开了。

刘娟的公司叫陕西益业,她拉来中国化学工程集团一起干,共同成立中化益业。

中国化学工程集团可是大型国有企业,给刘娟背书,但只持股10%,且双方约定,中化集团的股权只能转让给陕西益业或其指定的第三方,而后者的股权则可自由转让给第三方。

刘娟的“能量”让人叹服。

为了拿到波罗井田,他还拉中国化学工程集团公司与榆林市政府签订了“榆横240万吨甲醇MTO项目”,把波罗井田当做该项目的配套煤资源。

“榆横240万吨甲醇MTO项目”动工仪式上,高官云集。

中化益业仅用半年时间,就顺利拿到年产1000万吨煤矿的采矿权相关批文。而正常情况下,即使是国有大型煤炭企业,办理上述手续至少需要3年。

拿到批文后,中化益业市值超过千亿。

刘娟开始套现,把两个项目51%的股权,以2.49亿元卖给了延长石油,陕西省的一家大型国企。

左手倒右手,刘娟轻易地就赚了2.49亿,还握有49%的股权。

赵发琦气得吐血。

 

7

 

赵发琦恨呀,如果刘娟不“截胡”,他早就身价百亿了。

他从大富翁变成了上访户,坚持举报,为此不惜破产,还一度失去自由。

这就是横跨12年的千亿矿权纠纷案。

赵发琦愈挫愈勇,将包括陕西省榆林市委书记胡志强、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原厅长王登记、陕西省地矿局原局长梁枫、副局长张宽民、西勘院原院长陈磊在内的多名地矿系统官员举报。

其中,王登记被判处无期徒刑,梁枫、张宽民被双开并移交司法。陈磊被有关部门调查。

2018年6月,原榆林市委书记、现任陕西省卫生计生委党组书记胡志强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经过反复的一审和二审,2017年,最高院终审判赵发琦的合同有效,要求继续执行。

但就是无法执行,涉事各方一直拖。

包括央视在内的媒体报道过N次,无济于事,咄咄怪哉。

 

8

 

赵发琦发愁呀,赢了官司又如何,废纸一张。

转机来得猝不及防。

没想到,崔永元关注了此案。更没想到,最高院的法官王林清录制视频,自证清白。

事情就闹大了。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2月26日至4月26日,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对陕西省开展巡视“回头看”。同年6月8日,巡视组在向陕西省委反馈巡视“回头看”的情况时,提到陕西矿产资源探矿、开采、经营及国有公司增资扩股的腐败问题还没有揭开盖子。

此次崔大哥出手,盖子能彻底揭开吗?

2018年12月28日,刘娟接受人民网专访,仪态万千,意气风发。她现在的身份是广西政协常委、香港义工联盟常委副主席、香港各界文化促进会常委副会长。

赵大新则成了她的前夫。2000年,赵大新出任西安高新区雁塔科技产业园下属的西安新科集团总经理,后赴北京,调任中国唱片总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书记,不久与刘娟离婚。

局中局,人套人,谁解真假。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