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不买保险和乱买保险的人,到底错在哪? | 陆拾一

 

前几天,写过一篇关于冷暴力的文章,婚姻里对一个人最大的伤害就是冷暴力。

后台有很多朋友留言说文章里的妻子就是自己,给老公发消息不回,回了也就是“我在忙”“没时间”,要是和他吵架,对方基本视而不见。

一段关系的消亡就是从这里开始的。朋友小洁和老公结婚5年了,这个时间不算长更不算短,且足以看清一个人的本性。

对小洁失去新鲜感的老公,频繁和小洁冷战,夜不归家,甚至出轨,二人离婚。

漫漫的婚姻途中,女性常常处于劣势的一方。一场婚姻是否能白头,实在是变数太多。

继续阅读“那些不买保险和乱买保险的人,到底错在哪? | 陆拾一”

真心话:出轨背后的五大真相 | 陆拾一

 

 

写吴秀波事件后,收到了好多留言。关于出轨,大家各抒己见。有些留言写得让我拍手叫绝,有些让我眯着眼睛都不敢看完。分分钟想把TA脑子扒开,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这么说很容易引起反感,大家会嗤之以鼻:哟,就你聪明,就你明白……我们都笨呗。

换以前我会解释下自己的言辞,现如今却觉得压根没必要。有脑子的不会拿这句话较真,往往较真的都是没什么脑子但脾气和自尊又贼膨胀。

聪明人不误会我即可,至于被傻子误会,这不是每个人都常遇见的事吗!

这年头,出轨不稀奇,咱们自己或者身边人多多少少也经历过看过出轨。可出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如何发生的?它背后的推动力到底是什么?

继续阅读“真心话:出轨背后的五大真相 | 陆拾一”

时代,变了 | 顾子明

今天中午,前脚从紫光阁走出来的马斯克,后脚就搞了一个大新闻。据路透社报道,天津力神与特斯拉签订初步协议,将为其上海工厂供应电池。

之前,特斯拉的90%的电池都是日本松下供应的,凭借着电动车霸主特斯拉的供货,松下占据了乘用车载电池的四成份额。若“渣男”马斯克真的“劈腿”,甩开“松下裤带子”,也将意味着全球电池行业将面临大洗牌。

不过呢,政事堂对此表示也不能太乐观,目前特斯拉工厂还没有开始建设,电池合作目前也应处于招标阶段,天津力神估计只是投标者之一,作为商人马斯克也不会这么早就钦定供应商。

因此,今天的新闻可能是一个马斯克用来杀价的烟雾弹,也可能是天津力神背后股东的拉板手段。

继续阅读“时代,变了 | 顾子明”

千百年眼 | 瞎爷

今天是2019年的1月23日,腊月农历十八。前天,开始了一年一度的春运。123 ,跑步准备过年了。

我刚刚站在窗前看了一会儿外面的夜色,一轮圆月,高挂天空,天下灯火。让人顿生月照天心,天心照我的感喟。

我就在想,如果此时人飞升起来,在天空里飞翔,是像毛所说的,背负青天朝下看,尽是人间城郭呢,还是如苏轼所谓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呢?

猛然想到,这样冷的天,在天上飞,估计会冻成冰坨坨。

继续阅读“千百年眼 | 瞎爷”

生在孙楠家,也要读女德 | 王朴石

2009年,孙楠净身出户,给前妻买红妹留下了五处房产和3000万现金,每年给孩子支付100万生活费。

一年之后,孙楠把买红妹告上法庭,说买红妹不会教育孩子,最终赢得了一对儿女的抚养权。

今天,有人发现这位会教育孩子的好爸爸把女儿送进了徐州华夏学宫的“女德班”,专门学习如何“对父母孝顺、对家庭温柔、对子女慈爱,对社会端庄”。

根据一些公开报道,2015年,孙楠的妻子潘蔚遇见华夏学宫,沉迷国学的她认为这是缘分。

继续阅读“生在孙楠家,也要读女德 | 王朴石”

中国撸猫简史 | 喜樂阿 饭统戴老板

1560年,嘉靖皇帝朱厚熜的猫死了。

皇城里出现了几丝不易嗅到的紧张气息,只有太监们敏感地察觉到天要变了。捧着爱猫“霜眉”的尸体,朱厚熜强忍眼泪,宣布要用道教礼仪设坛祭猫。内阁重臣们跪倒一片,口中高呼“此举非明君所为”,朱厚熜瞥了一眼他们,目光阴鸷,又颁了一道口谕:用金棺葬猫。

