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或者一根葱的年度陈情 | 瞎爷

醒来看手机上的万年历,今天是2019年的1月6日,腊月初一。心里就咯噔一下,啊,居然就腊月了!

然后就想到了《白毛女》里的歌词: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雪花那个飘飘,年来到。

日子真的是掰着手指头数,数来数去,日渐稀少,就像手里掬起的一捧水,一捧沙。总是从你指缝里溜走,你眼睁睁地看着它溜走,徒唤奈何。

01

昨天又在想我为什么要写这个公号?

先是瞎猜思,被封掉,然后是瞎爷,被封掉。然后是这个虾爷。

之所以写,是因为我害怕自己衰老,怕老年痴呆,有表达的欲望。仅此而已。

没有想不朽的想法。我想速朽。在我死后,被所有人忘记。因为我不配。是自卑,也是对自己的认知。

所以,那天,听罗琦唱歌,唱那首《所有知道我名字的人》。我就想,所有知道你名字的人,都会死去。但还是有的人名字被传诵。就像有句话说的:读其诗,诵其书,不知其人可乎?

我总结了一下,瞎猜思,意在思想自由,鼓励思想创新。如乾隆大佬倌所言,不聋不瞎,难当大家,意在宽容,包容,多元,难得糊涂。盲人摸象,意在我们都有认知的缺陷。

这可能是我絮絮叨叨,写来写去的原因或者理由。

我不是荷马盲叟,不是江湖神棍,不是麻衣神相。我只是不囿于自己的揣陋,愿意把自己的偏执偏见大胆地说出来。

尽管有时候也难免沾沾自喜。仅此而已。

我做不到罗素所言,我之所以活着,是基于对人类知识的追求,对爱情的热爱,和对自由的极致理想。

我只是想活着,有尊严,有个性,仅此而已。

但仅仅是这,就是那么难。就像有人说的那句话,我用尽了全部力气,才活成了普通人的样子。

所以有人说,看那个人那种矫情的样子。看那个人又装逼思考了。

其实我不想思考。思虑太多,太累人。

思虑多的人,短寿。

02

看到著名的主持人骆新微博上的一段话:

回忆起大学生活,老同学一句话,让我感慨万千:“当年潭霈生先生说,你们从中戏毕业,你们最大的特点,就是知道什么是最好的,眼高!当然,眼高不排除可能会手低,但总比眼低要好吧?那样就你算手再高,又能高到哪儿去?”

因为他这段话,想起陈春华教授的一段话:

一个优秀的人能够持续地完善自己的行为,以比别人更高的标准来行动。放弃对自己的过度欣赏,打开心胸,接受现实,理想之所以能够变成现实,是因为有连接理想和现实的行动。当别人不理解的时候,做就好了。当别人对自己有误解的时候,反思自己做了什么给对方留下了这样的影子,纠正自己,与人为善。 她用“手比头高”作比,意味你可以比你的思想走得更远,你可以用手去触摸更高的天空。

我的思想总是这样天马行空,我又想到了是亦舒还是谁说的那句话,我从不穿高跟鞋,因为我不想去做踮起脚跟也够不着的事情。

每个人的选择都那么艰难,都是歧路亡羊。

因为我们选择了一条路,就失去了另一条路的风景和可能性。

其实,真的是条条大路通罗马,只是沿途的风景不一样。

03

陈冠中在《什么都没有发生》里说:

有时候想想,人生苦短,青春易逝,不如及时行乐,嬉戏度日。但午夜梦回,又怕浪费时间,蹉跎岁月,到头来一事无成,晚景堪怜。这时候有人会说,我们中国人讲中庸之道。但大伙的问题正因为太中庸,想玩的东西太多没精力去玩,想做的事情太多没时间去做。

04

有人说,你为什么老关心政治,你不应该关心政治。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

想起来有人在朋友圈发的段子:

今天早上叫了个专车,司机和我聊他的人生观 。

他说:我是拆迁户,5套房子,1200多万现金,股票爱TM怎么跌就怎么跌!因为老子不买!我有车,有自己的生意,自己当老板,多么自由。除了天王老子,谁也命令不了我。

我说:前面那条路左拐。 他说:好的。

你住的小区,物业不合格,你可以炒掉。你打的滴滴,司机态度不好,你可以投诉。但如果你乘坐的船,你乘坐的飞机,司机不好好开,你又该如何?

他们决定你的命运,绑架你的命运和未来啊!

一个人,让国内的人没有安全感,让世界上的人没有安全感,这样的人,该是什么样的人呢?我说的是川普。

所以我才不断地念叨史景迁在《天平天国》序言里的那段话:

因为洪秀全以为自己就是上天的力量,慢慢相信可以不受世道的批评。有些人相信自己身负使命,要让一切“乃有奇美新造,天民为之赞叹”,而洪秀全就是其中之一。那些从事这等使命的人极少算计后果,而这就是历史的一大苦痛。

这种痛苦就是他可以绑架你,为他的所谓的梦,去做炮灰。

05

朋友圈里有人在读毛姆的《刀锋》:

“我要生活在世界上,爱这世界上的一切,什么都不能伤害我,什么都不必伤害我,我愿意接受形形式式的生活,不管它是怎样忧伤痛苦;我觉得只有生生不息,一个生命接一个生命才能满足我的企求,我的活力,我的好奇心。”

我倒是想到毛姆在《月亮与六便士》里的一段话:

世界上只有少数人能够最终达到自己的理想。我们的生活很单纯、很简朴。我们并不野心勃勃,如果说我们也有骄傲的话,那是因为在想到通过双手获得的劳动成果时的骄傲。

06

青岛人笔记本,现在的微博名字叫扯老,昨天看见他在调侃:

决定创立一个学术组织:葱学研究会。主要对葱省以及散落在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比如京葱、沪葱、广葱、徽葱、皖葱、冀葱等等具备葱人素质与技能者进行学术研究。欢迎葱学爱好者加入,不设门槛,无学历要求,无须缴纳任何金钱,男女不限,老幼不限。

后面的跟帖很有意思:

葱还分齐葱和鲁葱。青岛的叫青葱。在上海的的叫沪葱,在广东的叫粤葱,在湖南的叫湘葱,在深圳的叫深葱。在河南的叫豫葱,在江西的叫赣葱…..在北京的叫京葱。有一位调侃自己是“中年女京葱”。

有人说,那我们得设立官职啊,姆们葱省人都是官迷。组织开会,打招呼:你算那颗葱?

还有人建议,葱学的工程技术应用前沿学科:插葱技术工程,比如猪鼻子插葱技术等等。

因为葱,倒是想起昨天朋友圈一个关于蘑菇的段子:

说是在精神病院门口,一直蹲着一个病人,每天都蹲在那。

医生很困惑,就过去问他,“你在干嘛呢?”这个病人,理都不理他,也不回答。

后来医生想了个办法,他也去那个病人旁边蹲在那,一动不动。

过了三天,病人沉不住气了,转脸问医生:“你干嘛呢?”

医生也没有理他,但是他不理他不是他不想理,而是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又过了三天,医生实在憋不住了,就问病人:“你干嘛呢?”

病人扭头,说:“嘘,小点声,我是个蘑菇?”

“奥”,医生恍然大悟,告诉病人:”我也是个蘑菇!“

从此以后,他们成了好朋友,无话不谈,在之后病人出院了。

说了一大堆蘑菇葱姜蒜,想起黄集伟师年度盘点里的一则:

年度陈情:希望各地市地铁早日设立“早餐吃刺激性气味食物专厢”,以及“早上没洗头没洗澡专厢”。


精选留言
  • 23
    ……,我说的是川普。这一脚刹车都能触动安全气囊了!
  • 6
    不记得几年前,从兽爷推荐瞎爷瞎猜思小黄文关注到现在。现在的人,身边的人都关心不起来,瞎爷和兽爷两位熟悉的陌生人,我都关心。你们心中崇高的道德准则同天空明亮的星星一样,在华夏大地的天空闪耀,笔下的文字都令人敬佩。据说诚心的祝福是有能量的,昨天看到瞎爷独自摔跤无人照顾,所以与其祝瞎爷身体安康,不如祝瞎爷2019,幸遇良伴,也来个老房子着火,轰轰烈烈,哈哈
    3
    作者
    火过为灰,我已烧过。
  • 3
    早醒必读瞎爷更新已然成了习惯。 有时涨姿势,有时引发思考,有时开心一乐,有时感动,真好。 感谢有瞎爷
  • 瞎爷,可以看看我的文章吗,我最近写的感觉还不错,想发在你的上面
    3
    作者
    发过来吧
  • 1
    早起,看朋友圈里各种早起图,蛮有意思。有高速路上,有火车站的,还有赶着上班的,我一瞧天还没亮,电梯声响起,(⊙o⊙)哦,又是新的一天开始了。
    2
    作者
    大江大河,浪奔浪流,万里滔滔永不休
  • 2
    除了写作,还有抄麻将可以避免老年痴呆
    1
    作者
    据说看动画片也有效果。要不为什么小朋友都喜欢动画片
  • 2
    一个人的死亡有三种。一种是自己死了,一种是记录他的文字影像丢失,最后一种是记住他的人,记住记录他的文字影像的人也死了。早安,爷
    1
    作者
    早安
  • 2
    一介頑石臭又硬,官方认证精神病。 不为豺狼唱赞歌,专替韭菜鸣不平。
  • 1
    说起《白毛女》,脑海里跃出的关键词是喜儿杨白劳黄世仁。芭蕾舞剧《白毛女》网红年代,大家自然站队苦大仇深的杨白劳喜儿一家这边。可怜的杨白劳为了躲债直到年三十过年了才敢回家,盼着和闺女欢欢喜喜过个年。过年的欢喜不过是一根红头绳两斤面。万恶的地主老财黄世仁却上门逼债,打死了杨白劳抢走了喜儿。不革命怎么行?!怎么革?同为苦大仇深的另一网红芭蕾舞剧女主角吴琼花被告知,无产者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白驹过隙,经过凭手上老茧就能上大学又几十年后,只能买二手房都被嫌弃。大家喜欢当地主当大地主,喜儿改户口变成奶茶妹妹欢欢喜喜地去地主家大地主家,过年上门催债的亦是杨百劳农民工,大咖连岳也天天煲鸡汤吆喝只有自己吃饱了吃好了才有力气帮别人。呵呵呵,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 1
    其实在这国,要有尊严的活着,本身就很难。况且,在这国,有很多人,根本不知道真正尊严二字怎么写。
  • 1
    先生早~更新了文字,身体应该无大恙,真好
  • 瞎爷还可以检查一下颈动脉和脑血管隙窄的问题,这两处也可能是弦晕的病灶。再有可以咨询神经內科医生后吃丹参片保护血管。祝您身体健康! ‘
  • 瞎爷早安,查一下,颈椎不好也会晕倒的。多保重
  • 欢迎乘坐韭菜专列,看啥看,说你呢,闭嘴,别说话,坐好。
  • 我们入不了葱学研究会,我们顶多入个韭学研究会。我们在人眼里不算根葱,是可以任意割的韭菜。
  • 从历史的纵深看,大革命没完呢
  • 失眠了,挂牵了瞎爷的病情一晚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认知局限。有些局限是自身难以突破的。连伟人都感叹时也命也。何况我们这些葱,或者蘑菇。给瞎爷推荐权健火疗和鸿茅药酒就像给西医大夫喝中药,给科学家跳大神治病。不要问为什么,难道菜好吃就一定要见见厨子?
    作者
    很多人很想见你这个厨子,想削你。
  • 我也不想关心啊!可在我天朝上国,那有什么事情跟郑智没关系的呢!
  • 2019,瞎爷的求生欲望也很强啊
  • 瞎爷的昏晕是否与耳石有关?我阿姨经常突发莫名其妙的昏厥,后来查出耳石是罪魁祸首。瞎爷有空去五官科检查一下吧
    作者
  • 火过为灰,瞎老爷是犯过男人都犯过的错误了,然后被领导在档案里留下一笔,时不时拿出来鞭一下。其实犯错误是害怕自己老了,想证明自己还行。
    作者
    炮决你
  • 除却巫山不是云,元稹他自己可只是说说而已哦 师傅要当了不起的瞎爷,哎。。。
  • 每天看你的文章,幸好自已不感性,不然会觉得郁闷,彷徨,无路可逃. 今天早上看了另一文,说处罚了f一p者,违反了计算机安全法(这个法这么快就来了,阳光法几十年还没出,肉食者鄙,鄙不应作原解)
  • 先生,早;起个早,来感个先生的早集~
  • 虾爷,是陈春花,花老师的︽手比头高︾值得一看
  • 瞎爷,早安 最近推送文章的时间比前段时间整体要早呢!
  • 满载的客轮被绑成战艇,还要冲惊涛骇浪!?真要玩命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