魂幡飞扬,紫禁城的宫女侍卫低头缩在角落,大气也不敢喘。一群身穿丧服的太监簇拥着金棺走来,其中四人抬棺,另两人扬幡引路,时不时地高声唱念,每一个音都透露着庄严肃穆,不知道的还以为里面躺着的是哪位贵人。除了太监尖锐绵延的哭腔,整个紫禁城只剩寂静。

长长的送葬队伍缓慢移动着,跋涉了几个小时后,目的地万寿山终于到了。此时天色愈加阴霾,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瘆人的诡异。送丧的众人小心翼翼地将这口纯金的棺材,埋在了万寿山北坡,并立了一块墓碑,碑上赫然印着三个苍劲的大字:虬龙冢。从此一代名猫落土于此。

继续阅读“中国撸猫简史 | 喜樂阿 饭统戴老板”

拿什么来拯救租不起房的人|大象公会

被寄予厚望的房租管制,并无想象中美好。

文|巫不苦

2018年春夏之交,中国各大城市迎来了新一轮房租暴涨,北上广深及所有一线城市和部分二线城市的涨幅均超过20%,其中成都、广州和深圳超过30%。

在此背景下,房租高达92元/平米的北京市连续出台遏制租金高涨的政策,其他地方政府也纷纷研究「租金管制」。

类似的情况,在中文世界并不陌生。香港不但对「房租管制」早有实践,而且在最近十年还面临过类似的房租暴涨困境,相关的讨论至今仍然炽热。

· 空间极为局促的香港「㓥房」(近似「隔断房」),人均居住面积不足4.5平米,和香港监狱的人均标准空间差不多

继续阅读“拿什么来拯救租不起房的人|大象公会”

我是如何一步步娶李月半为妻的 | 万小刀

手头上正在写《春运:票贩子的十年往事》,但没写完,资料有些驳杂,加上后台有好多读者朋友想看“我的胖妞老婆”这篇文章。

于是今天就发这一篇了。

这是我在2016年4月写的一篇“四不像”,原标题叫《我是如何一步步娶一个胖妞为妻的》,但貌似令胖女生看了不适,所以修改了标题和内容。

为毛叫四不像呢,我写的好多东西,小说不像小说,散文不像散文,随笔不像随笔,杂文更不像杂文。

我向来就是这样:管特么像什么,自己觉得爽就行,当然,读者觉得喜欢看,就更行了。

但我更愿意称这篇为小说,因为本文80%是虚构的。

有些读者朋友把我所有的旧文都翻看了一遍,有些朋友还没看过。今天这个版本是我修订后的版本。看过的也不妨再温习一遍。

以下正文:

继续阅读“我是如何一步步娶李月半为妻的 | 万小刀”

吴先生的结肠 | 登峰造极520

1

人性塑造了历史。

吴先生的祖上也曾阔过。他爷爷是大资本家,在苏州开丝绸厂。1949年后,家产充公,吴家大宅变成小学。幸好他奶奶偷偷攒了一些首饰,借此一家人迁去北京。

吴先生1968年生于北京。

他父亲是一名外交官,有过两段婚姻,二婚生下他。他的名字就取自父亲的尾字“波”和母亲的中间字“秀”。

继续阅读“吴先生的结肠 | 登峰造极520”

下一代的风口 | 顾子明

今天,据彭博社报道,中国计划将2019年新发专项债规模设在2.15万亿,最终数字待全国人大通过。

2.15万亿对比18年年底时授权的1.39万亿,增加了54%,因此一时之间“大水漫灌”的怀疑声又一次响起。

不过,很多人可能要失望了。

就像18年央行每个季度都要大放水的背后,是在同步终结影子银行,一加一减,在进行央行(货币政策)稳杠杆的同时去杠杆。

所以政事堂推测,2019年加速发行专项债发行的背后,大概率将同步严控城投债,一加一减,进行财政部(财政政策)稳杠杆的同时去杠杆。

继续阅读“下一代的风口 | 顾子明”

家家有本难念的金刚经 | 王朴石

税务的同志们过年好好休息下

吴秀波决定把情人送进拘留所的那一刻,他就应该会料到事情会有今天的走向。

陈昱霖的父母发布了一封言辞恳切的公开信,试图借助舆论的力量让吴秀波改变主意。但实际上,吴秀波也已经无能为力。从公检法的现实关系来看:

检察院决定批捕之前,就会考量法院的审判结果。

继续阅读“家家有本难念的金刚经 | 王朴石”

从罗辑思维到政事堂,为知识变现码字 | 牲产队

罗振宇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中国知识分子,又是一个非典型的中国知识分子,听起来像废话。

普通家庭出身的他,依靠自身努力考上华科,以非编身份进央视。

靠技术吃饭,恋爱晚,没什么钱。

这几乎贴合了绝大多数,平民阶层出身的知识分子。

按说,在央视,他的业务能力有目共睹。《对话》的价值摆在那里,放到现在,不用包装,已然是某一细分领域的大佬了。

继续阅读“从罗辑思维到政事堂,为知识变现码字 | 牲产队”

让我给你念会儿金钢经吧 | 瞎爷

前几日,因为写过一篇《这个城市宛若情人》,提到了青岛餐饮界的大拿唐健老板。唐老板旗下曾经有多家知名餐厅,像唐家老院子、朗园、大唐渔宴等等。我在青岛多年,在人生不同阶段,都曾经是这些餐厅的食客,但和唐老板,一直没有直接的交集。

后来听说他事业不顺,我在这篇文字里还唏嘘感叹了一番。

继续阅读“让我给你念会儿金钢经吧 | 瞎爷”

马云的教师梦 | 万小刀

我有很多当老师的同学,因为我上的大学是师范学院。我没当上老师,是因为我还没毕业就当了逃兵,一门心思想当作家。

很多当老师的同学,几年后又转行考公务员,现在留守在教师岗位上的并不多,最近还有几位当老师的同学问我有没有什么好门路……

我能有什么好门路呢,我公司倒闭了,靠写公众号养家糊口呢,所以才用这篇文章,来劝他们好好当老师吧。

人民需要好老师。

继续阅读“马云的教师梦 | 万小刀”

吴秀波事件|搞小三的成本 | 陆拾一

 

 1 

注:本文态度中立。吴秀波事件闹得沸沸扬扬,铺天盖地渣男狠,小三惨的观点。以前自媒体逮着小三就往死里骂,因为粉丝喜欢这调子。

现在这件事,好像舆论都偏向于小三,为她不平,为她叫屈,一个好好的姑娘就因为遇人不淑,识人不清,太过重情……所以遭了渣男的道,还进了局子。

以至于网上突然火了一句话:谈恋爱吗?会坐牢那种。

继续阅读“吴秀波事件|搞小三的成本 | 陆拾一”

广西的憋屈 | 岱岱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题记


大家好,这是《闲话九州》的第十四篇文章。

广西

第一篇广西文章,是一周之前的《广西错,步步错》,没想到阅读量有二十多万,也没想到写的这么隐晦的情况,还是被删。因此,在第二篇之前,我们有必要回溯下上篇梗概。

简单的概括,上篇广西文章主要介绍了5个事实。

继续阅读“广西的憋屈 | 岱岱”

关于国债人民币换锚 | 岱岱

简要聊一聊最近这个新闻:

财政部国库司副主任郭方明表示,2019年要拓展政府债券功能,在满足政府筹资需求的基础上,不断拓展国债在宏观利率调控、金融市场定价、储备货币资产、利率风险管理等方面的功能,准备研究将国债与央行货币政策操作衔接起来,同时扩大国债在货币政策操作中的运用,推动实施国债作为公开市场操作主要工具的货币政策机制,健全国债收益率曲线的利率传导机制,强化国债作为基准金融资产的作用,使国债达到准货币的效果。

我们都知道,我国的货币发行机制,长期是与外汇挂钩的,人民币的锚是外汇储备。这个政策走向意味着我国将来要颠覆目前的人民币发行机制,因此,很多自媒体都写文章诠释,大部分标题和内容都比较“惊悚”,甚至有“变天”的感觉。

继续阅读“关于国债人民币换锚 | 岱岱”